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秀知院高中部。

  走廊内,一个身穿黑色紧身衣的神秘人看着眼前的红外装置,深吸一口气。

  从勾勒出的身材来看,应该……是位女性吧?

  “three.two.one.”

  “zero.”

  倒数完毕,神秘人如一只迅捷的猎豹一样冲进了红外线的防护范围,靠着柔软的肢体以及利用墙面进行位移,完美地通过了红外区域。

  安全落地,神秘人成功来到了此行的目的的——学生会。

  “嘎吱——”

  推开门,虽然动作很轻,但在这寂静的夜晚里还是会显得异常刺耳,好在附近没有人巡逻,这一带的摄像头也被提前黑掉了。

  关上门,神秘人摘下头上的特制黑色头盔,甩了甩自己金色的秀发,让它们彻底舒展开来。

  这个神秘人,就是早坂爱。作为四宫家的职业女仆,她出现在这里,自然是为了自家大小姐解决难题。

  潜入成功,早坂打开橱柜,把里面的咖啡拿了出来,又从四次元口袋里掏出一罐一模一样的放在原位,就算是有心之人也不会发现东西被掉包了。

  任务完成。

  早坂松了一口气,再次伪装好自己,沿原路返回。

  翌日。

  辉夜一如往常地给白银准备好了咖啡。

  “会长,咖啡来了。”

  “啊,谢谢了,四宫。”白银接过咖啡,坐在沙发上喝了起来。

  辉夜也跟着坐在白银的旁边,抬手看了眼时间,轻笑道:“咖啡味道怎么样,会长?”

  “不错,和平时的一样好喝。”

  “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

  话音刚落,白银瞳孔剧颤,宛如中毒一般痛苦地捂住脖子,手里的咖啡杯也随之摔碎在地。

  “死皮——死皮——死皮——”

  白银睡着了。

  白银因为被打工和学习以及学生会的工作占据了太多的时间,每天的睡眠都严重不足,必须每隔三个小时摄取咖啡因才能保持清醒,不然大脑就会像电池没电一般瞬间死机。此乃重度咖啡因中毒!

  计划成功,辉夜拿出一把卷尺,准备对白银做一些有趣的事。然而,还没等她有什么动作,白银的头下意识地靠在了她的肩膀上。

  很好,这下辉夜的大脑也死机了。

  守候在门外的早坂,在头饰上的警报响起后立刻冲了进来。

  “辉夜大小姐,出什么事……”了?

  “早坂……”辉夜颤抖着娇躯,满脸通红:“会长!!枕着我的肩膀睡着啦!!!”

  早坂:“……”

  “作战变更!早坂你听好了,在我想出接下来的作战之前,绝不可以让任何一个人进这间学生会室!!”辉夜司令发布了最新命令。

  早坂:“……”

  “我明白了。”因为这种原因提出这种要求,资本家看了都得流泪了。

  但,这是大小姐布置的任务,还是要完成的。

  刚走出门,还低头沉浸在懊恼中的女仆小姐,迎面撞在了一面结实的墙上。

  “哎呦!”

  早坂捂了捂鼻子,学生会门口怎么可能有墙?不对,墙比这硬多了,这是撞人了!

  早坂瞬间后撤两步,警惕的看着自己第一个拦截目标。

  铭抬手扫了扫胸口,刚才那一下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物理伤害,精神伤害倒是拉满了。

  我才刚被卷进恋爱的漩涡,上来就给我玩这么刺激的?这谁受得了!还有……

  “喂,女仆小姐,你退两步的动作是认真的吗?”铭直觉得自己有些心绞痛。

  “不然呢?还能再往前走一步吗?!撞的我鼻子疼!”早坂双手抱胸,垮起一张小猫脸。

  “我觉得能。”铭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如果再近一点的话,自己就有机会抱一抱了。

  “你什么意思?”

  “咳,没什么……”铭迅速岔开话题:“女仆小姐守在学生会门口做什么,改行当保镖了吗?”

  “要你管,怎么,你想进去?”早坂抱着胸靠在门前,寸步不让。

  “不不不,我想你误会了,亲爱的女仆小姐。”铭摆摆手,表示自己并没有恶意。

  “你叫我什么?!”早坂愣住了,这三个字是怎么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啊抱歉,口误。”铭后知后觉道。好险,差点就暴露了,现在还太早了。

  “不用猜都知道,里面现在只有白银和四宫学妹两个人,而且因为一些原因四宫学妹并不想让外人打扰他们两个,所以才安排你出来把碍事的都挡住。”

  “你怎么知……”早坂说到一半,发现这根本就不算什么问题。

  “废话,我的眼睛又没有出毛病。他们两个在学生会的大小动静我基本都一清二楚,无非就是他们互相喜欢但就是拉不下脸来向对方告白就是了。”

  “除了藤原学妹脑回路不同于常人觉得这很合理外,就连石上学弟都能发现端倪,你是觉得我瞎还是傻?”

  非常合理的解释,早坂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因为她自己也是这么想的。.biqupai.

  虽然大小姐的心思都暴露了,但任务还是要执行:“你既然知道,那就更不应该去妨碍辉夜大小姐了!”

  铭轻笑一声,表情很玩味:“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来搅局的?”

  “什么?”

  “我是来帮你的,女仆小姐~”

  “帮我?”早坂微微歪头,表情不解。

  “当然,我倒觉得你应该感谢我才是。”好可爱的表情,距离又这么近,铭的心跳开始加快,右手也不自觉地握紧。

  啊,差点被萌化了。

  哎呀,男人嘛,就是这副臭德行的——明明之前只觉得人家长得也就那样,等喜欢上了,一个小动作也能让他心神摇曳。(咳,近代别个人看法,不喜勿喷~( ̄▽ ̄~)(~ ̄▽ ̄)~)

  “你有什么目的!”早坂可不觉得眼前这家伙会安什么好心。

  “这么警戒我,挺让人难过的。”

  “说!”早坂怀疑这个大少爷是不是吃错药了,感觉和以前不太一样。

  “你就当我是他们两个的cp党就好了。”铭盯着早坂的眼睛,像是在证明自己没有说谎。

  “cp党?呃……还有,把视线挪开,盯得我不舒服。”那双古井无波的黑色眼眸仿佛有魔力一般,早坂差点就陷了进去,连忙将目光移向窗外,脸颊微烫。

  他……好像还挺帅的?不对,我在想什么?!

  铭:啊呀,居然害羞了,看来那本书上写的技巧还是挺有用的。

  如果你对自己的颜值有自信,那就可以尝试找机会和女孩子对视,只要你本人不为所动,感到不好意思的就是对方了。这样做有概率在不暴露自己爱慕之心的前提下吸引异性。——《论女孩子迷恋上自己的108种小窍门》

  前世作为一个标准面瘫,就算没有演技,这种事做起来还是轻轻松松的。

  铭按早坂的要求收回了视线,越在这种时候,就越是要淡定,越是要稳住。

  “没错,自己看好的一对始终不能走到一起,这对旁观者而可以说是一种折磨。”

  “折磨?”

  “打个比方,你看一部校园恋爱喜剧,你知道男主和女主对彼此都有好感,可导演却偏偏把一个吻或者是一句我喜欢你就能解决的问题硬生生地拖了好几季。最后呢?好几年的等待,中间磕磕绊绊的,终于在最后一季,大结局了,两人在一起了,可观众糖没恰够,胃药倒是一瓶又一瓶地往嘴里塞,吃了个爽。”

  早坂:“……”呃……虽然她很少接触动漫之类的,但好像是这个道理来着?听上去确实挺惨的……

  还有,有几个字好像特意被加重了语气,很模糊,是错觉吗?

  “所以,我磕白银和四宫学妹的cp,但苦于双方都迟迟没有进展,就算是为了我自己着想,也要为他们两人的爱情事业出一份力。”

  铭侃侃而谈,听他这么说,居然还有点可怜的味道。

  “你说呢,女仆小姐?”

  听完铭的解释,早坂实在想不到这个乐子人这次居然是真心想来帮忙的?!

  没错,天真的女仆小姐还是相信了大灰狼的鬼话。

  “那……你想怎么做?”早坂妥协了。

  如果不同意的话,以他的本事自己可能拦不住他,这会坏了辉夜大小姐的好事。而且,有个人局内人来帮自己,既也不用担心暴露的风险,还能减轻自己的工作压力,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铭的嘴角微微上扬,计划成功了。

  “很简单,这种事相信女仆小姐比我这个萌新更有经验,只要跟着你就好了。有需要帮忙的,随、时、吩、咐。”

  早坂眼前一亮,听上去不错的样子,再三确定道。

  “你确定?是随时吩咐?”

  铭微微一笑,一副任你使唤的表情:“不,稍微修正一下,是——”

  “任、何、吩、咐。”

  早坂瞳孔微缩,任何吩咐?这和刚才说的可不是一个级别了。

  “你……认真的?”早坂有些犹豫,她清楚这四个字的分量,这么多年来自己都是被吩咐做事,被四宫家命令无论辉夜大小姐吩咐了什么,都要去完成。

  “当然。”铭语气平淡。

  “女仆小姐,我没有说谎。”

  这个男人在上一章刚对自己的母亲撒了个小谎,至于他现在说的是真是假,谁知道呢。

  “请多指教,女仆小姐。”

  铭伸出手,再次看向早坂眼睛。

  还是那双深邃的黑色眼眸,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可早坂却猜不透眼前的人究竟在想什么。

  可能……真的和他说的一样呢?

  眼下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早坂不再多想,伸出手握了上去。

  “请多指教。”

  右手传来冰凉又柔软的触感,铭的心跳悄然加快——

  恋爱这种东西,就像毒品,你过去越是抗拒,接受时就越是沉醉。

  久违的小剧场(请勿与正文联系):

  铭:作者,出来。

  作者:干嘛?

  铭:我的人设在哪里?

  作者:就在这里啊。

  铭:为什么这一章,你把我得和一个流氓没什么区别?

  作者:很正常。

  铭:什么意思?

  作者:你没听说过吗——看上去越是禁欲的人,破戒后就越是欲求不满。

  铭:……

  作者的话:明天也是糖,应该很甜(* ̄︶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