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日前,商业街。

  “小夜你听说了吗,3班的罗青和小月发邮件表白成功了……”

  作为四宫家家主长女的专属女仆,早坂爱今天也依旧在为自家大小姐的恋爱事业奋斗。

  如果硬要谈早坂对于这份工作的感受的话,那估计就是以下“三无保证”了:

  无奈:无论是多么离谱的工作,只要辉夜大小姐安排下来,就必须完成……

  无语:每次看到大小姐那傲娇到让人发急的行为,听到那死要面子的狡辩,都让她无力吐槽……

  无情:希望辉夜大小姐能多考虑一下下属做事的感受,少安排些为难人的工作……

  比如现在,假扮路人给路过的白银御行洗脑智能手机的好处。

  唉……工作不易,早坂叹气。

  甩了甩头发,看着白银远去的背影,今天大小姐安排的工作(之一)结束……

  “又在体验路人生活吗,女仆小姐?”

  啊啊,熟悉的工作类型,熟悉的工作地点,熟悉的工作对象,当然还有熟悉的——

  刚好路过的讨人厌的少爷啊!!!

  这是已经dna里的声音,哪怕是百万调音师来疯狂操作,早坂也绝不会认错!

  看着愣在原地的早坂,铭也觉得很无奈,可事实就是这么巧合,他能有什么办法?

  “咳。如果我说这真的是碰巧而已,你会不会信?”

  我信?我信你个鬼啊?!早坂气的直接跺脚,转过头直勾勾的瞪着铭的眼睛。

  “我信,我、非、常、相、信!”

  虽然铭很不习惯被这么直直的盯着,但他的眼神没有丝毫的躲闪,眼前这情况确实不好解释,但身正不怕影子歪,他也没别的想说的。

  只是有那么一点后悔:早知道就不上来打(调)招(戏)呼(她)了……

  看着铭没有半点动摇的眼睛,早坂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误会了。

  不对!就算这家伙上次帮了她,但这也并不代表着这位云泉少爷值得她去信任!

  从人的本性来看,欺负自己往往比帮助自己更容易使人印象深刻。不然怎么会有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说法?

  虽然意思不太对,但在原理方面大同小异。

  双方各不相让,在气势方面都拿捏的死死的。

  这新奇的一幕,自然少不了路人的围观。

  “哇,妈妈你看,那两个哥哥姐姐在吵架吗?”

  “嗯?可能是吧……”

  “一定是!你看,明显是那个哥哥惹漂亮姐姐生气了,所以才一直瞪着他的!”

  “那个哥哥也很帅不是吗?”

  “但我更喜欢漂亮姐姐!”

  “……”

  路人的谈话自然逃不过铭的耳朵,小孩的评价让他觉得自己的性别受到了偏见。

  这小屁孩懂什么啊,明明就是这位麻烦的小姐在一直无理取闹好不好?!

  呼——童无忌,童无忌,不跟他一般见识……

  早坂爱自然也听到了,嘴角微微上扬,看到铭略显难看的脸色,本来糟糕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

  干得漂亮,小朋友!总算是让他吃了次瘪了!

  而早坂没注意到的是,自己这一笑,让铭的精神恍惚了瞬间。

  两人看似暧昧的举动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观众,铭和早坂从对方的眼中达成共识,朝着人群外走去。

  商业街,无人小巷内。

  “女仆小姐出现在那里,应该也是和白银有关吧?”找到了机会,铭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不关你事!”

  “看来是了。为了一个男人做到这一步,你家大小姐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如果你更了解一些辉夜大小姐的话,可能会更震撼的。”对这一点,早坂竟和铭看法一致。

  “四宫学妹几乎每天都在刷新我对离谱二字的认知,能让她专属的女仆小姐都这么说,看来我还是太年轻了。”铭深刻的“反省”着自己的短浅。

  “一个高中生说话跟一个老头一样,铭少爷还真是闲情雅致。”早坂找准时机发起攻势。

  “为了推荐智能手机和line不惜蹲点扮演成路人学妹,女仆小姐也是不遑多让啊。”铭不慌不忙,从容反击。

  “不知道铭少爷这次来找我是打着什么目的?只是专门来戏弄我的吗?”早坂坚信这不是巧合。

  “真的只是碰巧来换个手机而已啊,我之前的手机被我家猫一爪子拍水里去了。而且我又不像你家大小姐,有闲工夫专门搞个偶遇情节。”

  “你……!”

  “而且你看这周围,和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个巷子像不像?”

  “什么?!”早坂环顾四周,好像确实是上次那个巷子。

  “这地方又不是我带你来的,现成的巧合就在眼前。话已至此,只看你信不信了。”

  “……”

  世界再次安静了下来。

  “话说回来,原来女仆小姐会笑啊,真是意外。”铭的脑海中又回忆起早坂刚刚那抹浅笑,和漏掉的那一拍心跳。

  “你什么意思?我一直都会笑好不好。”早坂表情不爽地反驳,摆出一个标准笑脸。

  “我说的可不是假笑。”铭纠正道。

  和之前不同,眼前这个笑容非常的公式化,完全没有刚才的感觉。准确的说,是根本就没有感觉。

  “假笑?”

  “是啊。人的表情都是可以控制的,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不同的面孔。也正因如此,习惯性的扮演其他角色的人,都会事先就安排好自己在什么时候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

  “久而久之,这种人会忘记自己原有的本能,成为只会在合适场景做出合适表情的……”

  “机器。”

  “机器……”早坂重复着这两个字,在她的记忆里,确实有很多人,如他口中一般,和机器别无二致。

  “这种人一般都是只专注于表面,没有灵魂的演员以及在重要场合待人接客的工具人。”

  “……”

  “你还是个只有16岁的高中生,做个普通的少女就好了,给自己加那些麻烦的设定干什么。”

  “……”

  “人生是要靠自己决定的,早坂学妹。”称呼不再是女仆小姐,这一刻的铭,真真正正的像是一个学长,开导着自己的后辈,和当初的黑羽树一一样。biqupai.

  “……”

  早坂沉默了,成长在四宫家的她比起辉夜更懂得人情世故。这些话她都很清楚,但却始终将他们埋藏在心底,直到这个男人毫不掩饰的说了出来。

  “不,还不到时候。”早坂抬起头,碧蓝的双眸中有光芒闪烁。

  是泪吗?还是反光呢?

  现在还是太早了吗?铭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

  在这个新的世界,尽管加入了学生会,但他一直都尽量扮演者、一个见证者的身份,很少去干预剧情的走向。

  可今天,因为一个女孩的笑容,他说了这些不该说的话。看着女仆小姐眼中的泪花,铭就明白了:自己应该是走上了不归路了。

  但,一切都值得。

  ……

  “时间不早了,我得会去和大小姐复命了。下次再见,铭少爷。”缓过来的早坂又变回了专业女仆的姿态,向铭告别。

  “等等。”铭从口袋掏出自己刚买的手机。

  “交换一下line的id吧。”

  “什么?”

  “以后可能会用得上,也没什么损失,不是吗?”

  “……”

  早坂拿出手机打开了line

  所以说,找女孩子请求加个好友有那么麻烦吗……

  ……

  时间回到白银和辉夜的交换id大作战当天。

  line:

  铭:哭泣的辉夜大小姐.jpg

  早坂:大小姐哭了?

  铭:你不是看出来了?

  早坂:只是看看你有没有看出来。

  铭: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除了藤原书记。

  早坂:你没有坏辉夜大小姐的好事吧?!

  铭:当然没有。

  早坂:真的?不信.jpg

  铭:我不记得我的信誉有这么差。

  早坂:你还有脸说!

  铭:别这么说,上次在电影院前,我好歹也是帮你们保守了秘密不是吗?

  早坂:这……一码归一码!

  铭:要不我现在去和白银说一声?

  早坂:你敢?!

  铭:说起来,四宫家的大小姐怎么用功能机?

  早坂:你怎么不说云泉家的大少爷还骑单车呢?鄙视.jpg

  铭:这是两回事,别转移话题。

  早坂:那台智能机对大小姐有特殊的意义。

  铭:这样么……那就很可惜了,知道了id也用不了line,还挺可怜的。

  早坂:我觉得你在幸灾乐祸。

  铭:证据在哪?

  早坂:不需要证据,隔着屏幕就能知道。

  铭:算了,也就是两个笨蛋罢了。

  早坂:确实是两个笨蛋。

  ……

  作者的话:10万字了!今晚申请推荐,明天开始维持3-4天双更,更新时间还是在上9点和中午12点,届时还请大家点点催更,多多支持和提出意见。(* ̄︶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