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关于夏天的美好回忆。

  我们一家都服务于这个名叫四宫的家族,这是先人与之竞争失败的代价。

  从小接受的教育一直在不断告诫我——

  我的存在都是为了那个小女孩。

  我们从小就一直待在一起,我知道她比我更加可怜。

  从没和同龄的朋友们一起玩耍过,每天都要被一群大人叫去学习各种礼仪和技能。

  从没和家人一起度过愉快的周末,这么多年来那群板着脸的家伙连个笑脸都没有给过。

  从未离开过那座与世隔绝的庄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被囚禁在那方寸之地。

  ……

  我本是和她一起被抚养的,但我两岁的时候,被那个男人带到了四宫家本部。

  直到五年之后,我才再次回到她的身边,直到现在。

  女孩很信任我,而这,也是我最厌恶自己地方的源头——

  我背叛了她。

  我一直陪伴在这个女孩的身旁,没有人比我更感同身受,和她相比,我不时还有母亲陪伴,所经历的尚且算是幸运。

  我们是连结在一起的,是祸福相依的同伴,是同病相怜的姐妹。

  我亲眼见证她一步一步将自己的心冰封起来,变成了那群人所期望的样子,成为了没有感情的冰之辉夜姬。

  我,很心疼。

  但又无可奈何。

  随着女孩逐渐长大,她心中的坚冰终于被融化。

  她懂得了喜怒哀乐,交到了朋友,也有了喜欢的男孩。虽然双方都很不坦率,但彼此都值得托付。

  我看着这一切,倾听着这一切,清楚地感受着女孩内心久违的快乐,帮助她处理大大小小的麻烦。

  现在,我帮助女孩悉心打扮着自己,今天她要去和自己的朋友们一起参加夏日的祭典,一起去看烟火。

  女孩曾经只能在房间里的窗前,隐约看到一点点,如今终于可以和朋友们一起去现场欣赏了。

  听说是很盛大的烟火大会呢。

  ……

  但是,现实总是残酷的,尤其是在这个四宫家更是如此。

  我和女孩都被要求立刻赶往京都的本宅,这是不容半点商量的命令。

  幸运的是,女孩交到了很好的朋友。他们决定为了女孩延期这次约定。

  女孩很高兴,我也很欣慰。

  女孩找到了她曾梦寐以求的一切,我发自内心为她感到高兴。

  如果是以前的话,我或许也会羡慕吧?

  但那是以前,因为——

  我好像找到了喜欢的男孩。

  那个男孩的性格很糟糕,至少第一次见面时他就一直在欺负我。

  男孩好像很了解我的身世,也看到了我脸上的诸多假面。

  但他却说喜欢看到我真实的样子,因为那副虚假的模样实在是无趣。

  男孩帮助过我,安慰过我。

  在我迷茫时,轻抚我的头,清冷的外表下隐藏着属于他的温柔。

  不知为何,我对他悄悄放下了芥蒂,也在心底悄悄埋下了一颗种子。

  汲取着多年来奢求的愿望,逐渐生根、发芽。

  是错觉吗?最近我们之间的接触在逐渐增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随着男孩的逐渐靠近,我从他的身上找到了自己一直所追求的东西。

  男孩是一个大少爷,但又不完全是一个大少爷。

  我在他的身上看不到家族以及欲望的影子,他和那些财阀、企业继承人不同,男孩过的是自己想要的生活,没有人强迫他做任何事。

  像是一个朴实的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他活得自由自在。

  在他的身边,我会紧张,但……很安心。

  ……

  我好像喜欢上他了,男孩好像也喜欢我的样子。

  男孩约我一起去参加烟火大会,我想都没想就直接同意了。

  或许在我的心里,他已经占据了那个特殊的位置了吧。

  这个暑假,我们一直在保持着联系。

  男孩每天都会给我分享他在华夏的见闻,我也会和他说许多家里发生的趣事。

  我过得很充实,也很快乐。

  突发变故,我给男孩发了消息,告诉他我如今正在赶往京都。

  我等你。

  我收到了回复,看着屏幕上的三个字偷偷地笑了——

  是啊,现在的我并不羡慕。

  ……

  我们回到了四宫家本宅,在仅有我们两个人的房间里等候发落。

  女孩从半开的门后看到了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父……父亲大人……”

  女孩很激动,有些不知所措。

  “啊,你在啊。”

  “辛苦了。”

  那个男人走了。

  “大老远的把你叫来,就说这么一句?”

  我知道,女孩的父亲从没对她说过晚安、路上小心、做得好、我爱你……

  没有半点亲情的家伙,渐渐地,女孩不再感到伤心,因为她不会再对此生出什么感情来了。

  我很生气,诅咒那个不珍惜女孩的一家之主。

  “去死吧,臭老头。”

  我是认真的。

  门外路过的人全都对女孩小心翼翼,提心吊胆地对待她。

  女孩就像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日式娃娃一样。而我——

  是这个娃娃的陪衬。

  ……

  今天是值得庆祝的日子,我把女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因为女孩要去和朋友一起去参加烟火大会了!

  我很期待,因为我也一样。

  那个男孩在等着我。

  但……

  “不可以。”

  女孩的要求被回绝了。

  “在人流拥挤的地方,佣人恐怕也会跟丢辉夜大小姐,如果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我们要如何向家主大人交代……”

  女孩的幻想破灭了,连带着我的一起。

  邮件:

  女孩:很抱歉,我今天没办法去了。真的很抱歉。

  我:对不起,我去不了了。

  没过多久,我收到了回信——

  我可不喜欢失约。

  ……

  我如坠冰窖。

  啊啊,果然……这对我们来说只能是奢求吗?

  ……

  女孩哭倒在床上,不断地欺骗着自己:

  “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

  只能在自己刚注册的推特里诉说自己的愿望——

  想和大家一起看烟火

  绝望压倒了女孩,让她放弃了逃跑。

  ……

  不,至少,让这个女孩……

  “辉夜大小姐,你打算这样到什么时候。”

  “在这里自责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哪怕你想要逃避,不愿再面对大家,但开学后还是避免不了的。”

  “虽然我们……大小姐很不幸,但祸不单行。”

  “这个暑假你不是只见了白银会长仅仅一面吗?那么多计划全都打了水漂。”

  “我想白银会长对你的思念已经堵成即将崩溃的水坝了,辉夜大小姐如果趁这个机会和他来一场邂逅的话,那积攒至今的欲望……”

  “很有可能成为告白的契机哦~”

  ……

  “辉夜大小姐,晚餐准备好了。”

  “我不饿,现在心情不好,要提前休息了。”

  “可是……”

  “这么小小的愿望也不能满足吗?”

  “……”

  “好吧,您好好休息。”

  本家的监视者关上门离开了,但仍守在门口。

  我装扮成女孩的样子,骗过了碍事的人,像是女孩的变声器这种东西我早就有了。

  我给了女孩希望,让她去追逐自己梦想的烟火,去陪伴自己的朋友以及……

  喜欢的男孩。

  我可不喜欢失约。

  啊啊,到头来还是这样吗?说到底——

  奢求的人原来只有我啊……

  “我也想……”

  “和他一起……”

  “去看烟火啊……”

  我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看远处微弱的火光。

  ……

  “女仆小姐,我来接你了。”

  熟悉的声音,带着些许调笑。

  我猛然睁开了眼睛,映入眼中的,是一双深邃又坚定的眼睛。

  好近。

  “铭……”

  学长?还是少爷?我被震惊地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位突然到访的男孩。

  “唔——”

  我的嘴被一只冰凉的手捂住了。

  “嘘——请保持安静,女仆小姐。你也不想被外面那群讨厌的家伙

  们发现吧?”

  我点点头,也只能点头。

  “那好,我们出发吧。”

  说完,铭从床头拿过一个长长的枕头,塞到了辉夜的被子里,又把我头上的假发摘下,套在枕头的顶部,又用被子捂得严严实实的。

  做完这一切,男孩凑到我的耳边,轻声低语:

  “好了,我们走吧~”

  太近了。

  ……

  我被男孩抱了起来,只见他轻车熟路地于阳台、树干、墙头上穿梭,一个起跳,在下落时抓住一根绳子,安安稳稳地落了地。

  “呼——这鬼地方每来一次都不舒服,还真够让人反感的。”

  我……离开了那座牢笼?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男孩又抱着我急速奔走,朝着一间小巷跑去。

  “那个……能把我放下来吗?”

  我的脸很红,在他的怀中轻轻挣扎。

  “你有鞋吗。”

  “……”

  “没有。”

  “那不就行了,这可是我的第一次公主抱。”

  啊啊,心脏跳得好快……

  我们来到了巷子里,里面停着一辆黑色的汽车。

  咔——砰——

  我被放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又被系上了安全带。m.biqupai.

  啊啊啊,蹭到了蹭到了!

  呃……好像也没完全蹭到?为什么还有点小失落。

  “尊敬的小姐,还请坐好扶稳。”

  坐在主驾驶座上的男孩握紧了方向盘。

  “哎?”

  另一边,坐在计程车上的白银四人。

  “一定要赶上啊!”

  “不行,照这个速度的话到了很可能就结束了!”

  “真拿你们这些小家伙没办法啊……”

  “记得帮我和公司保密哦~”

  “哎?”

  铭司机:“我要开始飙车了!”

  轰——

  汽车被启动,如一支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附近的公路几乎全都堵住了,我们得找别的路线。”

  “等等等等!你不是才17岁吗?!应该没有驾照的吧?!”

  “确实没有,但也不能说没有。”

  铭一转方向盘,汽车驶入一条隐秘的小道。

  那种东西,他上辈子就有了。

  “这是条近路,走这里的话很快就能到木更津。本地的烟火大会结束了,但那里的烟火会持续到8点30分。”

  “这里好颠簸啊!”

  “这是最近的一条路了,保持这个速度在到达之后距离结束还能有一段时间。”

  还能一起看烟火吗?

  期待冲散了内心的恐慌,我逐渐平静了下来。

  这一切都发生的有些太突然了,刚才我都没有想到要去思考。

  “你……不是说不来吗?”

  “我可没这么说过。”

  “可你发了邮件……”

  我可不喜欢失约。

  “所以我来了。”

  如果我不来的话,你就会一直站在窗前,盯着远处那寥寥无几的烟火幻想吧……

  ……

  原来,不喜欢失约是这个意思……

  “你是怎么潜入到四宫家的?”

  心跳,随着晃动的汽车,在不断加快。

  几十天未见,我捂着胸口,想和他多说说话。

  “上次帮四宫学妹学推特的时候顺着四宫家的网络随手留下了几道后门,不得不说那破地方的防备是真的差,可能他们也想不到自己会被入侵吧,啊哈哈。”

  想破坏我和女仆小姐的约定?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那……辉夜大小姐……”

  我察觉到男孩的精神状态有些不对劲,好像很……

  亢奋?

  “你不用担心四宫学妹,白银看到她在推特上的留后,就召集大家一起去找她了。现在几人应该就在驶往木更津的高速上。”

  “他们都在一起,你为什么会……”

  在这里?

  “当然是来接你的,我们约好了要去看烟火,四宫家那座破囚笼可拦不住我。”

  我们约好了。

  要去看烟火。

  我盯着男孩的侧脸,显示仪的亮光照在他的脸上,依旧清冷的面庞上带着坚定。

  “收到你那条不能去看烟火的邮件我就大致猜到了。哎呀呀,我的女仆小姐啊,因为没办法和她的铭少爷一起去烟火大会,气得又哭又闹,呜呜呜呜好可怜啊~”

  “那是辉夜大小姐才对!”

  我脸红地指正道。

  “你心里不是这样的吗?”

  “……是。”

  我承认了,转过头看向窗外,任凭夏日晚间带着凉意的风打在我烧灼的脸上。

  “你好像脸红了?可惜我现在在开车,不然真想凑近看一看。”

  “肯定很可爱。”

  在这个夜里,男孩好像突然变得坦率了。

  尊敬的驾驶员您好,mq安全驾驶系统提醒您,您现在的驾驶行为非常危险,请谨记: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

  乒——滴滴滴滴——!

  铭腾出右手一拳打在了显示屏上,不爽地威胁道:

  “现在还跟我谈亲人泪两行?!再吵信不信把你拆了!”

  (烨老板:啊啊啊啊啊,我的行车记录仪!)

  更明显了,此时男孩和过去的稳重完全不同。

  “你的状态好像有些不对。”

  这不像是平日里的他。

  “不对?是啊,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兴奋过。”

  “兴奋吗……”

  不,与其说是兴奋,不如说是冷静下潜藏的疯狂。

  是为了我而疯狂吗?

  “我……”

  “我们到了。”

  呼之欲出的心意被打断,汽车终于驶出了那条狭窄的小路。

  不远处,璀璨的焰火不断升上夜空,绽放出它们瞬间的辉煌。

  随着安全带被解开,我被抱下了车。

  男孩轻轻地将我放倒在路边的草坪上,随后他自己也在我身旁躺下。

  这是绝佳的观看位置,烟火还在继续,可我的目光始终都在男孩的侧颜上。

  “很漂亮的烟火。”

  “……嗯。”

  “你好像有心事。”

  “嗯。你本来可以带着辉夜大小姐他们一起来的,可为什么只有我一个。我可以理解为——”

  “这是你特意安排的一出英雄救美吗。”

  “可以这么说。”他承认了。

  “但我真正想要的,就是现在只有我和女仆小姐两个人的时间。”

  “没有其他人打扰,只属于我们的时间。”

  “这样,我才能真正下定决心,在璀璨烟火的下,说出我的心意——”

  你的心意……

  我期待着,盼望着,在灵魂深处渴求着——

  “女仆小姐,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草地上的男孩转过头,用热切的目光看着我。

  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我哽咽着向男孩确认。

  “你……说什……么……”

  “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我……你……不值……得……”

  “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我……不敢……奢……望……”

  “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一只温暖又有些湿润的手,悄悄地来到了我的身旁。

  “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无论我如何询问,他的回答始终只有一个——

  等待我的回答。

  “嗯……嗯……我愿意……我愿意……”

  青春的草地上,男孩与女孩的手,缓缓相握。

  辉夜公主找到了自己的白银王子,女仆小姐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痴情少爷。

  ……

  这个夏天,我收获了美好的回忆。

  我被男孩带出了囚笼,在漫天烟火的见证下,收到了他的告白。

  心跳声盖过了烟火的声响。

  我喜欢这个男孩,在这之前就喜欢上他了。

  我答应了。

  我们开始交往了。

  没有海誓山盟的承诺,只有掌心传来的温度,以及他不愿松开的手。

  往后余生,请多指教了。

  ……

  今日的胜负:所有人的胜利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