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学生会长白银御行坐拥58%支持率,他难道真的能够成功连任吗?——《号外:学生会选举预测速报》

  除了辉夜临时有事没来外,前任学生会成员全都站在校园展示墙旁分析当前白银的胜率。

  经过前几日的“眼神风波”,白银最近再次由于筹备与谋划学生会选举的各种琐事恢复到了过去的作息,以往那种很容易吓退旁人的可怕眼神也跟着回来了。

  铭在女仆小姐那里得知这几天晚上辉夜大小姐一直都在兴奋地讨论会长的变化,辩解他那凶凶的眼神哪里哪里好,也暂时不再怀疑自己的感情是否是真爱了。

  当然,辉夜还是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自己喜欢白银,搞得早坂和铭都挺无语的。

  联想到目前的主线进度,铭不禁回想起前世那对三集告白、七集上垒的情侣,不由得感叹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真大。

  把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抛之脑后,铭将注意力放在校园报显示的数据上,分析当前的局势。

  石上和藤原两人倒是非常乐观,在重重候选者中杀出重围的目前只有三个人,白银一个人的支持率就超过了一半,相比其他两个分别占比30%和12%的,已经可以算是碾压了。

  “会长以绝对的优势领先了啊。”

  光是看这差距悬殊的柱状图,石上就找不到白银会输的理由了,在他看来这把肯定稳了。

  藤原也激动地手舞足蹈,好像已经摘到了胜利的果实一样:“这已经相当于是胜利了吧!”

  “嗯,是啊是啊!”石上难得和藤原达成了默契,赞同地点点头。

  “刚好我以前退坑了一个游戏,据说5.9版本会出一个可以肝的周边活动了,听说还是原画集,这下我能好好休息几天去做活动了!”

  石上一脸希冀,仿佛已经看到了梦寐以求的原画集在向自己招手。

  对于这两个家伙半场开香槟,疯狂给自己立flag的行为,铭嘴角一抽,给他们两个的脑袋一人敲了一棒槌。

  石上和藤原捂着头,委屈地看向铭,对自己突然挨了一下打颇为不解。

  “这只是现在的数据,如果你们现在就摆烂的话,用不了两天白银就垫底了,到时候可没你们哭的地方。”

  虽然有原作打底,但铭可不是轻易就会掉以轻心的人,他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除了当初对女仆小姐告白,那时表面上很淡定,但内心却慌得一批~( ̄▽ ̄~)(~ ̄▽ ̄)~

  旁边的白银表示认同,一副学长你深得我心的样子:“没错,我们不能依靠预测的数字,上面的结果只是因为我们是上一届的学生会成员罢了,像是一个增益buff一样发挥着它的余热,让很多同学记住了我们的名字。根据我们所了解的其他候选人的活跃情况来看,这个数字之后肯定会变的,我们可不能掉以轻心!”

  此乃谎。

  其实在众人看不到的角落里,白银偷偷地抹着冷汗,其实他想的跟石上和藤原一样,看到数据的一刻就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胜利了!还自恋强得让人害怕以及人气也巨高,就算现在什么都不做也肯定能轻松取得连任,完全不需要进行选举了!

  好险,差点就在后辈面前丢脸了,最近实在是有点太飘了……

  “呃,话说准备工作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吧,至于宣传以及之后的演讲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这几天我能请假去肝游戏吗……”

  虽然两位前辈说的很有道理,但石上还是觉得现在显然已经胜券在握了,接下来的宣传活跃方面自己参与的话估计只会起副作用,还不如去抢周边。

  铭拍了拍石上的肩膀,善意地提醒道:“石上学弟不必心急,那个游戏我的一个朋友也在玩,听他说原画集在6.0版本,现在回坑的话还太早了。”

  “哎?真的吗?”

  石上愣了愣,他早就把游戏卸载了,这个消息还是他从网上偶然看到的,难道是自己记错了?

  “嗯,所以现在应该专心应付学生会选举,还能在这段时间养足精神,为之后的原画集活动做准备。”

  “这样吗……”石上若有所思,打算回去之后再好好确认一下,毕竟学长也有记错的可能性,还是稳妥一点为好。

  见石上还没有完全相信,铭祭出了对石上宝具——

  “而且如果因为石上学弟的怠工,最后导致白银没有成功竞选为学生会长的话,四宫学妹很可能会不开心吧……”

  石上:!!!!!

  “我记得四宫学妹以前生气的样子,当时惹到她的那个人下场挺惨的,也不知道现在还活着吗。”

  铭转头盯着石上的眼睛,意思不而喻。

  “学……学长和会长说的很有……道理呢……现在还是专心……准备选举……”

  脑海中自动浮现出了至少20种酷刑的石上颤抖地提议道,至于回去确认活动日期这种小事已经被他下意识地忘记了。

  铭满意地点点头,这下就不会有人摸鱼了,学生会的选举也会更稳妥一些。

  这个男人,自从和早坂交往后也多多少少学到了一些表演的技巧,搭配上平日里基本没什么变化的面瘫脸,没人能分辨出他是否在说谎。

  女仆小姐除外。

  铭轻咳一声,将众人的注意力带回正题,指了指校园报的下面:“这个一年级的学生拥有30%的支持率,仅次于白银,我想石上学弟可能认识。”

  其实铭很清楚,这位也是原作的主角团之一,日后一起在学生会共事的后辈。

  石上摆了摆手:“我连我们班的人的名字都没记住,这种问题就不要问我了。”

  “这个人你应该认识才对,我记得是你的初中同学,伊井野弥子。”

  伊井野……弥子?!

  石上瞬间冲到了校园报前面,死死地盯着那个名字,刚才对辉夜的恐惧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没错,确实是这个名字,和学长你说的一样,这个人我好歹算是认识的……”

  回想起了不太美好的经历,石上苦笑着解释道。

  看到石上难得这么震惊,白银疑惑道:“她是个名人?”能让石上认识并且留下深刻印象的,怎么想都不会是个简单人物。

  “嗯,她那样……算是有名吧……至少在一年级里是这样。和会长一样,是一年级的学年第一。”

  “啊……真的吗?!”白银感受到了压力,自己一直以来的优势对这个一年级的竞争对手显然没什么作用了。

  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石上看向窗外:“但她最让人吃惊的还不是这个,正好,楼下那个发传单的好像就是她,百闻不如一见,我觉得还是直接去认识一下更容易了解一些。”

  “好吧……”

  ……

  “石上?”

  “……嗯,是我,能稍微占用你一点时间吗?”

  石上小心地斟酌着用词,他实在不想和这个麻烦的家伙扯上关系。

  “如你所见,我正在忙。我没有时间和不良少年打交道。”蹲在地上的棕发女孩整理着箱子里的传单,没有抬头。

  “不良少年……”

  还是一如既往地嘴毒啊……石上压抑着心中的不满,指了指身后的白银。

  “我只是负责引荐,想找你的是白银前辈。”

  白银礼貌地打招呼:“初次见面,你就是伊井野弥子?”

  听到白银声音的女孩迅速站了起来,腰板挺得笔直:“是我。”

  看着面前的一年级学妹,铭回忆起这位伊井野弥子的资料——

  秀知院高一学生,和白银一样位列学年第一的天才,父亲是最高法院的法官,母亲是国际人道救援组织的职员。而她本人则担任着高中部的风纪委员一职,性格正直到可怕,可以说是一位各方面都十分出色的优等生。

  但铭现在最直观的感受不是她的气质,而是……

  为什么我要低头看她……

  不输于四宫学妹的国家级飞机场,目测不足1米5的矮小身材,头顶只能到够白银的衣领,更别提还要更高一些的铭了。

  不知为何,铭下意识地摸了摸后颈,感觉那里有些痒痒的。

  难怪前世原作中会有那样的人气,光是眼前这副走在路上都担心她会不会被坏叔叔拐走的可爱模样,不知道会激起多少宅男内心的保护欲。m.biqupai.

  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打一拳的

  话,估计会哭很久吧。

  另一边,白银和伊井野这两位竞争对手的第一次交锋开始了!

  伊井野率先发起了攻势:“初次见面,白银前会长。”

  前……

  仅仅是一个字,就将白银的耐心降到了临界点,他计划搬出自己的优势:“咳,听说你是学年第一?”

  “嗯,入学以来一直都是。”

  第九名→第四名→第一名的白银:……

  “但学习并不是唯一的评判标准,打工之类的社会经验也很重要的,就像是你们现在发的传单一样。”

  铭有点看不下去了:这无缘无故的攀比之心从何而来啊……

  在他的视角里白银已经和伊井野站在同一高度了,和自己的后辈比较也不知道该说是幼稚,还是另一种可爱……

  伊井野不慌不忙地反驳道:“前会长才是,明明选举近的日子在眼前了,却从来没有去拉过选票,如此懈怠的行为难道就是王者的从容吗?”

  对子骂父,甚是无礼。

  石上阴沉着脸:“拉票之类的说到底不过是借由曝光来获取好感的低级行动罢了,只要在业绩方面有所建树,我们也不需要这些临时的支持。”

  一直默默跟在伊井野后面的大佛小钵(伊井野挚友)出声道:“那就是懈怠,我们只是在给学生们思考政策的机会,这同样也是优化学园管理、稳固办学质量的途径。”

  白银和石上被击倒了。

  伊井野目光坚定地凝视着面前的竞争对手:“我们才不是单单为了拉选票而已,而是为了让这所秀知院变得更加崇高与完善。”

  (这一理念和某位优雅的社监倒是很像呢<( ̄︶ ̄)>)

  “真……真是个能说会道的小丫头片子啊……不管你有多了不起的理想,说到底也只能是理想而已……”

  看戏的藤原:小丫头片子

  “是啊啊,我可真期待选举的那一天啊,这样就能亲眼看到你绝望的样子!”

  藤原:绝望……

  这是什么反派发……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站错队了。

  “哼~没有理想的思想,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看看,这才是主角该有的气量!

  “你们两个别丢人了。”

  看不下去的铭没好气地把这两个丢人现眼的玩意给扔到了后面,藤原直呼干得漂亮!

  铭抬手对伊井野打招呼:“初次见面,我是三年级的云泉铭。”

  伊井野抬头看着铭,收起了脸上的不善:“我对云泉学长可不是初次见面了,几年前我在华夏举办的一场国际捐款中远远地见过你一面。”

  伊井野鞠躬向铭道谢:“非常感谢贵公司这些年来对国际慈善做出的贡献。”

  “不用客气,我们只是尽一些绵薄之力,我更习惯别人叫我的名字。”

  很好,这下铭又得把头降低一点了。好在伊井野很快就又直起身来。

  “那铭学长,听说你也想继续担任学生会的职位,假设竞选成功,如果不介意以及影响学业的话,能请您和藤原前辈一起来学生会任职吗?”

  藤原:“哎?!还有我吗?”

  白银石上:“纳尼——?!?!”

  铭学长就算了,为什么偏偏是藤原这个家伙啊?!无论是从逻辑上还是情理上都完全不合适好不好!!!

  伊井野郑重道:“没错!就是藤原前辈!她可是拿过全国钢琴大赛一等奖的天才,精通多种语,长得又可爱,除了学习成绩普通外完全就是我心中一直憧憬的对象!”

  藤原已经飘飘然了,不好意思道:“嘿嘿嘿~~~没想到我隐退后还能有人记住我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最后一句的前半段可以去掉啦~~~小弥子再多夸夸人家嘛~~~”

  铭白银石上:小弥子……

  伊井野无意识的糖衣炮弹把藤原杀得丢盔弃甲,这位没有底线的前任学生会书记直接抱住了自己的小迷妹,对着白银等人发表宣:“我们绝对不会输给你们的!”

  “你为什么这么自然而然地就倒戈了啊!”

  石上牌抗癌药蓄力想要开大,但面对有伊井野罩着卑鄙的地球之癌无从下手。

  成功争取下藤原的伊井野转头看向面色平静的铭:“那铭学长您的选择呢?”

  铭摇了摇头,拒绝道:“多谢伊井野学妹的好意,但我就不必了。我加入学生会只是因为不放心白银、石上这些后辈,没有他们的话其实我对学生会职务的兴趣不大。”

  当然,还有帮小爱关照一下她的辉夜大小姐以及平时没事看看热闹就是了。

  膨胀的藤原对着白银和石上嘲讽道:“哼!没有我的帮助,你们绝对输定了!”

  “呵呵,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这一点不用担心,我提前准备好了没有藤原学妹的情况下的各种应对方案,有没有你其实没什么区别。”

  白银石上:连这也在您的计划之内吗?不愧是学长!

  刚刚还在叫嚣的藤原眨眼间就又漏气了,这群家伙真的是太讨厌啦!一点都不知道关心人家!

  “你们等着!我一定不会回来的!”

  “无所谓。”

  ……

  又被怼了回去。

  铭拿起一张传单看了看,眉头微皱:“这上面的措施是必须要实行的吗?”

  伊井野肯定道:“没错!这是我建设理想校园的第一步!”

  “我觉得学妹你可以考虑换一个国家发展理想。”好眼熟的校规,铭记得自己前世的衡s高中校规就是这样的。

  “什么意思?”

  “没什么。”

  看来这场选举必须拿下了——禁止恋爱、男女之间保持50cm距离的条例,可是会妨碍自己和小爱在学校里亲近的。

  ……

  “你在干什么?午餐快要凉了。”

  早坂咬着勺子,好奇地看着铭摆弄着手机。

  “在给阳发消息,让他帮个忙。”

  “米饭凉了就不好吃了。”

  “那小爱喂我吃不就行了?”

  “有道理呢。啊~张嘴~”

  “啊呜。”

  “你咬到我的手了……”

  “嗯,很好吃。”

  “多谢款待。”

  ……

  line:

  铭:帮我个忙。

  阳:呦,真难得,说来听听。

  铭:(加密信息)

  阳:不干!你小子知道那玩意有多难弄吗!

  铭:一周的午餐。

  阳:你打发谁呢?这是午餐能解决的事吗!

  阳:我告诉你,我木村阳就算是饿死,死外边,单身一辈子,也绝对不会答应的!

  铭:半个月,加上晚餐,我妈做的。

  阳:……

  阳:成交。

  ……

  事后,准备商讨对策的白银和石上阅读了伊井野的传单,突然就觉得好像没必要了:

  固定发型,不许带手机,定期检查物品……像这种只会起到反作用的严厉校规,怎么想都不会有人支持吧?毕竟学生永远不会选一个严厉到极点的人管自己

  也不知道藤原有没有后悔叛变……

  今日的胜负:藤原的败北(叛逃后还被爆杀)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