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大会如期而至,白银作为学生会长向全校师生展示了学生会这一年来的贡献成果。

  接着是各个年级的代表发表演讲,校领导主持重要讲话,最后就是祝愿学生们在不懈怠的同时拥有一个美好的假期。

  总之就是和冗杂又庄严一点的每周一早上都会举办的升旗仪式差不多,最大的区别在于升旗仪式你是站着的,而秀知院的学生们是坐着的。

  暑假前最后一天,白银召集了学生会主要成员,即除了无论是原作还是本作外一直没露面的可怜会计监察之外的众人,感谢彼此在这一学期的付出以及再次确认了参加夏日祭典并一起去看烟花这件事。

  最后,在大家的欢声笑语(除了某位一直没多大表情变化的大少爷)中,共同迎来了暑假。

  ——暑假第一天——

  line:

  早坂:终于放假了。

  铭:嗯,这段时间辛苦了。

  早坂:我可是假期还要工作的好不好╭(╯^╰)╮

  铭:说的也是。

  (半分钟后,无响应)

  (不知道说什么,都在找话题)

  早坂:铭少爷暑假有什么规划?

  铭:过两天要和家人一起去华夏一趟。

  早坂:旅游?

  铭:不全是,因为某些原因要做一些准备,现在还不方便透露。

  早坂:哼~不说就不说吐舌.jpg

  铭:作为体贴父母的儿子,我可不想破坏他们两人的二人世界,大部分时间估计都会自己到处看看。

  早坂:好吧,我被你感动了。

  铭:也就收了老爸一点点钱。

  (不然月女士强行拉着他到处逛,铭可没有什么反抗的兴趣)

  早坂:……

  早坂:现在感动没有了。

  铭:我需要纠正一下,这也是生活情趣的一部分。

  早坂:好吧,我羡慕了。→真的羡慕了

  铭:女仆小姐以后也会有的。→哇呜,真是意有所指呢︿( ̄︶ ̄)︿

  (对面没了消息,女仆小姐大脑短路半小时)

  铭:还在吗,女仆小姐?→怀疑自己说错话了,心慌意乱半小时Σ(°△°|||)

  (三分钟后)

  早坂:除了这些,你还有别的打算吗?

  铭:还有一个。

  早坂:什么?

  铭:和女仆小姐聊天。→直男发

  (好吧,这下彻底没了消息,铭少爷再次自我反省——自己是不是太直接了)

  另一边。

  辉夜:“早坂,你把头埋进枕头里干什么?”

  早坂:“……”

  啊啊,脸好烫,不感冒头o(≧口≦)o

  ……

  ——暑假开始第一周——

  line:

  铭:照片.jpg

  早坂:好美,这里是哪里?

  铭:杭州西湖。古人有“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的美谈。

  早坂:什么意思?疑惑.jpg

  铭:简单来说就是世人相识、相知、相交皆属不易。如果谈及西湖的另一个誉称的话,或许更容易理解一些。

  早坂:是什么?

  铭:恋爱圣地。

  (早坂:这家伙在暗示什么啊,好难为情……)

  早坂:有点想去看看。

  铭:以后会有机会的。

  ……

  ——暑假开始第十天——

  早坂:最近辉夜大小姐心情很不好呢。

  铭:?

  早坂:半个月了,没出一次门,每天跟个傻瓜一样守在手机旁。

  铭:很明显,你家大小姐在等自己心上人的邮件。前段时间白银也来找我打听有关四宫学妹的事,估计是觉得我可能会在你这里了解到一些吧。m.biqupai.

  早坂:真是能急死人的两个人啊……

  铭:很难不赞同,但我也没资格说别人,毕竟我每天也在等某人的邮件呢。

  (早坂·某人·爱:这么说我好像也没资格……)

  早坂:你不会主动去发消息吗?

  铭:所以我们才会像现在这样每天都有联系不是吗?

  (早坂:这个男人演都不演了是吗?!)

  早坂:总之就是两个无可救药的人。

  铭:已普遍理性而论,确实。

  ……

  ——暑假开始半个月——

  line:

  早坂:辉夜大小姐刚刚出门了。

  铭:哦?真稀奇,四宫学妹终于开窍了?

  早坂:没办法,大小姐的计划都是在白银会长主动邀请她的前提下制定的。

  铭:这就是天才的考量吗?涨见识了。受教.jpg

  早坂:谁知道呢。刚才大小姐终于决定出门去等一个巧遇,虽然可能性不大就是了。

  (铭:很熟悉的情节,这个时间和事件,应该就是那一段了。)

  铭:女仆小姐,大约一个半小时后,给四宫学妹发一封邮件。

  早坂:?

  ……

  白银御行的妹妹——白银圭:“哥,这么热的天你穿着制服去哪啊?”

  “啊,去采购食材,顺路……去趟学校……”

  “哎?!这可不是顺路就能到的距离啊。往返两个小时哎……”

  “我乐意不行吗!”

  白银骑着单车离开了,虽然觉得这么做毫无意义,但他还是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

  秀知院高中部,学生会。

  辉夜坐在会长的座位上,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啊……好想见会长啊……果然不可能来的,不是么。”

  “该离开了啊。”

  ……

  白银穿着厚实的制服在毒辣的阳光下奔跑着,向着他们最熟悉的地方——

  学生会。

  走廊里好安静,果然……只是奢望而已吗?

  嘎吱——白银推开了学生会的门,瞳孔一缩。

  “四……宫……?”

  朝思暮想的女孩安静地趴在自己工作的位置上,无聊地翻看着手中的功能机。

  察觉到门口的来人,辉夜抬起头,红色的双眸下意识地睁大,不可置信地看着白银。

  “会长……?”

  “啊,是我,四宫……”

  手机从指间脱落,掉在

  了桌上,被碰触的按键点亮了灰暗的屏幕——

  邮件——早坂:辉夜大小姐如果很累的话,不妨多休息一会儿,或许会有惊喜发生呢~

  ……

  ——暑假开始二十天——

  line:

  早坂:我受不了啦!!!

  铭:怎么了?这位女仆小姐为何如此生气?

  早坂:我刚才告诉辉夜大小姐白银会长在推特上发了条消息说自己正在家,然后大小姐就让我教她怎么用!

  铭……

  铭:你家大小姐的卧室是不是刚通网?话说四宫学妹用的不是功能机吗?

  早坂:所以我给辉夜大小姐拿来一台电脑,可结果大小姐就是个重度it盲啊!!!

  铭:呃……这还真是辛苦了,如果单纯是这样的话,应该还不至于让你这么生气才对。

  早坂:但人家想泡澡啊!这已经是第三次把我从浴室里叫出来了!!!

  (对面没了反应,没过多久,一道通讯请求发了过来)

  嘟——电话接通

  铭:“容我确认一下,女仆小姐现在是只过了一条浴巾吗?”

  早坂:“……”

  “人家想泡澡!”没有回答,基本是默认了。

  电话另一边传来女仆小姐可爱的撒娇撒娇声,铭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啊啊,天气好热,感觉要上火了啊……

  “人家想泡澡!铭少爷想想办法嘛~”

  女仆小姐察觉到铭少爷的反常,决定趁此机会好好报复一下,声音都变得嗲声嗲气了起来。

  “咳咳,好,我知道了。”铭少爷咽了咽并不存在的口水,冲进厨房拿起冰箱里的冰水就猛灌起来。

  呼——总算冷静下来了。

  五分钟后,还在和电脑斗智斗勇的辉夜突然看到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字。

  不要慌张,四宫学妹,我是云泉铭。我连接了你的电脑,你可以直接打字和我交流。

  铭学长?

  嗯,是我。我刚才收到四宫学妹家的那位女仆小姐的求助,希望我能帮你解决一下现在遇到的问题。

  哎?是这样吗?那就麻烦学长了。辉夜此时也收到了早坂发来的邮件,出于对她多年来的信任,辉夜并没有过多询问,满心欢喜地向铭开始各种讨教。

  我这里可以看到你的电脑,所以不需要四宫学妹描述。比如这里,你可以按照我给你示范的这样……

  原来是用这种方式解决的吗?太厉害了!这样我就能看到会长的推特了!

  铭耐心地为辉夜讲解着各种离谱提问,此时他才彻底地意识到这位学妹在it方面的操作,简直就是和粗点心店的老爷爷一个级别的。

  难怪女仆小姐会崩溃……

  嗯……我帮你把学生会的各位都发送了好友申请,也通过邮件告诉他们是学妹你的邀请,现在都已经同意了。

  没办法,如果让这位傲娇大小姐去发送申请的话,估计会给自己找各种理由然后泡汤吧……

  现在,你可以去看白银等人的个人主页了。

  辉夜还沉浸在震撼之中:学长都帮我解释好了?!我和会长成为好友了?!我能看会长的主页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谢谢学长!辉夜激动地敲击着键盘,其中一个键位还差点就飞了出去。

  不用谢,那我就先离开了。铭的文字从电脑上出现,事情基本解决了。

  对了学长,你为什么一直打字,都不用电话啊?这样不方便点吗?辉夜很疑惑,刚才学长在给自己讲解时好像也有点急切的样子。

  这可不像是学长的性格。

  然而铭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撤出了辉夜的电脑。

  华夏h州市某公寓内,铭戴着耳机坐在电脑前,喃喃自语——

  因为手机正在占线啊……

  “哗啦——哗啦——”

  耳边传来清晰的水流声,温度仿佛跨越了空间一般,闷热得铭开始出现了幻觉。

  “女仆小姐,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传来水温升高的提示,再这样下去可能会出事的。”

  泡得有些迷糊的早坂看了眼显示的温度——47c。

  “没关系,这样更能缓解疲劳,我早就习惯了。”

  女仆小姐的嗓音变得柔柔糯糯的,飘逸进铭的心房,此时他已经开始默念大悲咒来平心静气了。

  再这样下去,可能会出问题……

  “好累啊,真的好累……”

  有些过高的水温刺激着早坂的大脑,让她的意识流连于现实与梦境之间。

  “女仆小姐?女仆小姐?清醒一……”情况有些不对,铭的声音变得急促起来。

  “人类这种生物,如果不装样子的话,就得不到爱。”

  铭的声音不再响起,现在是女仆小姐放下所有伪装后,最本质、最真实的想法。

  他,只需要做一个倾听者。

  “不管是软弱也好,丑陋也好,如果不是用演技来包裹、隐藏起来的话,就得不到爱。就算是刚出生的婴儿都本能地知道的事。”

  “用原原本本的自己示人,是绝对得不到爱的。”

  所以你就戴上了一层又一层的面具吗?

  铭一直在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位从前仅有几面之缘的女仆小姐,在这段时间里,他也逐渐找到了答案。

  那场壁咚的意外是契机,真正让他为之心动的,可能就是当初她那一瞬间发自真心的笑容,安慰她时的那一抹泪眼,以及……

  坚强而又软弱的内心。

  仅是她真实一面的些许光辉,就让自己为其沉醉。

  你无意间浮现出的真实,扰动了我心中枯井无波的水面——

  我喜欢的,是你。真实的你。

  铭的心中飘过万千思绪,女仆小姐的自白也还在继续。

  “你说,那两个家伙是不是真的没救了啊?”

  还没等铭回答,缥缈又有些沙哑的声音就又接着响起。

  “明明只要他们之中有一个人能变得坦率起来,他们二人就能得到幸福。”

  “嗯。”

  “不过,我以前真的好羡慕啊……”

  “……”

  “哪怕一次也好——”

  “我也想能像他们那样真心喜欢上一个人啊……”

  “……”

  “但,我现在好像又不是那么羡慕了呢~”

  “……”

  “因为我啊,好像已经找到了呢~那个男孩如果也喜欢我就好了~应该是喜欢的吧~”

  “……”

  “所以说啊,我现在一点都不羡慕了……”

  女仆小姐红着脸,静静地泡在水里,睡着了,嘴角带着甜甜的笑。

  “是啊,你不需要羡慕了。”

  喜欢你的男孩,一直都在这里。

  ……

  今日的胜负:早坂的胜利

  作者的话:虽然水平不在线,但我本人还是很喜欢这一章的。无论是铭和早坂的日常联系,还是女仆小姐的真情流露,我都很满意。当然,最让我满足的是弥补了原作的一个遗憾。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