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来到了夏季。

  夏季,梅雨多发季节,就比如今天。

  “换季啦!”

  学生会内,藤原穿着夏季的短袖制服,兴奋地在那里手舞足蹈。

  “最近都好潮湿呀,只是换了个短袖,就觉得很舒适了呢~”说完,还满足的拍了拍胸脯。

  没有了冬装的束缚,藤原那对发育得颇为丰满的史莱姆彻底解放出来,随着她的主人的手拍在上面一抖一抖的。

  这可让站在一旁的辉夜看得眼睛都直了,低头对比了一下自己的……只能说是未来可期了。

  辉夜深受打击地转过头。为什么?!为什么同样是女生,差距就这么大啊?!

  看到藤原书记的换季感结束后,和之前一样仍穿着长袖黑色制服的白银开始谈正事。

  “那么,多亏了大家的协助,之前的交流会才能顺利举办。总之,辛苦大家了。”说完,白银、铭和辉夜等人互相鞠躬。

  “然后就是工作计划了,原本今天是打算要做善后处理的,但石上会计已经基本上都处理完了,所以没有什么热别的事要做了。再考虑到连日辛苦的因素,今天就不做工作安排了吧。”

  白银翻阅着手里的工作安排表,因为这几天都太忙了,最近也没什么大事,决定给学生会的成员简单放一天假。

  “好耶~~”不用说,能这么兴高采烈地喊出来的肯定是藤原了。

  “没什么别的事的话,今天就到此为止了,大家可以回家了。”白银开始收拾东西。

  “提前离开的话,那辉夜同学就得打电话让司机来接你啦。”

  “啊,那个呀……”辉夜看了看手机刚收到的邮件。

  “哎呀~负责接送我的车好像是爆胎了,所以今天没车来接我了。所以,我可能要步行回去了。”

  藤原:“哎?!不要紧吧?会不会被诱拐呀?下雨天很难留下证据,所以很容易被盯上的哦……”短短两秒钟,她就已经想到至少三种最坏的结果了。

  “辉夜同学你还是……哎呦!”藤原刚想劝说辉夜和自己一起离开,自己的脑袋就被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

  藤原回过头,看到铭正站在自己的身后,手里还拿着一本书,想都不用想就知道罪魁祸首是谁了。

  “铭学长,你干嘛啊……”

  铭一边慢条斯理地将手里的书放进包里,一边无奈地解释道:

  “你是什么推理小说看多了吧,哪有人敢劫持秀知院的学生,更何况对方还是四宫家的大小姐?”

  铭很清楚,别说那些无权无势的劫匪了,就算是那些颇有资本的商业大佬,也不可能为了利益去动四宫辉夜,那和找死没有区别。

  藤原还是不放心,又想说点什么:“可……可是,万一……”

  “的确,就算可能性再小也要防患于未然,我记得藤原学妹今天另有要事吧?那……”铭说出了最终结论。

  “让白银会长送四宫同学回去不就行了吗?”

  白银:!!!

  辉夜:!!!

  下雨→女高中生步行回家→危险→找人陪同→藤原书记没空→白银御行送辉夜回家——完美的逻辑!

  白银:“我自己倒是无所谓,就是四宫……”虽然表面上在征求辉夜的意见,心里却已经早有定论,并开始准备接下来的作战计划。

  辉夜:“我没问题啦,有会长保护的话,反而更加安心呢~”哼哼,计划成功了一半呢~

  “对哦!”看到藤原也反应了过来,铭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铭学长你好聪明啊,你果然是个好人呢~”

  呃……我这是,又被人发好人卡了?

  被同一个人发两次卡,这还真是新奇的经历啊……

  “我家里还有事要处理,就先走一步了。”

  铭怀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这是非之地,同时怀疑自己以后是不是应该给那两个让人发急的家伙点助攻……

  “那我也走啦,会长、小辉夜,明天见!”藤原也收拾好东西离开了,如铭所说,她今天确实有别的安排。

  ……

  十分钟后,白银和辉夜站在教学楼门口的台阶前,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

  此乃季节交替的时期——梅雨季!即便是在这因下雨和湿度而心情郁闷的季节,也有这个时期才能触发的特殊事件!那就是共撑一把伞!

  并肩于一把伞下,能急速拉近男女间距离的经典行为!而梅雨季是最适合共撑一把伞的季节!!

  辉夜一直认为明明是单人伞,却还要男女两人并用的行为是非常无聊的。但她不得不承认,那种共撑一把伞的行为本身是有意义的!

  恋爱中,最令人害怕的是暑假魔法!因为过分追求贴上和恋人共度暑假的标签,而在暑假即将开始前确定恋爱关系,然后在暑假结束后结束恋情,这样的情侣简直不胜枚举!因此,大家会在暑假前开始品评异性,而白银则是男朋友候选人中名列前茅的存在。

  而共撑一把伞能向周围人昭示自己与那个特定异性之间的亲密度,并令那位异性被排除出其他同性的夏季恋人候补名单,用作牵制行为效率极高!

  这,就是辉夜(打爆轮胎)想和白银共撑一把伞的目的(之一)!

  咳,简单点说就是,让别的女生看到香饽饽白银身边已经有人了,还是她们可望不可及的存在,早早掐灭心里的小心思吧。~~(﹁﹁)~~~

  “雨下的好大啊。”“是呀,早上还没下的呢。”

  “那快点回去吧……”“是呢。”

  白银和辉夜就干站在那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其实做到共撑一把伞的步骤基本只有一种:1a因忘了带伞而一直站着→2b看不下去而询问要不要一起撑→3共撑一把伞成就达成

  也就是说,要做到共撑一把伞,就必须要表现出自己忘了带伞。而做到这一点的难度并不高,但是……

  “糟了,我忘拿伞了。”“怎么办,我没带伞。”

  白银辉夜:!!!!!

  撞点子了!

  共撑一把伞的活动,始于两人中有一人忘记带伞,然而若两人都忘记带伞了的话,那就什么发展都不会有,变成这不过是两个忘带伞的人这样的结局!

  白银脸上冒着细密的冷汗:“四……四宫也忘带伞了呀?”

  辉夜则是理所当然解释道:“是呀,平时有车接送,就一时疏忽忘带了。会长怎么也忘带了?”

  “唉,我错过了天气预报,所以没看到。没想到天气会骤变的这样厉害啊。”白银摆了摆手,一脸无奈。

  当然,这都是谎!二人的包里都有好好的装着折叠伞!

  眼前的局势发展出乎了白银的预料,他在犹豫自己是不是该改口说自己带伞了,但如果自己改口的话……(以下为白银想象)

  “哎呀呀,你不惜撒这种谎也要进我的伞吗?”

  “哦卡哇伊阔多~”(想象结束)

  不行!事到如今,拿出伞就等于是暴露了这是个别有用心的谎话!并且能直接联系到我要主动邀请她共撑一把伞上去!从人际关系的角度出发,这很明显就是败北了!

  不对,等一下!苦思冥想的白银发现了事情有些不对。

  正因为没有接送,四宫家的人不更应该让她带上伞的吗?她怎么可能会一时疏忽而忘了带!

  而此时的辉夜也知道白银的包里是装着伞的,因为主动邀请自己共撑一把伞会害羞,所以才撒了那样的谎。

  针对现在这种情况的胜利条件,唯有拆穿对方的谎这一个!

  先采取行动的人是白银:“我说四宫,你其实是有伞的吧。”

  “偏偏在下雨天,接送你的车爆胎了,又偏偏在这一天,像你这样有计划性的人却忘了带伞。”

  白银眼神锐利:“真的会有这种事吗?”

  辉夜笑笑:“您到底想说什么?”

  “不,没什么。”要拆穿四宫的谎,还欠缺信息,果然还是少了决定性的一击啊!

  看着外面的雨,辉夜开始了她的反击:“要说的话,会长也很有计划性的吧?”

  “什么?”

  “刚才会长说的是错过了天气预报没看到,但这就有点奇怪了吧?”

  “哪里奇怪了,就算是我,也会有没看到天气预报的时候啊。”

  “会长一直都是骑单车上学的吧?”

  “是啊,怎么了?”

  “那么,你今天为什么是坐电车来的呢?会长的单车,今天不在自行车棚里吧?”

  白银:什么……?!

  下面是名侦探四宫辉夜大小姐的推理时间:“这是问什么呢?不,认真想来,并没有什么不自然的地方呢。骑单车要是不撑伞的话,就会被雨淋得浑身湿透的,所以下雨天就乘坐电车上学。这是理所当然的行为吧。那么——”

  “只要看了天气预报,无论是谁都会这样做的,你说对吧。”

  白银的身体僵硬在了原地,冷汗不停地往外冒。

  “我说,会长……您说自己错过了天气预报没看到吧,那么,为什么偏偏是今天选择了乘坐电车呢?其实,你是看了的吧,天气预报。”辉夜的表情变得有亿些可怕。

  “所以你才会放弃骑单车,热衷于节约的会长不惜支付车费也要坐电车来上学,这样的话我全都能理解了。这样不管是谁都会误会的话,搞不好……”

  “你只是想让我相信你是忘了带伞吧。会长,你要不要现在再好好检查一下你的包?”

  白银:!!!

  ……

  躲在暗处观察的铭已经看不下去了,白银完全是被辉夜爆杀的节奏。这就是准备程度的差距。

  从铭对白银表情的观察来看,他的计划最多也就是从一个小时前开始立案,整个计划甚至连细查的阶段都还没到。而另一方面,这位辉夜大小姐显然就做了很多的准备。无论是扎破汽车轮胎,还是对天气的观察和研究确保今天下雨,就连白银的心理都被对方拿捏得死死的。她事前所做的准备量不知比白银高了多少。

  藤原书记因为自己的原因提前赶回去了,为了防止意外发生,铭决定偷偷留下来观察,结果不出所料。

  唉,自己造的孽自己去背锅吧……铭朝着白银和辉夜走去。

  辉夜正在给自己再加一重保障:“唉唉,果然我只能淋雨回家了吗……”

  “你们没带伞吗?”抓住了机会的铭从暗处走了出来,顺势插话。

  “哎?铭学长?!”辉夜被吓了一跳,同时感觉不妙。

  “四宫学妹忘记带伞了吗?刚好,我这里有一把,借给你用吧。”铭直接把伞塞到了辉夜的手里。

  “不……等一下,铭学长把伞给了我,那您自己……”

  铭摆摆手:“不用担心,我有位朋友带了伞,我和她一起走就行了。”

  “可是……!”辉夜还想挣扎。

  “好了,下次别忘记了。我还有东西忘在教室,先回去拿了,明天见。”

  铭迈步走向教学楼内,留下一脸懵地拿着伞的辉夜在原地。

  讨厌啊——!!!明明只差一步就赢了啊!!!藤原同学都回去了,为什么铭学长也来搅局了啊!!!

  (不好意思,如果藤原没回去的话,搅局的就变成她了(ˉ▽ ̄~)~~)

  事到如今,也没办法了!

  辉夜一咬牙一闭眼,把手里的伞递了出去:“这把伞就借给会长用了!请随便用吧!”

  白银愣了:“不是……这把伞是铭学长给你的吧?”

  “转借给你了!”

  “不是,所以说……”白银还想说什么,但又咽了回去,“唉,算了。”

  白银抓住伞把手的一边,站在辉夜的另一侧。

  “我借一半……这样可以吗?”

  “哎?!”

  抬头看到白银微红的脸,辉夜的脸也跟着红了起来:

  “真拿你……没办法呢。”

  两人迈步,走向雨中。

  ……

  “终于走了。”

  铭从教学楼里走了出来,看着两人消失在雨中的背影,默默松了口气。

  好在,结局还算令人满意。

  铭靠在门口的柱子上,优哉游哉地站着。接下来,就是等待某位好心人给自己送伞了。

  说曹操曹操到,没过两分钟,一个金发女生就从教学楼内走了出来。

  “呦,女仆小姐。”等候多时的铭走上前拦住了早坂的去路。

  “有什么事,铭少爷?”早坂意识到这个男人不是碰巧等在这里的,是早有预谋。

  铭伸出空空无也的双手,又指了指外面的大雨:“如你所见,我没有伞。”

  “所以呢?”

  “好在我运气不错,女仆小姐你有啊。我觉得你不是一个忍心让自己的学长可怜兮兮地站在这里,回不了家吧?”

  又是这种把你拿捏得死死的平淡语气,早坂很气恼:“如果我就是你说的这样呢?还有,你哪有半点可怜的样子?!”

  铭抛出了重磅炸弹:“我的伞给四宫学妹了。”

  早坂:“……”

  铭:“她刚才和白银一起撑着伞走了。”

  早坂:“……”

  铭:“所以,我没伞了。”

  早坂:“……”

  “懂?”

  “……懂了。”

  不出所料,辉夜要实施作战计划的话,肯定对今天的车动了手脚,女仆小姐又是和她一起回家的,此时辉夜和白银离开了,为了随时配合她,女仆小姐不得不留在教室待命,等两人离开后再出来。

  所以铭才会说自己的朋友带了伞,并且也有了对方无法拒绝的的理由,等在了门口。

  “懂了就好,女孩子一个人乘计程车不安全,不介意的话,女仆小姐就坐我的单车好了,我们先去停车区。”

  铭接过早坂手中的伞撑开,然后想了想,又把伞柄的一边递向她。

  “你抓着这一半,如果不合适的话随时调整。”

  一如既往的平淡,但这次,能从其中听出些许暖意。

  早坂俏脸微红,和一个男生共撑一把伞这种事,对一个女高中生来说还是太令人害羞了。

  但自己也不能淋着雨回去,会感冒的。

  “好……还有——”早坂握住伞柄的另一半,另一只手摸上有些滚烫的脸颊。

  “什么?”铭没有回头,专注地看着前面的路。

  “这是我的伞……”

  “……”

  两人走进雨中。

  风渐渐小了,都是共撑一把伞的两对男女,一组漫步在积水的街上,一组骑乘在淋漓的雨中。

  “我建议女仆小姐最好抱住我的腰,不然容易被雨淋到。”biqupai.

  “要你管!”

  “又不是没抱过,有什么大不了的?”

  “……”

  最后还是抱了上去,感受着传来的温度,身旁的风声仿佛都变小了。

  ……

  雨停了,街上的路人收起了自己的伞,可是有两个身穿黑色制服的高中生,仍撑着他们的伞,背对着彩虹,很慢很慢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不舍分离。

  而另一边,穿着同样制服的铭和早坂,继续朝着家的方向前进。

  “我说,是不是可以放手了?”

  “不是你让我抱住的?”空气很凉,怀里却很暖,早坂有些舍不得松开了。

  “……算了,你还是抱着吧……”

  不知为何,铭也觉得如果一直抱着的话,好像也挺好的……

  ……

  今日的胜负:共同的胜利

  (五千字奉上,旧存稿终于发完了,这一章是糖,下一章——石上真男人,下下章——还是糖,下下下章——应该是糖,下下下下章——不太一样的糖(* ̄︶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