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铭,救命!

  又要考试了!

  ……

  没空。

  这届学生会不是要结束了吗?你能没空?

  我要看书。

  Σ(°△°|||)︴

  你被夺舍了?还是让人魂穿了?

  陪小爱复习。

  咦~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小爱是谁?

  我的女朋友。

  凸(艹皿艹)

  ……

  “所以……”

  秀知院学习室,阳盯着对面坐在一起的两人,不可思议地反复揉着眼睛。

  我宁愿是这几天晚上运动过猛导致出现幻觉了,就连昨天在line上的也是做梦。

  但无论怎么用力掐自己的大腿,那两个人始终坐在自己的前面,而手机上的聊天记录也证明了这都是真的。

  “你小子什么时候抛下我了?”

  阳看看铭,又看看那个曾经救了自己一条腿的恩人小姐,上一次好像也是这个站位来着?

  原来如此……

  “你小子算计我!(╯‵□′)╯︵┻━┻”

  阳愤怒地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另一只手指着铭的鼻子破口大骂。

  嘶——不愧是秀知院的桌子,真是有够硬的啊……

  “何出此。”

  铭一巴掌拍开面前的手,把桌下牵着女仆小姐的小手抬了上来,在阳的眼前摆了摆。

  噗——

  阳想吐血,十指交扣,十指交扣啊啊啊!!!

  “你这个云泉少爷坏得很!今天我才明白了,上次给我补习完完全全就是你拿来泡妹的阴谋诡计!我要在这里揭穿你那丑陋的嘴脸!”

  阳觉得自己就是被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给利用了,拿尚在单身的兄弟为理由去找妹子,还是对自己有救腿之恩的妹子,还他喵的这么可爱!

  今天他就要替天行道,把这个漂亮的女孩子从这个衣冠禽兽那里拯救出来!

  铭揉了揉被吼得有点麻痒的耳朵,明明是他非要过来的,现在反倒还全赖在了自己身上。

  “我建议你还是坐下比较好。”

  “你什么意思?有种你解……哎呦,谁打我?!”

  正想让铭好好解释清楚的阳感觉头突然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被打断的他气恼地回头看去。

  “这位同学,请保持安静,再有下次就按违纪处理。”

  学习室管理员脸色不善地看着眼前这个大喊大叫的学生,最近快要考试了,虽然来这里的人依旧不多,但还是要维持基本纪律的。

  “啊,私密马赛!我保证没有下一次了!”

  起立、站直、弯腰、鞠躬、道歉,整套动作下来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一气呵成。

  早坂看得一愣一愣的,戳了戳身旁的铭,小声问道:

  “他看上去还挺熟练的啊?”

  “从小被他爸打到大的,道歉这种事对他来说和吃饭喝水没什么区别。”

  “原来如此。”

  总算打发走了管理员,阳一回头就看到那对小情侣在偷偷地咬耳根,还没压下去的火气又冒上来了。

  “你不打算解释解释?!”

  “解释什么?当时拜托我补习的是你,我不擅长历史也是事实,提出找人来帮忙的也是你,最后我如你所愿把小爱带了过来,你的腿不也保住了么。”

  这是实话。铭当初确实只是去帮阳补习的,至于后来发生的只能说是意外之喜。

  “我……”

  阳被怼的哑口无,偏偏对方说的还是事实,照他这么说自己貌似是间接地给他们两个牵了红线。

  “你去哪?”

  “回教室……”

  阳收拾起书包就离开了这个令人伤心的地方,铭那副是走是留你随意的表情在他眼里分明就是别留在这里当电灯泡了。

  友情这种东西,在爱情面前实在是太过脆弱了。

  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

  说好的要做一辈子的兄弟呢,见色忘义的负心汉!(╯‵□′)╯︵┻━┻(铭:我没说过。)

  明明,是我先来的啊┭┮﹏┭┮

  ……

  阳走后,铭和早坂拿出资料和习题,很快就进入了的状态。

  铭按照自己的理解和对考试的推测在题集上圈出一个又一个重点,并给同一类型但藏有陷阱的题做好标注,有计划地引导女仆小姐进行高效复习。

  而他自己,则在早坂做题的时间里翻阅自己带来的书。

  “你在看什么?”又做完一页题的早坂抬起头,好奇地问道。

  “冯特的《心理学引论》。”

  “心理学?”

  “嗯,心理医生这个职业很适合我,在自由方面。”

  “我还以为你会去继承家业。”

  “太麻烦了,我也不喜欢那些应酬。”

  “好任性的理由,不过我更担心你以后会不会把前来咨询的那些病人们给气死。”

  但能按自己的意志决定想要的未来,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铭,你来看看这道题。”

  “它给了一个容易让学生误解的条件,做题多的人一般都会下意识地去往出题人设计的坑里跳,最后陷入死循环,得回到初始……嘶——”

  讲了一半,铭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突然停了下来。

  “嗯?你怎么了?”

  “咳,没什么,那个……女仆小姐不用靠这么近的。”

  金色的发丝不断扫过脖颈,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传遍全身,导致铭有些使不上力气。

  “我愿意,你有意见吗。”

  早坂若有若无地又靠近了一点,两人的脸颊几乎要贴在了一起。

  “……没有。”

  铭躲闪地把头扭到一边,留给女仆小姐一个大大的后脑勺。

  早坂:哼哼~一招鲜,吃遍天~真是一个实用的弱点啊~

  既然来了,定叫你有来无回~

  念头闪过,早坂从后面伸手抱住铭的脸,凑到他的耳边轻轻地吹气。

  手心传来的温度昭示着男孩此时不平静的内心。

  哼,原来以前都是虚张声势啊,还真是一个纯情的小男孩呢。

  哦卡哇伊阔多~

  “呦,你脸红啦?”

  早坂贴在铭的耳边,轻声细语地调戏道。

  “没有。”

  “转过来,让我看看~”

  “不要。”

  铭的语气平静,但早坂手心传来的愈加增高的温度,却真真实实地背叛了他。

  呵呵,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

  “让我看看~”

  早坂双手上移,微微用力,作势要把铭的脑袋强行转过来。

  “不要。”

  铭奋力抵抗着,他现在很懵。

  这是什么情况?总感觉哪里不对,攻守双方是不是反了?女仆小姐就像是变了个人,不再像以前一样被动防守,而是变得强势且具有侵略性。

  研读过很多心理学书籍的铭,此时也搞不清楚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

  如果硬要解释的话,可以理解为两个字——

  反弹。

  过去的十几年里,早坂作为四宫家培养的女仆一直扮演着各种各样的角色,而如今她在铭的面前露出了自己真实的一面。

  面具戴多了,摘下来也是要费时费力的。这本来是一个不算短的过程,而我们的铭少爷又喜欢调戏自家女朋友,时不时地就来一发直球。

  这些行为就如同化学反应的催化剂一般,大大加快了反应的进程,而且看起来还生成了一点副产物。

  压抑久了,释放出来时也当然会比过去更加强烈,而我们的女仆小姐原本就是一个强势的人。

  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那个解封它的人自然是跑不掉的。

  自作孽,不可活。

  眼看铭宁死不从,早坂也祭出了杀手锏——

  今天,一定要看到他脸红的样子!

  感觉到两边的力道迅速减弱,铭稍稍松了口气,觉得这场闹剧应该是要结束了。

  可没等他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左耳边就传来一股湿热的吐息,还有两片柔软若离若即。

  如同一股电流传遍全身,铭感觉全身都失去了力气,大脑也陷入了短暂的空白,身体不受控制一般向后软倒而去。

  待铭回过神来,上方是一张正对着自己嬉笑的俏脸。

  一软柔弱无骨的小手支撑着他正要下沉的脑袋,铭倒在了女仆小姐的胸前。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云泉少爷居然怕痒,而且耳朵还这么敏感。”

  早坂微微弯腰,将脸颊停在了铭的正上方,只差1.7公分两人就要贴在了一起。

  “那个……小爱……”

  铭少爷的大脑本正要恢复运转,但眼前那双近在咫尺的碧蓝眼眸又再次让其成功宕机。

  “脸红的样子……真的很可爱呢~”

  早坂无法形容这是一副怎样的面庞——

  两道绯红从两侧一路蔓延到了脖颈,深邃的黑色眼眸在此刻略显呆滞却又十分可爱,薄唇下意识地微张,不断试探着她理智的底线。

  秀色可餐。

  把他关起来,这个男孩就只属于自己一个人了!如果有其他女人来抢的话,那就只能让对方去死了。

  女仆小姐被勾起了不输于她的主人的强烈占有欲。(非病娇)

  双手慢慢向下,拖着铭倒在了自己的双腿上,不满足于此的早坂想要靠得更近一些,微微下移,两人的额头也贴在了一起。

  “你是我的,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你永远都是我的……”

  “不许离开我,永远都不许离开我……”

  我不想,再回到过去那种没有未来和希望的生活了……

  人类的占有欲往往是基于害怕失去这一脆弱的心理来产生并扩大的。

  这种人通常要比别人更加珍惜当下,在他们的世界里,一旦失去,就意味着要回到过去那种不愿面对的生活。

  嘀嗒——嘀嗒——

  下雨了吗?

  不,是水滴在地板上的声音。

  小爱……在哭吗?

  原来,我在小爱的心里……已经这么重要了吗……

  “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

  “……真的?”

  “真的。”

  如果我给你原本灰暗的世界带来了一些色彩的话,那就让我作为你握在手中的画笔——

  到时,可不要用完了就扔掉我啊。

  ……

  接下来的几天,铭和早坂每天都会来学习室一起复习。

  但是,多了一个电灯泡。

  阳看着对面几乎要贴在一起的两人,对于留在这里是一万个不情愿。

  但没办法,在上次他的国语就差点没有及格,之前已经收到过一次黄牌的警告,如果这次考试没及格的话就会被扣学分。

  在秀知院,像国语这种必修课一旦被扣了学分,那基本上就等于要留级了。

  要是真的留级的话,回家后被打一顿是小,以后上了大学成了铭的学弟可就太丢脸了!

  现在只能柠檬榨成汁,拼命往嘴里灌了。

  酸啊!真他喵的酸啊!

  “哎……不是吧!辉夜大小姐跟那个石上坐在一起诶!”

  “为什么呀,难道是因为……”

  前面的桌子,两个女生坐在那里对着最前面的位置指指点点,也没有提议压低声音,在这个安静的图书室显得异常刺耳。

  “阿铭,我记得前面那个是四宫家的大小姐和你们学生会的那个……”

  阳推了推正在给早坂讲题的铭,朝着前面努了努嘴。

  铭抬起头,向着阳示意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坐在那里的辉夜和石上。

  他记得石上之前已经拿到过三次黄牌了,照这么算,如果这次再不及格的话就必须要面临留级的危机。

  到那时白银很有可能会觉得是因为学生会的工作耽误了石上的学习才导致的留级而感到自责。biqupai.c0m

  这段时间里,白银和铭也提醒石上要好好应对下一次考试,但他本人却并不关心。

  铭的目光瞥向窗外,窗框边有一道人影若隐若现,不出意外的话就是白银在那里观察吧,这几天都是这样。

  铭这几天也分析了一年级的考试内容和要求,整理了几份详细的重点概要交给了辉夜,想来也发挥了一些作用。

  至于藤原……

  这几天好像一直都在忙着和她的佩斯玩,完全没意识到石上面临的危机。

  有时候太过天真烂漫也不是一件好事,好在还有学生会的其他三人在。

  但前面那两个女学生,实在是有些碍眼了。

  “你去哪里?”早坂抓住铭的衣角,她隐约察觉到铭生气了。

  铭轻轻握住女仆小姐的手,表示自己没事。

  “给那两个嘴臭的人提个醒。”

  阳:呵,明明你也好不到哪里去o( ̄ヘ ̄o#)

  ……

  这几天,对石上来说过得如同身处地狱一般。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完成工作的石上正打算回家玩游戏,但没走两步就被辉夜拽住了。

  “石上同学,你能跟我来一下吗?”

  石上本能地觉得不妙,想要后退却寸步难行:“哎,怎么了?有事不能在这里说吗?”

  “是的,去没人的地方,就我和石上同学两个人哦~”辉夜眯起了酒红色的眼睛,掩嘴轻笑。

  “不……不要……”好可怕的表情啊,打死我都不要去!

  “我这里,有些好看的东西哦~”

  “好看的?是新游戏吗?”对石上而,最有趣的也就是游戏了。

  “呵呵,比游戏还刺激呢~”

  不行!要逃!这个女人终于要对自己下手了!我必须要活下去!

  ……

  啪叽——啪叽——啪叽——

  皮鞭打在手上的脆响,在这片无人知晓的黑色小屋内格外的恐怖。

  “你为什么要逃呢,明明只要你不抵抗,我也就不会使出这么粗暴的手段来了~”

  辉夜比了比手上的教鞭,威胁道。

  被五花大绑的石上不停地颤抖:唔唔唔唔唔——

  她要对我做过分的事了!情况危急,我有生命危险啊!我还没有写遗书啊!

  她要用蜡烛烧我吗?!还是用教鞭抽我?!不不不,也有可能会让我做讨厌的事,从精神上毁灭我!!!

  住手啊,求你不要对我的游戏出手就好!不要逼我吃小鱼干!也不要让我学习啊!

  “那么首先,石上同学没有打游戏的余暇了,手机和这些游戏机就由我没收啦。”

  石上:!!!

  “还有这盘小鱼干,里面可是有很多的二十二碳六烯酸的,多吃一些哦~来,张口,我喂你~”

  此等殊荣,白银看到都馋哭了。

  石上:!!!

  “还有这套习题,这可是铭学长专门给你整理的,全都做完并掌握的话,在短时间里及格并不是难事。”

  石上:!!!

  好厚的一摞书……重点习题及概念864道?!我什么时候惹到学长了吗?!

  “好了,让我们开始吧~”

  不要,我还是去死好了!!!

  于是,他们就这样持续着特训的日子。在这段时间里,石上无数次逃跑都被抓了回来,最后不知何时彻底失去了反抗的力气。

  ……

  “这道题学长在下面有写注释,不理解的话我这里还有另外一种方法……”

  学习室,辉夜悉心教导着石上,无视后方的异样视线和闲碎语。

  “四宫前辈,和我这种人坐在一起的话可是会惹人闲话的。”

  石上很不理解,这几天他也明白了这位学姐做这些就是让自己在接下来的考试中及格从而避免留级。

  但他不认为需要为自己做到这种程度。

  “我初中时因为一些原因被视作毒瘤,要是被人看到你跟我一起学习的话,会被传不好的流影响声誉的。”

  “就像后面那群人一样。”

  那些人的议论没有刻意遮掩,石上听得一清二楚。

  “有吗?我没听到呢,你这是在为不想学习找借口吗?”

  辉夜摆了摆手,刚才确实有人在后面议论纷纷,但现在却销声匿迹了。

  “哎?”石上愣了,好像是真的?

  “别愣着了,还有这道题。”

  “哦……好的。”

  本来有些嘈杂的学习室如今只剩下了笔尖在纸上摩擦发出的“嚓嚓”声,石上也不禁进入了状态。

  ……

  “你们在讨论什么?”

  “哇,好帅!”

  “你们在讨论什么?”

  “哎?这个……那个……前面的辉夜大小姐在和那个传闻中的石上一起学习,我们在担心她……你别这么凶啊……”

  “对对,传闻那个石上是一个变态,和他靠近不会有好事的!我们是为了辉夜大小姐好!”

  “在背后说别人坏话的你们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

  “四宫学妹是石上学弟的前辈,帮他复习有什么不对?两人都在学生会,她对石上的了解可不是你们这些只会听信传闻的人能比的。”

  “你们以为自己和四宫学妹很熟吗?自以为是地就说要为她考虑。”

  “你!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们!还不是在这里自顾自地给那个石上说话!”

  “石上是我的学弟,我当然有资格。”

  “你……”原来他们认识……

  “倒是你们只会找这种理由来为自己的行为狡辩,实在是恬不知耻,虚伪地令人作呕。”

  “我们……”这个人好可怕啊……(。﹏。*)

  “听懂了就保持安静,不要触及我的底线。”

  “这里是学习的地方。”

  “是……是。”呜呜呜,再也不来这里了……o(╥﹏╥)o

  (那你就别和女仆小姐谈情说爱了嘛→_→)

  ……

  line

  白银:学长,谢谢。

  铭:没什么好谢的。

  铭:你不打算出来?

  白银:我在外面看着就好,有四宫和学长在,我也就放心了。

  白银:人太多的话,反而会不太合适。学长不也没有上前吗。

  铭:我只是懒得动罢了。

  白银:学长还真是不坦率啊。

  (铭:你好像没有资格说我。)

  事后,石上成功及格了,本打算对辉夜改观的他,又因为分数太低被辉夜臭骂一顿而放弃。

  四宫前辈……果然还是好危险啊……

  “哎?!石上同学要留级了吗?!”

  看着追着石上打的辉夜,这几天一直忙着和自家狗狗玩的藤原还没搞清楚状况。

  待两人都消停下来后,藤原不好意思地拽住石上的胳膊,扭扭捏捏道:“这个……那个……我是真的不知道有这回事啊……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要是知道石上同学不及格就会留级的话……我……我肯定会去帮你的……”

  石上无所谓道:“没关系,藤原前辈,我不怪你。”

  “哎?真的吗?谢谢……”

  “毕竟我这种人不值得藤原前辈关心嘛,不如说光是活着就是一种奢侈啊,藤原前辈完全不用在意。”

  听到石上这种自暴自弃地发,藤原刚刚减弱的愧疚之心再次升腾了起来,不断揉着泪汪汪的眼睛。

  “呜哇!我这种人才是死了比较好啊!”

  地球之癌逃离了学生会室,留下习惯了的白银众人以及一脸懵逼的石上。

  我……我又说错什么了吗?

  还有,千万别死啊,藤原前辈!

  ……

  今日的胜负:石上的胜利(团宠)

  作者的话:如果没有群友提醒的话我都不知道今天是七夕o(╥﹏╥)o

  6200字奉上,祝读者们七夕节快乐??ヽ(°▽°)ノ?

  啊啊,又是一个人过的七夕节呢(ノへ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