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兰~索兰~”

  “嘿嘿↗咻↑~嘿嘿↗咻↑~”

  秀知院运动会,各年级都要表演集体项目,而二年级要表演的则是日本民族对海洋灌注着大丰收祈愿的《拉网小调》。

  观众台上的辉夜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队伍中白银的动作,赞叹道:“不愧是会长,真是好漂亮的拉网小调呢~”

  “是呢……是的呢……”

  站在一旁的藤原看着起舞的白银,机械般的鼓着掌,生无可恋地应和道。

  呵呵,小辉夜觉得这舞蹈美妙,只是因为她那天来得比较晚而已。

  藤原这几天做梦都是当初教白银跳拉网小调舞的场景,黑眼圈都快因为睡眠不足熬出来了,连神经大条的萌叶都发现了姐姐的不对劲,就算是遛佩斯的时候也表现得有心无力,所以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找她贴贴了。

  想当初——

  “嗯?你说拉网小调?安啦安啦,不就是跳个舞吗,这种事对我来说soeasy好不好。”

  看到白银信心满满的样子,藤原妈妈本能地感到了不安,于是她就作死地让白银现场跳了一遍。

  至于结果嘛,喜闻乐见的,从那天起就变成了藤原噩梦的开端与延续。

  没办法,藤原实在不忍心让白银用那种单纯配合着节奏拼死挣扎的,简直就像是那些装神弄鬼、手舞足蹈的驱魔师那样的舞步去参加运动会。

  从大义来讲,是为了二年级以及学生会的脸面;简单来看,或许是藤原内心的母爱和艺术之魂泛滥了吧。

  此时在跳舞的白银,正洋溢着兴奋与自信的笑容——这次的表现非常完美!

  在藤原的帮助下,再次克服了先天上运动以及舞蹈细胞短缺的困难的他,凭借着多年打工所带来的巨大体力优势,一口气报了四个项目!

  对这些不需要多少技术就能轻松拿下的比赛,白银自认为在这次运动会上不会做任何丢脸的事了,还能在四宫面前好好的表现一番!

  “跳得不错啊,干巴爹呦,御行~~”

  是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为什么臭老爹你会出现在这里啊?!你已经打工打到秀知院来了吗?!不对,你头上的墨镜是哪来的?!”

  再三确定这不是错觉的白银在拉网小调结束后,马不停蹄地冲到自家老爸面前,全然不复淡定完美的学生会长形象。

  “你完全没说过回来看的啊……”白银对自己父亲的突然到来猝不及防。

  “嗯↑哼↓~~因为这里的感觉很不错啊~~没工作时来学校观看儿子的运动会真的很合适啊~~”

  明白了,这个人……呃,算了,这个家伙就是闲的没事干突发奇想来这里打发时间的……

  无固定职业的社会人士就是这么自由,可恶!大意了!

  看到老爹摆弄着手里的照相机,白银仿佛燃起了希望的曙光:“哎,你该不会是为了拍跳舞的照片吧?”

  “是啊~拍得还挺好看的。”

  什么嘛,臭老爹还是可以的啊,原来他也会做一个父亲会做的事啊,看来还是不能总往最不靠谱的方向想啊~

  白银御行的内心得到了安慰,凑上前去想瞻仰一下自己优秀的舞步。

  地球之癌晃动的南半球.jpg

  “自从家里生活变差之后,好久都没有这么青春洋溢的感觉了啊~~挥洒青春的女高中生简直是太棒了啊~~”

  “赛高泥嗨铁鸭子哒~~”

  白银:……

  你这家伙都拍了些什么啊啊啊!!!果然还是不能指望你能做什么好事啊啊啊!!!看来我还是太低估你了啊啊啊!!!

  事后,虽然藤原的父亲澄清了误会,但白银看自家老爸的眼神越来越像变态。

  ……

  “你没去参加集体项目吗?”

  运动会鲜有人至的边缘,早坂好奇地看着正在做准备运动的铭。

  “女仆小姐觉得我是会去报名那种活动的人吗?”铭伸展着四肢,身上不断传来嘎巴嘎巴的脆响。

  早坂直勾勾地盯着铭堪称完美比例的身材,随着铭的动作渐渐剧烈,宽松却长短合适的运动衣时不时露出遮掩的紧实小腹。

  若隐若现的肌肤带着无穷的魔力,诱惑着我们的女仆小姐伸出罪恶的小手,去探寻那处尚未有人触及到的神秘之地。

  略显冰凉的指尖抵在腹部的凸起,若即若离,顺着清晰的线条向下滑动。

  “能让我摸摸吗?”

  铭:……

  你这不是已经摸上了吗,好像还摸上瘾了……

  “嘶~痒。”

  “忍一忍就好啦,让我看看~~”

  早坂愈发大胆起来,小手不再是简单的试探,而是改为游走战术,来回抚摸着。

  “嗯~~身材不错嘛~~不愧是我的男朋友呢~~”

  可怜的铭少爷痛苦又快乐着。

  ……

  100米短跑比赛现场。

  “哎,铭学长?你也报名了这个项目吗?”biqupai.c0m

  好不容易打发掉自家老爹的白银来到准备区域,意外地看到了刚好在他旁边热身的铭。

  看衣服上的号码,好像就是在自己的旁边?

  “嗯,我报名了所有的跑步项目。”

  铭点点头,再次拉伸刚才被某个捣蛋鬼打断还没有完全伸活动开的身体。

  白银挠了挠头,感觉不像是学长会做的事啊,按照学长的性格现在应该是坐在观众席上看热闹才对,很少看到他做这种惹人注目的事。

  而且这架势怎么看都像是认真的。

  白银猜的没错,如果是以前的话,就算是班里的体育委员来求自己,他都是眼皮都不会眨一下地拒绝,而现在……

  这可是在女朋友面前表现的好机会!等到未来时机成熟“官宣”后,学校的人都会知道小爱有一个惹不起的男朋友,来碍事的苍蝇都会少很多!

  道理是这样没错,但这种赛跑的时候跑得最快的男孩子最受欢迎的想法……

  好像是小学生才会做的事吧……

  在某些方面,铭少爷出人意料得幼稚呢。

  而白银这边,见到自己的竞争对手居然是憧憬已久的学长,原本就旺盛的胜负欲像是被浇上了一桶油,眼中跳跃着火光。

  遥想当初第一次竞选学生会长时,白银为了打败铭这个最大的竞争对手,不眠不休地做所有有用的准备,拿出了自己所有的底牌,本以为会是一场鏖战,可结果被黑羽树一给坑了,铭根本就没打算竞选……

  从那时起,白银就想找机会和铭好好地较量一番,两人不是一个年级,因此没办法通过考试来实现,而此刻,正是时机!

  这可是难得见到学长摆出认真的样子来,这次就是最好的机会!

  另一边,观众席。

  “会长一定会得到第一的!”辉夜小声地给白银打着气。

  “那可不一定,辉夜大小姐。”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早坂坐在了辉夜的旁边,显然也听到了辉夜刚才说的话。

  “三年级的铭学长有着很高的武力值,曾经也进行过各种训练,身体素质不是白银会长可以比得上的。”

  早坂漫不经心道,视线伴随着某位参赛人员的动作而移动。

  “你怎么知道的?”辉夜疑惑。

  “听说的。”

  此乃谎,其实是她亲身体验过的~( ̄▽ ̄~)(~ ̄▽ ̄)~

  “所以我觉得,这场比赛白银会长可能会输给他。”

  “喂喂喂!早坂你不要乱说好不好!会长很强的!”辉夜很生气,她可见不得有人说白银比别人弱。

  虽然曾经见到过铭一瞬间撂倒石上,看上去真的很厉害就是了,但她可管不了这么多。

  “白银会长的确很强,但是铭更强。”

  生气的辉夜大小姐很可爱,早坂不介意再多逗弄一下她,何况这也是她的真心话。

  “我不管!会长他就是最强的!”

  “那辉夜大小姐要不要来打个赌?”

  “好啊!赌什么?反正会长一定会赢的!你这是自讨苦吃!”

  “如果铭赢了,辉夜大小姐就准我一天假;如果白银会长赢了,那我就任凭大小姐处置了。”

  “好!一为定!我以四宫家的荣誉起誓!”

  辉夜已经生气到连自家女仆把后面的“学长”两字省略掉了都没发现。

  早坂:啊啦,上钩了呢~

  偷偷地关掉录音,把刚才的对话发送给了某人。

  “哼~你输定了!没想到你居然会那么相信铭学长啊?”

  “嗯,之前说过了,我们有一点交情。”

  与此同时,收到了消息的铭——

  呀嘞呀嘞哒贼,为了小爱的假期,看来这次是非赢不可了。

  这个男人已经开始盘算到时候去哪里约会了(* ̄︿ ̄)

  准备工作完成,铭和白银都来到了跑道上,两人刚好挨着。

  “终于有机会和学长较量了啊。”白银此时非常激动,肾上腺素分泌旺盛。

  “……如你所愿。”铭朝着白银的方向靠近了一些。

  “吼~没有离远反而是靠近了吗~~”白银更激动了。

  “不靠近一些的话,怎么能让你认清我们之间的差距。”

  “吼吼~~既然如此,那不妨再靠近一些~”

  参赛成员皆已就位,裁判举起了枪。

  预备——

  跑!

  两道身影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这是100米的短跑,他们不需要保持体力,只管向终点全力冲刺!

  很快!非常快!虽然只是短短100米,但白银感觉周围的时间仿佛要停止一般,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他自己!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很好!现在已经跑完34了!自己的状态还在提升!学长他肯定……

  不对?!前面那个人是谁?!居然已经要冲刺了?!

  原本进入忘我状态的白银突然清醒过来,发现身边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他出现在了自己的前方。

  这差距……好大。

  白银输了,输得很彻底,连带着辉夜的那一份一起。

  事实证明,体力好不代表爆发也很好,除了身体素质外,起步、加速的技巧同样重要。

  铭拍了拍白银的肩膀:“你会输给我的原因只有一个——”

  “因为你们把我惹毛了。”

  早坂看着意料之中的结果,起身离开了观众席,不忘给身旁马上就要气哭的辉夜大小姐补了一刀:

  “记得我的假期哦,辉夜大小姐。”

  辉夜:……

  会长……输了……不对!是对手太强了!想想看,如果是国际运动员的话,会长也是比不过的!会长刚才跑得那么快,把其他选手甩在身后,已经比绝大多数人还要厉害了!

  嗯,对!不愧是会长啊~

  四宫辉夜理智限时回归。

  铭取得胜利后,暂时没有其他比赛项目的他,回到了早坂身边。

  本以为会收到女仆小姐称赞的笑容,但铭看到的却是她眼角的泪痕。

  铭想伸手抱住她,可身上还没有干透的汗水让他犹豫,会把小爱的衣服弄脏的吧?

  在他踌躇之际,早坂径直撞在了他的怀里,把头埋得深深的,不停地抽泣。

  “哭了?”铭抚摸着小爱的发丝,希望怀中的女孩能安心下来。

  “……嗯。”

  “发生什么了?”

  “妈妈……没有来……”

  早坂的妈妈原本是答应过她来看运动会的,可结果……

  “可能是岳母太忙了……”

  “我知道。”

  “她肯定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

  “妈妈肯定还是爱你的……”

  “我知道。”

  ……

  两人就这么抱在一起,铭笨拙地安慰着孤独的女仆小姐,得到的答案始终如一。

  “你还有我,我陪你等她。”

  “……”

  是啊,和以前不一样,我还有你陪着我。

  可是,怎么办啊,铭的怀里好舒服,不想松开啊……

  对了,就这样好了,什么都不说,再多抱一会儿~

  嗯,就一会儿~

  此时的铭:怎么这次连话都不说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早坂的嘴角泛着甜蜜的笑,而铭则是冷汗直冒,不断思索着补救的办法,两人就这么僵持不下。

  “铭儿!妈妈来看你啦!”

  “老婆,你慢点……”

  救世主来喽~

  人未至,声先行,铭心中顿时一个咯噔——

  完蛋。

  身后的脚步声安静了下来,周围只剩下操场上不断响起的加油呐喊声以及某对夫妇吸气的声音。

  “铭儿,你……”

  烨老板指指这个,又指指那个,只觉得天旋地转。

  夭寿了!儿子居然抱着一个女孩子!不行!得快点告诉老婆!不对!老婆就在这儿!

  等等……

  “老婆!”

  烨先生连忙拖住差点摔倒的妻子。

  “咳咳,那个……你们听我解释……?”

  终于不用再面临刚才的困境的铭少爷发现——

  自己好像又撞到更大的麻烦了。

  早坂也意识到了眼前的状况,连忙松开手,慌乱地整理下自己有些褶皱的衣服。

  “这位是……”

  “我(铭)的女朋友。”

  ……

  今日的胜负:铭的败北(才出虎穴,又入狼窝)

  作者的话:其实见家长原计划是放在后面的,现在为了丰富内容提前了。写作规划可能也要有所调整了

  须弥要开了,得找个时间把论文写了

  说起来,我这是不是断章了Σ(°△°|||)︴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