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嘞,赏月先啦~”

  学生会,白银盯着日历兴奋地手舞足蹈。

  “呜哇!你吼辣么大声干什么嘛!”

  藤原捂着耳朵,不满地对白银抱怨道,从刚才开始会长就一直兴致勃勃地在原地转圈,连手头上的工作都暂时放在了一旁。

  “今晚可是中秋月圆夜!我已经给大家的父母都打过招呼了,晚上我们就一起去天台赏月!”

  白银唰的一下甩开扇子,指向桌上的那一摞东西:“屋顶的许可已经拿到了,赏月需要用到的各种物品我也已经准备好了,今晚大家就一起仰望星空吧!”

  兔耳头饰,年糕,锅,便携式火炉……好齐全的样子。

  藤原拿起一个兔子发箍戴到头上,不解道:“这也有点太赶了吧……”

  之前完全没有通知他们,就像是临时起意一样,突然就说要去赏月,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一边,正在检查白银准备好的电气设备的铭无所谓道:“习惯就好,去年白银也是拉着全学生会的人一起去天台赏月的。”

  “哎,真的吗?”

  “嗯,白银说过自己的梦想是成为一个天文博士。”

  铭还清楚地记得当初自己有多么尴尬,白银坐在那里指着星星侃侃而谈,黑羽和龙珠时不时地发表一下自己的见解,各种星座以及故事信口拈来。

  只有他,对星空的认知仅限于北斗七星是一个勺子,它们的位置在北方,而且如果要让他在群星中把它找出来的话和大海捞针没什么区别。

  在铭的眼里,天上的星星始终无法组成能在书上看到的图案,哪怕他过目不忘,但就是找不到……

  结果就是,铭只能对着天上的星星发呆,偶尔附和一下旁边的那三个人。

  石上:“没想到会长有这么浪漫的梦想呢。”

  藤原看着已经收拾好东西的石上,意外地问道:“咦?石上同学也要去吗?”

  她还以为石上会因为忙着玩游戏拒绝呢。

  “当然,这届学生会马上就要解散了,也许这是大家能聚一起玩闹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石上微微低眉,表情有些落魄。

  学生会的其他人也失落地低下头,去做赏月的准备了。

  再过几天,他们就不能像过去的一年那样聚集在这里,这或许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

  夜幕降临,学校天台。

  藤原戴上了可爱的兔耳朵,惊喜地望向群星闪耀的夜空:“哇~想不到能看到这么多星星呀~”

  星空之下,伴随着清凉的晚风,之前糟糕的心情都随之一扫而空。

  铭铺放着准备好的地毯,解释道:“这里的位置不错,月亮东南侧的东京湾那一带灯光比较少。”

  白银也过来帮忙打下手,他一共准备了三块毯子,两人将它们从前往后依次铺开,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再把火炉点燃放在最后方的那一块毯子旁。

  做完这些,铭招呼站在角落打游戏的石上以及抱着年糕的藤原:“后面这个位置不错,没有风而且也有火炉,煮年糕也很合适,我们三个可以坐在这里。”

  至于最前面的位置,还是留给那两个死傲娇比较好。

  “我没意见,能暖和地打游戏就好了。”

  “耶!煮年糕!赏花吃团子,赏月就要煮年糕吃啦~”

  三人收拾好东西就挪到了最后面的毯子上。

  看到铭和石上等人坐到了白银的后面,辉夜喜出望外:

  虽然她也不理解月亮有什么好看的,但这个氛围却很有利用的价值,也许可以借这个机会让会长向自己告白!

  之前在学生会办公室里她就听到铭说会长想成为天文博士,那么如此喜欢星空的他,在这里对自己告白的可能性将大大提高!只要用点手段,就能把会长逼入绝境!

  现在,铭学长又无意间把碍事的局外人给支开了,这下就连赶走他们的手段都剩下,此乃天赐良机!

  “嗯,四宫?怎么就你一个,学长他们三个呢?”

  “他们在后面煮年糕,我没什么事做就先过来啦。”

  做好准备,发起进攻。就让我来好好欣赏一番会长你害羞不已的样子吧,这可比枯燥的赏月有趣多了呢~

  我为刀俎,会长如鱼肉,这次必拿下!

  然而辉夜不知道的是,沉迷于星空的白银跟开了金身一样——

  是无敌的。

  ……

  在辉夜展开作战行动时,后方的铭三人围坐在火炉旁取暖。

  “年糕~年糕~有劲道的当然是~年糕~”

  已经入秋了,如果穿得太薄的话今天晚上很可能会冻感冒的。

  “有点挤,我去前面好了。”石上按下暂停键,起身要往前面走去。

  毯子并不算大,容纳三个人尤其还有一个女生更显得狭小,石上觉得自己有个打游戏的地方就好,冷不冷的无所谓。

  “石上学弟,我劝你还是不要上前比较好。”

  铭摁住石上的肩膀,把他按回去的同时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

  看到石上疑惑的眼神,铭指了指最前面坐在一起的白银和辉夜两人:“白银和四宫学妹正坐在那里赏月,如果你打扰到他们的话,白银可能不介意,但四宫学妹就不一定了。”

  石上瞳孔一缩,回想起辉夜在上一章对他做的种种,身体下意识地哆嗦了起来(。﹏。*)

  好……好险,差点就要死了……哎?学长去中间那里了?他是要去送死吗?!

  舍己为人的伟大学长,请你一定要活下来啊……

  石上双手合十,默默地祈祷着。

  阿嚏——

  铭摇了摇头,好像有人在诅咒自己,估计是石上吧。

  这位可怜的学弟已经对辉夜有了戒断反应,加上过去那件事让他变得格外的敏感和脆弱,这个症状也不知道会持续多久。

  钉钉——铭设置的line收到重要消息的提示音。

  我到了,往后看。

  铭向后上方望去,一道靓丽的身影站在小屋的房顶上,金色短发随风飘扬。

  女仆,屹立于屋顶之上(确信)。

  角度很刁钻,不仔细看的话很难发现上面居然有个人。

  嗯,看到了。

  铭刚发完消息,一道通讯请求就跳了出来。

  嘟——通话接通。

  莫西莫西,能听到吗?

  如果我说不能的话,可以再问一遍吗?

  没办法,女仆小姐的这声“莫西莫西”实在是太令人上头了……

  莫西莫西~莫西莫西~莫西莫西……

  好了,可以了。

  铭少爷的大满足。

  真搞不懂你们男人居然会喜欢听这个。

  我以前也不懂,但现在了解了。

  所以是为什么?

  因为很可爱。

  哼~油嘴滑舌。

  唉……

  铭愈发觉得最近女仆小姐不好调戏了,总有一种攻防逆转的感觉。

  辉夜大小姐一个人坐在白银会长旁边呢,你安排的?

  这是个难得的机会,而且这届学生会马上就要结束了。

  说的也是,虽然这种机会在过去也不算少了,这次估计也没戏。但没有连任理由的白银会长在这之后可能就会沉浸在学业中了吧,辉夜大小姐也肯定不会阻拦的。

  的确,作为学生会会长,能

  拿的好处他已经拿到了,白银如果连任的话只会浪费时间。

  但如果他们两个都决定任性一次呢。

  任性吗……?很像他们的风格,那你会怎么选择?

  既然两个后辈都打算任性了,我也不能就这样看着吧。

  你也是个任性的家伙啊。

  ……

  小爱对星座有了解吗?

  看过一些有关星座的书,如果只是识别的话还是挺简单的。

  完蛋,现在连这个称呼也没用了。

  那北斗七星到底在哪?

  ……

  喂?掉线了吗?

  你是认真的吗?

  可能比你想得还要糟糕一些,总之就是一窍不通。

  真是没救了,在你身上好像没有半点浪漫细胞……

  等以后有机会我指给你看吧,贸然下去的话可能会被学生会的其他人发现的。

  早坂抬头望向星空,在都市里的晚上能看到这么多的星星是非常难得的。

  可惜在这难得一遇的浪漫景色下,不能和喜欢的男孩一起欣赏……

  现在可以指给我了。

  两个相同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一道来自手机的听筒,一道来自……

  身边?

  那北斗七星到底在哪呢?我很好奇。

  唉,真拿你没办法,再靠近一点。

  两人都默契地没有挂断电话。

  北斗七星是大熊座的一部分,顺着我指的这个方向是天枢星,它是这个大勺子的头部,再往下看一些,那个最亮的则是天璇,然后左下方是天玑,可能不太明显……

  不知是为了更方便地指认天生的星星,还是微冷的夜风让人想要靠的更近一些,渐渐地,屋顶上的两人躺倒在了一起。

  那个是白羊座,也是我的生日所属的星座,你应该是金牛座,它在那个方向,两个星座就像是邻居一样。

  喂,铭,你有在听我说吗!

  我在查白羊和金牛的匹配程度。

  嗯?那结果呢?

  可以说是非常的不合适,就连代表的性格与其说是完全不同,不如说是完全相反。

  果然星座传说什么的都是骗人的。

  确实。

  但这不是你连最简单的星星都认不出来的理由。

  咳,这是天生的,我也没办法,况且也没兴趣去钻研这些。

  你就是懒。

  那能把自己枕在我胳膊上的小脑袋挪开吗。

  不要,我觉得挺舒服的。

  ……

  好麻,好痒。

  ……

  没想到第一次煲电话粥居然是这种场景,还挺浪漫的。

  就是有点心疼电话费。

  呵呵,云泉家的大少爷居然会在乎这点小钱?

  我还是挺务实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而且还得攒老婆本不是吗。

  我还是挺便宜的。

  sohowmuch?

  onlymr.ming.

  没想到我还挺值钱的……等等,别这么盯着我……

  怎么,害羞了?

  咳,只是有点不习惯。biqupai.c0m

  我突然有点冷,这可怎么办呀~

  我这里有外……

  铭刚要有所动作,一个柔软的怀抱就扑了上来,两条藕臂环绕在自己的腰间。

  “这样就暖和了呢~”

  早坂将头埋在铭的胸前,湿热的鼻息喷洒在铭的皮肤上,点燃了他躁动不安的心。

  “抱我。”

  “……”

  “你自己先闯进来的。”

  铭微微侧身,也轻轻地抱了上去,在触及到纤腰的瞬间,怀中的娇躯随之颤抖了一下。

  另一边,赏完月的白银:铭学长呢?

  看向石上——

  石上(玩游戏ing):啊,我看学长刚才一直在打电话,应该是回去了吧?

  看向藤原——

  藤原:煮年糕~真好吃~煮年糕~ヽ(??▽?)ノ

  白银:……( ̄_, ̄)

  算了,还是回去吧。

  ……

  “铭,你的身上有红茶的香味呢~”

  “好好闻~”

  令人安心的温暖传遍全身,早坂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呼吸声逐渐变得均匀,劳累了一天的女孩在男孩的怀抱中睡着了。

  看着怀中进入梦乡的女孩,男孩拿起身旁的外套披在两人的身上,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晚安。

  点燃的火完全没有熄灭的迹象,看来今晚是睡不着了。

  ……

  今日的胜负:铭的败北(点火却不灭的屑女仆)

  事后小剧场。

  翌日。

  白银回想起昨晚的经历:

  “会长……今天感觉有点……”

  “挺冷的吧,不介意的话就披着我的外套吧。”

  辉夜:虾米——?!*1

  “我还准备了热茶,喝一点暖暖身子吧。”

  “谢……谢谢……”→辉夜喝完了茶。

  “会长也请喝。”→辉夜用过的茶杯,尝试间接接吻让会长害羞。

  “嗯,好。”→白银接过直接就用了,彻彻底底的间接接吻,表情无变化。

  辉夜:虾米——?!*2

  “会长,哪个是秋季四边形呀?”

  白银直接带着辉夜躺下,指着一个又一个星座。

  辉夜:虾米——?!*3

  接着又谈起了辉夜姬的故事——

  “如果是我的话,就绝不会放开辉夜,我一定要追到月亮上去,把辉夜抢回来!”

  ……

  回忆结束。

  现在的白银:啊啊啊啊啊!!!怎么做了这么让人害羞的事啊!!!好想死啊!!!

  咚咚咚——

  铭把一份资料放到白银桌上,敲了敲办公桌。

  “这是三天后的演讲稿。”

  “啊,谢谢……”白银绝望地抬起头,紧接着就被吓了一跳:

  “学长您这黑眼圈怎么回事啊?!您昨晚到底干什么去了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