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的,拆封备用品不是老师的工作吗?”

  学生会办公室,白银看着堆积在地上的大大小小的纸箱子,不免有些头疼。

  学生会什么时候变成后勤部门了……

  “清点缴纳也是很重要的工作,我们必须要好好确认清楚大家是否有将社团的经费用于正途。”辉夜在一旁拿着笔在表格上记录着各社团选购的物资。

  (备注:如若社团经费有余,通常下一年度预算会被删减,所以社团年末就会大量采购备用品。)

  简单来说就是防止社团的某些人偷偷挪用公款,也不能算是小事,而且这种工作交给学生会来办自然是最合适的。

  作为学生们的榜样,秀知院对学生会在各方面尤其是资金方面的制定的校规要更加的严格,那种惩罚就算是对于一些豪门子弟来说也是难以接受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学生会的成员对资金方面的管控往往都是极其严格的,这也就造成了学生会内没人敢对学校发下来的资金有想法,社团的成员们也对学生会的预算安排很少有异议。

  所以这类工作交给老师来办就会显得有些不合适,而交给为学生们服务的学生会来做就显得既合情合理,又足以让人放心和服众。

  “话虽如此,但像这样的专业备用品一多起来,单单对照物品名就很累啊……”白银从箱子里拿出一块布,这是剑道的垂帘?

  “沙沙——”

  角落的箱子里传来轻微的悉索声,引起了白银的注意,然而在看向那里的一瞬间,他的身体直接僵硬在了原地!

  “乔治(蟑螂)。”不带任何感情的两个字,潜藏着发自灵魂深处的颤抖。

  某喜欢恐龙的小猪:呼噜呼噜?

  白银御行回想起了,被虫子支配的恐惧——

  (嗯……这句话在前几章是不是说过?算了,这不重要(ˉ▽ ̄~)~~)

  那是发生在白银还在读小学高年级时的事:

  那是一个森林夏令营的晚上,他因为口渴而打算去自动贩卖机那儿买果汁喝,正在那时候无数的虫子包围住了他,爬满了他的脸上!

  从那以后,每当白银看到虫子,他都会昏过去!就连独角仙都是能让他吓晕的对象!

  于是,这样的他在目击到了蟑螂的今天——

  猛地咬了自己的舌头来防止当场晕过去!!!

  “噗呲——”口腔里传来铁锈的味道,一缕鲜血从白银的嘴角溢出。

  好危险……!差点就在四宫的面前吓晕了!感谢赤羽式清醒法!白银趁辉夜不注意抹掉了嘴角的血。

  要是在此让她看到了我的丑态,白银已经可以想象出四宫到时候轻蔑的表情了——

  辉夜:“哎呀~会长……你怕虫子呀?真是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简直就像是少女一样啊……”

  “哦卡哇伊阔多~”

  不行!绝对不行!我在四宫那里的印象会完全崩溃的!绝对不能让她知道我害怕虫子!!

  白银绝对做不出暴露弱点这种事,他知道这是非常愚蠢的。

  尽管靠着疼痛避免了吓晕,但人类的敌人依然近在眼前!既然如此,也只有那一个解决办法了——

  只要能在不引起四宫怀疑的前提下,想办法自然地逃离这个地方!

  悄悄的~悄悄的~白银小心地朝着学生会大门移动:你给路达呦!

  辉夜现在的注意力也放在了那只蟑螂上,并充分展示了什么叫学者风度:

  这是黑胸大蠊吧……不,不是呢。从翅膀长度来看,这是亚热带蜚蠊,学名:periplaajapannaasahina,蟑螂的一种。

  我在书上看到过,关东圈是没有这种蟑螂的,应该是混在货物里过来的吧。这是生活在户外的品种,也不是什么害虫,没必要害怕……

  不,等等……辉夜发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我现在只是一个害怕蟑螂的普通女孩而已,而我现在所该有的反应只有一个!

  “呀!会长——!!有蟑螂呀!!!”直接趁会长不注意冲上去他!

  害怕虫子的女孩子,会扑向男孩子,这是很自然的现象!这也是能迷惑男孩子的行云流水般的身体接触!

  此乃——女子力!虽然是低智商的行为,但这也正是女子里的所在!!

  成功抱住白银胳膊的辉夜偷偷抬头。现在,会长肯定满脸通红手足无措了……(吧?)

  哎——?!?!完全没有?!

  是的!白银现在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几近失去意识,像个木偶一样呆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本小姐都已经这样紧搂着他了,他竟然连变轻都没变?!

  四宫辉夜此时表示自己非常不理解!!而白银已经开始在心里祈求神明了:

  “神啊,救救我吧!”

  真不愧是会长,拥有如此怪物般的精神力……我要是不再多抛掉点羞耻的话,女子力会对他不起效果的!这种时候……

  辉夜的脑海中浮现出藤原千花那张熟悉的脸。这种时候,若是毫无自尊和羞耻心的藤原同学的话——

  “会长!快点打退小强呀~~我好怕呀~~~~”就要像这样!!

  不得不说,是指从表情来看的话,辉夜已经学到了藤原的8分神髓了。然而,这招对现在的白银并不受用!

  我来?!打退?!不行不行!真的不行!!白银急的冷汗直流。

  但是,我不能让四宫看到我的弱点……只能上了吗?!

  “我知道了,交给我吧……”

  whatdoesnotkillme,makesmestronger!

  (出自德国著名哲学家、语学家、文化评论家、诗人、作曲家、思想家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的著作《ecceho摸》。译为:杀不死我的,终将使我变得更加强大!)

  没错,根本不用害怕!对于虫子的恐惧,只不过是大脑所产生的愚蠢感觉罢了,我只要——

  “人无我法无我,万事皆为空,万法皆空。”白银双手合十,祈求神明无果的他,已经开始拜佛了。

  “就是现在!剑道部的小岛,借我力量吧!万恶的蟑螂,给我升天去吧!我会很感激你的!!!”

  没有注意到自己喊出的台词很中二的白银抄起剑道部的垂帘直接就向蟑螂砸去,视死如归!

  然而……

  “等一下,会长……这只蟑螂是生活在户外的品种,它不会在屋内繁殖的,不需要杀了它啦。我们把它赶出去吧。”

  白银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被辉夜善良的提醒直接给摁了回去……

  “但……但是,这可是蟑螂啊……!”和世界上大多数都希望苍蝇和蚊子灭绝的人(包括作者)一样,白银觉得所有的蟑螂都应赶尽杀绝!

  “俗话说一寸之虫亦有五分魂魄,要是杀了它的话,那它就太可怜啦。”辉夜真挚又诚恳的劝说道,身上仿佛有圣母光辉在闪耀。

  当然,我们的辉夜大小姐绝不会将一只小小的蟑螂的生命放在眼里的,这也只是她计划的一部分。

  怎么样,这充满了慈爱的发!好感度肯定大幅度提升了!我这女子力很高吧!

  不明真相的辉夜暗自为自己的演技打了满分,然而事实是……

  这家伙!竟然提出了比杀掉的难度还要更高的要求!→白银的好感度下降了。

  这波就是典型的聪明反被聪明误。

  “就算你说把它赶出去,但到底要怎么赶啊……”尽管还是妥协了,但这种事情,白银真的做不来。

  “那样的话……”辉夜在箱子里翻找着,随即眼睛一亮。

  “请用这个。”双手递上一双筷子。

  “……所以说,要怎么赶啊……”白银还是不懂。

  “就像这样……”辉夜眼疾手快,只见她朝着半空一伸手,那只蟑螂就被夹在了筷子中间。

  “温柔的赶出去。”示范完毕,辉夜小手一松,又放跑了那只蟑螂,把筷子递向白银。

  啊啊啊啊!!!能使出那种招数,除了你也就宫本武藏了啊!!白银的心在咆哮!

  这个全能女孩,摆出一副你当然也是能做到的吧的表情,把筷子递给了我!但是……

  我也是被称为天才的人!我可是在小学生的运豆子大会上拿过金牌的!怎么能允许有四宫能做到,而我却做不到的事啊!(她能生孩子,你能吗→_→)

  科普:运豆子,用筷子将非常光滑的大豆快速地从一个盘子里运到另一个盘子里去的竞技比赛,低年级则是改成运花生。

  既然你想看,那我就做给你看!!他出手了!!!

  “啪~”那只蟑螂飞到了白银的脸上。

  …….biqupai.

  白银定在了原地,就好像世界在此时停止了。

  啊!这是第二次好机会!辉夜再次发现了偷袭的良机,并对计划进行调整。

  将肉体的接触面提高40%,这次肯定可以成功!

  说干就干!

  “呀啊,会长~~!!好吓人呀~~~!!”辉夜再次抱了上去。

  这次依旧成功抓住了白银的手臂,然而——

  “好痛痛……嗯?会长……?”辉夜发现事情不对劲。

  此时的白银,已经被睁着眼吓晕了过去!!!

  不过由于他全身的肌肉都处于僵硬状态,所以成功地维持住了站立的姿势!但是!!他的手也在大脑失去意识的情况下为了保持身体平衡本能地做出收紧的动作!!!

  于是,就有了接下来的意外——

  “会长……我明白你的心情,但你也不要抱得这么紧……”辉夜还处于被保护的羞涩状态,可随即她就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胸口摸索……

  辉夜:“!!!”

  “会……会长!等等,我的……我的胸!”

  感受到自己还在发育中的小胸脯被白银直接单手握住的四宫直接羞红了脸,但紧接着大脑就被爆发的怒意所填满!

  “我可不记得有允许你做到这种地步!!!”

  辉夜张口就咬在了白银的手腕上,就连红色的瞳孔也跟着竖了起来,像只发怒的小猫一样,可爱的小虎牙在上面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好痛啊啊啊啊啊啊!!!!!”

  剧烈的疼痛终于让白银恢复了意识,然而此时的他并没有刚才发生的事的记忆。

  于是觉得自己突然就被咬了的白银一脸懵逼:“啊!!!怎么了?”

  “你在摸哪里啊!”辉夜大声地质问。

  “哎?我有摸哪吗?”

  “你是想说我的胸小到你完全没发现吗?!”奇怪的误会让辉夜更生气了。

  (不过说起来,确实很小不是吗~o(* ̄▽ ̄*)ブ哎呦——!)

  “比起那种事,蟑螂!蟑螂哪儿去了?!”

  “那种事?!你是说我的尺寸小的不值一提吗?!”

  奇怪的误会又增加了,而某位尺寸大的非常值得一提的书记也来到了现场。

  “啊,是亚热带蜚蠊先生呀~~~~”藤原看到了那只蟑螂,轻轻伸手抓在了手上。

  “回森林里去吧,南边是那一边呦……”可爱的书记走到窗前,放飞了那只渺小又顽强的生命。

  获得自由的蟑螂先生:谢谢你,带蝴蝶结的小女孩,在未来我会带着我的朋友们回来感谢你的(≧▽≦)

  看着这一切的白银和辉夜:……

  “你真是个汉子啊。”白银拍了拍藤原的肩膀。

  “哎???”藤原很疑惑。

  此时的辉夜:啊啊啊……搞错参考对象了啊,我可做不到那种程度……

  总之就是非常(被)打击

  ……

  今日的胜负:辉夜的败北(被白摸了)

  事后,铭找上了整理好备用品的白银:

  “给。”把一条药膏交到白银手里。

  “这是……什么?”

  “治疗舌头咬伤的膏药。”

  “啊,谢谢学长……不对,你怎么知道的?”

  “看到你嘴角还在隐约往外溢的血就知道了。”

  “原来是这样……”

  “所以,怎么弄成这样的?”铭还挺关心这个问题的。

  “啊啊,是一只蟑螂……”回想起那只可恶的虫子,白银的身体又开始轻微的颤抖。

  “蟑螂?是不是一只亚热带蜚蠊?”

  “好像是……对,藤原书记是这么说的。学长你怎么知道?”

  “我路过教学楼后面的树林时,有两个小姑娘被吓到了,顺手就拍死了。”

  “……”白银又陷入了思考。

  “怎么了?”

  “铭学长也是个汉子啊。”

  “……”

  看来我们可怜的蟑螂先生没办法带着自己的朋友们回来了呢。

  作者的话:这章是存稿,所以还有许多之前的问题,,实在抱歉,12点还有一更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