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哎呀哎呀……”

  辉夜打开鞋柜,里面静静的躺着一封信件。

  “哎呀哎呀~

  ……

  “情书?!”

  听完辉夜的讲述,藤原书记羞得满脸通红。

  “是啊。内容特别热情,并且对方在信中表示希望能和我一起吃一次饭。”辉夜拿着手中的信件,一副在认真阅读的样子。

  “哎——!也就是约会的邀请吗?!”藤原再一次被震惊了。

  “说起来,听说铭学长以前也收到过很多情书啊,是不是真哒?”

  “的确有不少,处理起来太麻烦了。”铭刚走进学生会,就听到了书记的八卦。

  “所幸加入学生会后,就基本没有人送过了。”铭收获了两年的清净,嗯,很赚。

  “哦~原来是这样……”

  ……

  给四宫的情书?还真有这样笨的男人啊?

  坐在办公桌前工作的白银停下笔,对此不以为然。

  四宫平常可是看着我这个学生会长度过的,和我一比较,路边的这些男人都跟会说话的杂草一样根本注意不到吧。

  (杂草:你礼貌吗?!)

  四宫怎么可能把这种人当回事,完全不用担心的好吧。

  白银表示丝毫不慌,不如说是相当的自信,很快就再次投入到了手边的工作。

  “你想答应去约会吗?”藤原激动的问。

  “当然。”辉夜微笑着承认了。

  “咔嚓!”白银手中的笔断了!

  (笔:就挺突然的。当时我正在像往常一样工作,可不知为什么握住我身体的那只手突然传来很大的力气,然后我就被一分为二了。当时天很黑,我很害怕。o(≧口≦)o)

  你是被冲昏头了吗四宫!你怎么能乐呵呵地就答应这种连脸都没见过的家伙的邀请!!

  这个男人他慌了!他慌了!!

  “毕竟是别人鼓起勇气给我的这么热情的情书,我想我也应该会喜欢上他的~”辉夜面露羞涩的把那封情书放在胸前,一副被来信者的爱意感动的样子!

  巴卡那!我怎么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注:“巴卡那”日语音译,意思就是不可能。)

  “刺啦刺啦刺啦——”手中的胶带一条一条的被快速的扯出,一圈一圈缠绕在那根断掉的闭上。

  “咔嚓!”笔又断了!!

  (笔:本来段成两截的我已经快被治好了,结果突然就又裂开了,我当时害怕极了。o(≧口≦)o)

  这根陪伴了白银6年学习时光的笔,终于在今天,(被它的主人)寿终正寝了。

  必须想办法阻止四宫!!!(以下为白银想象画面)

  “不许和我以外的男人约会。”白银看着和杂草先生走在一起的辉夜,发表霸总宣。

  是的,杂草先生,在白银的想象里,四宫身旁的就是一颗身穿制服的看起来很肥美的草,嗯,绿油油的……

  “哎呀哎呀,会长你这么不希望我被别人抢走吗?”

  “哈哈哈哈”——杂草先生。

  “呵呵呵呵”——辉夜。

  白银颤抖着瞳孔,看到辉夜的小手托在白净的下巴上,等来了那句:

  “哦卡哇伊阔多~”(想象结束)

  “砰——!”白银的脑袋用力撞在了桌子上,额头肉眼可见的红了。

  宛如告白一样的行径!简直就好像是我再说自己喜欢四宫一样!!这样的事……这样的事绝对要避免!!!

  这个男人下定了决心!

  “小辉夜你真的要去吗?”藤原书记还在确认。

  “是啊~真是太让人期待了呢~”再次给出肯定的回答。

  乍一看,辉夜的行动像是没节操的恋爱脑一样,而实际上——

  我怎么可能会赴约呢?这孩子脑子里喷的都是花吗?——辉夜一号

  想要邀请我约会,至少先送个国家给我,这样我可能还会好好考虑一下……——辉夜二号

  谁愿意开开心心搞慈善活动……——辉夜三号

  此乃四宫辉夜内心的真实活动!一层接着一层,在她的身后仿佛出现了替身!!

  四宫她不可能和会说话的杂草去约会,这姑且只是为了引起白银注意的战略。

  让我们在此为那位可怜的杂草先生默哀半秒钟。

  (杂草先生:听我说谢谢你……哔——!通话掐断。)

  思考一下,有没有能阻止四宫去参加约会的办法。——白银陷入了思索。

  没有用的,除非会长低头央求我,不然我不会取消约会的。——辉夜下定了决心。

  自尊极高的两人都不可能自己去告白,那就只能用自己的谋略和技术让对方告白!备受考验的智慧,巧妙地策略,此即为,恋爱头脑战!!白银和辉夜二人之间展开的战斗!!!

  “四……宫,”白银斟酌着说辞,

  “作为学生会长,不希望有这样不纯洁异性交往的发生。”

  战术:包抄敌后。不是最为一个人而是作

  为学生会长的意见,巧妙且无伤地打开了问题的切入口!

  “太大惊小怪了,只是去吃个饭而已。”辉夜使用战术:降低事件影响。

  “做判断的是教室,停学处分也是有可能的。如果你一定要去的话,那么——”

  “我就去和老师沟通一下吧。”此时的白银露出阴险的笑容。

  禁术:告老师!这招效力极大,但同时使用者会被牢牢贴上小人的标签,是非常有风险的选择,是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用的禁忌秘术!!!

  但白银的判断是比起名誉,阻止四宫约会更加重要。

  (呃,那我们此时是不是可以得到这样一个关系:自尊>辉夜>名誉……)

  这份觉悟,辉夜也感受到了。

  会长竟然会用这样一手禁招,可恶……然而,我会这样坚持到底!

  “没关系的!如果这是真正的爱情,哪怕是退学处分我都会接受的!!”辉夜鲜红的双眼中似是燃烧着烈火!

  “退……退学?!”坐在对面的藤原书记被吓的瘫坐在沙发上。

  “如果是真正的爱情,我有觉悟奉上我的身心!!!”辉夜满脸期待真爱的幸福表情,她还没有停下!她还在输出!!这个女人她还在输出!!!

  身心?!白银的脑海中浮现出四宫不穿衣服的样子,冷汗直流,瞳孔地震——

  白银受到极大伤害!

  “你在说什么蠢话?!”砰——!白银一拍桌子,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桌子hp-1)

  “才不是蠢话!他向我传达了那么热情的爱意!!不以退学的觉悟回敬的话,太没义气了!!!”辉夜反驳。

  “开……开什么玩笑!那不如我向你告白!!”

  ……

  ……

  ……

  静——

  “假设……我只是说假设,如果我向你告白,你能忘记那个男人吗……?”白银扭过头,看不到脸上的表情。

  辉夜的大脑直接被突如其来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就像是本来高速运转的电脑被突如其来的“爱情病毒”入侵直接死机了一样!!

  “可……可能性也不是没有……”这是辉夜最后的矜持,此时的她彻底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不好,本作因突如其来的变故即将走向完结!!!

  咳,开个玩笑,就在学生会充斥着好像放着恋爱进行曲一样的粉红气泡,bgm突变!

  “就这样的程度怎么可能会是真正的爱情啊——”局势突然一转,白银不知何时走到了辉夜面前,一脸阴谋得逞的样子。

  “呵,一听到其他男人的甜蜜语就能忘记的不可能是真正的爱情。”

  被算计了!所谓高手过招,招招致命!!永远也不能掉以轻心!!!新笔趣阁

  (或者说不要立flag半场开香槟~( ̄▽ ̄~)(~ ̄▽ ̄)~)

  “我只是说了有可能性而已!”

  “是吗是吗?这可真是了不起的爱情啊~我只是担心四宫你被骗了而已。”白银看似稳如老狗,其实此刻内心慌得一批,腿都开始抖了。

  如果你担心我的话就应该不顾一切组织我啊!辉夜身后燃烧着火焰,她是真的发怒了!!

  “我不管了,我真的去约会了。”拿起公文包,两步就走到了学生会门口——

  你要是不哭着向我热情告白的话我真的就去约会了!

  这个女人,已经破罐子破摔,真的要去和杂草先生约会了!!

  白银回头了!一只手搭在辉夜的肩膀上,阻止了她的离开!!

  会长——!辉夜回首,会长真的要和自己告白了!!

  难道本作真的要完结了吗?!!!

  然而事实是——

  “呜哇呜哇呜哇——”拦住辉夜的不是白银,是眼前泪眼汪汪的藤原书记。

  藤原哭着抱住了辉夜,又哭又闹:

  “我不要小辉夜变成别人的东西!我不要你退学!!亚达亚达亚达亚达——!小辉夜你不要走啊——呜哇哇哇哇哇——!”

  (注:“亚达”日语音译,意思是“不要”)

  “我喜欢你,我爱你,我爱你啊——”

  藤原抱得非常用力,还把脸开了上去,两人的脸贴在一起,辉夜只感到寸步难行……

  哭着、热情告白,辉夜的愿望也可以说实现了,不是么~o(* ̄▽ ̄*)o

  不过——

  奇怪的橘气增加了呢~

  在辉夜和藤原的身后,某位橘外人默默地收回了伸在半空的手。

  “啊啊啊啊啊——!真是的,我不走就是了,藤原同学你放开我啊——!”

  “亚达亚达亚达亚达——”

  好吵。看完热闹的铭拿着手头的工作离开了学生会。

  ……

  今日的胜负:辉夜的败北

  同时让我们恭喜藤原书记以一己之力阻止了这第二场完结危机以及向我等这样的杂草先生致以崇高的歉意<(* ̄▽ ̄*)

  什么?你问那封情书去哪了?偷偷告诉你,被某位乐子人顺手拿走了(~ ̄▽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