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书说到——

  彼时的秀知院操场边小树林,前有女仆小姐哭哭戚戚趁机撒娇,后有云泉夫妇自作主张偷偷来学校看望儿子,传说,铭少爷在出征之时,曾道——

  该我上场了,小爱就交给你们了。

  是的,铭少爷他……

  润了。

  这是大脑在经过无数次推演之后,所得出的最优处理方式,这种场合他留下来除了被打趣就是被问罪,还不如果断开溜。

  但愿在自己回来前女仆小姐不会被老妈吃掉。

  这是他在逃离现场时最后的想法。

  ……

  那个,由于我们的主角铭少爷抛下了自己的女朋友,我仅代表个人对这种行为表示你他喵的也太丧(干)心(得)病(漂)狂(亮)了。现在,让我们把目光移向在场的其他人,可以看到,他们已经形成了明确的分组。

  ——地球之癌组——

  好的,欢迎大家来到障碍赛跑的比赛现场,我们可以看到在一众选手中,有一位参赛选手格外瞩目。

  要说她的亮点在哪里,当然是那对随着各种动作不断晃动、挤压变形的那半球了!

  咳咳,开个玩笑,还请各位不要当真。

  如大家所想,这位选手就是我们的蝴蝶结肥婆(划掉)学生会书记藤原千花同学。虽然那对伟岸的胸怀确实有那么一点点的吸引力,但她现在抹着满脸的白面吐着舌头向辉夜大小姐炫耀自己刚刚吃到的糖的样子也格外可爱。.biqupai.

  这是从面前的白面盆中用脸和嘴去找藏在里面的糖的项目,而藤原所用过的脸盆在后面的参赛男生中不得不说是格外受欢迎。

  呵呵,一群不知道这个女人真面目的可悲男性。

  然而辉夜没心情夸赞藤原这种一点也不优雅的粗野行为,她现在正在怀疑人类的进化是否是正确的。

  “哎呀~小千花真是可爱呢~”

  说话的,是旷课来到这里的藤原书记的姐姐。辉夜的视线在那对连地球之癌都拍马莫及的史诗级凶器和足以停靠国际客机的宽阔平原间来回扫视。

  这是人类能发展成的规模吗?!她们的妈妈为什么就这么惨不忍睹啊?!还是说……

  藤原同学的巨乳基因是来自于她爸?

  藤原爸爸:???

  ……

  ——风纪委员组——

  “大家好!我是一年级的伊井野弥子,担任着风纪委员和学生会会计监察的职务。喜欢学习,看书和抓捕不守校规的学生。

  “让我们一起超越白队吧!”

  “好——!为伊井野学妹献出心脏!”

  软萌的形象加上坚强的性格与宣,在运动会这种场合伊井野很轻易地就激起了同伴们心中的胜负欲——

  我要在这个可爱的学妹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大佛看着这一幕,不禁担忧小弥子这样说之后会不会被人嘲笑,这可是投篮啊,小弥子的身高参加这种活动简直是噩梦吧,到底是谁怂恿她报名这个项目的……

  想到这里,大佛也头疼了起来,她非常担心小弥子这副样子以后会不会走在加上一不小心就被不怀好意的混混们拐走。

  没什么心机的小弥子实在是太天真了。

  比赛结束后,两人一起去巡逻抓捕那些趁机跑去便利店买东西的学生,好在大败而归的伊井野的状态没有什么不对。

  ……

  ——特别加油助威组1:辉夜大小姐——

  “会长加油!”

  好不容易摆脱藤原一家的辉夜,找到了一个没有人来的角落里偷偷为白银加油打气。

  “吼~白银那小子还真是学生会长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金发男人出现在一旁的阴影里,以一种奇怪的姿势靠着墙,目光瞥向操场。

  “明明不是这块料的,反正他肯定是为了不暴露缺点才拼命做到这个地步的吧,果然还是去做那什么秧歌star更合适一点啊。”

  见到有人说白银的坏话,辉夜火气瞬间就冒了上来,和这个姿态妖娆的金发男人吵了起来。

  随着两人的据理力争,火药味越来越浓。

  “呵,你这个外人怎么可能了解他?”

  “外人?!我可是学生会副会长四宫辉夜!和白银会长已经共事一年多了!倒是你,这么好的天气偏偏缩在暗处,你是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地方吗!”

  四宫……辉夜?男人想起了什么。

  “吼吼~哪路或多~哪路或多~刚才真是失礼了。”

  “哎?”辉夜搞不清状况了。

  “那么,四宫同学,能请你告诉我白银御行是个怎样的人吗?我这个外人很想了解他呢。”

  “哼哼~这你可问对人了~”

  哎呦呵,你一说这个我可就来精神了啊!让你好好见识一下会长的优秀!

  四宫辉夜开始了带有滤镜色彩的白银御行夸夸大会。

  (具体说了什么就不水了。)

  “总之就是这样,我所看到的景色也因为会长有了一些改变,所以我甚至想感谢塑造了这样温柔的他的双亲。”

  “嗖嘎,压力马斯内~那我还有一个问题——”

  “你是将御行,当做恋爱对象来喜欢的吗?”

  “哎?!?!为什么会问这个啊?!”

  “因为我很好奇。还有就是,你是想要将来和他结婚的吗?你们会一直在一起吗?不会始乱终弃吗?还是说只是玩玩而已?”

  “请你别说了!我怎么可能会说这么难为情的事啊啊啊!!!”

  “嗯哼~反应很不错呦~”

  “抠搜欧亚机,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耳边传来的熟悉的声音,辉夜定格在了原地。

  臭……老爹?

  “您……您是……”

  金发男人摘下了墨镜,转身沐浴在阳光之下:

  “kono白银爬爬da.”

  ……

  ——特别加油助威组2:女仆小姐——

  “儿子加油!小爱你看到没有!铭儿他跑得好快啊!”

  月女士晃悠着早坂的胳膊,激动地指着跑道上的铭。

  她的声音具有极强的穿透力,哪怕是在嘈杂的操场上也具有极高的辨识度,吸引周围的人都情不自禁地看向她以及那只手所指的方向。

  社天下之大死的铭少爷:……

  所以我才不希望他们来看我比赛啊,中学的时候两人就来过一次,那时他只报名了一个项目,但还是因为自家老妈成为了全年级最靓的那个崽……

  这也是铭不愿意出风头的原因之一,他已经有些后悔报名这么多项目了。

  要不要考虑换个星球生活,火星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思索之际,铭冲过了终点,拿下了今天的第三个第一名。

  此时,早坂像是个洋娃娃一样乖巧地坐在月女士的大腿上,也不知道时不时太紧张了,还是因为时不时划过脸颊的发丝惹得她俏脸绯红。

  一旁的烨老板看着都快馋哭了,他已经预料到自己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家庭地位将要再度下降了。

  铭跑路之后,留在原地的早坂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踌躇之际就被终于反应过来的铭妈妈一把抱在了怀里,捧着她的脸左瞅瞅,右瞧瞧。

  哇!女孩子!

  有温度!活的女孩子!

  软软的!卡哇伊的女孩子!

  好漂亮的头发和眼睛!精致的像是个洋娃娃一样!

  啊啊啊,抱在怀里好舒服啊~~~

  一路上,月女士的嘴就没停过,什么两人是怎么认识的、认识多久了、喜欢我家儿子哪一点、我家儿子是不是长得非常帅、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交往多久了、谁先告白的呀,是不是我那傻儿子啊……

  跟个好奇宝宝一样,想起什么就问什么,像是姐妹一样挽着早坂的胳膊,把原本带着的手提包什么的全扔给了身后跟着的那位工具人。

  早坂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阵仗,她听说到男朋友家后会有七大姑八大姨不断地嘘长问短,可是现在才是一个人啊!简直是一个人承担了一整个团的输出……

  月女士:我,即是军团!

  差点就被热情似火的月女士冲昏了头脑,早坂靠着强大的适应能力渐渐恢复了语组织能力,一个一个地回答她提出的问题,就是脸上的红晕一直都没褪去过。

  要说有什么是让她安心的话,那就只有后脑勺传来的触感了——

  呼,太好了,我们是一样的。

  在得知两人在第一次见面时铭就和自己的准儿媳妇儿打了一架后,终于找到机会插话的烨老板拍了拍胸脯,义愤填膺道:“这个臭小子,实在是太过分了!儿媳妇别生气,回去之后我肯定好好地教训他!”

  儿媳妇这个称呼让早坂本来就羞红的脸更加发烫了,偷偷地把小脑袋埋得更低了一些。

  我们的烨先生成功暂时夺回了自家老婆的注意力,只见月女士不屑地给他泼了一盆冷水:“呵呵,就凭你?老公你连我都打不过,更别说铭儿了。我记得当初铭儿第一天去上培训班回来后……”

  “等等!打住!老婆,给我留点面子!”

  烨老板连忙制止了妻子接下来的话,他可不想让儿媳妇知道自己被一个九岁的小孩子两下撂倒的光辉事迹。

  那时候被月女士笑话了半个月,颇为不服的他也是下定决心好好地锻炼身体,可眼见两人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烨老板也逐渐失去了自信心,到后来连自家老婆都打不过了。

  其实他之所以反应这么大,说到底还是嫉妒他的儿子居然能打过女朋友,这让一直以来都想要重振雄风的烨老板颇为不甘。

  虽然在下面也很享受就是了……

  “小爱你别在意啊,铭儿他也就是直男了点,情商低了点,不解风情了点,性格差了点,表情冷了点,有时候一根筋了点……其他的还是很好的啦~~”

  早坂:……

  有这么说自己儿子的吗?

  “铭儿还是有很多优点的,比如聪明认真啊什么的,最重要的是——”

  “铭儿长得帅啊~~比他爸帅多了有没有~~”

  无故躺枪的烨老板:……

  虽然是事实,但我长得也不丑吧,讲真,当初老婆你最先看上的,不就是我这张帅脸吗……

  小知识:当年是月女士追的烨老板。

  “所以啊,要是他哪一天欺负你,告诉我就好了,我帮你教训他!”

  自家的傻儿子好不容易拐到一个各方面都让自己满意的女孩子,可千万不能让人家跑了!

  “伯母,您不用……”

  “叫什么伯母啊,叫我妈妈就好啦~~我们是一家人,不是吗~~”

  月女士凑上前去,把脸贴在早坂的脸颊上享受地蹭着:“嗯嗯~~~好软呀~~~如果我也有小爱这么可爱的女儿的话,那应该会比铭儿更有意思吧~~~”

  “您……不想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的家人,我的身份,还有我的……”

  “您真的不介意吗……”

  早坂的身体微微颤抖,她知道自己不该这么问,这样会把自己陷入到不利的境地,但为了她和铭的未来,这是必须要面对的。

  “介意?小爱是担心自己会夺走铭儿对我的关心嘛~~不会哦~~我最喜欢美丽的女孩子啦~~”

  月女士轻轻抱住早坂发颤的身体,两人贴得更近了,轻轻抚平她心中的不安与创伤。

  待到怀中的女孩不再害怕时,柔声道:“小爱是铭儿选择的女孩,那么,我当然也要无条件地相信你啦~~况且,我们已经是家人了,不是吗?”

  温柔的话语抚慰弱小又脆弱的心灵,女孩拥有了能够陪在自己身边的家人。

  “嗯。”

  “好啦好啦~怎么又哭了,笑容才是女孩子最好的化妆品哦~来,小爱能叫我一声妈妈吗?”

  “……”

  “妈……妈。”

  ……

  今日的胜负:烨老板的败北(可恶!我也想和老婆贴贴!)

  作者的话:前半段不太得劲,好在最后感觉回来了一些

  这须弥好大啊,感觉至少有10个层岩的肝度了……没做剧情没开秘境,只开了神像

  话说回来,要不要抽提纳里呢(ノへ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