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打算烂尾啊,就算只有一个人看,这本书也会更完的(◎`?w?′)人(′?w?`*))

  “逛街~~今天要大肆采购哦~~”

  “萌叶……逛街指的是只看不买啦,要是大肆采购的话那就成普通的购物了诶……”

  (作者:呃……我一直以为逛街和购物没什么区别的Σ(°△°|||)︴)

  (来自未知存在的嘲讽:你又没有女朋友,当然不知道喽~)

  (作者:……)

  “嘿嘿,不要在意这种细节嘛~~倒是姐姐最近都没什么精神呢,是因为看了大姐的珍藏吗~~”

  萌叶对着藤原吐了吐可爱的舌头,却没得到姐姐大人的回应,翘起后脚就抱了上去。

  啊啊,姐姐大人的胸怀,比以前还要柔软壮阔呢~

  藤原也反手抱了上去,享受着妹妹的撒娇,前几天遭受的精神上的折磨在此刻仿佛烟消云散一般。

  就是在四天前,藤原妈妈为了帮助不会处理活鱼的笨蛋儿子,和他一起看了三天的惊悚猎奇恐怖片,终于克服了内心的恐惧。

  结果最后却被告知因为去年处理活鱼劝退了一大堆学生,所以在今年取消了。

  遭到双重打击的藤原这两天一直闷闷不乐的,神经也变得异常敏感。

  这次来逛街,也有想要洗涤心灵的目的。

  看着藤原姐妹在那里贴贴,辉夜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两个孩子,她应付不来。

  但她这次答应逛街邀请的原因,则是前面那个安安静静的银发少女——

  会长的妹妹,白银圭。

  两天后是白银的生日!

  大概一年前。

  “白银同学,前两天是你的生日吧?”

  “嗯,是啊。无论是生日还是圣诞节什么的,对我而和普通的日常没什么区别。”

  “啊啦,真可怜呢~”

  “怎么,难道四宫想为我庆生吗?”

  “怎么可能,这种事就算天崩地裂也不可能发生的。”

  ……

  破案了,这里是流浪地球的世界!(不是)

  不知道该送什么礼物好的辉夜,决定在这次有他妹妹参与的逛街活动中,旁敲侧击出会长的喜好,而且这也是能和未来的小姑子打好关系的绝佳机会!

  但……为什么妹妹身旁的位置被藤原同学占了啊喂!怎么还抱在一起了啊!!!

  这个女人,果然是会毫不犹豫就像男性献身的*欲的化身呢~她只是将男人视作食物的下贱之女啊~她终于还是跨过了那条禁忌的线啊~

  呵呵,人形的家畜~~

  危!危!地球之癌也就剩两个月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嘻嘻,小辉夜,小圭很可爱对吧~把你约出来可真不容易啊~~”

  萌叶不知道什么时候蹭了上来,一把抱住了辉夜的手臂。

  这是什么……又软又圆,团子吗?这个家族的遗传基因也太可怕了!

  “因为我家最近管的比较严嘛……”

  辉夜不自然地拽了拽胳膊,结果当然是失败了。

  也不知道本家抽了什么风,前几天从京都来检查设备的人发现四宫家的监控有被入侵的痕迹,直接上报给了四宫本部。

  也不知道是在防备什么,来调查的技术人员也追踪不到源头,线索全断。

  导致最近的规矩比过去还要严格,听说是和四条家的动作有关……

  “小圭可是男女通吃哦,班里的大家都很喜欢她呢~”萌叶的眼中满是向往:“她学习很认真,虽然自尊心很强,但三观很正,就像是一张纯洁的白纸一样……”

  “嘻嘻,是那种真的想让人彻底弄脏的类型呢~有种好想把她一辈子都关在地牢里好好疼爱的感觉呢~”

  刚刚还在散布杀气的辉夜:……

  好危险……这是什么女同 病娇发啊……

  我果然不擅长应付她啊,这孩子说出来的话总是那么吓人……

  早坂,救救我!

  ……

  另一边,隔了两条街的商场门口。

  “你来了。”

  早坂看着从车站向自己走来的男孩,攥住挎包的手下意识地微微用力。

  啊啊,有点紧张啊。

  “嗨,想我了吗。”

  铭伸手向面前便装的女仆小姐打了招呼,不过改成调戏的话,可能会更恰当一些。

  “没有。”

  早坂扭过头,不敢去看铭的眼睛。

  “这样么,那我走了。”

  说完,铭真的转身离开了,头都没回,越走越远。

  “你……给我回来!”

  本来还在等他自己回来的早坂眼看对方就要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了,快步冲上去,拉住了铭的手腕。

  “你想去哪?”

  可能是跑得有点太急了,早坂气喘吁吁地踮起脚尖,扯住铭的衣领让他面对着自己。

  “当然是回去了,既然小爱都不想我,那我还不如消失两天。”

  铭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就像个没人要的可怜孩子

  “我们前天刚见过面!”早坂强调着事实。

  消失两天?你想得倒美!

  “还有,你的演技是真的烂到没话说。”

  一眼就能看出是装的。

  “没办法,我就是想你了,总得表示一下。”

  铭摆摆手,演戏这种事需要天赋以及练习,显然这两个条件他都不具备。

  虽然他这么想,但女仆小姐的心思已经不在上面了。

  “你很想我吗……?”

  手上的力道逐渐减弱,早坂的气势也随之变弱。

  “……铭。”

  这好像还是第一次吧?叫出他的名字。

  “咳,也就一点,也没有那么想。”

  被放下来……不对,由于身高差只能说被提起来的铭重新获得了自由,拉起女朋友的小手,朝着来处走去。

  “小爱呢,有想我吗?”

  “还是……”

  “……有一点点想的。”

  从没有觉得周末的休息时间是那么漫长,如果能早点回学校见他就好了。

  不约而同地,两人牵在一起的手,慢慢地交叉在了一起。

  ……

  这是东京最大的商场之一。

  由于是周末时间,这里的人相较平时至少要多出一倍,从那些几乎停满了的停车位就能发现了。

  周末,是休息时间,也是娱乐时间,结束了一周的学习及工作后,绝大多数学生以及社畜都会来这里放松。

  除了那些喜欢待在家里肝原话和海岛的宅男以及找空闲时间码字的苦逼作者→_→。

  “铭,你觉得这件怎么样?”

  “我不懂衣服的搭配,依我来看是越简单越好。”

  “比如?”

  “白衬衫加运动裤。”

  “就像你穿的这一身?”

  “嗯。”

  “好吧,没救了。”

  商场内部,男装区。

  早坂从衣架上摘下一件浅蓝色的背心,在铭的身前比划了几下。

  从刚才开始,她就对自家男朋友对穿着打扮的敷衍彻底服气了。

  因为在秀知院一直都是要求穿的制服,所以在过去也没怎么看出来,但现在就不同了。

  衣品如人品,铭的穿衣风格就像是他的性格一样,除了舒适与实用外,只喜欢那些单调的风格。

  像是那种颜色鲜艳的、特意开口的潮流衣服总之就是特别的反感。

  看着在给自己选衣服的女仆小姐,铭此刻也终于理解自家老爸为什么对陪老妈逛街这种事又爱又恨的感觉了。

  体贴的女朋友用心给自己挑选衣服确实很幸福,但铭刚才已经不知道试了多少件夏装以及秋装了。

  饶是以他的心性,也难免有点受不了了。

  不过既然小爱喜欢,她都没有抱怨,那作为男朋友的自己当然也不能退缩了。

  只是在给自己对比衣服的型号时,那双手冰凉的小手有时总会碰到自己的脖颈,让他有些上火就是了。

  又试完了一件衣服,铭拉着早坂在一旁休息。

  好可怕,这么久了居然连汗都没出。果然逛街时的女人都是怪物吗……

  “给。”

  铭递给早坂一个拧开的水杯。

  “好甜,这是……”

  “雪梨水。”

  “你做的?”

  “嗯。这么热的天,如果中暑了那可就不妙了。所以就提前准备了一些。”

  “吨吨吨吨吨——”——淑女的喝水方式。

  “好喝吗?”

  “好喝。吨吨吨吨吨——”

  “慢点喝,喝的太快的话对身体也不好。”

  铭摁住女仆小姐手里的水杯,拿出手帕轻轻擦掉她嘴角残留的水渍。

  早坂被这一系列操作搞得有些头晕,差点以为自己真的低血糖了。

  这家伙,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做完这些,铭拿过水杯自己也慢慢地喝了起来。

  “铭……”

  “嗯?”

  “这是……”

  “嗯?”

  “间接接吻了啊……”

  又喝了两口甜甜的雪梨水,铭将水杯塞回了女仆小姐的手里,趁其不备捏了捏她绯红的脸蛋。

  “你忘了?我在喂你吃午餐的时候,早就间接接吻过了。”

  有点烫呢,像是刚出炉的蛋挞,又酥又软。

  “唔——颂售——”

  早坂象征性地反抗了几下,这家伙又捏自己的脸。

  知道小女朋友在口是心非的铭又多捏了一会儿才罢休。

  “女仆小姐今天找我来就是来买衣服吗?”

  说起这个,铭还记得自己收到邮件时有点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嗯。”其实就是还有一点想你就是了。

  后面那句并没有说出来,被早坂锁在了心里。

  “我记得今天四宫学妹和藤原学妹约好了一起来这附近逛街的。”

  “嗯,所以我在附近随时待命。”

  “呃,女仆小姐这是在带薪摸鱼吗。”铭调侃道。

  “怎么,你不喜欢?”早坂靠在铭的身上,嘟了嘟嘴。

  “不,我很喜欢。没想到第一次约会居然提前了,还是小爱主动提出的。”

  “哼~第一次约会居然是男方提出的,回去后越想越气。”

  “没想到小爱还挺强势的。”

  “这叫主权,还有,不许这么叫我!”

  早坂十指微弯,作势就要往铭的腰间挠去。

  铭少爷早有准备,火速拉开距离逃过一劫,但也不敢再“放肆”了。

  人嘛,都是有弱点的,这个时候从心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 ̄)>

  “咳,四宫学妹这次来应该是给白银选生日礼物的,那女仆小姐的生日是哪天呢?”

  “你想知道的话随时可以查到才对。”

  “可我想听你亲口说出来。”

  “……”

  “先说你的。”

  “好狡猾啊,居然反将一军。”

  “那你别说了。”

  “5月3日,我的生日。”

  “我的生日是4月2日。”

  “4月2日么,看来要等到明年了。那伯父和伯母的生日呢?”

  “……”

  ……

  周末前来购置秋装的人有很多,但这对学生模样的俊男靓女绝对算得上是异常显眼了。

  人多了,自然也就容易杂,太过惹人注目容易招来一些麻烦。

  铭和早坂还靠在一起好好休息时,几个穿着夸张的男生不怀好意地向两人的座位离近。

  “喂,小子!有钱没!”

  看到来者不善,铭不慌不忙地站起身,简单活动了一下身体。

  “我问你,有钱没!”

  为首的那个小辫子不耐烦地又重复了一句,还指了指自己胳膊上的肌肉以及后面的一众弟兄。

  “有。”

  铭甩了甩脖子,又松了松手指,发出咔吧咔吧的脆响。

  “咋滴,你还想动手?”小辫子一脸不屑。

  “最近手头有点紧,哥们儿只是找你借点钱,不多,也就20万,让哥几个过个好周末。怎样,帮个忙吧。”

  “老大,你看他后面那个女的!长得跟个外国人似的,水灵灵的打一下估计要哭好久呢!要不也借来玩玩儿?”

  “嘿嘿,光凭这双腿,老子就能玩儿一年了!”

  “有道理,这是你女朋友吧,借哥……”

  砰——!

  小辫子话还没说完,直接就被一拳锤在了脸上,整个人瞬间飞了出去。

  “布嘎——!”

  后面的一群手下本来还在看热闹,笑声还没停下就看到一道一个身影一闪而过,紧接着刚才那个跟小辫子提建议的胖子也飞了出去。

  但是,还没完。

  嘎巴——

  骨裂声响起,铭一记手肘砸在了胖子身边的那个人的胸口。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抄起手里的家伙就往铭身上招呼。

  但棍子还没打在目标上,眼前的人就侧身躲开了,紧接着手臂处传来一股巨力。

  铭并没有留手,每一拳都是往对方关节处以及脆弱部位招呼。

  无论是技巧还是实力都远不如铭的混混,结局自然是全军覆没。

  看着被揍倒在地的混混们,铭来到那个小辫子以及胖子的边上,对着两人的胸口又狠狠地来了两脚。

  “居然选择在这里闹事,该说你们是无知还是傻?”

  紧接着又给那个胖子的肚子来了一拳:

  “以后嘴巴放干净点,记住——”

  “没有下一次了。”

  安保人员迅速赶到,调取了监控录像了解详情后,希望铭和早坂去公安做一个笔录。

  但被铭拒绝了。

  他现在还要陪女朋友逛街呢,可不想在这种事上浪费时间。

  拿出手机给正叔打了个电话,顺利将做笔录的时间延后,安保人员才拉着地上那群半死不活的家伙离开了。

  至于剩下的,就交给清叔处理好了。

  这年头,连混混都是高危职业了,说不准就会在哪个学校附近被电到7分熟。

  “疼不疼?”

  早坂心疼地看着铭因为用力过猛而明显泛红的手。

  “我倒是觉得那群家伙的脸应该更疼。”

  铭揉了揉拳头,无所谓道。

  “你应该叫我一起上的。”

  “那不就脏了小爱的手吗,我可舍不得。”

  “……”

  好安心的感觉,但还是好心疼。

  “哎——你干嘛?”

  “去包扎。”

  “连皮都没破,不需要包扎的。”

  “跟我去。”

  “真的不需要……”

  “过来!”

  “……是。”

  ……

  从服务员那里借来医药箱,简单处理完毕后,早坂用绷带打了个蝴蝶结。

  “好了。”

  “有点像藤原学妹头上的那个……”

  “我倒是觉得挺好看。”

  “嗯,虽然发生了一点小插曲,但也休息好了,我们继续去逛街吧。”

  “你的手……”

  “不碍事,况且衣服还没买好不是吗?”

  “……”

  “好了,走吧。我还等着小爱给我挑衣服呢。”

  “嗯……”

  ……

  等两人终于买完了,铭想起来好像忘记了什么。

  “四宫学妹好像一直没找你求救啊,这可不像她。”

  早坂低头检查着买到的衣服,漫不经心道:“可能是因为手机没电了吧。”

  “……”

  “不愧是你。”

  ……

  当晚。

  “铭儿,你截肢了?!”

  “没有,打了几个找事的混混,现在完全没事了。”

  “让我看看!”

  “呼——还好,没受伤就行。妈妈帮你把绷带拆了吧。”

  “不用了,现在还不想拆。”

  “哎?为什么?”

  “舍不得。”

  ……

  “哥,我今天和四宫学姐一起逛街了,今天她还叫我圭了诶~”

  “呦,这样啊……”

  不过小圭你的表情不太对劲啊……

  ……

  “早坂,我跟你说,小圭简直就像是和会长一模一样啊~”

  “和小圭逛街简直就像是和会长约会一样~”

  “他们真的是太像了啊~”

  “哎?早坂,你怎么没反应?”

  “啊?哦,恭喜你了,辉夜大小姐。”

  “嘻嘻~和会长约会~”

  早坂抚了抚额头,等大小姐你真的和白银会长约会后再和我炫耀吧……

  不过,要不要告诉辉夜大小姐呢?

  ……

  今日的胜负:混混的败北(确认,高危职业)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