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儿,你的表现实在是太棒啦~”

  跑路了两章的铭少爷终于回到了母亲大人的身旁,看着和女仆小姐紧紧贴在一起的月女士,铭不禁嘴角一抽。

  这两个人是不是贴得太近了一点,他都没这么抱过自家小女朋友呢!

  铭给一旁的老爸使了使眼色:快去管管你老婆。

  烨老板回以一个无奈的眼神,意思再明确不过:你行你上啊,反正抱着的又不是我老婆。

  而正被月女士宠幸着的早坂挣扎了几下,反抗失败后又老实了下来。

  “铭儿有没有听到妈妈和小爱的加油声呀~是不是很感动?来~不要吝啬你的赞美词哦~多夸夸我好不好,我会很开心的~?”

  月女士邀功似的满怀期待地盯着铭的眼睛,像是一个小女孩在祈求自己奖励的糖果。

  “如果您的声音能小一点,加油时不要带着我的小名的话,我想你的儿子会很感激的。”

  如果可以,铭真想现在就把老妈送回家里。来之前连声招呼都不打,这已经不算是惊喜了,完全就是惊吓,直接撞破了他和小爱的关系。

  烨老板也同情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这次来观看运动会完全就是老婆的临时起意,从想法出现到走出家门之间的时间间隔不超过五分钟。

  可怜他本来还躺在沙发上享受着回笼觉,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就被拉上了车当司机。

  “哎呀~铭儿还真是不坦率呢,你说是不是呀小爱?”

  月女士嘟了嘟嘴,纤细的手指轻轻戳了戳早坂的脸蛋。

  哎呀~好软呢~

  已经数不清被吃了多少次豆腐的早坂:“呃……还,还好……”随即求助的看向铭。

  铭摊了摊手,表示爱莫能助,眼前这幅场景和他过去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妈,你就没有什么想知道的?”铭试探性地问道。

  按照月女士的脑回路,现在应该是在不断逼问自己为什么和女孩子交往了却没有告诉她?是不是不爱她了之类的……

  “有呀~比如……”

  “铭儿什么时候带小爱来咱家玩啊?”

  “哎?”

  “你那点小心思能瞒得住妈妈我吗~铭儿你早就暴露了哦~不过没想到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呢~~铭儿居然就自己私藏着独享,简直是太自私了!”月女士蹭了蹭早坂柔顺的发丝,理所当然道:“你应该早点把小爱带到咱们家玩的!”

  铭早坂:早就暴露了?什么时候?

  “您派人跟踪我了?不对,应该不可能,如果有的话我早就发现了……”

  月女士面露伤感之色,泫然欲泣:“难道在铭儿心里妈妈就是这种反派角色吗,呜呜呜~~~”

  “哎!老婆,你别哭啊!”烨老板恶狠狠地看向铭:“臭小子怎么说话的!你那点小心思能瞒得住谁啊!那天晚上都撞电线杆子了,还好意思说呢!”

  “小月不哭不哭~”

  铭:……

  真是一对活宝,老妈连滴眼泪都没掉,就把你急成这样,活该是个妻管严。

  铭下定决心自己以后不能变成自家老爸这样,要保证自己未来的家庭地位。

  “好了,别装了……”

  “哎呀~好可惜,被发现啦~”月女士俏皮地吐了吐舌头,把烨老板看得一愣一愣的。

  “铭儿还要去比赛吧,快去吧快去吧~”

  像是玩够了失去了兴趣一样,月女士朝着铭摆了摆手:“妈妈还有好多话想对小爱说呢~”

  “有什么是不能让我听到的吗。”

  “当然了,这可是美少女之间的小秘密呢~还有阿烨,你也去其他地方转转吧~”

  铭烨老板:……

  这是什么找到了新欢就把旧爱打发走的渣女发啊……m.biqupai.

  “妈妈,别这样……”

  这句妈妈不是铭说的,他现在正在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

  他看看笑眯眯的月女士,又看看羞红着小脸的女仆小姐,感觉自己貌似落后了几个大版本一样。

  “你们……都聊了些什么?”

  “嘻嘻~都说了是秘密啦~好啦好啦,快去比赛吧~要好好加油哦~”

  铭:……

  算了,他也确实还有一些事要做。

  待到铭和烨老板两人离开后,月女士开始对怀中的早坂上下其手。

  “好啦,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了哦~小爱,让我们来做些单纯的,快乐的事吧~”

  help!

  早坂像只待宰的羔羊一般,被大灰狼牢牢地束缚着:“那个……妈妈……”

  “啊啦,脸红了呢~转过来让我看看~”

  “我……”

  “哎呀~不要害羞嘛~像小爱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天生就是要被抱在怀里狠狠地rua个够的~~”

  周围的观众:哇哦,好靓丽的景色啊~

  故乡的sakura又开了呢~

  ……

  我,为什么会站在这里?

  石上站在接力跑的最后一棒,双目无神地盯着身后的队友,看得他一阵恶寒。

  来到这里前的记忆像是放映的影片一样在脑海中一一重现出来——

  小野寺:“石上快过来!”

  啊啊,是在叫我吗?我被拉到这里来了啊。

  队长:“哎呀,我忘记自己穿的是裙子了,跳栅栏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下呢,脚也扭了诶,哈哈哈!”

  一众队友:“快看,这里有个白痴啊。”

  这家伙是白痴吧,光想着耍帅去了,居然还笑得出来。

  队长:“伤成这样肯定是跑不了了,我想请石上你代替我去接最后一棒,我可是听说了你初中的事了哦。”

  是在叫我吗?既然听说了那种事,想要用这个来威胁我吗?还有,最后一棒,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我这种人真的合适吗?

  我这种……

  “我不去,我跑不了最后一棒……”

  这是谁的回答来着?好像是我?

  队长:“别谦虚了,你在初中的社团里跑得不是最快的吗?就像刚才的二人三足一样,你真的很优秀啊!”

  跑得快?啊,原来是这个啊,或许吧。但最后一棒这种事还是别……

  子安燕:“好啦,马上就要集合了,优同学快去换衣服吧!”

  哎?我同意了吗?别推我啊喂……

  所以我就这么站在了这里?啊,好像有人来了。

  白银:“呦,石上。你是最后一棒吗?看来是被委以重任了啊!”

  是会长啊。

  辉夜:“加油哦,石上同学。”

  四宫前辈好像也没那么可怕了,我这是怎么了?

  藤原:“要加油呀~”

  藤原前辈突然变可爱了?

  伊井野:“才……才没有想给你加油,只是刚好路过而已!”

  没想到你也来了啊,傲娇退环境了诶,但还是谢了。

  铭:“我是第一棒,给我好好跑,不然我不保证会不会对你的游戏机做些什么。”

  学长你的表情好歹也变一下啊,但我还是好担心。

  周围好像也有其他的声音?

  “难以置信诶!”

  “居然是那个石上?!”

  “就是说啊,为什么是他啊?!”

  “风野同学(队长)呢?”

  ……

  我看到了,人群后的那个人,象征着我失败人生的……

  大友京子。

  好吵啊,和那时一模一样——

  这是初中时候的事,我记得很清楚。

  那时我就表现出了一些孤僻的性格,没什么朋友,也不想去结交什么朋友。

  真要说的话,大概就是低配版的铭学长吧,现在想来我们两个还挺像的。直到……

  “石上同学,你的橡皮掉啦。”

  从那天起,大友京子闯入了我的生活。

  她会坦率地靠近我,和我搭话,脸上总是会露出傻兮兮的笑容。

  她是个好人。

  这是我对她的评价,也是我的感情,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混杂其中。

  愿意和我这样的边缘人交流,对尚还天真的我来说,或许就是救赎吧。

  我默默向她,向自己的内心许下愿望:无论付出什么代价,请一定不要让那份笑容沾惹阴霾。

  可,愿望终究是愿望。

  大友交了一个男朋友,是那个经常在全国各地露面的话剧部部长,是典型的现充,是和我完全相反的类型。

  哪怕是我这种经常诅咒情侣分手的人,也希望他能给大友幸福。

  直到我发现了那个男人脚踩两条船又调查确定,我也发现,这个话剧部的家伙,骗术是真的烂啊。

  我无法原谅,好人受到伤害这种事。

  我去找他谈判了,可这个混蛋居然拿大友当作筹码!我清楚地知道了,这是个恶人!

  我当时只剩下了一种冲动——把这个人渣揍得不可能会有女孩子喜欢的冲动!

  在我殴打他时,全班同学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教室外。

  “饶了我吧,只要你现在停手,我就不会对京子出手了。”

  语是误解的源泉,误解是解不开的;人生无论何时都无法重新来过,错误的答案一定永远都是错误的。

  我被算计了。

  垃圾啊跟踪狂啊太过分了吧真让人恶心居然做得出这种事

  人看不到现实的本来面目,也只愿意听自己想听的。只能得到想看的、想拥有的现实。

  无论我怎么解释,都没有人相信。

  就这样,我被停学了。

  后来我才发现,不对劲的只有我自己。

  每天哭着接电话的妈妈,咆哮怒骂的爸爸,一点都不客气的老师,被掀翻的桌子,涂鸦的柜子,撕烂的课本,暴揍我出气的“正义的伙伴”……

  那么只要我自己明白就好了。不管被谁怎么觉得了都无所谓。

  因为每次想要解开误会得到的全都是向着不好的方向前进。我已经放弃解释了。

  “喂!这不公平!明明还有很多疑点,你们不能就这么妄下结论!”

  <p>嗯?好像还有一道声音在为我说话?p>

  算了,无所谓了。

  “总之,想留在学校就给我写一份检讨!”

  校领导是这么说的,我试了,但写不出来。

  “别想糊弄我!你一个15岁的人了连句对不起都不会说吗?!”

  被我写到一半又用橡皮擦烂的本已经有一摞了,但我真的写不出来。

  想让我原谅他?开什么玩笑!

  我会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因为他!我要告发他!

  检讨信?我要写告发信!

  ……

  我又失败了。

  “休学?!石上他明明有好好完成作业,我作为风纪委员长正式提出抗议!”

  “喂喂喂,这都第几次了,不要再来烦我了好不好……都说了石上是因为没有完成检讨才……”

  “那也只是因为他不会写作文!”

  熟悉的声音啊,有点模糊,不会写作文?拜托,我还没有这么不堪好不好。

  算了,虽然很感谢你,但……

  无所谓了。

  直到初中毕业前,无论是检讨信还是告发信,我都没能写出来。

  只是因为当初的那个没有第二个人知道的誓吗——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请一定,不要让那份笑容沾惹阴霾。

  大友她……现在过得快乐吗?

  ……

  “喂,石上!你在发什么呆啊!”

  头上一紧,一根红色的头巾被系在了我的头上。

  “最后一棒不扎头巾也太不像话了吧。去吧,不要在意周围人的眼光。”

  什么啊,原来是会长啊。

  “可是都已经汗湿了诶。”

  “无路赛,八嘎!”

  好熟悉啊,和会长第一次见面时,他也是这么骂的……

  “白银,拜托你件事。”

  “哎?很少见铭学长你会来找我帮忙的啊。”

  “拜托你……去救一个人。这是他的资料。”

  “……”

  “如果上面的是真的话,他还真是不得了啊……”

  “麻烦你了。”

  “既然都调查到这里了,学长你为什么不自己去?”

  “我去不合适。”

  你才是他的救世主,我只是顺水推舟罢了。

  ……

  “综上所述,你是为了防止大友京子受到伤害,才没有提出任何反驳的。这就是我们学生会在收集到相关证据后得到的结论。”

  让我绝望了数个月的秘密,被这个男人不由分说地揭开了。

  “放心吧,那个话剧部的家伙,由于太过胆小已经转学了,还和大友京子分了手,大友现在很快乐。”

  我阴暗的世界仿佛明亮了起来。

  “我不打算评价你的对错,但你确实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你做的很好,石上。”

  这个男人,好像在发光。

  金发男人夺走了我手边的纸和笔,在上面写下了五个大字——

  ……

  “吔屎啦你,混蛋石上!就是因为你,就是因为你部长才会和我分手!”

  “这全都是你的错!”

  全都喜欢自说自话啊,既然如此,我现在该说的是——

  “既然如此,你该写的应该是——”

  无路赛,八嘎。

  “你!你这家……啊,谁啊——!”

  被骂的大友京子还想说什么,被一只略显苍老的手给拽到了后面。

  “哎呦,这位同学。我收到了举报,这里有人在恶意干扰参赛选手。”

  “大爷,你谁啊!”

  “大爷……”

  阿道夫捋了捋小胡子:“我是秀知院高中部的校长。”

  真是的,让我这个校长来抓学生,当爹的和自己儿子一样任性。

  ……

  我接到了身后传来的最后一棒,全力冲刺。

  大友好像不说话了,她走了吗?算了。

  我不会再回头了,我已经决定……

  抛弃过去。

  快要超过他了!就差一点!

  “加油!加油!”

  “石上加油啊!”

  “石上同学加油!”

  “……”

  “加油,石上。”

  隐约有一道轻飘飘的加油声传入耳中,有点熟悉,是谁来着?

  不,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我要在这里获胜!

  我要证明!我要证明!我要向你们证明——

  我不是奇怪的家伙!

  嘘——!!!

  “第一名:红队!”

  “啊啊啊啊啊——!!!”

  “他跑得好快啊!!!”

  “我们赢了啊!!!”

  “真是完全看不出来啊!!!”

  “……”

  好吵啊,那些人。

  我……赢了吗?

  “优同学!你赢了啊!”

  “做的好啊!你做的好啊石上!”

  “石上同学赢啦!”

  “我们是冠军!”

  啦啦队的队员们前仆后继冲了上来,把石上高举过头顶,欢呼着他们的胜利!

  好多人,等……他们的脸……

  “石上你怎么啦?”

  “优同学?”

  眼中的伙伴不再是没有五官的白面,他们的模样渐渐清晰起来。

  只要睁开眼睛好好看一看,风景就会变得如此不同吗。

  原来是这样啊,过去我一直都没注意过,他们——

  “我没事。”

  都是好人啊。

  队长:“我们的口……哎呦我的腿,咳咳,大家,我们的口号是——”

  “风林火山!最the高★最秀!”

  我也跟着喊了出来,这次完全没有压力。

  ……

  狂欢完毕后,一只小手从身后拉住了石上。

  “石上……”

  “伊井野?呃,还有会长,铭学长,藤原前辈和四宫前辈,你们怎么在这里?”

  “铭学长让我们来一起庆祝,本来不打算打扰你们的。”

  白银挠了挠头,之前他拉住了伊井野,觉得石上需要学生会以外的圈子,现在如他所愿。

  石上终于是放下了。

  ……

  与此同时,观众席上。

  “小爱,铭儿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啊~”

  “嗯。”

  “刚才我看他去找那个女生,你还紧张了半天呢~”

  “伯母你别乱说!”

  “嗯~~”

  “妈……妈。”

  “嗯,真乖~”

  ……

  今日的胜负:石上的胜利

  久违的小剧场(请勿与正文相联系)

  跨越世界的交流(后日谈):

  作者:话说那个人渣后来怎么样了?

  铭:没什么,找了个监控死角按照石上的想法把他的脸揍成不会再有女孩子喜欢的那种,又麻烦龙珠学妹让几个黑帮混混把他那里废了。

  作者:呃……然后呢?

  铭:能教出这样的混蛋的家长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人,他妈早就离婚了,就顺便调查了一下他父亲的公司,最后以吸d、传播d品,偷税漏税以及多次wx公司职员等原因判了无期。

  作者:……

  铭:对了,现在要找他估计要去非洲,四宫学妹在找人废掉他一只手后又把他送去挖金坷垃了。

  作者:……

  作者的话:格蕾修的泳装花了5块钱补材料拿到了,终于抱住了我的稿费

  这章5400字,早上的也有2300字

  好累,好困(@_@;)

  不过果然还是第一人称表达感情更好一些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