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小姐与清冷少爷的秀知院日常 第六十六章 真爱

小说:女仆小姐与清冷少爷的秀知院日常 作者:茫情 更新时间:2022-11-24 20:45: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如若不会影响你们之间的感情的话,只要你不害羞,害羞的就是你的女朋友。——《论和女生交往中如何树立自己的主动地位》

  凌晨,铭将书上的最后一段重点勾出,抄录在随身携带的手记上。

  摸了摸仿佛还残留着女仆小姐气息的唇瓣,铭不禁回味起信息室以及摩天轮上的被强吻(划掉)吻。

  俗话说既然反抗不了,那还不如去好好享受。

  可铭觉得自己不一样,认为最近超出预料的被动只是因为理论知识与实战经验的缺乏。

  后者这种堪称出轨的作死行为当然不能有,那就只能从理论上去弥补自己的不足。

  至少,也要拥有纸上谈兵的资本才是。

  铭喝完手边的咖啡,看了眼时间。

  看来午餐后要拜托小爱给自己助眠了。

  ……

  三个小时的睡眠时间是什么概念?

  可能是爱睡觉的人常有的午睡时间(比如作者本人),也可能是坐在高铁上靠睡眠来度过无聊路程的养精蓄锐时间,当然,更多的是广大修仙人士(像是熬夜看到这句话的你)的假寐时间。

  五点睡,八点起,就能和阎王大叔一起探讨得道成仙的奥义。

  白银御行,秀知院高中部二年级学生,刚刚解散的第六十七届学生会会长,目前正在为下一届学生会的连任做筹备。

  作为一个对自己时间的压榨就连资本家看了都会流泪的自律性天才,在卸任学生会会长的职务后,除去学习和打工所耗费的时间外,每天难得多出了3个小时的闲暇时间。

  这几天,有了较为充足的睡眠时间的他,难得不用靠咖啡因来保持精神。

  而在今天,白银走在校园里,发觉周围的同学看自己的眼光好像和往常不太一样,平时明明都不会和自己打招呼的人都主动向前问好。

  甚至有女生来邀请他放学后一起去唱卡拉ok!不过被白银用今天有事要办给婉拒掉了。但对方居然还提出了下次有时间再约!

  不对劲,很不对劲!

  而原本学生会的成员的反应则更加强烈:

  藤原:御行同学你这是怎么啦?!是被什么恶灵给附身了吗?!

  石上:呜哇!会长你这是解除了什么诅咒吗?!

  疑惑的白银被石上拉到了卫生间的镜子前,颤抖地指着他的眼睛:“你看啊,平时会长身上散发的压迫感没有了,尤其是这双看起来就很凶的眼睛啊,就连平时有些乱糟糟都好好打理了,给人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啊!”

  白银仔细端详着镜子中的自己,原本浓重的黑眼圈虽然没有完全消失,但也只是浅浅的隐藏在眼角,有些阴暗的瞳孔现在却炯炯有神。

  冷静下来的石上不免感慨道:“今天大家对会长都特别友好呢,你搞不好要命犯桃花了。”

  白银一怔,石上的话提醒了他,既然自己如今变得受欢迎了,那么对四宫很可能也有同样的功效!

  尤其是四宫上周拜托自己连任学生会长,靠着最近微妙的氛围搞不好真的能趁机攻陷她,让她对自己告白!

  说干就干,白银道别了石上,马不停蹄地来到图书室,找到了正在学习的辉夜。

  “呦,四宫。”

  “嗯……会长?”

  “今天的风儿甚是喧嚣啊~”

  白银上了。

  ……

  白银没了。

  回想起刚才四宫对自己的反应,白银只觉得两人之间的距离和以前相比突然就被无限制地拉远了。

  不管是机械式的回答,还是不带丝毫感情的应和,还有周身散发的那种“莫挨老娘”的不耐烦的气息。

  正在白银怀疑人生之际,一只略显纤细的手轻轻敲了敲他的桌子。

  “这是学生会选举的演讲计划书,你看一看。”

  这个声音,原来是铭学长啊。

  “你的状态好像不太对。”

  白银稍微整理好心情,打算露出一个微笑示意自己没事。可等他抬起头后,差点被惊掉了下巴。

  “学长您的眼睛怎么回事啊?!”

  只见铭原本深邃的眼睛如今黯淡了几分,眉眼旁还留有清晰的阴翳。如果说过去他的眼神是平淡中带有几分冷峻,那现在则是充满危险性的凌厉。

  白银感觉今天自己好像和学长“身份互换”了一样。

  “这几天没怎么睡好,有些事要忙,不用在意。”

  “学长难道也熬夜学习了?”

  “嗯……可以这么说。”

  铭摆了摆手,盯着白银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大致明白了他为什么会惊讶成这副样子。

  “看来和我相反,白银你最近应该休息的不错,我听石上学弟说今天的你格外受欢迎。”

  “被学长你这么说,我总觉得有点不适应啊。”

  白银苦笑一声,受欢迎又有什么用,就算别的同学全都惧怕他又怎样?

  他只要能受到四宫的青睐就足够了。

  ……

  天台。

  早坂看着铭的黑眼圈,心疼地伸手轻轻揉捏他的太阳穴:“你昨晚没有睡好吗?”

  铭闭上眼睛享受着女仆小姐的爱抚,解释道:“只是睡得晚了点,不用太担心。”

  早坂松了一口气,想起刚才辉夜大小姐对自己的抱怨:“你这个样子和白银会长有些像,如果不是对身体不好,看上去还挺帅的。”

  接着又补了一句:“但我还是喜欢以前的样子。”

  如果铭因为自己喜欢他睡眠不足时的样子,以后减少自己的休息时间的话,早坂绝对会自责的。

  她和辉夜大小姐不同,辉夜是因为喜欢白银会长所以才有了喜欢凶眼神的设定,而且已经几乎达到了病态的地步。

  在过去,早坂一直认为喜欢上一个人只是因为对方的样貌而已,虽然嘴上说着人是要看内在的跟外表没有关系,但实际上往往会因为交往对象样貌的改变而淡化自己的感情,所谓恋爱也就仅此而已了。

  这种人哪怕是交往了,感情也会马上冷却导致分手;就算日后真的结婚了,也会因为诸如此类的原因迅速离婚。

  所谓真爱,就是像美女与野兽那样的不受外表所限制的爱,会因为对方外貌的改变,而变得冷淡或是喜欢,那就肯定是虚假的爱。

  早坂还记得自己向辉夜大小姐说出这些观点时,大小姐直接被气哭了。

  但在之前辉夜大小姐找自己抱怨后,早坂询问自己的内心:如果铭没有出众的外表的话,自己还会喜欢他吗?

  答案是:会。

  这个世界上没有错误的爱,只要用与自己相称的爱的方式去爱就好。

  我只是想要一场普通的恋爱,有一个能真心喜欢我的、宠我的男朋友,这样就足够了。

  至于这是不是真爱,谁知道呢?

  “很困的话就好好休息吧,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嗯,如果小爱能帮我提高一下睡眠质量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

  早坂活动了一下手上的关节,准备施展自己的职业技能:“那就让铭少爷见识一下什么叫专业的按摩手法。”

  是时候展示真正的技术了。

  见女仆小姐跃跃欲试的样子,铭找了个合适的位置,身体向旁边一倒,枕在了她柔软的大腿上。

  “嗯,我躺好了。”

  早坂:……

  “我怎么觉得你好像越来越不要脸了。”

  铭闭上眼睛,又往女仆小姐温暖的小腹处靠了靠,无所谓道:“行动被评价和人格被评价完全是两码事,就像不能根据仅仅一次的善行就把那个人判定为善人。但我只对小爱一个人这样。”

  “哎,真拿你没办法。”

  早坂叹了口气,

  小手轻抚铭的额头:“如果你敢对别的女生这样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放心,不会。”

  铭轻轻握住女仆小姐的小手,在手心处缓缓写下三个字——

  我保证。

  不是每个人都是为了被全人类喜欢才活着的,对于铭来说,只要他对自己喜欢的人而是必要的,那就足以成为活下去的动力。

  手心处痒痒的,这股感觉好像也跟着传递到了心里。早坂移开视线,傲娇道:“既然这样,我就勉为其难地相信……唔——”

  傲娇宣还没发表完,女仆小姐的小嘴就被堵上了。

  “唔唔——泥……!”

  这短暂的几秒钟仿佛被无限拉长,早坂无数次想反抗但身体像是不愿反抗一般完全不听使唤,浑身瘫软四肢无力。

  两人终于分开了,铭重新躺回了女仆小姐的腿上,意犹未尽地偷偷舔了舔嘴角。

  原来,主动亲亲的感觉还挺不错的。

  重获自由的早坂红着脸大口地喘息着,语无伦次:“你你你……太突然了!”

  “这是午安吻。”

  铭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然后就像是按捺不住睡意一样,疲惫地闭上眼睛,把头埋进女仆小姐的怀里。

  等早坂终于缓过神来,才发现罪魁祸首的呼吸已经趋于均匀,显然是睡着了。

  早坂没想到主动亲和被动亲的差别能有这么大,以至于她刚开始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大脑就直接休克了。

  眼下报复这个可恶的家伙是不可能了,铭需要好好休息,虽然很想趁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做一些比较过分的事。

  人们都说膝枕是情侣间的信任、亲密、温馨与浪漫的体现,可实际上享受的人只是躺在腿上的那一个,对另一人来说并不算是一种很好的体验。

  但早坂并不在意,她很喜欢现在的时光,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铭的睡颜,时不时用极微小的力道去轻轻按压容易助眠放松的穴位,调整姿势以便他能睡得舒服一些。

  男孩微微皱起的眉头逐渐舒展,早坂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将金色的短发拨至耳后,在他的唇角轻轻一点。

  没吵醒他呢,再亲一下~

  就当小小的报复好了,再亲一下~

  还是没醒呢,那就那亲一下好了~

  ……

  不够呢,想要更多一点~

  吐出小小的舌头,在男孩的唇边一触即分。

  嗯——

  和想象的一样,是甜的呢~

  抛开日常生活的琐碎,忘记昨夜工作的劳累,让习习秋风当床,丝丝清凉当被——

  我一直陪在你身旁,许你酣然入睡。

  只收你一点点的幸福税~

  ……

  翌日。

  在见证白银眼神变化后的辉夜,面对自己内心的波澜,不禁怀疑自己对会长的感情。

  这也是绝大多数人在经历初恋时都要面临的难题。

  (作者:嘿嘿,我没有o(* ̄▽ ̄*)ブ)

  在和早坂交谈无果后,辉夜找到了柏木渚同学,发动无中生友道具卡,尝试咨询。

  各个方面都可以说是富有经验的柏木同学,在辉夜开始咨询的半分钟内就猜到了是她自己和白银会长之间的事。

  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辉夜咨询的居然是真爱!

  这种纯洁又深情的问题,对我们在交往后光速成神、一次都没考虑过这方面的柏木同学来说,自己无疑是对着两个字的亵渎。

  对这类问题完全无从下手的柏木神,只能看着辉夜大小姐朝着糟糕的方向去想,本以为路过的藤原以及石上能给出好的意见,结果反而让辉夜更加怀疑自己对白银会长的感情。

  而且辉夜纯情得跟一个自爆卡车一样,柏木心在安慰她的同时还要操碎心去守住她的小秘密。

  此时,柏木同学已经快要崩溃了。

  翼(柏木神的男朋友),你在哪?!快来救救我啊!o(≧口≦)o

  看着头垂得越来越低的辉夜,柏木紧张地向四周张望,渴望能找到一个挽救局面的救星。.biqupai.

  那个是……云泉学长?

  柏木渚一咬牙,决定死马当活马医,祈祷这位前学生会的前辈能靠谱一些,赶忙冲上去拽住了铭的手臂。

  “那个……学长,你现在有空吗?”

  铭眉头一皱:“柏木学妹可以先放手吗,如果我的女朋友看到了会吃醋的。”

  柏木一怔,随即连忙松开了拽住铭的手,向他鞠躬道歉:“非常抱歉!”

  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有些冷漠的学长居然也有了女朋友,而且自己也是有男朋友的人,刚才那种亲密的举动确实不太合适。

  铭环顾一下四周,没有看到女仆小姐的身影,默默松了口气。

  “没事,什么事这么急。”

  回过神来的柏木渚在说明情况后,连忙带着铭来到了辉夜的面前,求助似地看着他。

  原来如此,真爱么?

  “铭学长?”

  辉夜抬头看向身前的铭,酒红色的眼眸黯淡无光。

  “柏木同学和我说了,四宫学妹……嗯,的朋友,想知道真爱与喜欢的人的外在的关系。”

  “容貌这种东西,只是用来吸引注意力和兴趣的,想要追求真爱的人不会因为这么片面的原因就会喜欢上一个人。”

  “那些只是因为对方长相出众就心动的人,无疑是肤浅之辈,这种人也不会去思考真爱的存在。”

  看戏的柏木:……

  原来我是这么肤浅的人吗?但学长说的很有道理啊,我和翼之间的感情,远没有小真妃想象的那么真挚呢……

  至少,在我眼中是这样。

  “四宫学妹……的朋友,会思考自己的感情是不是真爱,在这个社会是很可贵的,她往往付出了其他人无可比拟的真情,容貌只是引起人们注意的外在工具,你的那位朋友所喜欢的,应该是对方让她倾心于此的内在,外在是它的点缀,喜欢他的一切,这无可厚非。”

  辉夜眼里的光逐渐明亮。

  “我不知道世界上有没有真爱存在,但至少——”

  “这些人拥有去追寻真爱的机会。”

  ……

  line:

  铭:我被其他女孩子拽住了,但我立刻就让她松开了。

  早坂:哦。

  铭:她只是太着急了,而且也有男朋友。

  早坂:我不在意。

  铭:那就好。

  早坂:……

  事后,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事情真相的早坂,收起了准备好的麻袋。

  “早坂,我跟你说,今天会长的眼神又变回来了!”

  辉夜激动地讲述着白银今天的变化,其实早坂白天见到过了。

  不只是白银会长比以往更显疲惫的可怕眼神,还有——

  自家大小姐扶他去医务室休息时死盯着会长眼睛的那副痴汉一样的表情。

  主人自从恋爱后沾染了难以理解的xp呢,女仆小姐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变得奇怪。

  ……

  今日的胜负:柏木的败北(一个人哭,真爱无敌(??w?)?嘿)

  作者的话:像这样每天发糖好难办啊,而且也很容易腻烦,之后主要以主线的日常为主了,还能轻松一些。

  恢复日更,欠两章的第一天。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