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是一个神奇的时间。

  在这段时间里,人类可能会做出和白天完全不同的思考。

  比如经典的消费冲动——在白天你在网上看中了一双球鞋,却因为那惊人的价格以及性价比等各种原因,最终望而却步;而到了晚上,当你回想起这件事时,往往都会忘记之前的考量或者找各种理由或未来的可能将其抛之脑后,下单、付款,消费欲望被无限放大ヽ(??▽?)ノ

  类似的,再比如近年来日渐兴起的氪金冲动——呃……懂得都懂,抽卡歪了白天还信誓旦旦地说要等复刻,晚上就拿生活费氪了648,结果就是这个月只能穷得吃土(。﹏。*)

  还有那些……涩涩的事情,这里就不再过多赘述了︿( ̄︶ ̄)︿

  咳咳,总之就是在夜晚,人类的大脑会呈现出和白天截然不同的状态,往往还会去想一些平时不会在意的问题。

  就比如现在,辉夜大小姐对自己未来的人生陷入了思考。

  “早坂,你说如果我抛弃了感情,以后成为了全球企业的大老板,坐拥无尽的财富,明明是让无数人羡慕的成功人生,但为什么一想到这里,就会感到如此空虚……”

  从今天放学回来的路上,早坂就发觉了辉夜大小姐的状态不太对,像是陷入了深深的怀疑之中,一直持续到现在。

  面对突然和自己探讨人生哲理的大小姐,早坂感到有些无从下手。

  果然还是要先了解发生了什么比较好。念头浮现,早坂拿出了手机。

  line:

  早坂:今天学生会发生什么了,辉夜大小姐总是一副怀疑人生的样子。

  铭:藤原学妹带来了一个桌游部制作的类似“大富翁”的游戏,拜托我们试玩然后给出意见。

  铭:白银、四宫学妹、石上学弟还有藤原学妹都参加了。

  早坂:那你呢?

  铭:我是裁判兼测评师。

  早坂:……

  铭:游戏里有现实中人类不同时期的设定,白银抽到了结婚卡和藤原学妹在游戏里结婚了,还生了九个孩子。

  铭:而四宫学妹虽然靠着极强的运气拿到了最多的资产,但却孤独终老。

  早坂:原来是这样。

  早坂:藤原同学还活着吗?

  铭:估计就剩两个月了。

  早坂:这个时间还是太保守了点。

  铭:还有,像四宫学妹这钟豪门千金上学带这么多现金不嫌麻烦吗……

  早坂:什么意思?

  铭:结婚和生孩子有随礼的环节,被打击得体无完肤的四宫学妹直接拿出了几十万的现金。

  早坂:……(的确像是辉夜大小姐会做的傻事)

  早坂:不对,那石上会计呢?

  铭:石上学弟出门即死,享年四格,排名垫底。

  早坂:……

  回到现实。

  辉夜还瘫坐在床上喃喃自语:“我才没有做错……但即使很有钱,却始终没有得到幸福……”

  “到了晚年也还是孤身一人,我的人生究竟是什么……”

  “早坂,回答我啊……”辉夜无力地躺倒在柔软的大床上,胳膊遮挡住失神的眼睛,可怜又无助。

  早坂看着迷茫无措的辉夜大小姐,轻轻叹了口气,看来只能下猛药了。

  “在辉夜大小姐的心里,财富和幸福哪个要更加重要?”

  “我……说不上来……”辉夜从很久以前就思考过这个问题,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也没能得到答案。

  “那我换个问法,在辉夜大小姐的心里,一百亿日元和白银会长哪个要更加重要?”

  “那当然是会长!这难道有什么可比性的吗!”辉夜瞬间坐直了起来,不满地看向早坂。

  早坂微微一笑,当对一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时,换一个角度或者说偷换一下具体的概念就可能会有所明悟。

  “这不就是财富和幸福吗?在辉夜大小姐的心里,显然更希望得到的是幸福不是吗。”

  “我……我……”发觉自己被套路的辉夜正想要辩驳,但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准确的说,是能说服自己的理由。

  但傲娇的辉夜大小姐显然不能就这么让步:“如果不是会长不向我告白的话,我身为四宫家的人,才不会有刚才这种烦恼!”

  已经对这种理由免疫的早坂:“辉夜大小姐要是能坦率一点的话,也可以不用因为这种问题烦恼啊。”

  如果你不是出生在四宫家的话,可能也不会为这种事感到迷茫吧……

  后面这段话早坂并没有说出来。

  “我……”

  “哎呀,我看一下……”早坂拿出平板,打开之前记录的作战文档。

  “嗯……喝咖啡间接接吻(铭干的)、探病时同床共枕、烟火大会、生日、赏月……明明已经有过这么多活动了,其中烟火大会更是不可多得的机会,为什么你们的关系就是毫无进展啊……”

  “你那若有若无的强调是怎么回事啊!”这段时间辉夜发现早坂有些变了,但具体改变在哪里她又说不上来。

  就像是放开了什么一样……感觉更自信了?

  但这不妨碍她生气地瞪大了可爱的眼睛。

  早坂对辉夜的不满充耳不闻:“更别提之前那半年你们白白浪费的时间了。说起来,学生会也已经要解散了吧,辉夜大小姐又没和白银会长在一个班里,以后恐怕连见面交流的机会都会很少吧。”

  “啊啊,真是的,辉夜大小姐真的是完全不行啊。为什么你会做得这么糟糕啊。”

  早坂爱对四宫辉夜发动技能嘲讽,效果……

  强得好像有些超乎想象了。

  辉夜气得身体不停地颤抖,咬牙道:“你什么意思,你是想说如果是我的话早就能拿下会长了吗?!”

  早坂无语道:“嗯,多半能的。”

  毕竟我连那个家伙都拿下了呢,不对,到底是我拿下了他,还是铭拿下了我?

  争强好胜的早坂不禁思考这个问题,但没过两秒就得到了结论——

  是铭先向我告白的,当然是我拿下了他啦~

  今日的胜负:早坂的胜利

  咳咳,开个玩笑,这一章还没完呢( ̄e(# ̄)╰╮o( ̄皿 ̄)

  听到早坂这么漫不经心的回答,辉夜再也忍不了了——这股无意间透露出的优越感是怎么回事啊?!真让人火大!

  “不要把告白说得这么简单好不好!早坂你明白我的痛楚吗!”

  “呃……有那么难吗?”早坂摆出一副也就那样的表情,没办法,生气的辉夜大小姐很可爱呢~

  也就比铭差一点。

  这下辉夜彻底破防了。

  “哈?!你还真敢说啊!那你来试试看啊!既然你说只要你出手就能让男人手到擒来的话,那你就在一天内攻陷会长让我看看啊!”

  听大小姐这么说,早坂还真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

  如果我去追白银会长的话,铭会吃醋的吧?

  “不好意思辉夜大小姐,打断一下您的无能狂怒,我有点事需要处理。”早坂再次拿出了手机。

  “哎?!”

  line:

  早坂:你觉得白银会长这个人怎么样?

  铭:一个自尊心过剩的傲娇。

  早坂:……

  铭:但也是一个有点可爱的后辈,我很看重他。

  早坂:原来你对他的评价这么高啊。那如果我去追白银会长,你会吃醋吗?

  (半分钟后)

  铭:不会。

  早坂:真的?不信.jpg

  铭:我会生气。

  铭:你也可以恭喜四宫学妹提前守寡了。

  早坂:……

  早坂:我明天想吃肉。(更想吃你)

  铭:那就做糖醋里脊好了,我现在去准备。

  早坂:那明天见。

  铭:明天见。还有……

  早坂:什么?

  铭:我是认真的。

  早坂:……

  看重的后辈……呵呵→_→

  回到现实。

  早坂收起手机:“好了,大小姐,您继续,我在听。”

  这副态度让刚有些哑火的辉夜又炸了起来:“早坂,你刚才说的无能狂怒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字面意思。”

  “也就是说你很懂喽?!”

  “可以这么说。”

  “那你就去攻陷会长试试啊?!你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实际做起来的话,你就能明白我的辛苦了!!”

  “那辉夜大小姐也站起来不就好了。”早坂指了指坐在床上的辉夜。

  “我不管!只是嘴上说说的话,那谁来都行啊!早坂你大放厥词也要有个限度啊!”

  “啊对对对。”早坂已经不想吐槽了。

  “那你就去试试看啊!”

  辉夜这一系列让自家女仆去泡自己喜欢的男生的操作,呃,怎么说呢……

  “没关系,你去吧,我不介意!”

  “既然辉夜大小姐都这么说了……”

  “嗯,我说了不介意。”

  “搭嘎,口头哇路。”

  “哎?!”

  “这是为了辉夜大小姐未来的幸福着想。”

  “早坂你就是故意来气我的吧?!”

  “诶嘿~”

  “诶嘿,得囊哒呦!”

  “你这种恶劣的行为到底和谁学的啊?!”

  “还有,辉夜大小姐,这周末我要请假。”

  “我不准!”

  哎呀,任性的辉夜大小姐也很可爱呢~

  不过还是比铭差一点就是了。

  最后辉夜还是准了假。

  ……

  两天后,学生会。

  今天,是第67届学生会解散的日子。

  藤原:“一年真是转瞬即逝呀~”

  石上:“实际上我只做了半年左右,更加觉得时间过得好快了。”

  在这个即将分别的日子里,这对天敌难得平静地互诉衷肠。

  “真的呢,这一年好像一瞬间就……过完了。”

  还想和会长一起留在这里啊……不行……这太自私了……

  “是啊,对于这个,铭学长的感触应该更深一些吧,毕竟您已经连续经历了三次学生会的换届了。”白银收好书柜的资料,转头看向这个从自己加入学生会以来就一直都在的学长。

  “嗯。”

  “学长可能是最熟悉这里的人了。”

  铭点点头,两年多来,这里的变化他都看在眼里,要说没有感情,那肯定是骗人的。

  不知不觉,铭也彻底融入了这里,他也偶尔会用照片记录下这里值得珍藏的每一刻。

  藤原:“啊,这是法国交流会时用到的花圈呢~”

  白银:“嗯,现在我的法语可不是当时可以比的哦!”

  铭:“我只记得加了三天的班,被某人的电话半夜叫起来准备一堆物资,以及在欢迎会上和一个法国男生进行了一些铀镐的交流。”

  白银藤原:“真不愧是学长呢……”

  石上:这个我不知道诶……→上buff

  ……

  “哇,还有这个!”藤原又拿出了一个狗耳头饰,兴奋地戴到了白银的头上。

  “嘻嘻,这个果然不适合会长呀~~我记得你们当时还吵得很厉害来着呢~~”

  当时还立下了禁止在学生会玩cosplay的规矩。

  “既然你都知道不合适,为什么还要给我戴上啊……”白银无奈地照着镜子:“真是的,藤原书记你自己偷懒就算了,别妨碍别人干活啊。”

  一旁的辉夜差点就又要咬舌尖了:卡哇伊——!可爱死啦啊啊啊啊啊!!!不要突然扮可爱啊!!!我差点就要被吓死了啊啊啊!!!

  石上:这个我也不知道诶……→sp好了

  ……

  铭翻了翻柜台,从里面拿出了一罐包装精美的咖啡:“嗯……这个我记得是藤原学妹带来的麝香猫……”

  白银辉夜:“这个就不用说了啦!!!”

  虽然那是两人第一次间接接吻,但一看到这罐咖啡,实在是不愿意再过多回忆。

  藤原歪了歪脑袋:“说起来,学长当时还突然捂上了我的嘴,吓了我一大跳呢~”

  “因为你当时太吵了。”

  事实上只是怕不想这个学妹去搅局而已,虽然之后她也没怎么消停就是了。

  石上:这个……我还是不知道诶……→cd好了

  ……

  “那个……学长,为什么这么多事我都不知道?”石上拉了拉铭的衣袖,垂头丧气道。

  “当时你还是经常把工作带回家里完成,所以就不知道这些事了。”

  “啊……这样啊……”→蓄力

  ……

  正当石上自卑不已时,藤原又拿出了一个扇子一样的东西,看上去像是用报纸折成的:“嗯……还有这个,我记得是……”

  石上双眼放光,指着那把扇子解释道:“我知道这个,这是当初我说藤原前辈熊大射箭时会碍事的时候拿来抽我的那玩意儿啊!!!”→开大,进场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书记十二响再现

  “呜啊……就……就是这……个……感觉……”→被反杀

  白银:“你变强了啊,石上。以前一有点什么事都会想到去死,现在已经是唯二能对抗藤原书记的人了呢——”

  “果然人类是会成长的生物啊……”

  辉夜指了指被按在地上摩擦的石上:“他那算是成长了?”

  ……

  “差不多就这样了吧,应该没有被翻过的地方了。”

  “嗯,是呢。”

  “好舍不得啊,呜呜哇哇哇!”

  “又是一次告别。”

  “那个……学长,虽然很伤感,但从你嘴里说出来感觉有些怪怪的……”

  “放学后去家庭餐厅吃个散伙饭吧。”

  “我就不去了。白银,跟我来。”

  “哎?学长有事吗?”

  “有一样东西要交给你,你可能会用得到。”

  “这是……”

  “收好吧,或许会用得到。”

  一只小小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就有可能给世界另一边带来一场龙卷风。

  自己的到来或许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些许改变,但这次,他不想让步。

  的确,这又是一次告别,但……

  ……

  四人(除铭)吃完晚餐后,白银负责送辉夜回家。wap.

  一路上,辉夜一直垂着头默默地跟在后面。

  “会长……”

  “四宫,我已经不是会长了。”

  是啊,他已经不再是会长了。已经拿到了作为学生会长所有好处的他,也没有连任的理由。就算是自己去竞选学生会长,邀请他做副会长的话,以会长的性格肯定会和以前一样拼命的,这样他还是无法专心于学习……

  学生会也已经要解散了吧,辉夜大小姐又没和白银会长在一个班里,以后恐怕连见面交流的机会都会很少吧。

  早坂的话又浮现在脑海里,不可否认,她说的是事实。

  为了会长的未来,我不可以任性……

  终于,到了四宫家门口。

  辉夜挤出一个笑容,向白银告别:“辛苦你啦,白银同学。”

  果然,这个称呼一点都不顺口啊。

  “嗯,四宫你也是……”

  白银转身离开,可没走两步,自己的胳膊就被拽住了。

  “我可不可以任性一次……”

  上一次任性,还是在烟火大会。

  “我觉得……会长,还是做会长的好……”

  白银缓缓回头:“也就是说,四宫希望我再当一次学生会长吗?”

  “嗯……”辉夜俏脸通红,不敢抬头。

  “那我就,也任性一次好了。”

  白银,拿出了那份《学生会选举申请书》。

  害羞的四宫好可爱呢~

  连这也在学长的计算之内吗……

  ……

  学长,我打算任性一次。

  你愿意再帮我一次吗?

  你以为我为什么给你那份申请书。

  谢谢学长!

  但我这次需要报酬。

  您想要什么?

  学生会总务的位置。

  可是您已经高三了……

  任性,可不是你们的专利。

  我已经和校长打过招呼了。

  ……

  请多指教,铭学长。

  请多指教,白银会长。

  ……

  铭放下手机,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剧情的发展没有因为自己而发生太大的变化,虽然他主动把申请书递给了白银,但还是将选择权交给了他。

  如果白银和辉夜因为自己最终没有走到一起的话,铭会后悔一辈子。

  但好在,现实并没有朝着糟糕的方向发展。

  铭没有去参加散伙饭,因为虽然这又是一次告别,但——

  这又何尝不是一次新的开始。

  ……

  今日的胜负:学生会的胜利

  作者的(闲)话:过完剧情,只能说前有《芽衣在世界蛇》,现有《琪亚娜在逆熵》

  都想磕怎么办,好希望爱莉能把虫虫也收了o(*≧▽≦)ツ┏━┓

  上仙是识宝的,识之律者女士万岁!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