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分的加更,第二更在晚上八点,是糖~( ̄▽ ̄~)~)

  众所周知,开学第一天。

  在学生们的时间观里,这本该和学习时光一样漫长的暑假却如白驹过隙般转瞬即逝,假期里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便迎来了结束。

  学生们在经过了愉快与充实(醒了吃、吃了玩、玩了睡)以及一些紧迫(假期最后几天疯狂补作业)的暑假生活后,大家都满怀着忧郁(开学考试别考砸)和期待(能见到暗恋对象),回归到了日常的学习生活之中。

  当然,对秀知院的优秀学生来说,上面那种“世俗现象”并不会出现在他们的假期生活中。所有人,都对自己的假期有合理的规划。

  暑假结束后,所有人都有美好又充实的回忆。

  呃……

  好吧,大多数人。

  比如学生会里的某位会长,就是一个例外。他现在……

  在擦玻璃。

  这位正在擦玻璃的金发男子已经在那里站了足足二十分钟了,他现在——

  后悔得想死。

  咳咳,让我们来采访一下这位想要轻生的男子——

  客串记者mq:这位同学,你为什么想死啊?

  金发男子:人家铭学长也有理由说的,“我喜欢的是什么女孩?我喜欢的是女仆小姐!你喜欢的四宫学妹是什么豪门千金啊!”biqupai.c0m

  金发男子:你叫我告白?就四宫这种顶级贵族千金我这种人配和她交往吗?!我敢主动告白吗?!没这个实力你知道吗!

  金发男子:再这样下去真的要比学长晚了(指交往),学长输完再输石上,再输藤原,然后没人输啦。

  mq:听说您在这个暑假制定了很多的约会计划呢,难道这些进展不足以挽回您轻生的念想吗?

  金发男子:哦呦,谢天谢地喽~我跟你说了,像这样的计划本就没有打好基础,全都是建立在四宫主动来邀请我的基础上设想的,你能跟我保证整个暑假都能像那天下午一样,在学生会办公室都能遇见四宫啊?!

  mq:那先生您为何要想不开啊?按理来说您应该早就习惯了才对啊。

  金发男子:我他喵谢谢你啊。

  金发男子:唉——总之就是非常后悔就对了。这个暑假,我不是打工就是学习,要么就守在手机旁边等四宫的邮件和电话,你说她总该联系我的对吧?

  mq:呃,或许……人家也是这么想的呢?

  金发男子: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要主动联系她,可结果呢?把写好的消息删了一条又一条,不停地看着之前发过来的邮件,跟个处男的初恋一样!

  mq:恕我直,您还是处男,而且这也是初恋。

  金发男子:我……好吧,您说的也没错。但真正让我后悔的是什么?是这些吗?是在学生会偶遇后没有趁气氛告白吗?都不是!是在烟火大会上我说的那些羞耻的话啊!!!

  mq:下面请欣赏,白银御行经典台词朗诵(烟火大会限定)——

  在那里,有一个流落凡尘的辉夜公主,正等着他的王子去拯救呢。我还有事,就交给你了,好好珍惜这次机会。

  啊,不好意思放错了,这是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忙着去告白的(划掉)热心市民的留。

  下面才是正片——

  那我带你去看吧,去看烟火。

  这场“揣测四宫的想法,找出四宫的位置”的游戏,还挺有意思的。虽然我有些作弊了就是了。

  我(们)要让四宫看到烟火!!!

  要赶上啊!!!

  ……

  金发男子:啊啊啊啊啊!!!不要在这里回忆片段啊!!!太羞耻了啊啊啊啊啊!!!

  mq:好的,本次采访到此结束,但这位同学,还是不要真的死了啊。

  金发男子:已经结束嘞!

  ……

  这名金发男子就是学生会长白银御行,脑海里上演了一出天人大战的他手上擦玻璃的速度也不自觉地加快了起来。

  光芒!好耀眼的光芒!

  啊啊啊,好羞耻啊!

  “你在这里做什么啊……”

  突然有人出现在自己身后,白银猛地回头,发现铭正无语地看着他。

  “啊,是铭学长啊,这不是开学第一天,打扫一下学生会内部嘛……”

  “你对着那一块玻璃已经擦了半小时了。”

  “啊这……是这样吗?”

  铭摆摆手:“算了,我不会把你刚才徒手擦出核聚变的事说出去的。”

  他刚才擦玻璃发出的光已经快要飞出太阳系了,摸ss看了都流泪。

  白银:哎?什么意思啊?

  “话说回来,开学典礼三年级部分的收尾工作学长已经完成了吗?”

  “嗯。你在这里擦玻璃,是学期第一天的大扫除?”铭指了指白银手里的抹布

  白银点点头,感慨道:“没错,说起来这种事学长已经经历过许多次了吧?”

  “嗯……自从黑羽那家伙把我带到学生会,每次假期开学都要对学生会进行清扫工作。”

  铭的脑海中闪过些许回忆,转眼间,已经过去两年多了。

  “学长是来帮忙的吗?”

  在高一时,白银也是和铭一起打扫过学生会的,但他如今没有在铭的手里看到工具。

  “不是。”

  “哎?”

  “这次大扫除我就不参加了,我这次来是找你请假的。”

  白银:(⊙?⊙)

  “那个……学长您请假的理由是什么?”

  “我想偷懒。”

  白银:w(?Д?)w

  夭寿了,铭学长竟然请假偷懒了!!!

  白银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要被颠覆了,在他的印象里,铭学长虽然很少主动和别人交流,最近这段时间说的话才多了起来,也几乎见不到他对什么东西感兴趣,但在工作方面可以说是尽职尽责的。

  至今为止,无论是黑羽学长还是自己,只要是将工作拜托到他手上,他都是默默地接过,然后保质保量的完成,从未有过差错。

  不过从不加班就是了。

  白银在过去的很长时间都是以铭为榜样学习的(除了最后一句)。

  现在,这座自己内心中的信仰之峰,他倒了!

  “呃……方便说一下学长您偷懒……啊不是,请假去做什么吗?”

  白银只觉得世界颠倒,刚刚才听到的话全都是幻想。

  “我要去陪女朋友。”

  ……

  静——

  “啊嘞?”

  白银眨巴眨巴眼睛,他刚才听到了什么?

  “那个……我没怎么听清楚,学长您能再重复一遍吗……”

  “我、要、去、陪、女、朋、友。”

  这次铭故意放慢了语气,但语气依旧平淡。

  女朋友?!?!?!

  “为什么学长您能一脸平静地说出这种话啊喂?!”

  白银将手里的抹布扔到了地上,对着自己敬爱的榜样学长大喊大叫。

  “这有什么值得意外的?”

  “好家伙!您怎么还凡尔赛起来了啊?!您这是和谁学的啊?!”

  “你和四宫学妹。”

  “我和四宫……”

  本来还在爆发的白银哑火了两秒钟,四宫倒是有一点,但我是那种凡尔赛的人吗?

  (呵呵,好意思说人家,你们两个半斤八两~~(﹁﹁)~~~)

  但这不是重点!!!

  “学长您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啊?!而且和女孩子交往了就这么口无遮拦地说出来了吗?!”

  这才是最让人在意的地方啊!本来自从来到学生会后,大家都是没有恋爱经验的单身汪,白银也一直在劝自己不要着急,还有学长和石上两个垫背的,四宫向自己告白是迟早的事。

  可现在呢?!有人背叛了革命啊!!!

  说好的同甘苦共患难呢?!?!(铭:我没说过。)

  “就是在暑假。”

  “暑假?!”

  “是那位哈萨卡小姐吗?”

  “嗯,就是那位女仆小姐。假期最后几天,烟火大会上,我向自己喜欢的女孩告白了,然后她答应了,所以我们开始交往了。”

  “就这样?!”

  “就这样。”

  就这样个头啊!!!为什么你能说得这么轻描淡写啊?!还有这是在谈恋爱这种神圣又庄严的事情诶,你那面不改色的表情是闹哪样啊!!!

  为什么告白这种事在你这里就变得这么理所当然了啊!!!要是真的这么简单,那我……

  我之前什么都没发生的那半年在干嘛?!

  白银不理解!非常得不理解!

  看出了白银的困惑,铭嘴角微微上扬,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有趣的想法:

  “你想不通?”

  “……想不通。”

  “搞不懂可以说出来,也许我能帮你,就当是准假的答谢好了。”

  一听铭这么说,白银也逐渐冷静下来,整理着思绪。

  这是一位先驱者!如果能从学长这个过来人这里吸取到有价值的经验的话——

  自己和四宫交往的胜算将大大增加!

  “咳,学长您别这么说,就算您不给我解惑,我也会给您准假的。”白银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真正的目的。

  “哦?那我走了。”

  铭可不吃他这一套,转身就要离开,这时候还在这里傲娇,他可不奉陪。

  如果不是临时起意想戏弄(划掉)帮助一下这位可怜的学弟,有这时间还不如早点去找女仆小姐卿卿我我。

  “哎?!等一下啊学长!”

  白银冲上前拦住了铭的去路,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铭轻轻啧啧两声:“在我这里还来那一套,就算是龙珠学妹来了也能一眼看出来你那点小心思。”

  白银的底细铭可以说是一清二楚,不如说,现在白银的这副样子也有他一点功劳。

  唉,真是个不坦率的学弟。

  白银心中一暖,这种熟悉的感觉,学长还是和当初一样,面冷心善啊。

  “好了,你想知道什么,现在就问吧。再晚一点,四宫学妹和藤原学妹就要回来了。”

  铭开口催促道,他也挺急的。

  “呃……那个,学长您为什么就直接把自己有女朋友了这么重要的事告诉我了?”

  白银也知道时间紧迫,连忙梳理了一下思路,开口问道。

  “因为这没什么好隐瞒的。因为要考虑女朋友的感受,我并没有和其他人说,你是第一个。”铭自然而然地回答道。

  “学长您这么信任我吗?!”白银很感动。

  “不是,是因为我不觉得你会说出去。”铭看向白银的眼神逐渐危险起来,带着些许威胁的意味。

  一副你敢说出去就死定了的样子。

  白银被盯得冷汗直冒,试探性地问道“我为什么觉得您就是想找个人炫耀一下?”

  铭收回目光,转身看向窗外:“好了,你可以问第二个问题了。”

  白银:……

  好吧。这家伙就是来炫耀的……

  好气啊!!!(╯‵□′)╯︵┻━┻

  但没办法,该问的还是得问。

  “那学长您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对方的?”

  “这个就说不清了,她在过去留下了一道足迹,又在那个下午让我心动。”

  不愧是学长,听起来很靠谱的样子。白银趁热打铁:

  “能具体说说是什么让您心动的吗?”

  “是壁咚。”

  白银:……( ̄_, ̄)

  这一点可以忽略掉了,让自己去壁咚四宫,那还不如直接去告白。

  “这样问效率太低了,还是由我来讲更为直接。”

  铭把手搭在白银的肩膀上,白银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们每天都会两个人一起吃午餐。”

  白银:……→一般都在学生会解决。

  “虽然我暑假期间大部分时间都在华夏,但我们之间每天都有在联系。”

  白银:……→没发过也没收到过邮件,只和辉夜见过两面。

  “我们将自己暑假中的日常都细细分享给对方。”

  白银:……→假期里都在打工和学习。

  “我邀请她一起去看烟火,她同意了。”

  白银:……→能达成意见全靠藤原书记助攻。

  “我带着她躺在草地上看着漫天星火,对她说喜欢。”

  白银:……→前半年就干等着没告白

  “因为喜欢,所以我告白了。”

  白银:……→还在等四宫告白

  “她也喜欢我,所以就答应了我的告白。”

  白银:……→四宫喜欢自己还只是猜测

  “所以我们就开始交往了。”

  白银:……→母胎单身16年

  “懂了?”

  “……懂了。”

  说完,铭满意地离开了学生会,留下了在原地怀疑人生的白银。

  就……这么简单?

  一起吃午餐这种事、互相联系这种事、互道思念这种事、邀请去看烟火这种事、告白这种事、交往这种事……

  如果恋爱这种事有调查问卷的话,那就只有一个答案了——

  非常简单

  不不不,我和学长不一样,他能去追求女仆小姐,但我不能去和四宫主动告白!

  先告白就输了!

  都是时臣的错!

  但……

  先告白真的就输了吗?白银不禁为自己的信念产生怀疑。

  “哎呀,会长已经在打扫了吗?”

  在白银思索之际,辉夜和藤原拿着清扫工具走了进来,之前压下的羞耻感再度涌了上来。

  啊啊,好想死。该怎么面对四宫啊……

  ……

  今日的胜负(一):白银的败北

  作者的话:咳,所谓兄弟,就是在自己脱单之后找那群单身狗朋友炫耀,人之常情嘛hi~o(* ̄▽ ̄*)ブ

  虽然没有铭的武力值的话,很有可能会被群殴一顿就是了( ̄e(# ̄)╰╮o( ̄皿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