正值中午的午餐时间。

  秀知院的学生们或拿出提前准备好的饭盒,或去餐厅和便利店买午饭。

  几乎所有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小群体和关系要好的朋友,一起坐在教室或走向天台,有说有笑的度过这段惬意的午餐时间。

  但……有一个人例外。

  “父母有钱有什么了不起啊!身披七彩光环的少爷小姐们!”

  在秀知院一处偏僻的杂物房的墙角,身穿黑色制服的金发男子坐在运输货箱的小推车上,恶狠狠地咬着手中的面包,咬牙抱怨。

  “我选错了学校……”这是金发男子在进入这所学校一周之后,推导出的结论。

  他的名字是白银御行,是在一周前来到秀知院报道的高一年级新生。

  周围的同学全是处分富贵的上流阶级,因为是初中直升高中,所以他们已经建立了固定的交际圈。

  每个人都是这样,都是俗不可耐的烦人的家伙。

  这些从小学开始就在秀知院上学的公子哥们被叫做纯院,而像他这种从外部升学进来的被叫做混院,以此来区分二者——在白银御行入学以后,才在周围人的只片语中了解到这件事。

  开学典礼已经过去一周了,可他现在却连一个能一起吃午饭的人都找不到。

  脑海中又回忆起了那些惹人厌的家伙看异类一样的眼神,白银御行恼怒的把手里标有“半价”的面包纸用力扔了出去。

  “啪嗒——”

  轻飘飘的面包纸在空中短暂的飞了一会后,掉在了垃圾箱的面前。

  “哈——…”

  白银御行痛苦的闭上双眼,试图让自己冷静一下。

  “又在这里发泄情绪吗?”

  有人来了!白银御行抬起头,看着站在面前身穿黑色制服、头戴黑色礼帽的不速之客,敏感的缩了缩身体。

  他是男的还是女的?白银御行心里冒出这样一个问题。

  “你就是那个特招生,白银御行吧?”只见这个眼前突然冒出来的可疑人士捡起地上的包装纸,微微弯腰,递给白银御行。

  “乱扔垃圾可不好哦。”

  “抱……抱歉。”白银御行伸出手接过。biqupai.

  在两人身旁的废旧墙壁,被阳光分为黑暗与光明两边——身处黑暗的白银御行向眼前的光明伸出了自己的手。

  近距离观察下,白银御行看到了对方的喉结。

  原来是个男生啊。

  胸前闪耀的金色装饰物……

  我记得,那好像是学生会长的标志来着……

  “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黑羽树一,三年级一班,目前担任着高中部学生会会长的职位。”看到白银御行愣在了原地,黑羽树一开口道。

  “现在看来白银学弟没什么要紧事的样子,正好,我有些话想跟你说。”深邃的黑色双眸看向眼前的少年,平静的邀请让对方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学生会办公室。

  “想邀请我进入学生会吗……?”

  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白银御行重复着这句话,深蓝的眼眸略显黯淡。

  “是的。学生会的成员都是由会长指名任命的,而每年四月份都是我们与社团的那帮家伙抢夺人才、招收新鲜血液的时间。”坐在对面的黑羽树一解释道。

  “这我可以理解。但……为什么会选中我呢?我认为在这里比我优秀的人要多少有多少……比如那个在开学典礼上发表新生致辞的学生。”白银御行回忆起一周前站在讲台上面对全校师生发的那抹黑色靓影。

  “你是指,冰之辉夜姬吗?”黑羽树一眼睛微眯。

  “我不是很了解,我只知道她家非常有钱,她是个不管做什么都很厉害的天才……厉害得简直不像是人类。”端起桌上的精致茶杯,白银御行盯着透亮红茶中倒映出的自己。

  啊,简直不能再糟糕了。

  “从一开始,我们的筹码就不一样。不论是家世,还是才能,我都没有。”

  “虽然侥幸成为了特招生,但成绩也只是吊车尾,补考合格才得以入学。”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我都是个一无是处的外部入学生而已。”

  白银御行低着头,阐述者事实。

  “这样就好。”黑羽树一摆了摆手。

  “嗯?”

  “相信你也有所发觉,我们这些人,一直生活在这个名为秀知院的大箱子里,我们需要有一个从外面世界来到这里的,眼界平凡的人才。”

  “人才?”这两个字真的可能出现在我身上么……

  “所以,请务必让你的眼界为我所用。”黑羽树一诚恳的邀请道。

  “但是……”白银御行对此还是不理解。

  “嘛嘛……我也没有强迫你加入的意思,只把今天当作参观学习学生会的工作也没关系。”

  黑羽树一站起身,朝门外走去。“跟我来吧。”

  ……

  ……

  ……

  “你……为什么要选择秀知院呢?”扶了扶头上的帽子,黑羽树一在前面带着路。

  两人如今正走在秀知院后方一片安静的树林的小路上。

  真是的,我为什么要跟着他一起来啊……白银御行叹着气。

  “因为我那个臭老爹擅自把那个特招生的志愿书交了上去,我明明觉得在家附近随便上个公立学校就行了。”

  “哦?”

  “不过,这里特招生的资金补助比其他地方丰厚得多,我家也没什么钱,就想着这样或许也不错来着……”

  “这样么。”

  “但是,要是早知道这学校这么麻烦的话,打死我也不会来这里受罪的……”都怪家里那个臭老爹手贱,专坑自己儿子,白银御行的感受总之就是非常后悔。

  “哈哈哈,确实很麻烦呢。”黑羽树一对这点表示认同。

  “但也正因为如此,这所学校里有很多只有这里才会有的人才啊。”

  “光是今年的新生里,就有不少大人物呢——四条家的千金,荣获众多知名奖项的天才钢琴家,黑社会首领的爱女……等等。”

  白银御行的眼眸愈发昏暗,不自觉的扭过头去。

  “然后就是我不说你也知道的,四宫财阀总帅的长女——四宫辉夜。在外面的世界里,往往都是想见她们一眼都很困难吧?单从这一点看,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明星一样呢。”

  “不过,和那些资本炒作创造出的吸引流量的小鲜肉不同的是,她们,都是有真才实学的明星。”

  (注:没有写错,就是“她”,因为以上这些举例全都是女生。)

  “如果真的那些人真的去出道的话,就算成为顶流的超级巨星也不在话下吧。当然,会吓坏不少人就是了,呵呵呵~”

  “那……你也去邀请了她们吗?”

  “没错,不过虽然努力地劝说了她们,但感觉希望不大啊~”没有否认,走在前面的黑羽树一点点头,即便不用回头看,此刻他的眼前也浮现出白银御行失望的表情了。

  果然,自己并不像那种热血少年漫里的主角一样,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在白银御行看来,自己就像是购买精美礼品附带的赠品一样,毫无价值可,不管是对商家还是买家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和正品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有主见的人,是不会被轻易说动的。”

  有主见的人吗?啊……这么简单就动摇,跟着这位刚认识不久的学生会长来到这里的自己,大概就是那种没有主见的人吧。

  打击,抑郁,否定自己的存在和价值……

  如果我也是天才的话,如果我也是有钱人家的少爷的话……一切的一切,或许就会变得不一样了。

  脑海中又浮现出不知道设想了多少次的人生。

  可惜,他不是。到头来只能哀己不幸,怒己不争。别无他法。

  “我们到了”

  前方的黑羽树一停了下来,看向身后跟了自己一路的白银御行。

  哎呀呀,这是又想起什么不高兴的事了吗?看上去比今天刚见面的时候还要更加的落魄。

  眼前的这个学弟比他预想的还要自卑,像是早就习惯的把他自己放在最卑微的位置,任凭身上的伤口腐烂。

  人总是要学会走出阴影的,希望这位自己看好的学弟不要让他失望。

  能不能蜕变成一个真正的“天才”,关键就看他自己了。

  “这里,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了,白银学弟。”

  作者的话:我们无法决定自己的出生,每个人都是被迫降临在这世间的,登上并非我们所选择的舞台,演出并非我们所选择的剧本。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