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哇——!铭学长,你那黑眼圈是怎么回事?”

  翌日一早,藤原一进学生会就被斜靠在沙发上的铭吓了一跳。

  “没什么,昨天晚上失眠了罢了。”

  铭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现在的他是一下都不想动。

  “没什么?!可是您的黑眼圈已经快比得上会长了啊!!看上去好可怕啊……难怪会长也一直都被朋友们评价说长得那么凶呢。”

  突然被cue的白银:“我这是天生的!天生的好不好!!我记得给你看过我小时候的照片了吧?和黑眼圈什么的没关系啊!!!”

  关心别人的同时,不忘给其他人补上一刀,不得不说,在原作里藤原书记被其他学生会成员集体“孤立”(非贬义)是有原因的啊。

  但铭现在也懒得吐槽了,他实在是又累又困,这一世的17年间,他还从没有过像现在这么狼狈的时候。

  坐在办公桌前的白银也担忧道:“学长你真的没事吗……是不是因为我昨天拜托您处理的活动企划,所以才变成这样的……?”

  白银不喜欢麻烦别人也不愿意给其他人带来困扰,但昨天实在是没办法了,而且他知道以学长家离学校的距离和极强的能力在各方面都会很容易,所以才在赶到打工地后突然想起来这项工作,左右为难地给铭发了请求。

  当时铭很直接地就答应了,白银也松了口气投入到打工。但今天铭的状态显然不对,“战损”成这样的学长这在白银与其相识的一年多里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果真的是因为自己的话……

  想到这里,白银的内心更愧疚了。

  (不不不,你愧疚个啥?你有那个颜值……啊呸,实力吗?→_→)

  虽然很累,好在大脑还是有思考的余力的,铭知道自己不解释一下的话,白银很有可能会一直e摸下去。

  他用力咬了咬舌尖,强打起精神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拿出那份活动企划递给白银:

  “不关你的事,说难听点的话,就是你别自作多情了,只是普通的失眠而已。活动企划我拟好了,你有时间的话就看一下有什么问题,我先去休息了。”

  铭的语气显得很不耐烦,但他明白只有说得难听点,才能让白银相信不是他的问题。

  “啊,这样啊……看来是我想多了。”白银终于释然了。

  问题解决,铭来到沙发旁,看了眼处理数据的石上会计,走到他的对面,趴在桌子上休息起来。

  铭不知道自己昨天是怎么离开学生会的,等回过神来就发现他已经回到了家里。大脑浑浑噩噩的,在月女士又是心疼又是殷切的目光下简单吃了些晚饭就回房间一头栽进了床上。前世今生的经历像放幻灯片一样不断在眼前闪过,最后画面定格在了一双蓝宝石一样的眼睛。

  心里再度躁动起来,在云泉夫妇疑惑的目光中,铭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下楼冲进了健身房,把门锁上。

  “砰砰砰!”“叮铃咣当——!”“呼哧呼哧呼哧——”各种声响不断从里面传来,持续了一个小时才逐渐安静下来。

  发泄完的铭头脑基本恢复了清醒,开始给酸痛的肌肉按摩,在刚才的剧烈运动前他没有做热身,不安抚一下四肢的话明天估计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半小时后,感受到紧绷的肌肉松弛下来,铭起身上楼又泡了半小时的热水澡,不断把头沉浸在浴缸里,靠着窒息的压迫获得心灵上短暂的宁静。

  待他上床睡觉时,那抹悸动再次冒了出来,侵扰得他辗转反侧无法入睡,看来刚才做的一切全部木大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铭终于有了些许睡意,又突然想起来他好像忘了什么——那份活动企划。

  无奈,为了不让父母担心,铭只好趁着夜色偷偷溜出了家,再次来到秀知院学生会取回了企划书的样稿。回到家后睡意不合时宜地袭来,喝茶作用不大,只能泡了杯咖啡提神,开始敲击键盘。

  终于等到任务都完成了,可咖啡的效果出乎意料的好,看了看时间——已经五点了……

  (这像不像熬夜修仙的你啊……( ̄e(# ̄)╰╮o( ̄皿 ̄))

  ……

  时间回到现在,铭化作睡美男趴在桌子上休息,暂时下线。

  没过多久,打扮得焕然一新(指手指)的辉夜也来到了学生会。

  和大多第一次挑战校规底线的学生一样,辉夜拜托早坂配合自己在不会触犯风纪委员会所定下的服装规定的前提下作出合适的改变。

  于是早坂采用只盖住了指甲弧形的淡粉色啫喱甲油,也只是在无名指的指甲上点缀了些许水钻,十分低调。

  看着自己的手指,辉夜有些难以置信会这么好看,她以前一直认为美甲都是把指甲做的尖尖的、长长的,看上去跟爪子没什么区别。.biqupai.

  (其实也没什么错,而且这还是女生们最重要的打架手段和防身利器︿( ̄︶ ̄)︿)

  信心倍增的辉夜无声地靠近白银,开始在他身边不停地转悠,抓准任何机会展示自己的变化。

  “会长,这是之前的会议记录。”

  “哦,谢啦。”——白银(无表情变化)

  “会长,请喝咖啡。”

  “啊,麻烦你了,四宫。”——白银(表情依旧没有变化)

  “会长,您看一下这份报告……”

  “嗯,好的,我看看……”——白银(你懂的)

  ……

  怎么回事啊?!会长的眼睛是出问题了吗?!明明本小姐都把手伸到他的眼前了啊!!就真的一点反应都没有吗?!、

  辉夜大小姐心态逐渐崩溃,而白银此时……

  正在对于要称赞四宫指甲这件事感到纠结。

  白银清楚的记得有一天自己跟妹妹的对话——

  “小圭,你那条裙子是不是太短了?”

  “啥?又不是穿给哥哥看的,你那可是性骚扰哦!去死!”

  我只是身为兄长在担心她而已啊!

  这也给白银提了个醒,那就是:千万不要去随意评价女生的打扮!

  但以前总是“一只天鹅完全无意于打扮自己”的四宫竟然赶时髦了,不说点什么总觉得心里痒痒啊。

  苦恼于要不要说的白银头疼了起来,要是有个大冤种……啊不是人给自己示范一下就好了。

  老天爷仿佛听到了他的请求一般,就好像是急于解决他的困扰一样,这个想法刚出现没多久,某位真男人在藤原经过沙发时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藤原前辈,你换护发素了呀。”

  石上的视线一直停在眼前的电脑屏幕上,就连手上敲击键盘的动作也没有丝毫减慢,也就是突然发现后的随口一提。

  “哎?”藤原僵硬在了原地,一脸震惊道:“咦……你能闻得出来?”

  “是啊,差不多……”

  石上开始输出了——

  “跟你一直用的那款味道不同……不过也有可能是今天比较闷,该怎么说呢,闻上去更可爱了,打个比方来说的话,就像是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婴儿的味道把。”

  静……整个学生会只剩下“咔哒咔哒”的键盘声。

  藤原摆出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可爱表情,直道:

  “石上同学……好恶心,啊哈哈。”

  石上:……

  怎么办,啊,好想死啊,让我死吧……

  辉夜也看不下去了:“你平时一直在闻藤原同学的味道吗?!”

  “哎……?我……”这是什么糟糕的误会啊,石上手足无措起来。

  “我身上是不是一直有味道呀,真是抱歉呀……”藤原也难以置信地抬起手臂凑到鼻前闻了闻。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很显然,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至少石上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解释。于是——

  “会长,我想死一死,所以就先回去了……”石上同学眼神空洞地说出了不得了的话呢。

  看到自家会计这副样子,白银表情复杂地同意后半部分的请求:“呃……好的,但不可以死啊……真的不要死啊……”

  万籁俱寂的石上低头走在走廊上,不停地低语:“因为很好闻我才说的,明明是在夸她啊……果然我这种人,还是死了比较好啊。”

  ……

  石上离开了,他的离去为白银提供了珍贵的示范案例,让我们在此为他的牺牲缅怀(不是)

  白银:啊啊啊,想不到竟然会受到比骂去死还要更凶恶的谩骂……!如果有一天四宫说我恶心,我也会选择死亡!

  不愧是经常被调侃形同父子的二人,在这方面可以说是不谋而合了。

  但……怎么办,就算是这样,我还是很想夸四宫啊。

  ……

  放学时间到了,铃声响起,铭缓慢地睁开了眼睛。

  解放的铃声传入铭的耳中,他只觉得有些吵闹,明明是学生们心中象征解放的圣音,在此时和早上没睡够,床头闹钟发出的吵醒的噪音没什么区别。

  胳膊因为被压了太久现在仍麻痒得无法动弹,过了好一会儿各项身体机能才完全恢复过来。

  补足了精神,将人体比喻成一台电脑的话,现在的铭就像是刚刚交好网费一样,cpu和计算处理系统终于重新恢复了运作。

  关于出现在自己身上的异样,铭已经差不多有数了,接下来只需要去稍微确定一下。

  从刚才耳边传来的动静来看,白银和辉夜刚走没多久,除去身体恢复和整理东西所需要的时间,运气好的话应该还能赶得上。前提是,动作要快。

  ……

  一段时间后,秀知院校门口。

  辉夜盯着手上的美甲,明明怎么看都非常合适,但却又越看越伤心。

  结果,会长还是没有注意到我的指甲。不过,肯定还是不要被他注意到的好,果然像我这样的,即便打扮了,也毫无意义。

  果然,我没法变成一个有魅力的女生呢——

  “四宫……!”

  “哎?!”刚要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打扮的辉夜听到熟悉的声音,收回即将落下的泪水,不可置信地回头看去。

  坐在单车上的白银脸红地指着辉夜的手,磕磕绊绊地:“你的……指甲……”

  辉夜:?!

  “可……很可……可……”

  辉夜:噗通!噗通!噗通!(心跳加快)

  “可……不,没什么!”

  “哎——?!”

  就差一个字,白银鼓起全身的勇气也没能说出口,最后还是临阵脱逃了。

  躲在辉夜身后目睹这一切的早坂服气了:“白银会长还真是‘可爱’呀,可爱得让人想打他一顿啊……”真是恨铁不成钢。

  “你要说什么?!你倒是说完呀?!”辉夜追了上去,她想知道后面的内容,虽然早就猜出来了,但她仍想听会长亲口说出来!

  辉夜越追越远,就算白银的影子逐渐消失,但她仍不想放弃。——恋爱果然让人失智。

  看着自家大小姐越跑越远,早坂又叹了口气:“不过,辉夜大小姐也很可爱就是了。”

  拿出手机通知专车改变路线,早坂也跟了上去,准备去接辉夜。

  人都走完了,藏在门后的铭迈步走了出来,看着那三人离去的方向,轻声呢喃:

  “你也很可爱。”

  仅仅是离近了一些,心跳,就又加快了。

  ……

  今日的胜负:辉夜的胜利(第一次打扮自己获得巨大成功)

  作者的话:这一章写得没什么亮点,放在明天的话估计会有读者不高兴,就在今天发出来了,当作评分变高的加更庆祝好了(づ●─●)づ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