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地铁站。

  一个金色短发女生站在那里,低头盯着手腕上的表,数着秒针。

  “来得真早。”

  在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2分36秒,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

  “5分钟前集合可是社会行为准则,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踩着点来?”

  早坂撩了撩头发,没好气地轻哼一声。

  “原来还有这种讲究,不愧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女仆小姐,长见识了。”

  铭接过早坂肩上的包拎在手上,拉过她的小手坐在一旁的长条椅上等车。

  两人就默默地坐在一起,谁都不吭声。

  铭早坂:该说些什么好呢?

  “买好票了?”

  “嗯,买好了。”

  再次冷场。

  “好香的味道,小爱是喷了香水吗?”

  “嗯,好闻吗……”

  今天出门前,早坂花了一个多小时给自己画了一个精致又自然的淡妆。

  “很好闻,但我更喜欢小爱原本的味道。”铭认真地思索了一下,觉得还是以前那种清新中带有些许奶香的味道更好闻些。→直男发

  “哎……原来我身上有体香吗?”

  “嗯,我更喜欢原来的的味道,小爱不用特意去改变自己。”

  女仆小姐本来就很可爱,铭本人也更加崇尚自然美。

  他还记得几年前有女生和她告白,脸上化的妆白得跟个鬼一样,跟抹了一脸的白面粉差不多。

  “这样吗……我明白了。”

  早坂轻轻点头,说起来,铭的身上也有一种若有若无的香味,馥郁而又芬芳,像是甘甜的红茶配上了薄荷一般的清香,沁人心脾。

  “你身上穿的,是我上次给你挑的衣服啊。”

  “嗯,毕竟是约会,还是要穿女朋友给搭配的衣服,更何况也要穿的正式一点。”

  “你倒是毫不掩饰。”

  “没办法,我的衣柜几乎全都是衬衫和运动裤,还有就是老妈买的一些比较讲究的衣服,这次约会差点就没有衣服穿了。”

  早坂无语地抚了抚额头:“你的生活还能再无趣一点吗……”

  “只能说我对这方面不感兴趣,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有一个擅长打扮的人能陪在我身边帮帮我不是吗。”

  “哼~那你的运气还算不错~”早坂骄傲地挺了挺胸。

  “确实。”

  能遇到你,是我两世为人的幸运。

  “小爱身上穿的……总感觉有些眼熟。”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一身,当时你还总是在欺负我!”

  “呃……那,你欺负回来?”

  “算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呢~”

  女仆小姐露出了危险的笑容,铭下意识地往边上挪了挪。

  又开始了,这段时间小爱就像是觉醒了什么奇怪的属性一样,让他防不胜防。

  发觉铭的小动作的早坂,直接靠上去抱住了铭的胳膊,凑到他的耳边轻轻道:

  “你想去哪儿啊,铭少爷~离我这么远,人家可是会伤心的~”

  自从攻防逆转后,铭愈发觉得应对女仆小姐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感受着手臂上传来的温软触感,还有女仆小姐那像是看猎物一样的眼神,铭如今挣脱也不是,顺从也不是。

  正所谓,痛苦并快乐着。

  叮咚——地铁即将进站,请乘客们做好准备。

  广播的声音响起,铭有些迫不及待地站起身,结果又被左臂上环绕的小手拽了回去。

  “怎么,铭少爷就这么着急吗?”

  铭的直觉告诉他自己的头上好像出现一个血红色的危字,轻咳一声解释道:“咳,毕竟是周末,还是早点到那里然后买票比较稳妥。”

  “有道理呢~但这里这么多人,要是走散了就麻烦了~你也不想我找你找的着急吧~呵呵~”

  果然,男朋友就是用来调戏的嘛~作为女朋友最大的乐趣当然就是看喜欢的人害羞时的窘态啦~尤其是这张秀色可餐的脸,平时看上去总是那么清冷的样子,没什么变化,但这种反差萌才是最吸引人的地方啊~

  难怪这家伙之前一直调戏我呢,还真是有趣啊~

  经过了最开始的那段迷茫期,女仆小姐好像又渐渐地找回了自我呢。

  可怜作为罪魁祸首,我们纯情的铭少爷有点吃不消就是了~( ̄▽ ̄~)(~ ̄▽ ̄)~

  ……

  地铁上,由于铭和早坂黏在一起(主要是早坂)的原因,同时也是乘客众多的周末,两人没抢到座位,最后只好选择站着。

  铭的目光不断扫视他们周围的可疑人士,防止有变态对可爱的女仆小姐图谋不轨。

  来之前他就做好了后事准备,就算废掉对方一只咸猪手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眼下这个状态,铭怀疑能不能第一时间出手阻止都是个问题……

  “小爱,我觉得你可以不用抱这么紧的。”虽然很享受女仆小姐的贴贴,但真的有些束手束脚。

  “我害怕,车上这么多人,万一有人看我孤立无援,想要非礼我怎么办?”

  早坂充分发挥了自己多年来练就而成的演技,不但抱得更紧了,还表现出一副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表情。

  如果不是过去和她打过一架,了解自家女朋友的武力值,铭差点就要信了。

  可这副惹人怜惜的样子还是吸引了周围不少人的注意,尤其是一些自诩不凡的男生,像是这种可爱的女孩很容易激起心中的保护欲。

  有一些人甚至想要无视女孩抱着的明显是她男朋友的存在,想要上来搭讪,结果全被一道冰冷的眼神给吓了回去。

  生存的本能告诉他们,只要自己有所动作,那可能连遗书都没时间写了……

  铭扫视周围那些蠢蠢欲动的衣冠禽兽,自己也将另一只空闲的手抱在女仆小姐的腰间。

  看来只能这样了啊,真是个折磨人的小妖精……

  ……

  游乐园,售票处。

  铭让早坂坐在后面的木椅上休息,活动了一下有些麻木的左手,走上前去排队。

  两人来得并不算晚,没排多久的队就轮到了铭。

  “你好,两张票。”

  售票员递过一张表:“请问是两张单人票还是情侣票?”

  “情侣票,全场。”

  “情侣票,全场。”

  “好的,请稍等。”售票员敲击着电脑。

  铭转身看向不知何时来到自己身后的女仆小姐:“你怎么过来了?”

  “等在后面有点无聊,就来看看。”

  说罢,又轻轻挽住了铭的胳膊:“这样就不会走散了。”

  不知为何,铭感觉自己闻到了醋味。

  “先生,这是您的票,祝您和您的女朋友玩得愉快。”售票员敲了敲玻璃窗,将两张票放到窗口处。

  “好的,谢谢。”铭拿起票收好,“好了,我们走……”

  扭头看向早坂,结果却只看到一个小小的后脑勺,女仆小姐不知何时默默低下了头。

  “怎么了,不开心?”铭揉了揉女朋友柔顺的头发,带着她离开了售票口。

  “没什么,走吧。”

  早坂抬起头,又恢复成了之前略显冷厉的样子,拽着铭朝着游乐园的大门走去,还不忘瞥了一下四周。

  刚才坐着休息的她,清楚地看到不知有多少女生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排队的铭身上,盯着他双眼放光。

  其中不乏无论是容貌还是身材都不输自己的,这让早坂觉得非常不爽。

  这是见到铭一个人在那里排队,所以就动了心思吗?!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他的侧脸,连自己的意图都不掩饰一下,还真是一群不知矜持为何物的女人呢。

  虽然男朋友长得帅又受欢迎是好事,但我的东西,怎么可能让别人惦记!

  ……

  “小爱想玩什么?”

  铭环顾了一下四周,不愧是东京的周末,就算他们来的比较早,游乐园里还是有不少人。

  “旋转木马!

  ”早坂不假思索地回答,指着前面的木马棚,露出向往的表情。

  “好。”

  手臂轻轻用力,铭将胳膊从早坂的胸前抽了出来,活动两下后,弯腰牵住女仆小姐的小手,带着她往旋转木马的方向走去。

  到了木马前,铭微微屈膝,轻轻把早坂抱了起来。

  “哎?!你……你干嘛?!”

  “抱你上去。”

  铭平静道,一个公主抱就把俏脸绯红的早坂放到了木马上,自己也随后跟着坐在了后面。

  “真是的,太突然了……”

  “那我下次抱之前提前说一声。”

  “……”

  “可惜没有双人木马,不然我能抱着小爱一起坐。”

  “……”

  不是这个问题,是太让人害羞了啊……

  想到了自己的父亲,为了自己未来着想的铭少爷尝试反抗并翻盘,目前已取得良好成效。

  在工作人员的操作下,装置逐渐启动,旋转木马缓缓地转了起来。

  “上一次来游乐园,还是在很小的时候呢~当时是妈妈陪我一起来的,那也是我第一次坐旋转木马~”早坂轻轻抚摸着面前的木马,喃喃低语:“之后,就再也没来过了,连见面的机会都少得可怜……”

  “一直……都好想再坐一次啊……”

  早坂回过头,看向安静坐在后面的铭:“我的任性,给铭带来了很多困扰吧……陪我一起玩这种幼稚的游戏……”

  铭摇摇头:“不会,我很享受这段时光。”

  只要女朋友能玩得开心,作为男朋友的铭也会感到满足。这不是单向或盲目的给予和索求,而是建立在双方真心基础上的体贴与温柔。

  小爱想玩什么,自己就陪她玩什么。——这是铭给自己制定的规则。

  至于羞耻心,那是什么?

  这种无关紧要的东西铭从来不放在心上,也不值得他放在心上。

  “不如说,我以后的时光,包括我自己,全部都是你的所有物。你去哪,我就去哪——”

  “所以,小爱不需要自责。”

  “嗯,那……以后有机会再陪我一起来吧。”

  “好。”

  ……

  温馨的游乐园约会开局环节结束了,事实证明双方性格都有些冷的一对情侣在约会时很难有像小说里写的那些理想情侣一样的浪漫体验。

  ——惊险又刺激的过山车——

  对很多来游乐园的情侣来说,过山车是最容易看清对方本性的地方,也是最容易让那些喜欢装模作样的人失态的地方之一。

  在这里,如果没有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的话,一旦你动摇了,被呼啸的狂风撕扯嘴角最后面目全非几乎就是板上钉钉了。

  如果你恐高的话,估计就达到扣血加100的暴击然后爆伤拉满的巅峰效果了。

  然而……

  其他乘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ヽ(≧□≦)ノ

  另一边:

  铭早坂:()→就这?他们好吵。

  抬走,下一个

  ——试胆游戏之鬼屋探险——

  这个就不用多说了,胆子小的人进去后可能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吓哭,但好处是如果你没哭或者不害怕,就可以借势张开自己充满安全感的怀抱,和自己的另一半贴贴,还能摸摸头安慰对方“别哭别哭,有我在~”。

  彰显自己男女友力,无论是从身体上还是从内心里合理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的不二之选!

  然而……

  其他玩家:啊啊啊啊啊——!!!鬼啊!!!

  随行伴侣:别怕!我保护……啊啊!!这是什么啊!!!

  另一边:

  铭:嗯……比老妈平时看的猎奇恐怖片要夸张一点,真实度尚可→两世皆信奉于唯物主义、无神论

  早坂:这个部分用的妆容不对,涂得太深了,还有这里……→化妆、易容大师,一眼辨虚实

  这个也抬走,下一个

  ——激流勇进——

  别人:好刺激啊!ヾ(≧▽≦*)o

  铭:还没有我开车来得快,小爱给我买的衣服都湿了( ̄ー ̄)

  早坂:有些凉,脸上的妆应该没事吧……o(一︿一 )o

  又凉了一个,继续

  ——跳楼机——

  别人:我……我腿抖……站……站不起来了……(。﹏。*)

  铭早坂:好像和过山车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ー ̄*|||━━

  ——午餐时间——

  其他顾客:味道真不错啊!

  铭早坂:还行,没我(铭)做的好吃。

  ……

  ……

  最后一个项目,晚霞下的摩天轮。

  早坂有些气恼地坐在了摩天轮里,今天的这场约会和她想象的……不,准确的说是跟书上写的和电视上演的不一样啊!

  “和我一起逛游乐园,果然会很无聊吧……”早坂弱弱地问道。

  虽然她也很享受和铭一起游玩各个项目的过程,也弥补了过去的些许遗憾,但不符合预期的效果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搞人心态。新笔趣阁

  早坂不禁问自己:我有扮演好女朋友这一个角色吗……

  铭微微摇头,坐在早坂的身边,轻轻抚上她耷拉在半空中的小手。

  “我才是……不如说我一直都在担心,小爱和我这种不懂得情趣的人一起约会,实在是没什么意思吧。”

  铭很清楚自己的短板——不懂得浪漫为何物,只会坦率又直接地向喜欢的女孩展示自己的心意,这样很容易让对方对自己感到失望吧。

  虽然他一直尝试弥补自己的“不足”,但或许是前世的自己一度失去感情,即使在重生后的现在逐渐恢复过来,也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想到这里,铭也觉得讽刺——他曾经坦白过更喜欢真实的女仆小姐,可到头来“虚伪”的反而是自己。

  “小爱做好真实的自己就好,不用去刻意学习别人,这是独属于女仆小姐的浪漫,不是吗。”

  “独属于……我的浪漫吗?”早坂轻咬红唇,反握住那只牵着自己的手。

  “那……铭也要给我属于你的浪漫……”

  “……”

  “怎么不说话,你不愿意吗?”

  “不,我也会给小爱独属于我的浪漫。”

  或许,做回自己,才是小爱真正喜欢的样子吧。

  夜幕渐渐降临,摩天轮缓缓转动,两人的包厢即将来到最高处。

  “很快,就要结束了呢~”

  “嗯。”

  “你在想什么?”

  “亲……咳,没什么……”

  不行,还是说不出口。

  (你好逊啊~~(﹁﹁)~~~)

  “听说每天晚上这里都会有烟花呢~”

  “嗯,时间应该……小爱,你干什么?!”

  早坂双手捧住铭的脸,富有侵略性地舔了舔嘴唇。

  “铭,你知道吗,我这个人的占有欲有那么一点强呢~”

  “……”

  好近,太近了……

  “你的第一次公主抱是我的,你的第一次壁咚是我的,你的第一次约会是我的,而现在……”

  “等……唔——”

  砰——砰——砰砰——

  摩天轮来到了最高处,升腾的烟火点燃了漆黑的夜空,照亮了男孩与女孩的侧脸。

  啵——

  “你的初吻,也是我的了~”

  ……

  今日的胜负:早坂的胜利(铭少爷翻盘失败,有点担心他未来的家庭地位呢)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