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辉夜大小姐不见了。”

  “听上去有些不妙,但小爱看上去完全不担心的样子啊。”

  “嗯,只是跟你说一声罢了,在秀知院里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早坂坐在桌子上摇晃着小腿,漫不经心地解释道,仿佛真的只是随口提了一句而已。

  呃……事实也确实是这样。

  铭检查着货物单上罗列的物资,吐槽道:“我记得你们亲如姐妹来着?”

  “我们的关系也没你想得那么好,说到底也只是主人和佣人之间的联系,我只是相比其他人特殊了一点。”早坂撩了撩耳畔的发丝,把头撇到一边。

  铭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了,在一起交往的这段时间里,她对自己的女朋友已经有了较为清楚的了解——女仆小姐不只是可爱而已……

  还很傲娇。

  但傲娇的女仆小姐就更可爱了,啊啊,真是无解又美妙的循环。

  滴滴滴——滴滴滴——

  手机来电音,铭将资料全都挪到左手上,腾出右手拿出手机。

  来电显示——石上

  “莫西莫西。”

  “学长你这么说话听上去好奇怪啊。”

  “你前两天发过来的女装照片看上去也挺有特色的。”

  一直关注着铭的早坂:噗呲——

  用别人的黑历史盖过自己的话题,这家伙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屑啊,到底像谁呢?

  “学长你……好过分啊,居然让自己的后辈去做那种事,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啊啊啊——又想起来了,好不容易才忘掉的……好想死啊!”

  电话对面传来了痛苦的哀嚎,即便是酷爱游戏,喜欢二次元的石上,也不想回忆起当初被铭要求女装成变性版萨斯给,太煎熬了……

  这让他在这几天里一度陷入了游戏打赌比赛ptsd

  无视石上的e摸抱怨,铭直接询问来意:“如果你不想真的社死的话就快点说有什么事,不然我无法保证会不会有哪个小可爱偷拿我的手机去和姐妹们分享。”

  说完,还对早坂使了个眼色,早坂微微颔首,确实是个不错的提议,两人在短短半秒内就达成一致。

  你问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有意思了~

  石上被吓了一跳,收回心思连忙进入正题:“会长两个小时前告诉我半小时后会送清点好的器材数据给我,结果到现在还没有来,打电话也显示关机,我现在还在忙,就想着学长如果有时间的话麻烦您去找一下,挺急用的。”

  “知道急用与其在那抑郁微不足道的女装经历浪费时间,还不如不早点说。”铭又给石上的心口来了一刀,不得不说调戏他真的挺偷税的。

  “学长你……你能别……”石上受到二次创伤,话说到一半又咽了回去,他有预感学长是在拿自己寻开心,如果继续说下去的话估计会很惨:“那就拜托学长你了。”

  嘟嘟——嘟嘟——通话已断开

  早坂听得津津有味,不忘点评道:“呵呵,该说不愧是你吗~”

  “小爱何故五十步笑百步,彼此彼此。”

  工作完成的差不多了,铭开始整理桌上摆满的文件,继续刚才的话题:“现在白银也失踪了,我看小爱你也彻底不用担心了。”

  恋爱番里的男女主同时玩失踪,无非就是两个人一起在某个角落里做一些有趣的事或者谈谈人生之类的。

  “有道理,但我看你好像还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早坂赞同地点了点头,同时发现了铭的些许异样。

  “没想到被看出来了。”铭自觉刚才没有什么反常,但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看来小爱还是在一直关注我啊,有点高兴。biqupai.

  “毕竟接受了石上学弟的拜托,当然还是越早找到他们两个比较好。”铭一本正经道。

  “呵呵,你就装吧。”本来只是有所怀疑,现在早坂已经确定了这家伙的恶趣味又犯了,接下来估计有人要遭殃了。

  对此般恶劣的行为,早坂只想表示——

  带我一个!

  “你知道他们在哪吗?”决定要跟着去看热闹的早坂提起了兴致。

  “你看看这个。”铭从文件里抽出一份递给早坂。

  早坂接了过来,粗略翻了翻:“《秀知院运动会企划》?”

  “嗯,再过不久就是秀知院一年一度的运动会了,这几天学生会里也一直都在忙这些,白银和四宫学妹的所在地点肯定也和它有关,这样一来搜索范围就大大减小了。”

  听上去很有道理,但铭作为一个看了剧本的男人,他是知道正确答案的。

  之所以这么说,其实还是因为不想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

  运动会召开在即,学生会的学长找不到自己的工作同事,幸好遇到了一位乐于助人的好心学妹,愿意帮忙跟着他一起在校园里寻找失踪同学。

  无懈可击的理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女仆小姐一起在学校散步,还能宣示一下主权。

  嗯,一举两得。谢谢你,白银。

  “小爱带上点小东西,说不定我们这一次能有些意外收获。”

  ……

  我叫白银御行,这里是秀知院的一个角落里,平时用来放置不会使用的体育器材的仓库。

  我现在很慌,因为……

  一个可爱的女孩此时正被我压在身下,我们两个的鼻尖都碰到一起了!

  女孩的名字是四宫辉夜,是我一直想让对方向自己告白的人,她现在闭上了眼睛,大大缓解了我的心理压力。

  而如今我正面临这16年的人生里最重大的选择——

  到底是亲还是不亲?!

  时间回到两个半小时前。

  “这根拔河用的绳子也快坏了呢,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了。”辉夜从支架上拿出一条粗粗的绳子,用力抻了抻。

  “听说差不多用了20年,真的比我们的年纪还大,不过今年应该也还是要用它的。”

  今天,学生会的正副会长——白银和辉夜来到这里,是为了迎接接下来的运动会来确认比赛器材的备用品。

  白银环顾四周,看着墙上的裂纹以及很久没打理过的灰尘,有些担忧安全问题:这地方……比起备用品,最好还是修缮一下这间仓库,除了房顶上的一个小口,连个窗户都没有,还有这消防设施没问题吧……这里看上去就有一股好危险的样子。

  “呀嘞呀嘞哒贼,万一我们被困在了这里,就算是大声求救也不会有人听到的吧……”

  “说的是呢~”

  检查完毕,白银准备推门离开。

  咔咔——大门纹丝不动。

  白银:……

  辉夜:……

  尝试各种方法都打不开门后,白银无力地垂下手,以前怎么不见自己这么出法随啊……

  偏偏自己的手机这时候没电了,就连四宫的也放在了学生会室里。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做事千万不要乱立flag,应该反着立才对。

  “啊啊啊!为什么会这样?!这里没有水和吃的,要是没人发现的话我们就完了啊啊啊——可恶!!!”

  “会长……振作一点,呜呜呜呜~~”

  表面上两人十分恐慌当前的危机,但……正所谓再天才的人有时候也会聪明反被聪明误,实际上的两人——

  哼哼~说笑的,居然使用了这么明显的手段,四宫你的意图简直太好看穿了!这就是简单的吊桥效应吧,相当的低级呢~但只要假装中套,就可以反过来利用起来,让局势变得对我有利!

  啊啦啊啦~怎么可能会这么巧嘛~没想到会长为了和我独处,居然用了这么漏洞百出的计谋呢~想利用吊桥效应来促进我们之间的感情吗?会长难得进攻过来呀,既然如此我就陪你玩玩好了~

  两人各怀鬼胎,都坚信这只是对方的计划罢了,卖力地表演了起来。

  “会长……人家好怕怕~”

  呃,这符合你辉夜大小姐的人设吗?还能不能再假一点……

  “可恶啊,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啊!”

  这么明显的捧哏,真的有人会信吗……

  就这样,两人丝毫没有怀疑这真的是场意外,靠着各自拙劣的演技以及迪化的思维,互相卖惨,完全没有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

  不仅如此,他们还因为这太过显而易见的攻势而相当兴奋!

  “会长……你说会不会有人来救我们呀……”辉夜抓紧了白银的衣袖,面色紧张。

  “别担心,有我在呢!”白银温柔地搭上了辉夜的肩膀,轻声安慰。

  ta是不是觉得这是很自然的发展啊,呵呵,哦卡哇伊阔多~

  ……

  渐渐的,日薄西山。

  “会长,你有听到屋顶的声音吗?”

  “哎?有吗,可能是错觉吧……还是说四宫你害怕了,别担心,我来保护你!”

  天都要黑了,白银和辉夜坐在铺好的垫子上,感叹对方的毅力确实值得称赞。

  这两个家伙直到现在也不认为这真的是场危机,反而由于对方正在对自己展开前所未有的强烈攻势而兴高采烈!

  屋顶的铭:“这是两个傻子吧?”

  早坂:“别问我,我不认识他们……”

  校园漫步结束的两人来看热闹了,并抢占了唯一的观众席,谁都没有打算去解救下面那两个还沉浸在迪化思想中的白痴。

  “小心!”

  屋内传来一声惊呼,只见辉夜因为太过害羞一不小心失去了平衡向后仰去,白银伸手抓住结果也被拉了下去。

  演出的高潮就此展开,早坂拿出准备好的特制小相机,打算记录下这历史性的一刻。

  “我离开一下。”

  “嗯?”

  “有人不凑巧的来了,我去解决一下。”

  说完,铭直起身从屋顶跳了下去。

  “真是的,白银会长他们两个到底在干什么啊,怎么还不回去……”

  被藤原拜托来的伊井野嘟着小嘴,她不喜欢在这种简单的小事上浪费时间的行为。

  马上就要到仓库门口了,一道身影拦住了她的去路。

  “谁?!”伊井野紧张地摆起架势。

  铭抬手打了个招呼:“是我,伊井野学妹。”

  “哎?铭学长?”

  “白银和四宫学妹已经清点完离开了,如果你要找他们两个的话很遗憾,他们不在这里。”铭指了指身后的仓库。

  “啊,这样啊……”

  “他们可能去图书室了,你可以去找找看。”

  “图书室吗?好的,谢谢学长。”

  天真的小弥子信了,转身前往图书室。

  盯着伊井野的背影直到消失在了视线内,铭才松了口气。

  这么好的氛围被破坏掉的话太可惜了,尤其是对那两个笨蛋来说。而且好不容易解除误会,他可不想再去和伊井野解释什么了,平添麻烦。

  回到屋顶,铭趴在早坂,朝屋内看去。

  还是那个姿势,什么都没有发生。

  铭:……

  “没救了。”

  “嗯,没救了。”早坂手都酸了,可下面的两个演出主角还没有反应。

  “那就帮他们一把吧。”

  ……

  辉夜还在闭眼等待着会长的吻落在自己的唇上,而白银也失去了时间的感知,保持着动作权衡着亲下去对两人关系的利与弊。

  果然还是太早了吧。

  白银终究还是没能下定决心,回过神来,酸麻的手臂险些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呼——呼——还好坚持住了……

  白银正要起身,一块巨大的柔软砸在了他的后脑勺,直接把他的脑袋压了下去。

  唔——

  两人的唇亲……啊不是,撞在了一起。

  等候已久的辉夜终于迎来了童话里王子和公主才会有的接吻。

  啊啊,会长的吻有点粗暴啊~

  咔嚓——

  画面,就此定格。

  “小爱记得发我一份。”

  “嗯,想不到你扔的还挺准的。”

  “一般一般,但小爱奖励个亲亲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有本事你自己来拿啊~”

  “那我来了。”

  “你……唔——”

  ……

  今日的胜负:两对情侣的胜利

  作者的话:汇报一下战绩,1万5的水晶,一只爱莉、一把专武、一把蛇蛇专武(也有皮肤,但没蛇蛇)、一个贞仪

  还算满意,可惜没抽到萤火虫的专武,有点遗憾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