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回去后再谈明天外出采购的事,我还要打工,就先走了。”

  秀知院学园门口,白银推着单车对着辉夜和藤原告别。铭已经先他们三人一步离开了。

  就在半小时前,高中部校长阿道夫·佩斯卡罗落向学生会紧急发布了一项重要任务——组织三天后为法国前来友好交流的学生准备的欢迎会。

  由于时间已经很晚了,他们只草草拟定了方案,约定回到家后再通过邮件商讨明天外出采购的人选和事项。

  “好的,那么就稍后聊啦。”辉夜微笑着向白银挥手告别。

  藤原:“会长再见!”

  转眼间,白银和藤原的背影都消失在了视线中,辉夜看向隐藏在学校门后的影子:

  “早坂。”

  “是,辉夜大小姐。您要回家了吗?”

  早坂爱的身世在前面已经介绍过了,在此不再多提,现在是作为辉夜的协助人员被送往秀知院,她与辉夜的主从关系从小学开始至今已有十年,是极少数辉夜不用在其面前隐藏本性的人之一。

  可谓是深受辉夜的信赖。

  当晚,四宫家,辉夜大小姐闺房。

  “到底要怎么做才好呢……”

  辉夜苦恼着,盯着手里的功能机不知所措。

  早坂问道:“怎么了吗?”

  “会长说回去后再谈外出采购的事,也就是说,那个意思是回去后再联系吧?”

  您在告别时不也说了“稍后聊”吗……此乃早坂对辉夜大小姐的习惯性内心吐槽。

  吐槽归吐槽,在表面上,还是要为辉夜解惑:“是啊,他待会儿会联系您的吧?”

  “不好说呢……”

  “嗯?”早坂疑惑。

  辉夜结合这段时间的观察分析道:“会长买了智能手机的那天,我就和他交换过邮箱地址和电话号码了。”

  是的,虽然辉夜的功能机不能使用line,但彼此的联系方式最后还是成功交换好了。

  “但是我等了这么多天,他都没有联系过我啊!会长完全没有打算要主动先给我发邮件啊!”

  第一封邮件!先发邮件的这种行为,那就相当于是在宣告我想和你交流!是在倾诉对对方非比寻常的好感!能证明其威力的根据就是——有很多初中男生,仅仅是收到了一封邮件,就会觉得她搞不好是喜欢我!造成人生三大错觉之一!

  由谁先发第一封邮件,这是能影响力量均衡的重要因素!

  但很显然,早坂对此就没有多大的感觉:

  “不过是一封邮件而已,哪有这么严重……”照大小姐你这么说的话,那个讨人厌的铭少爷在这方面岂不是已经输惨了?

  (坐在家里正在赶欢迎会策划书的铭:“阿嚏——!”)

  “我可以断定,9点45分之前,会长都不会发邮件给我的。”

  “为什么会是这么准确的数字?”

  “高中生的就寝时间,其中位数是从11点30分到12点整。像我,10点左右就会躺在床上了。也就是说,超过10点发邮件是非常没有常识的!因此可以认定会长一定会掐着这个最后时刻发邮件!”

  听上去是非常有理论依据的推论,但辉夜大小姐显然没有思考过意外情况,她还淡定地在那里翻阅着报纸。

  “开始播放晚间新闻的9点52分前后最有可能!在那之前,我是绝对不会去发……”的……嗯?怎么听众一点反应都没有?

  辉夜疑惑地转过头,优秀的视力一眼就看到早坂拿着自己的手机正在输入着“会长,好期待明天……”

  “啊啊!你在做什么啊?!”一把抢过手机,辉夜被早坂莫名其妙的操作吓得心跳狂跳。

  早坂解释道:“不是,既然辉夜大小姐你那么不想给他发邮件的话,我就想代替你发……”

  简单来说就是看她太磨叽了,忍不住想帮她一把。

  “不可以!!不能由我先发!!”

  “真是急死个人……不管是发邮件还是告白,现如今由女方主动也是很稀松平常的啊。”新笔趣阁

  早坂非常不理解,明明是只要开口说几个字或是动动手指就能解决的事,为什么会演变的这么麻烦?

  如果换作是自己的话,应该会在确认感情后就直接去告白了吧?

  想到这里,脑海中一道身影一闪而过,很模糊,看不清是谁。早坂想要再次回忆起那道身影,结果却又消失不见。

  “辉夜大小姐是喜欢白银会长的吧。”摇了摇头,还是眼前大小姐的事更重要一些,刚刚的应该是幻觉吧……

  “又是这事啊……”显然,这不是辉夜第一次听到这个问题了。

  辉夜捋了捋头发,“我就趁此机会跟你说清楚吧。我不觉得会长讨厌啦。”

  “那么……”

  “但是!这不过是我对他的品性怀有敬意而已。那绝对不是爱情!”

  辉夜表情严肃,看上去的确是这样没错。但——

  “那么,要是藤原书记和白银会长交往了呢?”

  大小姐的眼睛瞬间凝固,早坂在她的身旁感受到了杀气。

  可这在有十年共同生活经验的早坂眼中并不算什么,熟练地装作没看到,接着刺激道:

  “到底是怎样啦?”

  面对早坂的问题,辉夜仍强行保持着镇定:“不是的!我只是不想让会长抢走藤原同学而已!别看她那样,可她也是我重要的朋友!”

  “叮——”手机来信提示音响了。

  辉夜:!!!难道是会长……迅速抓起桌上的手机查看起来。

  新邮件——藤原:快看快看,活的章鱼o(n_n)o

  还附了一张和章鱼的合照。

  ……

  原来不是啊。辉夜无情地把手机随手丢到了床上。

  早坂:“她不是你重要的朋友吗?”还真是重要呢~

  不过像辉夜这样干等着绝不是良策,为了大小姐幸福,早坂只好从别的方面找办法,于是,她发觉到了一个可行的方针。

  以早坂对辉夜多年来的了解,辉夜的性格就是会遵守自己所定下的规则,像这次的情况,规则就是不会由自己先发第一封邮件。要想打破这一规则是相当困难的,但是……

  不管是什么规则,都有漏洞可寻。

  “辉夜大小姐,如果不是发邮件,而是——”

  “打电话呢?”早坂的眼中闪过计划通的亮光。

  辉夜愣了,“打……打电话?”

  “对方肯定想着你会发邮件,那就以此攻其不备!”

  “那样的话……的确可以?真是完美的计划!”

  预判对方的预判,不得不说这个方法很高明。但……怎么感觉哪里怪怪的?

  看到辉夜同意,早坂趁她还没找出奇怪的借口前先拨好了号码,“来,请吧。”

  “哎?!等一下啊,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要接通白银会长了呦。”

  可怜的辉夜大小姐被自己的女仆狠狠地

  拿捏了。

  终于,在辉夜的慌乱中,电话被接通了。

  电话另一边传来声音,有点听不太清:“喂,你好。”

  没办法,辉夜只能红着脸硬上了。

  “啊……我是四宫……请问是会长吗?”

  早坂盯着辉夜红彤彤的小脸,难得看到大小姐这么害羞,这就是恋爱的魔力吗?

  “我是御行的爸爸。”这次听清了,是一个中年男性的声音,但不知为什么这道声音非常有魔力,仿佛要刻进dna里一样。

  “哎?!那……那个,您是他的父亲吗……那个就是……会长……不是,白银在吗……?”辉夜被吓了一大跳,这是“见”家长了?!

  “我也是白银啊。”又是仿佛要刻进dna里的声音。

  “不是啦!是……御行同学……”

  “哦哦,你找我儿子啊。”

  不是,您才反应过来吗?很难怀疑您是不是故意的啊喂!

  “御行!有个女孩子给你打电话!”话筒里传来很大的声响,又吓了辉夜一跳,紧接着又是一道女声传来。

  “哎?有女孩子给哥哥打电话?!”

  这个声音的主人应该就是会长的妹妹吧?

  “笨……!你不要擅自接我的手机啊,臭老爸!!”这次才是会长的声音,听起来他们一家相处非常的融洽呢。

  “会长……是我,四宫……”手机终于回到了白银的手里,辉夜紧张地打着招呼。

  “啊,是四宫啊。抱歉,我爸爸就是那样。”

  “哈哈……我打电话是想跟你确认下明天的事,你现在方便打电话吗?”

  “行啊,我正在洗澡,不过不要紧。声音会不会不清楚?”

  辉夜:洗澡?!

  早坂适时地插话:“也就是说他是裸着的呢。辉夜大小姐现在正在跟浑身光溜溜的男人说话呢。”恶魔低语在耳边响起,辉夜的脸更红了。

  “我……我回头再打给你!”辉夜的大脑被高温影响得逐渐短路。

  另一边的白银:“嗯?没问题的啊。我的手机是防水的。”

  辉夜羞红着脸:问题很大啊……

  感受着宜人的水温,白银开始谈正事:“明天在八公像前碰头行吗?”

  “好的……”

  “嗯……采购日式点心,然后去烨华百货,铭学长刚才发消息说东西都准备好了,我们去验收一下就行……”

  “好的……”

  “还有……”

  ……

  “嗯,差不多就是这些吧。”

  “……是呢……”要结束了呢……

  “那就这样,明天见啦。”

  “好的……”辉夜失落的抬头,看到早坂手里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再多聊一会儿。但她绞尽脑汁也找不到多余的话题,只能狠心按下挂断键。

  “啊,四宫……”哔——

  白银好像是又要说什么,结果刚一开口电话就挂断了。

  辉夜急了:“哎?什么?!会长想跟我说什么?!”

  早坂无奈:“再打过去一次?但是如果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事的话……”

  “啊~~~~~~~~~~!!”辉夜把头埋在了枕头里。

  “我要睡了……”

  “叮——”手机邮件来信。

  新邮件——会长:我刚才在电话里想说的是,今晚好像会降温,睡觉时要注意保暖,晚安。

  辉夜抱着手机反复看着这则邮件,在床上翻来覆去,扭得像个蛆一样。

  “恭喜你呀,收到跟他的第一封邮件啦。”早坂祝贺道,但又在心里补了一句——白银会长也收到跟您的第一个电话了。

  ……

  翌日,暴雨倾盆。

  辉夜看着窗外密集的雨点,一旁的早坂汇报天气状况:

  “涉谷站好像进水了,您还是联系白银会长,取消今天的约会吧。不过,以防这种情况的发生,我已经通过特殊渠道为您准备好了今天原定采购的物品,请放心吧。”

  不愧是专业女仆小姐,真的是太靠谱了。但——

  辉夜:“我要去。”

  “哎?”

  辉夜摇晃着脑袋就要朝外面跑去:“会长在等着我啊!我必须要去!”

  “他不会来的啦。”早坂拉着辉夜的衣服,断定道。

  可实际上……

  八公像前,头顶着一本书的白银拿着一把已经被大风吹的报废了的伞站在那里。

  叮——

  “取消约会的邮件吗……但,这是四宫打给我的……第一封邮件啊。”

  风吹跑了头顶遮雨的书,白银抬头看天。

  “还好我的手机是防水的。今天能有这个收获也不错啊……”

  陶醉于风雨中的白银,不知道的是这条取消约会的邮件,是辉夜花了半小时才写好的。

  ……

  让我们再将时间调到昨晚。

  “叮铃铃!叮铃铃!”睡得正香的铭被电话声吵醒。

  好不容易在黑暗中摸索到了手机,艰难地点下了接通键。

  “……喂,哪位……?”

  “帮我安排一些东西,材料单我用line发给你了,现在就要。”

  “什……你知道现在几点吗,女仆小姐?”

  “3点42分。”

  “那你还……”

  “外面开始下雨了,预计天亮后会变成暴雨,提前准备一下有备无患。”

  “所以你就来找我帮忙了?”

  “在这个时间找你是效率最高的方法。”

  “亏你还知道现在的时间不好找人啊……”

  “废话少说。”

  “行……我干,我干还不行吗。女仆果然都不是正常人……”

  “这是我们第一次通话。”

  “好像是这样没错,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

  哔——被挂断了。铭挣扎着从床上起来,开始找人安排需要的东西。

  另一边,早坂看着逐渐暗淡的手机屏幕,对辉夜大小姐的想法更不理解了——

  给异性发消息、打电话,有这么难吗?等等,为什么遇到这种事就会想起那个家伙……

  今日的胜负:平局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