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知院,拥有200年历史的私立学院……

  呃,这种介绍前面好像也出现过好几次了,还是直接切入主题吧……

  众所周知,越是知名的学校,就越是看重学生们的测试成绩。而秀知院作为文理混合的精英院校,每年都会进行五次考试!

  眼下,期末考试在即。

  秀知院学习室。

  “我说,你到底行不行啊?!”

  “不行。”

  “呦呵,你还真就这么承认了啊?!你不是说要帮我的吗?!”

  “对,我说过。”

  “可现在呢?!”

  “所以我出现在了这里。”

  “你……!我……!算了,你就是来气我的吧!”

  “说实话,也有这方面的原因。”biqupai.c0m

  “还有,你的手怎么回事?自残了?”

  “出了点意外,没什么好说的。”

  “……”

  贵族子弟们更倾向于家庭教师的复习补课,也没有多少会在这里复习的学生,两人的争吵,不,应该说是单纯一个人的不爽的交流声,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影响最大的,可能就是前面那一对情侣吧?看样子是女孩在帮自己的男朋友补习,好像还挺眼熟的,嗯……柏木渚和田沼翼?原来是他们俩啊?那没事了━( ̄ー ̄*|||━━

  呃,角落里好像还有一道人影,独自坐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两人(。﹏。*)

  话说回来,这人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

  ……

  咳,让我们回到正题,刚才的谈话正是出自铭和他的……(好基友?)朋友阳。

  成天光顾着玩的学渣——木村阳同学在一周前找到了自己的学霸朋友——云泉铭,想让他帮忙补习,顺便让铭看了眼在外执行任务的阳爸爸发过来的邮件,内容如下——

  小兔崽子,这次期末考试你如果再给我跌出前100名,就在我回来前好好考虑一下断哪条腿吧!

  深知时间紧迫,光靠自己复习绝对会“gameover”的阳第一时间去拉外援,虽然很不情愿,但铭还是答应了。

  作为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该帮还是要帮的,更何况,阳的父亲,铭的叔叔木村正,有一个非常好的优点……

  他说话从来都是算数的,说打断腿,就真的会打断腿。当然,舍不得打断第三条腿就是了。

  “所以,你是怎么考的那么好的?”

  阳很不理解,从自己认识这位大少爷开始,他的成绩就一直居高不下。除了历史成绩一直有些惨淡外,其他的分数简直不像是人类能考出来的,无论是在秀知院这样的学校,哪怕放在全国,也是数一数二的。

  明明这家伙很少复习来着,也没见叔叔阿姨给他花重金找什么家教之类的,完全是放养式管理,他们的儿子也确实没让两人失望。

  听了他的疑问,铭淡淡地回答:“我是天赋型选手。”

  阳:友尽!友尽!!我们两个从现在开始友尽了!!!e=e=e=(#>д<)?

  铭说的没错,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是不可多得的天才。超越常人的记忆里与理解能力,举一反三的应用能力,都是驰骋考场的资本。

  更何况,铭不仅是天赋型选手,还是开挂型选手。前世学习的知识让他有相比其他学生更为超前的储备。如果不是因为铭对学习没有多少上进心的话,就算是和全国的学生相比他也不会差。

  阳又急又气,抓耳挠腮地抱怨着:“啊对对对,你是天才。但凭你的记忆力,为什么偏偏是对历史这种文科不擅长?想拿高分的话,对你来说应该很简单才对……”

  除了国语以及数学外,近几年才从国外回来的阳,成绩最糟就是历史了。这次他找来铭帮忙,很大程度就是因为这一个科目。本来以为按这家伙的性格是有意藏拙,结果真的上阵才明白他比自己也强不了多少。

  “因为不感兴趣。”铭想了想,最后还是用了这个理由。

  阳可不信他的鬼话:“我信你个鬼啊,你这个小子的心眼有多黑我会不知道?拜托,身为学生,哪能和分数过不去?”

  这话说得也没错,铭还记得前世看到的一篇作文:考考考,老师的法宝;分分分,学生的命根。但——

  “我说的是实情。”

  两世为人,铭对日本的历史有种本能的反感。前世作为华夏儿女,他也曾看到过关于日本教案中历史课本内容的失真。虽然当时遭遇家中变故的他,早已失去大半情感,但还是记在了心里。

  如今他几乎没有翻开过历史书,只是靠着闲暇之时翻阅的权威文献应付考试,结果就是现在这样。

  “啊啊啊……等等,我记得你们学生会的会长是二年级连续三次拿下第一名的白银御行对吧?听说你们关系很好来着,要不你去拜托白银会长来帮帮忙?”

  溺亡于惨烈现实中的阳,在苦思冥想后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抬起头期盼地看向一旁的铭。

  “你说白银?我觉得可能性不大。”

  铭翻阅着手里的学习资料,听上去是个好办法,但上午在学生会的经历早就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白银:临时抱佛脚,只会搞坏身体而已,你们可千万别做这种蠢事啊。

  此乃谎——这个男人连最近的打工都取消了,成绩是外部升学的他最重要的生命线,也是追寻辉夜身影的唯一底气!此时的白银已经临时抱佛很多脚了,找他来帮忙,怎么想都不合适。

  ……

  辉夜:说的也是呢,考试就是用来检验自己实力的,保持自然的状态去考试,才是最好的吧。

  此乃谎——这个女人,平日为了交际信奉于只拿出60%实力的想法,但身为天才的她只有在学习上一次都没有赢过白银,唯独与白银的考试对决是必须要拿出真本事全力以赴的!找她帮忙,也不切实际。更何况……

  铭也知道,辉夜还要帮白银带儿子。

  ……

  石上:……

  好吧,这位就不用考虑了,他已经摆烂了,还忙着回去买新玩的游戏呢,虽然某人不会让他如愿的。

  抬走,下一个。

  ……

  藤原(在听了两位大佬的意见后):原来如此,我懂了。那我就不复习啦!

  这是真话。地球之癌还是太天真了,凭借着孩童般的心性误入了两位王者的高端局,被惨遭殃及。

  对藤原书记的遭遇,值得读者们足足一个假期的停学缅怀。(开学前最后一天补作业的时间除外(ˉ▽ ̄~)~~)

  ……

  回到现在,阳在得知幻想破灭后,决定用出最终必杀——

  “啊啊啊!我不管我不管!阿铭快用你那万能的天才大脑想想办法啊!人家不要被打断腿啊!我的后半生幸福啊!”

  阳使出了(非自爆型)后备隐藏能源,在铭的周围不断地来回踱步、奔跑、打滚,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

  至于效果……很拔群。

  感受到周围传来的异样的视线,铭头疼地揉了揉眉头,一把将地上的阳拎了起来,一记手刀敲在了他的头顶,让他强制安静下来。

  “吵死了,你不嫌出丑,但我嫌丢人。”

  阳双手抱着头部,不甘示弱地威胁道:“你要是不帮我,信不信我把你上次女装的照片传到网上!”

  对于这种低级的威胁,铭连理都不想理,直接打破了他的算计:“你那时的小动作以为我没看到?早在当天我就黑入了你的手机和电脑,那些照片和视频半点残留都没剩下。”

  “你……!”又被拿捏了,阳记得自己明明找人给设备都上了三层保险,怎么就被这家伙攻破了。

  “好了,我给你找一个外援就是了。”玩笑开够了,铭也清楚该干正事了。

  “拜托了,阿铭!”阳瞬间就又燃起了希望,表演了一出什么叫川剧变脸。以他对铭的了解,这把稳了。

  “是是是,真拿你没办法……”铭拿出手机,给某位联系人发了封邮件,心跳悄然加快。

  本来是真的来帮阳复习的,可眼下,不就有了合理的见面机会?

  这原本可不在铭的计划内,只是顺水推舟罢了。

  ……

  五分钟后,早坂来到了案发现场。

  “这次要麻烦你了,女仆小姐。”铭没有半点客气,直接切入主题。

  “我还没说要帮你呢!我还要忙着复习!”早坂双手叉腰,哪有这么找人帮忙的?

  “不是我需要帮助,是这家伙。”铭抬手指了指旁边一脸希冀的阳,“你们之前在欢迎会也见过,我就不多介绍了。我历史不好,所以找来女仆小姐帮忙给他补习。至于你说的要忙于复习,我想我可以帮你。”

  早坂歪歪头:“你帮我?”

  “嗯,女仆小姐前两次考试的年级排名都是114位,其实在这所学校,除了前50名的竞争格外激烈,100名开外则是基本保持不变的。”

  “那你还来找我?”

  “我可不觉得这是女仆小姐的真实成绩,保持低调也是隐藏自己的方式之一。你的天赋摆在那,相信这就是你的水平的家伙无疑和傻子没什么区别。只需要在考试时注意一些,维持这种状况并不是难事。”

  “所以,水平在线又不会有太大影响的,这个人选就非你莫属了。”

  “我会帮你复习,别看我这样,教人还是很有一套的。哦,除了历史之外。”

  阳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的,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在打什么哑谜,自己跟个局外人似的。

  早坂略作思索后,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抗拒,相反还很想同意,就像刚才收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一样。

  他帮我复习,听上去……很不错的样子?我到底是怎么了?

  “我帮这位木……呃,阳同学复习,你帮我复习,那你自己呢?”

  “叫他木村就好,不用太客气。”铭纠正道,如果叫阳同学的话,太亲昵了,自己可能会吃醋。

  “至于我,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本来就没有复习的习惯。”

  早已习惯裸考的铭,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好,我同意了。”

  早坂找不到拒绝的理由,或者说……不想找拒绝的理由?

  愉快的复习时间开始。

  早坂:“木村同学,可以先将我画出的这些重点记一下。”

  阳:“好的,谢谢同学了。”

  铭:“你们两个靠的太近了,离远点,有伤风化。”

  ……

  铭:“女仆小姐可以记一下这一个考点,如果把这道公式拆开的话……”

  早坂:“嗯,你的手受伤了?”

  铭:“一点意外,不用在意。”

  早坂:“……”

  可我真的很在意……

  ……

  阳:“我说,老铭你是不是凑得太近了?”

  铭:“没有,我建议你把注意力都放在知识点和眼前的习题上。”

  阳:“……”

  铭和早坂的确贴的很近,铭在那里用笔标出重点又不断拆解成各种延伸,耐心地讲解可能出现的各种题型,早坂就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两人的脸颊,能感受到对方传来的温度;彼此的心跳,以一种共同的频率在此共鸣。

  阳:汪汪汪?

  ……

  学习的时光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到了午饭时间。

  解放了的阳把笔摔在了桌子上,一脸期待地盯着铭的眼睛。

  “老铭啊,今天的午饭……”阳搓了搓手,口水差点流出来。

  铭从包里取出两份午餐,瞥了打算蹭饭的阳一眼:“今天没你的份,去吃食堂。”

  “哎?!可你不是说……”

  “你不觉得自己应该感谢这位教你历史的救命恩人?”

  “……”没爱了,没爱了……

  阳悻悻地离开了。

  碍事的人走了,铭把手中的午餐递给早坂一份,开口道:“就当是请你帮忙的报酬了。”

  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我自己做的。”

  “你一个大少爷还会做饭?”

  “为什么不会?我觉得自己也不像是一个大少爷。”

  早坂伸手接过,没办法,这个男人一副你不吃我就不放手的表情。

  打开保温盒,一股香气四溢开来,早坂不禁咽了咽口水。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这是……中餐?”

  “对,加入了秘制汤汁的清真盖浇饭。”

  “我开动了。”“我开动了。”

  好吃!

  早坂在吃了第一口之后就没停下过筷子,动作依旧优雅,但略显鼓胀的小嘴暴露了主人满足的心情。

  一旁的铭也慢条斯理地吃着,看到这副可爱的样子,他知道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这温馨的一幕如果能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

  “女仆小姐,你吃的太快了。”

  早坂的嘴角粘上了一颗米粒,铭轻轻抬手将它摘了下来,又鬼使神差地放到了自己的嘴里。

  呃……

  早坂:……

  铭:……

  都是这环境氛围惹得祸!

  “你你你……你干什么啊?!”

  “咳,不能浪费粮食……”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实……实在抱歉……”

  刚才被感情支配的铭,此刻也心虚了,只好硬着头皮解释。

  而早坂这边,则是直接把红彤彤的小脸钻进餐盒里,埋头吃起来。

  为什么……没有那么讨厌,反而有些……喜悦?

  铭的眼神躲闪,试探道:“咳,既然女仆小姐喜欢,那……这段时间的午餐都由我来负责?就当赔罪了?”

  埋头淦饭的早坂:……

  “好……”

  好期待……

  ……

  一周后。

  学生会这边,白银保住了第一名的王座,辉夜的挑战再次失败位居第二;

  柏木渚帮自己男朋友复习从第四名掉到了第七名,而他的男朋友田沼翼则从第139名蹿到了第84名;

  石上真男人在辉夜亲妈一样的辅导下从第197名上升到了第177名,成功及格;

  地球之癌藤原千花由于被两位超高校级的考试战争波及,从第91名掉到了第101名。

  而另一边——

  事件的发起者——木村阳同学成功保住了自己的腿;

  女仆小姐不知为何这次没有特意去控制分数,从114名上升到了第37名;

  铭因为最近心情不错,这次也是难得认真应考,拿下了学年第三——没办法,摆烂久了,还是要付出点代价的。

  但从那天起,辉夜大小姐就收到了自家女仆提出的不需要提供午饭带去学校的请求。

  虽然考试危机已经结束了,铭却没有停下赔罪的想法。

  而女仆小姐也已经习惯了有一个男孩,每天都会准备好热气腾腾的午餐,准时送到她的教室,两人一起前往天台,一起度过这段时光。

  情绪的反常,几日的相处与思考,让女仆小姐的心逐渐明了。

  心意,透过午餐的温度,真切地传递了过来——

  ……

  今日的胜负:藤原与辉夜的败北

  作者的话:有点低烧,这一章本来是打算写成铭少爷和女仆小姐考前复习的发糖章节的,结果写着写着就……

  总之就是没刹住车,直接加快了主线进度Σ(°△°|||)︴

  ok,兄弟们,全体目光向我看齐嗷

  看我看我,我宣布个事儿

  五天内告白

  具体日期暂不透露

  哎嘿(*^▽^*)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