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小姐与清冷少爷的秀知院日常 第六十章 庆生

小说:女仆小姐与清冷少爷的秀知院日常 作者:茫情 更新时间:2022-11-24 20:45: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四宫家,辉夜大小姐闺房。

  通过和白银妹妹——白银圭一起逛街得到的情报来看,白银一家在金钱方面的管理异常严格,如果是送很贵的礼物的话,白银是绝对不可能收的。

  “虽然没有问出会长具体的喜好,但我也有个大致方向了。”

  辉夜在纸上写写画画,列出各项可能、条件以及后果,最后,所有的箭头全部指向最中央的两个字——

  心意。

  “也就是看我的心意啦,这样不就简单了嘛~”辉夜放下笔,把战略作战草纸递给身后的早坂。

  “原来如此,辉夜大小姐终于聪明了一次啊。”

  早坂接了过来,除了最中央的两个字外,其他的内容全部都被她忽略掉了。

  因为不用看都知道是各种各样离谱又可爱的理由吧。

  “你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辉夜大小姐很聪明,我已经知道要送白银会长什么礼物了,保证心意满满。”

  “哎?!真的吗?!”

  辉夜很兴奋,不愧是早坂,一如既往地靠谱呢~

  早坂从桌上抽出几条红丝带,往辉夜身上缠了几圈,最后在胸前绑了个结。

  “就像这样……好了,大小姐,来念一下这个。”

  有些无措的辉夜看着面前的手机屏幕,一字一句地念了出来——

  “礼、物、就、是、我……?”

  礼物?是我?

  我是礼物?!

  我这是要把自己送出去吗?!

  “早早早早早……早坂!!!”

  辉夜用力扯着身上的丝带,可能是因为太着急了,结果非但没有解开,还把自己裹成了个粽子。

  “很好,辉夜大小姐现在更像礼物了。”

  早坂满意地点了点头,如果把这份礼物送出去的话,不知道白银会长敢不敢收呢?

  ……

  在主人的命令下,女仆小姐还是不情不愿地解开了辉夜的束缚,就是过程有点困难。

  好可惜哦,辉夜大小姐又一次错失了幸福,什么时候才能变得坦率起来啊……

  这样我也能轻松很多。

  “其实,关于送给会长的礼物,我已经准备好了!”

  重获自由的辉夜决定搬出自己的成果,找回自己四宫家的威严。

  “哇呜,那还真是很棒棒呢。”

  早坂象征性地鼓了鼓掌,脸上没有半点欣喜和惊讶。

  她已经不愿意去想自家大小姐等会儿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惊吓了。

  “当当当——!就是这个!”

  辉夜从大衣柜里搬出一个足有一米高的盒子,小心地拆开外面精美的包装,露出里面的真容。

  早坂:……

  哇呜,是蛋糕诶。足足有半人高的三层大蛋糕诶。

  辉夜兴高采烈地向早坂展示自己准备的惊喜,脸上的画风好像都变得蠢萌了起来:

  “怎么样,这是我特别定制的顶级蛋糕。感觉会长应该会喜欢吃呢,他肯定会非常高兴的~”

  “我跟你讲哦,这个草莓是从采购的时候就开始处理的,糖度17,草莓味却很浓,还有这个海绵奶油里也有秘密哦……”

  早坂已经不想吐槽了。

  果然还是太天真了吗……好沉重!超不能接受的好吗!超不好意思的啊!

  我的主人可能已经没救了,就像那个连衣服都懒得搭配的家伙一样。

  “咦~早坂你怎么了呀?”辉夜眨巴眨巴眼睛,她还沉浸在白银收到礼物后和她告白的幻想里。

  “不……如果辉夜大小姐觉得好的话,我不会再刻意说什么的……”女仆小姐彻底放弃了,决定就此摆烂。

  毁灭吧,赶紧的……wap.

  累了。

  “哎?你说什么呀?听着含糊不清的~~”辉夜大小姐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你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笨蛋啊……”

  早坂甚至有些怀念之前那个绝对理性的大小姐了。

  “唉,算了……祝您一路顺风。”

  ……

  傍晚放学时间,秀知院,高中部学生会。

  “我先走啦~”

  “会长,明天见。”

  “明天见。”

  “好的,辛苦了。”

  其余人全部离开了,现在办公室里只剩下白银和辉夜两人。

  辉夜:很好,现在就是把蛋糕送给会长的最佳时机,会长肯定会喜极而泣的!

  但是……

  你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笨蛋啊……

  想到临走前早坂说的话,辉夜不禁咬了咬手指。

  好让人在意啊……笨蛋……我吗……?( ̄_, ̄)

  到底是哪里不对?藤原同学的生日会不也准备了蛋糕吗……(ノへ ̄、)

  准备了这样的……

  这样的……

  ……

  w(?Д?)w

  完全不一样啊!很明显这个也太大了吧?!这是啥?!这种程度根本就是订婚蛋糕了啊!!!

  辉夜大小姐终于回过神来了,连带着画风一起——

  从喵内变成了莱纳。

  如果让会长看到了这个蛋糕……

  啊,这简直就是结婚蛋糕啊,难道四宫你想跟我玩结婚游戏吗?

  哦卡哇伊阔多。

  不要啊!!!!!

  砸瓦鲁多,时间停止了。

  四宫辉夜,头脑(内)战开始!

  辉夜(冰雕):让白银御行那个男人向我们告白,让他从灵魂深处屈服于我们才是我们的目的,你是有多蠢才会想到准备这么大个蛋糕的啊。

  辉夜(被告):你说得对……

  辉夜(笨蛋):这可是生日啊,我想要让会长开心有什么错。

  辉夜(被告):你说的也有道理……

  辉夜(冰雕):我们可是四宫家的人,为什么要下心思让这个平民开心。

  辉夜(笨蛋):当然是因为喜欢啦!

  辉夜(被告):才不是!

  辉夜(冰雕):那个男人确实很优秀,我承认作为一个年轻女人,自己也会本能地去渴求他的肉体。

  辉夜(被告):我不承认啊!!为什么我突然就变成孤家寡人了啊!!

  ……

  正当三人争论不休时,坐于审判席的审判长辉夜(幼年)一锤定音:

  由“你”来决定好了,因为我们就是你,要做决定的也是你,那么,你的想法就是我们的想法。

  纯真的孩

  童往往更能看清事物的本质,现在,选择权又回到了四宫辉夜的手上。

  “四宫,你关灯干什么?”

  “会长……能请你闭上眼睛转过去吗?”

  “因为很害羞,所以请你绝对不要转过来。”

  “哦……好,好的……”

  耳边传来细碎的轻响,白银无数次想要睁开眼睛一看究竟,最后还是忍住了。

  四宫现在在做什么啊……

  “好……好了。”

  白银睁开了眼睛,面前的,是低着头的辉夜,以及一块切好的、点好蜡烛的蛋糕。

  “会长,祝你生日快乐。还有,这个是……”

  “嗯……扇子?磨穿……铁砚?”

  “这个是礼物……那……我也先走了……”

  不等白银反应过来,辉夜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白银:……

  呼——

  这是什么啊!!!呜哇!!!好高兴!!!

  白银,生日快乐。

  门外,用尽全部力气的辉夜瘫坐在地上,不停地喘着气。

  守候在一旁的早坂宠溺地摸了摸辉夜大小姐的头,轻声道:

  “你做得很好啦。”

  大小姐,终于成长了啊。

  只是这剩下的蛋糕,该怎么处理啊……

  算了,便宜他了。

  ……

  第二天。

  藤原看到白银一直盯着手里的扇子,好奇地问:“会长,你手里的扇子上写的什么啊?”

  正想着怎么向大家炫耀的白银看到目标主动送上门来了,立刻来了精神,打开扇子缓缓地扇了起来,一副世外高人的的样子。

  “是磨穿铁砚,很明显,意思就是将铁做的砚台磨穿了一个洞。”

  “这是成语吧?”

  “嗯,出自桑维翰科举中第的那一段佳话,是个非常好的寓意。”

  藤原听得一脸羡慕:“哇,听上去很适合会长啊,从哪里买的?”

  一直注意着白银的辉夜害羞地偷偷捂起了脸,起身去泡咖啡。

  啪嗒——

  一声脆响,白银合上了扇子,自然而然地回答道:“不是,是四宫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哎?!是小辉夜送给会长的吗?还是生日礼物?!”

  如白银所预料一般,藤原瞪大了眼睛,开始往奇怪的方向想。

  女孩子独自给自己庆生可是有非凡的意义的,不利用起来的话那就太可惜了!

  “等等,昨天是会长的生日吗?!”藤原突然发现了另一个重点。

  “对啊,会长现在用的钢笔就是我昨天送的。”石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后面冒了出来,指了指白银手边的黑色钢笔。

  “哎?!石上同学也知道的吗?!”

  “会长平时这么照顾我,知道这种事也是理所当然的吧。”——石上开始等待cd。

  “那……那铭学长……”藤原仿佛抓住了希望的稻草,看向了正坐在沙发上吃蛋糕的铭。

  “嗯?”突然被cue的铭将口中的蛋糕吃完,指了指橱柜的方向。“不用看我了,我送的是那罐咖啡,不过是特制的,在保证提神的基础上,对咖啡因的上瘾程度不会那么大。”

  说完,铭从身旁的盒子里拿出一大块蛋糕和纸盘,切好后分给了众人。

  “虽然晚了一天,但能一起吃蛋糕的话也算是一份心意。”

  石上:“好吃……谢谢学长。”——sp补充完成。

  白银辉夜:“谢谢学长。”

  好眼熟的蛋糕,味道也好熟悉……

  学生会上下其乐洋洋,只有藤原书记一人呆在那里,没有动叉子。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吗?!”

  地球之癌发现自己好像被众人孤立了。

  “看来是这样没错啊,只有藤原前辈不知道会长的生日呢。”——石上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他要进场了!

  “明明我和学长以及四宫前辈就记得啊,为什么只有藤原前辈不知道啊?!”——a一下,一三连控!

  “藤原前辈好过分啊!明明前几天才刚玩过占卜游戏的!那时不知道的话就可以开口问的啊!藤原前辈不会连这个都没想到吧?!”——接晕眩!

  “你平时都在想些什么啊?!正常人发现自己不知道朋友的生日一般都会去问的吧?藤原前辈怎么就那么忘记了啊!会长平时对大家这么好的说!这届学生会马上就要解散了啊!给会长庆生说不定还是最后一次了啊!藤原前辈怎么就像不到啊?!那场占卜游戏还是前辈你提出来的,难道你当时就只想着玩了吗?!这也太自私了吧!”——三段二技能!

  拿下了!

  “呜哇啊啊啊啊啊——我这种自私的人还是不要活在这个世界上啦!!!”

  藤原哭着冲出了学生会,离开了这个让人伤心的地方。

  “千万别死啊!一定要幸福啊!”石上对着藤原离去的方向又喊了两句。

  藤原前辈的心灵还真是脆弱啊,石上一边吃着蛋糕一边感慨着。

  ……

  午餐时间,天台。

  铭和早坂吃过午饭,把面前还剩下四分之一的蛋糕上切下两块当作甜点享用了起来。

  “甜而不腻,应该是很高级的奶油。这是四宫学妹准备的?”铭叉起一块蛋糕,细细端详。

  “嗯,本来打算送给白银会长的,但最后也只是切下了一小块儿。”

  早坂看着剩下的蛋糕,估算着这两天摄入的卡路里。

  本着不能浪费的原则,昨晚她和辉夜也吃了不少,但这个蛋糕实在是太大了,只靠她们两个的话估计对身体不好。

  所以就把剩下的切成数块带到了学校,当作她和铭的饭后甜点了。

  当然还有另一个目的——

  慢慢品尝蛋糕的铭盘算着之后自己也试着做一个,考虑需要准备的材料的他突然感觉嘴角一凉。

  等他回过神来,看到女仆小姐将沾有白色奶油的手指放到了口中。

  铭被这亲昵的举动搞得有些手足无措,有些呆滞地看着早坂的脸颊。

  “怎么了?”

  “嗯……?没有,没什么……”

  铭尴尬地移开视线,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也会被小爱调戏。

  虽然铭极力控制住了表情的变化,但他泛红的耳根还是被早坂尽收眼底。

  哼~活该,平日里表现得像是个老手,没想到居然这么纯情~

  只是一次简单的尝试就有如此功效,女仆小姐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嘴角微微上扬。

  一直处于被动,可不符合她一直以来接受的专业教育,也不是她的性格。

  铭少爷害羞的样子还真可爱啊,哦卡哇伊阔多~

  这段时间里,早坂也逐渐找回了真实的自我,好像还不小心打开了奇怪的开关。

  想让他,更害羞一点~

  ……

  今日的胜负:藤原的败北(再次被爆杀)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