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知院,下午的放学时间。

  “回去的路上去吃冰沙吗?”

  “好的呢!我要吃芹菜的~~”

  (不好意思,作者没怎么吃过冰沙,在这里问一下:真的有芹菜的冰沙吗?!(ΩДΩ))

  “嗯……我吃什么好呢。”

  两个可爱的女高中生一边换鞋一边有说有笑地讨论放学后一起去吃点好吃的放松一下。

  在两人正讨论得火热的时候,早坂抱歉地对朋友说道:“真的不好意思,我今天就不去啦……我今天也要打工,要直接过去……”

  朋友甲:哎,又打工?

  朋友乙:你打工打得太勤快了啦。

  两个女生都是很体贴人的性格,只好挥挥手向早坂告别:“下次一定要一起去哦~~”

  “下次一定——★”早坂也脸色微红地摆了摆手。

  等到两人走远后,早坂的表情不复刚才的腼腆,眼神瞬间就变得凌厉起来,和刚才仿佛是判若两人,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她是真的要去打工了。

  ……

  学生会办公室。

  “辉夜大小姐,到回家的时间了。”早坂对着正整理着资料的辉夜提醒道。

  在四宫辉夜面前,没有外人的状况下早坂爱一直都维持着专属女仆的身份。

  此时整个学生会内除了早坂外,就只留下了辉夜一个人,而这也正是她敢于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看着站在门口的早坂,辉夜叹气道:“唉,早坂……我不是说过叫你不要来学生会室的吗……”

  “要是让会长知道了你和我之间的关系,会有很多问题的。”

  至于是什么问题,大概就是早坂曾多次扮演路过白银身边的路人角色(电影篇)之类的,如果白银记性很好刚好记住她了,这对辉夜大小姐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比如……失去一位优质的路人演员?

  早坂摊摊手,表示早有准备:“我知道的,所以我才像这样,趁着只有辉夜大小姐一个人在的时候来啊。请您放心,我早已确认过了以会长为首的各位成员都已经回家了。”

  可是辉夜却不太买账的样子:“所以说啊,就是这种掉以轻心才是最要命的。我说,你最近是不是太松懈了?”

  “松懈?有吗?”早坂觉得自己好像和平时没什么变化。

  “没错。这段时间,虽然你的确是和过去一样尽心工作,但却总有几天晚上你会盯着手机看来看去,即使很隐秘,但还是能看出你脸上那微妙的表情变化,这可不像是以前的早坂。”

  “还有前段时间,你竟然会为可以算得上素不相识的石上会计说话,我可不记得你有这么热心肠啊。”

  早坂听愣了,这些在辉夜大小姐眼中的变化,她本人丝毫没有意识到。照大小姐的说法,这的确不像之前那个从小按职业家仆培养的自己。

  这些,都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又到底是为什么开始的……

  “还有……”在早坂还在低头思考时,辉夜又说道。

  “你身上的衣装打扮。”

  “衣装打扮?”早坂不解,这应该没什么问题才对。

  “没错,不管是你的打扮,还是你的指甲,就连裙子的长度都违反了校规……”辉夜强调道,听她的说法,这好像才是重点才对。

  早坂直接无语了:“唉,如果大小姐主要是因为我的这身装束才得到的结论的话,我只能说我有在认真工作的。”

  亏她刚才还在反思自己,没想到重点竟然在这里……

  “而且您看,我这副打扮也还是有在校规的规定范围之内的,不过确实是有多少钻了点校规的空子啦。”早坂身体微微前倾,打量着自己的这身装扮,至少她自己是挺满意的。

  辉夜:“多多少少呢……”裙子明明都因为缝改短了至少一半啊,这应该不只是多多少少的程度了吧!

  (某位老师说过这样一段话,大致意思是:如果我去做违法犯罪的事的话,我能保证警察在抓到我后没法定我的罪,法律上的空子那可真是太好钻啦……)

  (法律都如此,更何况校规呢?这可太简单了。)

  她很担心如果早坂穿成这样走到街上的话,会不会被那些流氓地痞给盯上。

  事实上,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事的话,以早坂的身手,辉夜或许应该担心的是那群没有经过什么训练的倒霉流氓,这年头,小混混可都是高危职业啊。

  早坂看见了辉夜眼中的忧虑,不由地叹气自家大小姐还是涉世太浅了,所以才会连一个蛐蛐白银都拿不下。

  (白银御行:你礼貌吗?!还有,你是不是串台了?!)

  “辉夜大小姐,对于我们女性而,美貌就是武器!在社交界,不会打扮自己的人可没有容身之地。您也不想白银会长被徒有美貌的人抢走吧?”

  “啊……这可能吗?”辉夜从没考虑过外表这一方面,她一直对自己的长相很自信来着。

  这么简单就招了,女仆小姐都不知道自家大小姐是怎么做到这么晚还没暴露的……

  “早坂你的意思是本小姐没有美貌吗?”有些会错意的辉夜生气地嘟起了嘴。

  早坂:不愧是辉夜大小姐,就算不打扮也很可爱,简直男女通杀,如果不是出生在四宫家的话,她肯定会有很多好朋友吧。

  想是这么想,但说还是该说的。于是女仆小姐开始为自家大小姐普及课余知识——

  “大小姐您误会了,您是很可爱没错,但您可知道每个人的xp是不同的?”

  “xp?”又是辉夜没听说过的词汇。

  “您可以理解为*癖或者是审美爱好。简单点说就是每个人心中的理想异性的外貌都有所区别,有的男生喜欢御姐型的女生,而有的男生就喜欢清纯小女孩。”

  “同理,虽然辉夜大小姐可爱起来无人能及,但如果白银会长喜欢的不是您这种可爱类型的呢?”

  轰隆——!

  辉夜宛如被晴天霹雳劈中一般,直挺挺地愣在原地。

  如果会长不喜欢可爱的女生的话,那我是不是就没戏了?!她不禁想起那句忘了从哪里听来的话——

  可爱在性感面前不值一提!

  看到辉夜动摇了,早坂继续补刀:“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只是靠着天然的可爱为资本,不懂得靠打扮自己来增加魅力,所以辉夜大小姐才会迟迟没有成功。”

  最终总结:“不如说,是大小姐您太死板了。那样可打动不了男孩子的心哦。”

  女仆小姐的贴心补课到此结束,一套组合欧拉拳下来,辉夜已经被打击的体无完肤了。

  “我……我该怎么办?帮帮我啊,早坂,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感受到严重危机的辉夜拽住早坂的胳膊不停地晃着。

  早坂:不安的大小姐更可爱了啊。

  (你好屑啊……)

  “既然辉夜大小姐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只好想想办法了。”眼见大小姐上套了,早坂摆出一副勉为其难的表情,看上去好像真的就很无奈的样子。

  “依我之见,打扮自己这种事不宜过快,这是个潜移默化的过程,如果辉夜大小姐短短一天就大变样的话,很可能会吓到白银会长的。”.biqupai.

  “哎?还有这种讲究吗?”这又是辉夜的知识盲区。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们可以先从最简单、也是最基本的地方开始。”

  辉夜很好奇:“最简单、最基本的?是什么?”

  “做美甲。”

  “美甲?是说那样的指甲吗?”

  早坂点点头:“是的,不得不说大小姐的运气很好,最近刚好在秀知院里也流行做低调一点的美甲,这很适合您现在的情况。若是想让男孩子觉得你可爱的话,辉夜大小姐也应该稍微了解一些为好哦。”

  “……真的?”

  想到要去学习这种事,辉夜的脸害羞的红了起来,在那里忸怩捏捏的。

  “要是涂了,就能让会长……啊不是,让男孩子觉得我有魅力吗?”

  早坂(面无表情.jpg):“真亏你那漏洞百出的行事方式还能坚持到现在没露馅啊……”

  她终于还是没忍住吐槽了出来,也说出了本作和原作观众最大的槽点。这就是职业女仆吗,太厉害了!(⊙o⊙)

  辉夜气的跺了跺脚,不服气地回击道:“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这身打扮也不见得漂亮到哪里去,更别说是魅力了,依我看也就普普通通!”

  被一个刚刚接触打扮连入门的门槛都没摸到的纯纯小白这样说,直接触及到了早坂的一条隐藏底线!

  就好比明明是一个青铜,偏要对人家王者指手画脚的,越菜事越多→_→

  “辉夜大小姐,请您不要忘记,这么多年来你出行的衣服基本都是由我挑选的,就连上次您和白银会长去电影院穿的那件白色连衣裙都是想都没想直接来找我帮忙的——”

  “单纯在这方面,我不认为大小姐有资格这么评价我的穿搭。”

  平静的可怕的语气,周围的气压仿佛都被她的气场压制的变低了!

  “我不管,总之你这身就是不好看!”众所周知,四宫家的大小姐不仅是个傲娇,还老任性了。

  “这只是大小姐的审美观念而已,不然怎么会喜欢上白银御行那种看上去就很凶的人。”早坂也不甘示弱,她的火气也上来了。

  四宫辉夜哪能听得别人说的自己喜欢的男生的坏话,早坂话音刚落,她就瞬间变得像一只炸了毛的小猫一样,红色的眼睛被气得睁得圆圆的。

  (作者:有人有图吗,评论区发一张,我能想象得出此刻的辉夜应该很可爱。)

  “不许你说会长,早坂你只是不够了解他而已!会长是世界上最棒的男人!!!”生气的小猫化作了护夫食战士,同时也变身成了自爆卡车。

  “够了,不理你了!总之你只需要帮我好好打扮一下,让我在会长……不是,在男生面前变得有魅力就行了!该回去了!”

  辉夜快速整理好文件,提起包就往外走。

  这也就是对方是早坂,如果换做藤原的话,辉夜此时应该已经在打算回去磨哪把刀了吧……(﹁﹁)~→

  早坂此时也是正在气头上,但作为一个女仆,服从自家小姐的命令是第一要务,只好冷淡地回应:

  “既然辉夜大小姐想好好打扮自己,那我也自当尽责。虽然只是做个美甲,但为了最大程度地展现出大小姐您的魅力,四宫家里的那些化妆品还不够,我需要去亲自采购一些。”

  “所以,今天大小姐只好一个人回去了。”显然,早坂也是在赌气,不肯服输。

  辉夜哼了一声:“正合我意,我也不想和你坐一辆车,我先走了!”

  辉夜离开了,留下早坂一个人在学生会。

  不需要再等某位麻烦的大小姐,早坂也不着急了,站在原地反复做着深呼吸,尝试冷静下来。

  像是大小姐这种连选衣服都要人帮的傻白甜,怎么可能会理解打扮的精髓所在?不值得在意……不值得在意……不值得……

  忍一时风平浪静。洗脑三分钟后,早坂睁开眼睛。

  不行!退一步越想越气!!女仆小姐气得学起了辉夜在那里不停地跺着小脚。

  “咔嚓——”门开了。

  早坂回过头,同时疑惑:明明都确认过了,这个时间应该不会有人回学生会了才对,难道是大小姐回来了?

  “嗯?学生会里还有人?你是……女仆小姐?”

  回来的人正是铭,看到站在学生会的早坂,他微微一愣,这……

  原来是这家伙。早坂有些失望,但这也在预料之内,以大小姐的会回来才怪。

  不过,来得正是时候……

  早坂慢慢向铭靠近,脸色不善。

  铭这次真的是有点有口说不清了:“那个……女仆小姐?能不能听我解释……?”

  这真的不怪他,本来铭都到家了,白银用line紧急拜托他回去拿一趟明天要准备的活动企划,因为铭的家离秀知院确实很近。

  结果,刚回来的铭,遇到了一脸不爽的辉夜,跟没看到他一样直接从身边经过。等他回学生会后,就成了现在这样——

  “呃……这真的是巧合……白银通知我回来拿……”

  铭还没为自己辩解完,早坂直接捂住了他的嘴,反手把学生会的门关上,右手对着铭的胸口一推。

  “砰——”

  在安静的走廊里,一道略显沉重的碰撞声响起,男人的背撞在了身后的木门上。

  铭的大脑一片空白,只留下一句话在不断徘徊——我这是……被壁咚了?!

  一双天蓝色的眼睛在瞳孔里不断放大,近在咫尺的鼻息让他的心跳不断加快。

  啊,好像是平时的1.9倍左右,心率接近200了……

  “我问你……”面前的罪魁祸首仿佛丝毫没有察觉现在的动作会多么让人浮想联翩。

  “唔?”铭的嘴还是被捂住,虽然大脑暂时短路,但还是下意识地发出疑惑声。

  “我这身打扮怎么样?”女仆小姐一本正经道。

  打扮?

  暂时恢复了些许清醒,由于被捂住了嘴,铭的头半点也不敢动,因为稍一动弹就会和那只白净的小手进行亲密接触。只好艰难地将视线往下移。

  嗯,挺平的,对a,要不起……

  不对,这不是重点!铭本能地想摇头,但好在理智及时上线,阻止了这危险的举措。

  换好的外出休闲鞋,颜色纯白,单调又不失气质;

  明显改短过的制服裙子,在校规的禁忌区周围疯狂试探;

  抵在自己胸口的小手上,修剪的整整齐齐的指甲被涂上了和她主人眼睛一样颜色的指甲油,不需要装饰就吸引得让人想轻轻地吻上去;

  几乎看不出来的唇膏,和嘴唇原有的颜色完美结合在一起,单薄却显饱满,诱人犯罪;

  近在眼前的显然遗传了西方人的湛蓝色眼眸,清澈如水,配上微不可查的眼影,看一样仿佛就能陷进去……

  ……

  “完美……”

  铭看呆了,嘴不自觉地动了起来,唇瓣触碰到了一片冰凉的温软。

  虽然很模糊,但早坂还是听清了,她能听出其中蕴含的惊叹和真诚。

  她满意地收回了手,小声低喃:“果然,像辉夜大小姐那样的天真小女孩怎么可能懂嘛~”

  心情终于变好了,早坂拿起自己的包,把还愣在门前的铭推开,哼着歌离开了学生会,准备去给辉夜采购一些化妆用品。

  事实证明,女性在生气时大脑运算量有限,大多只有发泄出来的欲望。~( ̄▽ ̄~)(~ ̄▽ ̄)~

  学生会内又只剩下了一个人,先是辉夜,再是早坂,现在是铭。

  铭踉跄着缓慢地走了几步,身体不受控制地瘫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铭感受到心跳已经逐渐平复了,艰难地直起身来,开始回忆起刚才发生的一切。

  湿热的鼻息、混杂着略显清新的奶香……

  心跳,又加快了。

  ……

  今日的胜负(一):铭的败北(白银牌壁咚心动教学,用过的都说好o(*≧▽≦)ツ┏━┓)

  作者的话:我被自己发的糖甜到了。(也可能是我糖点低,实际很尬)虽然调整了白银和辉夜互动的篇幅,但为了不影响氛围,我决定把后半部分在下一章发出来。可单看这一章,也有5000字了。这一章是我在改进写作手法后自认为写的最好的一章(仅限女仆小姐的外貌描写),读者们有意见或者写的有哪些不足的话还请在评论区留指出ヾ(≧▽≦*)o对了,点个催更再走吧(*^▽^*)

  这一章辉夜的作用主要是最后一部分的助攻,后面的内容这两位原作主角基本沦为铭少爷的工具人,呃……话还是别说太满了,否则到时水平不够会被打脸。

  还是敬请期待吧(* ̄︶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