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回说到,那铭少爷和女仆小姐摒弃前嫌,为了各自的目的,共同的目标,决定建立统一战线。

  在双方达成共识后,早坂决定暂时留守学生会附近,将来访者全部打发走人。

  而铭则负责全程跟着这位经验丰富的女仆小姐,并保证有求必应,绝无怨。

  作战开始,作为被安排过(划掉)经历过多次类似工作的早坂来说,该说是骄傲还是悲哀呢,她现在只想表示——

  哎呀,这种事情,我可是太熟了。

  好吧,只有悲哀,没有半点值得骄傲的……

  要想在无意间改变他人的行动,就必须要预测出其行动,解读出思维模式,以及预判对方的思想。

  早坂拿出手机,用自己的小号在秀知院高中部加入了各个社团干部的交流群里输入:啊啊,刚刚去了趟学生会,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听说要等到下午才会回来,看来一时半会没法去交资料了。

  第一步,掐灭主要人群去学生会的意图。

  铭在一旁看的啧啧称奇,也没看到口袋,手机从哪里拿出来的?二次元女生特有的四次元空间吗?

  长见识了。

  作战计划第一步达成,早坂收起手机,同样是不知道放到哪里去了,但就是这么没了,抬头看向铭:

  “我建议两人分开行动效率更高一些,我守在这里,铭少爷可以去教学楼外望风。”

  听上去很正确的安排,但铭摇了摇头,为难道:“我可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啊,没有经验的,还是跟着女仆小姐你更安全一些,就和游戏里的大佬带萌新一个道理。”

  让他走?开玩笑,那他出现在这里的意义何在?

  “呃……好吧,那你好好看,好好学。”早坂也是无奈,这人怎么变得这么不要脸了,他以前也这样吗?

  等等,好像也确实算不上要脸来着?总觉得哪里怪怪冷的。

  一想到刚刚获得的铭少爷任意支配权还没用过呢,早坂也暂时放下了疑惑。

  两人就这么并肩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绿化园林,安静地像是一抹靓丽的风景。

  一般路过的学生看到这一幕纷纷选择绕道走,不忍为这幅画卷增添一抹污渍。

  男生英俊,女生可爱,宛如天作之合的一对璧人,此时想必是正处热恋期吧。

  只要你不说,群众的脑洞可以无限大!迪化效应可不是说着玩的。

  不过,身为当事人的早坂显然不知道那些学生们的看法,她用余光观察附近想要靠近学生会的人。

  也正因不断扫视,早坂的视线也多次停留在身旁男人的清冷的侧脸上。

  在喜欢自拍的人群中有一种说法——侧脸拍起来要比正脸的颜值至少要高一半。因此这些人朋友圈里的自拍照往往都是侧着脸,摆好角度再按下快门。

  铭的颜值本来就高,那张脸就算是从正面看都无可挑剔,再加上我们的女仆小姐这么多年来由于身份原因一直守着自家大小姐,没接触过多少的异性,难免会心猿意马。

  心跳控制不住的在悄然加快,早坂开始后悔接受铭的帮助,现在还一点力都没出,就把最大的劳动力给整得心不在焉了。

  早坂的内心不断地抗拒着,但青春期的本能需求岂是这么容易就能抵挡住的?

  再看一眼……就一眼,看完我就不看了!

  下定了决心,早坂偷偷瞥向站在身旁的铭,目光悄然爬上他的脸颊。

  没反应?呼——太好了。

  见对方一直在看楼下的球场,仿佛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小动作,早坂微微松了口气。

  明媚的阳光照在铭的脸上,原本白净的面庞被镀上一层金边,从侧面看上去不复平日里的冷淡,也没有了欺负人(仅限早坂)时的欠揍,仅余下几分令人安心的温柔。

  他……还挺耐看的。

  早坂不由地看的痴了,忘记了自己目前的工作,也忘记了隐藏自己的动作。身随心动,微微歪过头,就那么——

  安静地盯着。

  ……

  时间渐渐流逝,如果一直这么下去的话,或许也不错。

  但,这里是《辉夜大小姐》的二次元世界,总会出现(首先排除作者)破坏气氛的人,这已经可以说是定律了。更何况,他们此行的任务,还没有半点功绩呢。

  身后传来脚步声,原本一直在观察楼下棒球比赛的铭收回视线,微不可查地活动有些僵硬的身体,隐约传来骨骼交错的“嘎巴”声。

  转过身,迎面走来了第一个任务目标——石上会计,从他那略显急促的步伐来看,应该是把东西忘在学生会了。

  眼前原本静止的“雕像”突然动起来了,早坂在大脑空白一瞬间后也反应过来,意识到有人在向学生会靠近,刚要有所行动,却发现自己的助手已经拦了上去。

  铭几步走到走廊中央,挡在了石上的面前,伸手打了个招呼:“石上学弟。”

  “啊?原来是铭学长,您也要去学生会吗?”石上被突然出现的拦路人吓了一跳,但看到是学生会的学长后松了口气。

  好险,还以为之前惹到了谁,要被杀了呢……

  “不是,我是因为看到学生会里的四宫学妹表情很不对劲,才出来透口气。”

  石上:“什……?!”

  预料之内的反应,铭又补了一句:“那是很可怕的表情啊,总感觉是要杀人一样,真是少见。”

  杀人……杀气……被杀……我……进去……

  啊啊啊,如我现在进去的话,我会被杀掉的!!!

  石上同学凭借自己对辉夜的客观印象,得出了最离谱的结论。

  “那……铭学长,等你有时间,能帮我把上次开会的数据备份带来吗?就在柜子里……”

  铭点点头,表示这不是什么大事:“没问题,中午午餐时我会送到你的班级里,你等着就好了。”

  石上如释重负,头也不回的逃离了。

  “那多谢学长了,我……我先回去了!!”

  “不用谢。”铭对着离开的石上挥挥手,嘴角上扬。

  第一个碍事的,解决了。

  等等,空气中的这些怨念是怎么回事?

  铭转过身,看到女仆小姐正脸色不善地看着自己:“怎么了吗,女仆小姐?还是说,我的任务完成得不够出色?”

  “你骗我!”早坂生气地鼓起了嘴,绯红的脸蛋被撑得微圆,像只熟透的红苹果。

  “我没有。”铭摊摊手,表示无辜,强行抑制住把这可爱的一幕拍下来的冲动。

  冷静,冷静……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早坂深感自己被骗了,自然的表情管理,恰到好处的劝退手段,最后还不忘帮对方解决问题,封死再次返回的可能性……

  还敢说自己是个萌新?!求带?呵呵!!

  就好比某神里长草的八级萌新一样,在一声声大佬中迷失自我的时候,殊不知自己带的说自己刚入坑的小白其实大号已经60满级了,带着对方探索世界发现结果自己懂得还没人家多。

  虽比不上捧杀带来的严重后果,但也会让当事人尴尬到用脚抠出三室一厅。

  “呃……”这句话铭记得自己好像在前世听过,好像是哪部动漫的名场面来着,好像还挺有名的。

  “我想你是误会了……”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的铭无奈地解释。

  “你跟我说这是误会?!”早坂气得一记粉拳砸在了铭的胸口上。

  铭没躲,就那么站在原地,任凭那一拳打上来。

  啪——

  不轻不重,如果是锤在背上的话,应该会很舒服。

  早坂毕竟理智还在,也不可能真的用力,但总得表示一下自己的态度。本来想打脸的,可真要动手时她发现——自己居然有点舍不得……最后只好打在了胸口上,但是——wap.

  好硬……虽然隔着衣服,但从拳头传来的触感中也能感觉到铭的身体非常的结实。

  略显消瘦的身材,认真看去就能发现其实非常匀称,显然是有保持锻炼的习惯。

  早坂开始浮想联翩:身材还挺好的,也不知道有几块腹肌……

  等等,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你为什么不躲?”早坂叉着腰,语气带着些许责问。

  “因为我而造成的误会,理当付出相应的代价,而且……”

  铭略微停顿,浅笑一声,自信道:“我不认为女仆小姐会下重手。”

  “什么……?”这莫名其妙的信任是从何而来啊?!早坂对此非常不理解。

  (因为爱情……哎呦!)

  “你舍不得。”铭眼中的笑意更深了一些,连带着嘴角也止不住的上扬。

  “你!我舍不得?!你什么意思?!我……”

  依旧是无根无据的话,早坂语无伦次,语组织能力急剧下降,羞恼地别过头。

  铭:呃……好像玩大了?(作者:不许往别的方面想!(╯‵□′)╯︵┻━┻)

  “好吧,其实是我猜的。”但我猜对了。

  意识到有些调戏过头了,铭轻咳一声,说起了正事:

  “咳,刚刚的确是误会。石上学弟也是学生会的一员,我对他还算了解,之前他也和我以及白银说过担心自己会被四宫学妹杀掉,所以我才利用了这一点。”

  总算有了个台阶下,心慌意乱的早坂终于松了口气。

  “……原来如此,这样还算说得通。”

  这场奇妙的意外,由石上而起,又由石上而终,总之就是石上真男人立大功。

  没过多久,又来了两位前来咨询志愿活动的学生,定睛一看,好家伙,正是之前进行过恋爱咨询的柏木渚和田沼翼。

  等会儿,远远躲在他们后面的那道人影怎么回事?

  这次几乎是早坂全程输出,铭只在她的吩咐下向两人解释最近由于学院下发的经费问题,大部分社团削减预算,就连捐款都被扣除了些许的现状,之后早坂又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份社会志愿者活动招募广告,地址一看就很远的那种,又介绍了各种好处。

  这对被忽悠瘸了的情侣临走之前还在不断地感谢。

  柏木:“真是十分感谢,方便问一下吗,两位是不是在交往?”

  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误会,早坂连忙解释:“不不,我们并没有在交往。”

  铭也点点头,是的,现在没有在交往。

  “这样啊……”柏木若有所思,可那位学长的眼神和上次见面时不太一样了啊。

  接着又来了几队人马,都是没看到群里留来学生会办事的,也全都被早坂应付了回去。

  什么叫做专业!

  如果是别的知情者的话,此时已经开始敬佩了,可铭的眼里只有心疼。

  在送走最后一批人后,铭问道:“很累吧?”

  早坂抹了抹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这没什么难的,而且习惯就好了。”

  习惯就好了……

  习惯到麻木,不是无视疲劳的理由,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

  “目前来看不会有人来了,我建议去楼下巡视。”不能这么下去了。铭提出了意见。

  “而且噪声方面的问题也可能对四宫学妹的计划造成影响,不是吗?”

  早坂想了想,觉得不无道理,也就点点头同意了。

  “好,你在这里守着,我去楼下……”

  “我们一起去。”话还没说完,铭就直接打断了。

  “可是这里……”

  “我们一起去。”

  “为什……”

  “我们一起去。”

  “……”

  这股气势,看来是不容置疑了。

  秀知院高中部教学楼下,铭和早坂来回巡视,赶走了吵闹的无人机,拦下了砸向学生会窗户的棒球,以及……

  用一根骨头为代价引走了遛狗(佩斯)或者说是被狗遛的眼神里充满智慧的藤原书记。

  虽然铭很想吐槽藤原是不是超速了,但想了想凭空变出骨头的女仆小姐显然更厉害一点。

  ……

  终于,体力不支的早坂找了张长椅坐了下来,铭也跟着坐在她的旁边。

  “喂,铭少爷是不是靠的太近了?”

  “有吗?我觉得距离正合适。”装傻充愣不需要技巧,保持面瘫,说话不乱,就能轻松做到。

  “……”早坂已经累得没有力气跟他杠了。

  “如果实在太累的话,可以靠在我的肩膀上。”说着,铭又贴近了一些。

  “放心,我不介意。”

  “你……”早坂很想瞪他一眼,但却疲惫得睁不开眼睛。

  “累了,就好要好好休息。”

  很温柔,这真的是他能说出来的话吗?

  有种很温暖的感觉袭上心头,早坂不愿再多做思考,绷紧的精神终于松弛了下来,小脑袋朝着身旁靠去。

  “午安。”

  女仆小姐睡着了,嘴角的口水流在了某人的肩上。

  “哎呀呀,云泉家的大少爷也是动了春心吗?真稀……”

  长椅后的草丛,阿道夫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摸着胡子调侃道。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铭带有杀气的眼神给堵了回去,尬笑一声,又缩了回去。

  活像是一个草史莱姆,出来打你一下,你一回头就又吓得钻回了地底。

  碍事的家伙走了,铭小心地转过头,细细数着女仆小姐的眼睫毛。

  睡梦中的女孩露出浅浅的笑容,男孩也缓缓闭上了眼睛,他也有点累了。

  行人渐稀,无人扰其眠。

  ……

  事后,早坂红着脸回到了学生会。(想歪了的全部拷走!(╯‵□′)╯︵┻━┻)

  啊啊啊!太羞耻了!!太羞耻了!!!就这么死了算了!!!!!

  石上会计求死综合症目前已经出现男传女现象,而且是间接接触传染。(铭少爷沦为媒介)

  过了这么久,辉夜大小姐的计划应该已经成功了吧?

  等早坂走进学生会,才知道自己唯一的慰藉也没了——

  “为什么毫无变化啊?!”

  白银仍然靠在辉夜大小姐的肩上,辉夜也还保持着早坂离开之前的动作。嗯……脸还红着。

  在此宣告——今日女仆小姐的努力全部木大ヽ(??▽?)ノ

  什么,你说白银和辉夜的忠实cp党——铭?不好意思,早就知道结局的他,今天赚麻了。~( ̄▽ ̄~)(~ ̄▽ ̄)~

  从此之后,高中部就有传三年级的那位高冷学长名草有主了,以及二年级的某位金发女生也已经在和别人交往了,对方还是校草级别的帅哥之类的。

  你说不信?来,看这里,有图有真相。

  前者是这次计划的副产物,后者才是最终目的。

  今日的胜负:早坂的败北

  作者的话:明天还是糖,比这章长ヽ(??▽?)ノ

  在这里回复一下女仆小姐的段位问题:早坂原作里的高段位是建立在情报优势以及信息差的基础上的,然而在铭与她第一次见面就被破了防。之后又被铭这个乐子人一通调戏,最终变成现在这样对铭少爷低防御限定。如果不是前期剧情问题太大,这个过程可能还会再长一些o( ̄ヘ ̄o#)

  以恋爱为主题的二次元世界出现这种转变很合理吧(* ̄︶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