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放学时间,秀知院门口。

  铭站在那里等了近15分钟后,白银才姗姗来迟。

  “不好意思,铭学长,我来晚了。”白银抱歉道。

  在仅有他们两人的时候,白银总会下意识地恢复成高一时那种谦虚学弟的模样,对黑羽树一来说也同样如此,或者说更甚一些。

  难得看到展露出一部分真实的白银,铭也有些感慨他的变化。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好像是喜欢上四宫学妹之后吧……

  恋爱这种东西,还真是神奇,过去他还不理解这位学弟拼死硬撑的力量从何而来,现在这种类似的事发生在了自己身上,虽然仍不能理解,但也有所体悟。

  不过,白银的眼神不断飘忽,看上去有些紧张。

  “你慌什么?”

  “学长,你说这是我第一次登门拜访,该送什么礼物?”

  “不需要礼物。”把你自己带去就行了。

  铭在心里又补了一句。

  “四宫学妹的家里除了佣人外,没有别的家人在。”有必要告诉白银一些有关四宫家的现状。

  “哎?”白银显然没想到这种事,在他的印象里,有家人在的地方,才可以称得上是家。

  “四宫学妹家上下,真正能算是她的家人的,也就一位只有和她共同生活了十年,亲如姐妹的贴身女仆。”

  虽然地位和身份,以及日常待遇不对等就是了。

  “是这样吗?”提前见家长的打算泡汤了,但白银更在意的是四宫居然是在这样的家里生活的。

  “那……我们要去的地方,还算是四宫的家吗?”白银握紧了拳头,他很难想象四宫这样可爱的女孩是怎么在那座大庄园里长大的!

  “每个人对家的定义都不同,但在我看来——”

  “不算。”

  铭很清楚白银此时的心情,因为他现在的想法也并无二致。和喜怒哀乐尽于表的白银不同,铭的情绪,都隐藏在了清冷的外表之下。

  “但被囚禁的公主,终会有被王子拯救的那一天;困于深闺的辉夜姬,也会迎来救赎的那一天。”

  说完,铭向白银招了招手,推着单车,走在前面带路

  向往自由的女仆小姐,也终会等来将她释放的痴情少爷。

  ……

  四宫家,大院门口。

  “好……好大!”

  虽然在电视上有看到过,但真正站在这座豪宅面前时,白银才意识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白银有些庆幸听了学长的意见,打消了带果汁饮料什么的来作为探望礼品的想法,怎么看人家根本都不会缺这种东西啊……

  当真是被贫穷限制住了想象,有钱人的世界真的是太难以理解了。

  想到了什么,白银咽了口唾沫,转头看向铭:“铭学长,我记得你家也很有钱对吧……”

  铭:“钱?还好,不缺。”

  除了几年前因为商谈合作的原因跟着父母去华夏玩了一趟,他没有接触过多少公司里的事务,也没有太大的兴趣。日常生活里烨老板和月女士也不会把工作和收入挂在嘴边,对自己家的财产铭可以说是知之甚少了。

  但有一点他还是清楚的——自己家不是四宫家可以随随便便就能招惹的。

  “那……铭学长的家也像四宫家这么奢……不对,气派吗?”

  震惊之余,白银更好奇,这位学长平日里和四宫不一样,没有半点有钱人家大少爷的样子,抛开他那令人惊叹的天赋外,和一个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嗯……不喜欢交际的普通人,还有就是长得帅一点罢了。

  铭在脑海里将两者对比了一下,摇了摇头:“没有,我家虽然也不小,但听说当年老妈在挑房子的时候,特地选了一座比较小的别墅。单从规模来看,不足四宫家的四分之一。”

  “哦,这样啊……”

  四分之一,那也不算小了。

  “在来之前我已经给四宫学妹家里的人打过招呼了,你就算被这阵仗吓到,现在想走也没用了。”

  铭走上前按响了门铃:“你准备好了吗?”

  啊这……白银很无语:

  “我觉得学长您应该先问过我之后再按才对……”

  铭的目光瞥向隐藏在角落里的摄像头,往死角方向两步,嘴角微微上扬。

  “好吧,其实我是故意的。”

  因为我,有点等不及了。

  ……

  另一边,四宫家大小姐闺房。

  正在给生病的辉夜讲故事的早坂在门铃被按响后,就在平板上的监控摄像里发现了白银。

  “哎呀呀~”屑屑的女仆小姐发现了有趣的玩具。

  躺在床上的辉夜:“早坂,怎么了?再念一遍吧……”

  早坂放下手中的平板,宠溺地抹了抹辉夜的额头:“我的大小姐,已经念了四遍了啊。”

  给辉夜重新盖好被子,早坂从床边站起身,准备去迎接来访者。

  “有客人来了,我得去看一下,辉夜大小姐在这里乖乖地等着哦。”

  “好——”

  ……

  足有两人高的大门开了,铭和白银在家仆的引路下,来到了四宫家住宅的门前,一位金发女仆小姐正在那里等候。

  “欢迎光临四宫……”

  早坂微微欠身,做出标准的问候礼,余光瞄向佣人带来的访客。

  这一瞄差点让早坂多年来养成的职业女仆的高级素养直接原地崩溃!

  为什么这个云泉家的大少爷也跟着来了啊?!不是说是学生会长白银御行来看望大小姐的吗?!这个讨人厌的家伙以前都见不到,最近见面的频率是不是有点高过头了?!

  铭确实提前打过招呼了,但是只说了白银回来看望辉夜,但这不代表没有别人跟着吧?虽然原作里白银是自己来的,铭可以说是插了队,可带路的是他啊,四舍五入也算是铭带着白银来的︿( ̄︶ ̄)︿

  好在早坂靠着极强的意志强行抑制住了原地跳脚的可爱行为,摆出笑容向两人问好:

  “咳,欢迎来到四宫家。两位是辉夜大小姐的校友,我谨代表四宫家当家,欢、迎、二、位、的、造、访。”

  再次被震惊的白银没有注意到最后一句问候的不对劲,他现在的目光定格在面前的早坂身上。

  是活的女仆小姐啊啊啊!!!是真的女仆……哎呦!!!

  白银作为一个深藏不露的女仆控,还在怀疑这是不是现实的时候,脚上突然传来的一股大力让他瞬间清醒。

  “铭学长,你踩我干嘛?”白银吃痛,看着铭收回去的脚,不解地问道。

  “有只虫子。”铭语气平淡,心里却异常的不爽。

  “虫子?!在哪?!在哪?!”

  触发致命关键词,白银慌乱地看向四周。

  “在我鞋底,已经没事了。还有,这里是四宫学妹家,注意影响。”

  铭压下心底的烦躁,决定不跟他一般见识。

  “哦,没了吗?呼——太好了,谢谢学长提醒。”

  天真的傻孩子相信了自己学长的鬼话,还在偷偷地感激对方。属实是被卖了都还在帮人数钱的类型。

  “感谢四宫家同意我们二人的到访,接下来还请女仆小姐带路。”

  早坂:谁同意你来了啊?!就知道玩文字游戏,要是早就知道的话,我还能——

  打扮一下自己再化个妆?

  为什么会第一时间想到这个?不是应该找借口拒绝这家伙的到访吗?我什么时候——

  开始在意他对我的看法了……?

  走在前面带路的早坂低头思索着,铭则是默默跟在后面,挡住白银好奇的视线。

  “学长,这位女仆小姐我们是不是见过啊?”

  看不到前面的白银没法观察早坂的样貌,在门口看到的时候他就觉得有些眼熟。

  铭点点头,没有让出位置,依旧走在早坂和白银中间,无形中将两人隔离开:“这位就是我在之前欢迎会时找来帮忙的哈萨卡小姐,她在四宫家打工做女仆,你当时见过,有印象也正常。”

  “原来如此,上次的……”

  不对!欢迎会?!那个疑似和铭学长打情骂俏的金发女孩?!

  白银发现了华点。

  他在当初就考虑过铭学长可能在和对方交往的可能性,现在再想想学长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自己的猜测很有可能是真的!!!

  至于铭学长说的因为关心后辈才来的理由,白银是打死都不信的。

  如今代入这个想法再回忆起刚才在门外的那一脚以及空气中的压抑……

  好吓人!

  我居然用那种目光去盯着铭学长很有可能喜欢的女孩?!罪过罪过!白银觉得自己还活着真是个奇迹。

  如果这个男人将此时的机灵哪怕是一半,用在和辉夜的交往或告白上,哪来这么多事啊~~(﹁﹁)~~~

  ……

  走廊很长,再次彰显了四宫家的财大气粗,但也正因如此这个房子显得无比空旷。

  “我们到了。”

  早坂抛开思绪,停在了一扇门前,轻轻敲了敲。

  “辉夜大小姐,有您的访客……哎?!大小姐你在干什么啊?!”

  短短十分钟,整洁的房间就被搞得乱糟糟的,辉夜正坐在一堆杂物上不停地翻找着什么。

  “可是人家找不到了嘛!”被呵斥的辉夜不满地嘟起了嘴。

  白银:洒家来这一趟……值了!

  早坂一边收拾地上的东西,一边无奈问道“找不

  到什么啊?”

  “烟火。”

  “烟火?!”

  “早坂也会……一起放烟火的对吧?”辉夜露出了向往的笑容。

  白银:二度创伤。

  “不放。”无情的女仆小姐驳回了辉夜的邀请,放下手中的东西,把辉夜抱到了柔软的床上盖好被子。

  “不嘛不嘛,人家要烟火~”

  白银:梅开三度。

  一直默不作声的铭放好最后一件玩偶,拍了拍手,解围道:“马上就要放暑假了,四宫学妹这么期待也是正常的。期间每年都会举办的烟火大会,到时再一起去看吧。”

  看上去很冷漠的铭少爷,有时也是很会安慰人的,绝不是因为看到两个女生贴得那么近吃醋了。

  “咳!好了,辉夜大小姐的样子并没什么大碍,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现在东西带到了,也问候过了,刚好我也有事要做,可不可以把大小姐暂时拜托给两位?”

  作为辉夜的最强僚机,早坂早在白银来之前就想好了拉进两人距离的计划,但想象与现实总是有些出入,不曾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嗯?哈萨卡小姐需要帮忙吗,我想我可以出一份力。”铭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关切地问道,并意味深长地看向早坂。

  察觉到铭的视线传来的讯息,早坂心领神会,没想到这家伙还挺识相的嘛。

  “确实有些不好办,虽然让客人帮忙有失礼节,但学长有这份好心的话还是要麻烦您了。”

  “不麻烦的,我们先出去吧,还请学妹在外面详谈了。”

  “嗯,那辉夜大小姐就拜托白银会长了,我们就先行告退了。”

  “对了,四宫学妹房间的附近,为何没有看到其他人走动?”

  “因为辉夜大小姐生病了嘛,需要静养;而且如您所见又是这副样子,也不方便让其他人看到。所以,这段时间里不会有人来打扰大小姐的。”

  “原来如此,感谢女仆小姐对我们的信任,如果真的发生点什么的话,想必也不会有人知道的吧?”

  “学长说的没错呢,就算发生了什么,以大小姐房间的隔音功能,就算是站在门口也不会听到任何动静的,而且生病时的辉夜大小姐在事后是没有这段时间里的记忆的。”

  “没想到还有这种事。”

  就这样,两人你一我一语并肩离开了房间,留下一脸懵逼的白银和小脸通红(发烧)的辉夜。

  咔嚓——门关了。

  白银:就算自己真的做了什么,四宫清醒后也不会记得,其他人也不会知道?!

  回头看向退化了的小辉夜,可爱迷人又惹人怜惜。

  白银的喉咙艰难地滚动,野性的欲望不断考验着他理智的底线。

  ……

  门外,铭看着身旁的女仆小姐,心跳逐渐加快。

  “如何,我表现得还算配合吧?”铭少爷的语气有些欢快,像是一个小孩子在向早坂邀功一样。

  “哼~你还好意思说,如果你不在的话,也不会有这些事!好在结局还算令人满意。”

  早坂可管不了这么多,这家伙连个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找上门了,实在是……

  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的确,结果还算令人满意。”铭赞同地点了点头。

  用合适的理由,清除了藤原书记这个阻碍的同时插队来到了这里,在没影响白银和辉夜感情以及世界走向的前提下打出了应有的助攻,以及——

  创造出了自己和女仆小姐、白银和辉夜的双重二人世界。

  这个结果,铭确实很满意,没有人受伤的世界就此完成。

  “白银和四宫学妹短时间内应该不会结束,机会难得,女仆小姐不带我在府中转转?”

  铭嘴上提议着,身体上早就自顾自地往前走了。无奈,早坂也只好跟上了他。

  察觉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铭放慢了速度,改为跟在早坂的身后,保持着不远也不近的距离。

  总是特意去贴近的话,可能会起反效果的。最重要的是,铭也要考虑女仆小姐的感受。

  “这里是书房,里面大多是主家送来的书,要求辉夜大小姐熟练掌握里面的内容。”

  “嗯,书的种类主要是和资本以及商业有关的,居然让一个高中生去看这些东西……女仆小姐应该不用看这些吧?”

  “我不需要,也用不到这些知识,我和辉夜大小姐接受的教育不同。”

  “那就好。”铭默默松了口气,拳头不自觉握紧。

  “你说什么?”早坂没听清。

  “不,没什么。”

  ……

  “这里是厨房,里面都是从各大酒店挖来的顶尖厨师。”

  “各方面来看都很齐全,女仆小姐和四宫学妹的餐点都是从这里做出的?”

  “不全是。厨师们的服务目标是辉夜大小姐,对我这种下人而就不可能这么讲究了。”虽然早坂在家仆中的地位超然,但在四宫家眼里,下人始终是下人,主与仆之间不容存在僭越。

  “还真是一个阶级分明的家族。”握紧的拳头再次用力。

  ……

  “这里是饭厅,辉夜大小姐用餐的地方。”

  “……”

  难以目测其长度的昂贵餐桌,精美的摆设以及排列得整整齐齐的高级长椅。不明真相的人看到后,或许会觉得这是一个子女众多的贵族家庭。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其实也没错:四宫家、豪门财阀、子女众多、佣人无数……但——

  这里是另一个四宫家,只有四宫辉夜在的四宫家。如此夸张的铺设,往往只服务于她一人。

  自然也不可能包括早坂。即使二人情同姐妹,可四宫本家的规矩摆在那里,不容半点冒犯。

  同为有钱人家子女的铭,第一次亲身了解到所谓豪门贵族的冰山一角。

  云泉一家是富人圈子里的怪咖——难怪过去几年总会听到那群少爷小姐们的偷偷低语。

  要说感想,那就是这两世为人,他从没像如今这样——

  心情很不好。

  ……

  “这里是……”

  “还有这里……”

  “这里……”

  “……”

  ……

  早坂一一耐心地介绍完了这座豪宅的诸多房间与设施,而铭则安静地跟在后面,起初还不时发表一些看法,渐渐地不再开口,默默地听着。

  不知不觉,两人漫步到了花园里。

  “这就是四宫家,铭少爷感觉如何。”早坂没有回头,就这样慢慢地往前走着。

  “十年了?”

  “嗯,十年了。”

  十年,早坂被四宫本家带走回到辉夜身边,直到现在,经历的时间。

  “所以,当铭少爷如今真正接触到了四宫家,感觉如何?”

  早坂再次开口问道,没有丝毫感情变化。要不是因为辉夜,她早就对这个家绝望了。

  “一座装饰得好点的囚笼罢了,不配称之为家。”

  哪怕是已经剪的很短的指甲,也因为太过用力刺穿了铭的手掌。感受到痛楚的铭却再次加大了力度,鲜血被锁在了握紧的拳头中,铭靠着传来的痛楚强制大脑保持理智。

  “那你觉得,什么是家?”

  早坂转过身,碧蓝的眼眸中隐约有泪光闪烁,贝齿紧咬下唇,向身前的男孩发问。

  一切都是很微小的表情变化,但铭全都尽收眼底。

  坚强的女仆小姐也不明白,被埋藏在内心深处的这股强烈的委屈感为何突然爆发了出来。

  是在参观的时候睹物思情吗?还是因为——

  眼前这个人?

  苦苦忍耐的女仆小姐不愿让自己看到她的失态,铭想伸出手轻抚她沾抹泪珠的眼角,却又因自己伤痕累累的手默默收了回去。

  “家,是有家人在的地方。”

  铭回忆起这一世的17年里,自己生活的家庭。

  “你回去时,有人催你换鞋洗手的地方;”

  “你很饿时,能闻到厨房传来香味的地方;”

  “你空闲时,能在书房看书放松的地方;”

  “你无聊时,可以躺在床上玩游戏的地方;”

  随着讲述声的响起,铭仰头望天,深邃的黑色眼眸中,有点点星光闪烁。新笔趣阁

  “到了饭点,有人督促你上餐桌的地方;吃晚餐时,有人和你分享好玩的事的地方;考试失利,有人鼓励你安慰你的地方;假期时期,有人陪你一起旅行的地方……”

  “有家人在的地方,才称得上是家。”

  有家人在的地方……才是家……

  充斥着温暖与幸福的话语徘徊在早坂耳边,引起她无限遐想与向往。

  铭低下头,注视着女仆小姐陷入沉醉的双眸:“这里,不是你的家。”

  你是一个迷路的小女孩,被锁在了这座奢华的囚笼里;条条框框的规矩化作束缚你自由的枷锁,自小接受的教育模糊了你回程的路。

  你的身世,让人怜惜;你的境遇,让人心疼。

  你向往着自由的天空,渴望着温馨的家庭,奢求着平静的生活。

  你是迷失了方向的女孩,而为你怜惜,为你心动的我——

  想让你回家。

  ……

  今日的胜负:铭的败北。

  作者的话: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想,有个平静点的家……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