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少爷被壁咚当晚,云泉家别墅。

  厨房里尝试新式菜色的月女士把最后一道调料放入锅中,待得香气充满整个房间,小心地盛出一小勺汤,轻轻吹了吹后放在嘴边抿了抿。

  “嗯~完美!我果然很有做饭的天赋嘛,就算是一道素菜汤也能做成这样的美味!铭儿肯定会喜欢的~”

  前段时间她陪老公去华夏商讨合作业务的时候,特地在那些小有名气的餐饮店逛了逛,由于出手阔绰,有一家店的老板还特地让她在后厨参观了一番。

  这一参观可不得了,月女士在见识到华夏专业厨师的烹饪水平后,专门找了一位颇有名望的烹饪大师来指导自己做中餐。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后,那位聘请来的导师在这位来自日本的大老板身上看到了对中餐那令人震惊的热情,在得知其原因是在想为家人做出好吃的美食后,感受到对方的真诚,便放下心中的芥蒂,倾囊相授。

  最后在离别之时还送给月女士一本自己多年来总结出来的经验以及诸多中餐美食制作方法的食谱,眼前这锅汤,就是她按照书上的制作方法所做出的,的确是绝顶美味。

  饭菜都做好了,月女士脱下束在腰间的围裙挂在一旁的架子上,走到客厅看了眼时间——730。

  已经算是很晚了,月女士眉头微皱,之前儿子是和往常一样早早地就回来了,但鞋都没换好就跟星野管家交代了一声自己要回去拿一趟资料,就又走了。

  从家到秀知院的距离没有多远,这是在当初买房时就有考虑到的因素,正常来讲就算是步行也早该回家了,更何况管家说自己是看着少爷骑车走的。

  不会是路上发生什么意外了吧?!

  想到这里,月女士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客厅的大沙发前,一巴掌把躺在上面的男人揍了起来。

  “啊——?嗯——?谁敢打我?!哎?原来是老婆大人啊,晚饭准备好了吗?”

  被突然打醒的烨老板恼怒地睁开眼睛,在看到是自家媳妇后,身上的气势又悻悻地缩了回去。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看着这个吃货,月女士是真的气不打一处来。

  “到底怎么了,发这么大的火……我看看,嗯……7点35了,确实不早了,我承认我的确睡过头了一点,老婆大人,我认罪!”卑微男人熟练地低头道歉。

  见媳妇默不作声,云泉烨松了口气,以为对方是消气了。

  我就说嘛,这么多年来总结出的《创造幸福家庭之哄老婆24式》可不是说说而已的。

  “对了,晚饭肯定做好了吧?我好饿啊,先去洗手了。”说完,云泉烨起身就要去卫生间。

  “你给我回来!”

  月女士气得头上青筋都冒出来了,一把抓住云泉烨的衣领,甩手就把他扔回到了沙发上。

  没搞清楚状况的烨老板只觉得天翻地覆,像个小鸡崽子一样被拿捏得死死的,懵逼的摔倒在垫子上。

  “老婆,我觉得吧……有些事还是吃完饭之后才有力气……”

  “已经快8点了,铭儿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很有可能出事了啊!你再给我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哎?铭儿还没回来?”云泉烨总算反应了过来。

  “对!现在,快点安排人给我去找!找不到,你今晚就在外面喝西北风吧!!”爱子心切的月女士咆哮道,直接把外套扔在了云泉烨的脸上。

  “呃……我觉得,铭儿都这么大了,而且又那么聪明,应该不会……”虽然也有点担心,但云泉烨明显要比自己的妻子理智。

  可他话都没说完,月将军直接下了死命令:“给!我!去!找!”

  “是!”收到命令的烨小兵抄起外套就披在身上,同时拿出手机准备安排人手,不到半分钟,他就走到了门外,俨然一副真的要上战场的样子。

  如果配上战歌的话,应该会很燃吧。

  “我出发……哎?铭儿,你回来了?”云泉烨刚一推开门,就见自己此行的任务目标已经回来了,心里只想喊出一段我滴任务完成啦!哈哈哈哈哈!来庆祝一番。

  因为门口的灯光较暗,刚看到的时候还不太清楚,等铭蹒跚着走到客厅时,他才发现自家儿子有些不对劲。

  “你又忘拿什么……铭儿,你回来了啊!不对,你的脸怎么回事?”察觉到动静的月女士以为自己那不靠谱的老公又出了什么幺蛾子,等她一出来就惊喜的发现儿子回来了,可下一秒,惊喜就又变成了惊讶。

  “你脸上的灰怎么回事?还有手上的划痕……”

  月女士瞬间冲到铭的面前,抱起他的脸就是一顿揉搓,接着又轻轻握住他的手,心疼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呜呜……你这是被人欺负了?”在外人面前强势的公司老董在现在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母亲,心里只有对孩子的关心。biqupai.c0m

  “被欺负了?!谁干的!!铭儿,告诉我,爸给你……不是,爸找人给你揍回去!!”云泉烨也握紧了拳头,还有人敢动他的儿子?看来还是自己的脾气太好了!

  “妈,我没事。只是在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蹭破了点皮罢了。”

  铭微微摇头,他的精神还没恢复过来,只是简单解释了一下,不然照这样误会下去的话,那些可怜的保镖们就要去找那群子虚乌有的“恶徒”了。

  “真的?”月女士终于慢慢放下心来,她知道自己的儿子从不说谎。

  “真的。妈,我饿了,我们快吃饭吧。”铭点点头,趁此机会转移话题,即使仍然混乱的大脑让他并没有多大胃口。

  “等会儿,饭早就做好了保着温呢,妈妈先给你处理一下伤口。烨,快去拿医用酒精、棉签和创可贴!”

  “只是破了点皮……”

  “那也有感染的风险!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拿!”

  “哦,好。”云泉烨上楼走进铭的卧室里,在衣柜上面找到了医药箱。

  “这点小事我自己来就好了。”

  “乖,别动~疼不疼?”

  “……不疼。”这么大了还是被当作小孩子一样,他也是无奈。拗不过母亲的铭乖乖地伸出蹭伤的手。

  “手受伤了洗脸也不方便,让妈妈来帮你吧。”

  “好。”

  看着一度温馨的母子场面,烨老板觉得自己又失宠了。

  ……

  第二天一早,铭去秀知院之后。

  月女士收拾着餐桌,眉头紧锁。

  几年前,她辞退了所有的保姆,因为被别人照顾的感觉有时总会让人觉得自己是一个“废人”。

  看到老婆心情不好,云泉烨迅速走上前来,接过她手里的碗筷,殷勤道:“老婆辛苦了,我来就好,你先去休息吧。”

  然而月女士的心情并没有好转,再次问道:“铭儿真的没有被欺负?”

  熟练地洗着碗的云泉烨肯定地点点头:“真的,我让星野管家确认过了,铭儿骑的那辆单车上确实有碰撞留下的痕迹,从前端结构弯曲的形状来看,应该是撞上电线杆了。”

  听到这番话,月女士才觉得好受了点,可还是有点担心,“会不会是有人追他?”

  云泉烨摇摇头,这点他已经派人查过了:“不会,我昨晚麻烦老正查看了铭儿回家路上的摄像监控,上面显示他的确早早地就回到了秀知院拿东西,但却很晚才从里面出来。而且……噗——哈哈哈!”说到这里,他像是想起什么高兴的事,控制不住地笑了出来,手里的碗都差点脱手。

  “而且什么?”月女士疑惑。

  “而且,铭儿从里面出来开始,就是一副丢了魂一样的表情,说起来还得感谢秀知院周围的摄像头啊,清晰度还挺高的。”

  没心没肺的大老板笑话自己儿子的样子是真的屑啊。

  “说重点!”听不下去的月女士直接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同时怀疑自己当初怎么看上这个不正经的玩意儿的?

  被呵斥的烨老板可惜地撇了撇嘴,这可是难得看到儿子吃瘪啊。

  自从孩子出生以后,这么多年来,他在老婆心里的地位一落千丈。铭还在上小学的时候,表示过自己想要个妹妹,月女士倒是无所谓,但云泉烨可是坚决反对!

  开玩笑!再来一个恐怕自己已经跌落到谷底的家庭地位恐怕连坐席都没有了!

  最后只好不了了之。

  回到正题。

  “咳咳,重点就是铭儿就算是在监控死角的那一段路程,铭儿也没有多少逗留,身后也没有可疑人士跟着他,而且监控还刚好拍下了他一车头撞在电线杆上的画面,可以肯定的是,变故是从秀知院开始的。”

  “那你刚才笑成那副样子又是怎么回事?”

  “因为监控上的铭儿骑车时就像是一个刚开始学写字的娃娃一样,歪歪扭扭的,如果能连起来的话,我觉得可以变成一张风格独特的艺术画。你是没见到,那画面简直不要太好笑啊,哈哈。”

  云泉烨笑到一半,感受到微微外泄的杀气,识趣的闭上了嘴。

  “咳嗯,不过老婆你放心,撞电线杆那一段我已经拜托老正悄悄删掉了,反正在场的也没有第二个人,不会有什么影响的。儿子的黑历史不会泄露出去的。”又在心里偷偷补了一句:就是还留了一份在我的手机里,嘿嘿。

  “你又在傻笑什么?”

  “啊,没什么没什么……”

  月女士终于放下心来了,没被什么亡命之徒盯上就好。但凡事往往都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过段时间要不要安排几个人去黑市转转,淘几件小玩具给铭儿防身用……

  脑洞极大的她脑海中闪过未来可能出现的十几种危机,有备无患的习惯连带着思想也逐渐危险起来。

  “不对,那你有没有查清楚铭儿为什么这么反常?”

  一不小心想的多了点,差点忘了正事。

  云泉烨终于洗净了碗筷,淡定地擦了擦手“关于这个我已经有猜测了,就是有点……”

  “有点什么?”月女士看到他的嘴角不自觉地勾了起来,好像有点玩味。

  “铭儿昨晚在吃饭的时候,像是有心事一样一直数着碗里的米粒,脸也随之变得有些红,而且总是时不时的捂住心口……”

  “所以,铭儿是生病了吗?!”月女士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云泉烨:……

  “呃……老婆,我们上周刚做过全身检查,结果显示我们三人的身体都非常健康,没有任何的问题,不可能是生病的。”

  智商下线的月女士:“呼——那就好。你接着说。”

  云泉烨无语道:“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已经很明显了啊!”

  “哎?我不到啊。”月女士歪了歪脑袋,这很明显吗?

  看到她这副样子,烨老板瞬间就来劲了,搂住自己媳妇的肩膀,悄咪咪地道:“老婆,我问你,铭儿今年多大了?”

  “啊?问这个干嘛?17岁了啊。”月女士耸了耸肩膀,突然搞这出让她有点不适应,有必要这么神秘吗……

  还真没有,就连星野管家都还在帮他们两个整理昨天漏下的工作,一直在书房里。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追你的?”

  云泉烨盯着妻子的眼睛,里面都是自己的倒影。

  “高一的时候……你的意思是说?!”云泉夫人吃惊地捂住了自己的小嘴,终于明白丈夫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是啊,铭儿也到这个年纪了啊。”云泉烨感慨着,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啊。

  “这么说来,铭儿他……”云泉月支支吾吾的,兴奋地说不出话。

  “八九不离十了,为了确定是不是真的,我刚才还偷偷地翻了翻他的浏览记录!上面显示的最近的搜索内容就是心动是什么感觉!”

  太可怕了!这个恶劣的男人居然会去动自己儿子的电脑!!还偷看他的浏览器记录!!!卑鄙!!!无耻!!!我要看到血流成河!!!

  (在这里,我们强烈谴责这种行为!头可断,血可流,唯独看浏览记录这种事不能有![○?`Д′?○])

  “啊啊啊啊啊——!!!铭儿终于开窍了!从小到大情书就没断过,结果一个都没答应过,再这样下去,我都要以为他喜欢男人了!”

  云泉月兴奋地跳了起来,但她太激动了,脚下的拖鞋直接飞了出去,身体径直向后仰。

  “哎呀!”

  云泉月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可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反而是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呼——老婆,你没事吧?”

  睁开双眼,映入眼前的就是丈夫那步入中年依旧英俊的面庞,身边传来的温暖一如既往得让她心安。

  “烨,我们在一起也有20多年了吧……你也还是老样子呢。”

  啵——

  不由自主的,云泉夫人微微起身,在爱人的脸上轻轻印了上去。

  “烨,我今天不想工作了。”

  脸颊传来的柔软触感,仿佛带着电流一样,直接电进了云泉先生的心房。

  你也一样啊,月。23年了,你还是这么让我心动啊……

  温香软玉在怀,他也不受控制地,俯下头,在妻子的樱唇上轻轻一点。

  “好,你想做什么都可以,都听你的。”

  一直都听你的,这辈子都听你的。

  “我要……”月夫人俏皮地嘟起了嘴。

  “嗯?要什么?”怎么办,看上去很好亲的样子,好想再亲一口啊。

  啵——又亲了一口。

  说干就干!氛围都到这儿了!什么恋爱头脑战?!花里胡哨的!这是自己的爱上的人!是自己的老婆!亲一口怎么了?!

  听说有人还在纠结谁先告白?乱七八糟的,也不嫌麻烦。烨先生对此表示颇为不屑。

  “我要……去逛街!”月夫人的双眸中闪烁着耀眼的光。

  “好……等等?什么?逛街?!”

  烨先生懵了,刚才咱都说了,气氛都到这儿了啊!怎么着都得做点有意思的事,做点刺激的事吧?结果就这?!

  “对!铭儿有喜欢的女生了!我的心情超级棒!现在只想出门买买买!!!”

  月女士从丈夫的怀里跳了出来,火速跑到了卫生间化妆。

  短短不到两分钟,回归到当年初恋时光的旖旎气氛被神经大条的月女士搞得荡然无存,只留下可怜的烨先生跪坐在原地,还保持着刚在的姿势。

  唉——

  无奈地叹口气,云泉烨直接躺在了地上,拿出手机开始安排今天本来要完成的工作,他不需要做什么打扮,出去时穿的衣服自家媳妇会给自己挑好的。

  只是心里在不停地嘀咕——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会遭到这种报应……

  ……

  让星野管家给司机发了消息给他休一天假,烨老板亲自驾车,载着自己的老婆来到东京最大的商场。

  “你来看看这个包!”

  “嗯,很好看,买吧。”

  “这个手链怎么样?”

  “老婆大人打上去很好看呢,服务员,包起来。”

  “你看这条裙子怎么样?”

  “我记得衣柜里有条差不多的来着……”

  “你说什么?”瞪——

  “……没什么,包起来吧。”

  “再来看看这件。”

  “嗯,一件黑色衬衫,看上去挺休闲,不对……这是男款吧?”

  “你穿上试一下。”

  “老婆大人这是要给我买新衣服吗?!”眼泪不争气地掉了下来o(╥﹏╥)o不是,你就这点出息?

  “想什么呢,这是给儿子买的,以后谈恋爱不得好好打扮吗?而且你的身材和铭儿差不多,快穿上试试!”

  “……”得,白感动了,这是被当工具人了。

  “快点!”

  “遵命!”媳妇的命令还是得听的,但这不妨碍他在心里补了一句:老婆你也不知道儿子心动的对象是男是女啊……

  确认完毕,是亲爹没错了。

  ……

  逛了足足两个小时,终于结束了,此时的烨老板身上挂满了大包小包,为了享受二人世界,他这趟特地没带保镖来。

  要说后悔吗,其实也不后悔,有别人看着难免有些束手束脚,只要老婆逛得开心,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

  逛完了商场,两人来到美食街。

  烨先生找了一家店铺,把身上的挂件都放了下来,出了点钱让店家帮忙看一下,对方欣然同意了。

  获得解放的他刚没了束缚,就被月夫人拉着到处跑了起来。

  “烨,过来一下,尝尝这个。”

  “啊呜——”

  “好吃吗?”

  “只要是老婆大人喂的,就没有难吃的。就是比咱家自己做的差了点。”

  “哼~你也不看家里是谁掌勺。”月夫人骄傲地挺起了胸脯。

  咱就说,拍马屁这事儿,可是老擅长了︿( ̄︶ ̄)︿还有就是——

  媳妇儿,别挺了,再用力a也不可能变成b的,多亏有奶粉这东西,儿子当年才没饿死……

  “我要吃这个!”

  “这个……好油的,你最近不是减肥吗?”

  “今天心情好,我要吃个爽!”

  “好好好——”(无奈.jpg)

  “烨,你也吃!”

  “谢谢老婆大人!”(*^▽^*)

  “唔——好吃,可惜吃不下了……”

  “好说!老板,打包!剩下的我全都要了!”烨老板大手一挥,开玩笑,男人为什么要赚钱?不就是用来养老婆的吗!(儿子:没爱了买爱了。)

  ……

  买完了,也吃完了,夫妇二人漫步在桥边。

  月:“好多年都没像现在这样两个人一起了。”

  烨:“是啊。”因为家里总是有一个既争宠又碍事的家伙在啊!

  月:“我们还年轻对吧。”

  烨:“老婆就算不保养,也永远美如18岁!”

  月:“噗呲——仔细想来,你当年就是这么把我骗回家的?看来我以前还挺天真的啊。”

  烨:“再过两年,等铭儿再大一些,我打算把公司交给二哥打理,到时我们就去周游世界吧。”

  月:“我还以为你会让铭儿继承家业呢。”

  烨:“我问过了,铭儿说没兴趣。既然他不喜欢,那就没办法了。”

  月:“说的也是。这么多年,公司也彻底稳定下来了,刚好,我们也累了。”

  烨:“是啊,累了。再干两年,我们也该好好享受生活了。去看看这个世界,找找年轻时的感觉。”

  月:“我们两个?”

  烨:“我们两个。”

  今日的胜负:云泉夫妇的胜利(令人羡慕的父母爱情)

  作者的话:这一章尝试了在不同气氛改用不同称呼的方式,会不会影响阅读体验?

  有读者评论说想看父母的章节,就试着写了写,没什么经验,写的很吃力,也不怎么好,还请见谅。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