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哇哇哇——!”

  四宫家大宅,辉夜大小姐闺房。(话说回来这个地方出现过多少次了?)

  “早坂怎么办呀早坂——!!!”

  早坂捂着耳朵,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盯着自家在床上不断打滚的大小姐。

  “至少得先告诉我是地球要毁灭了还是人类要灭绝了再问我这个问题啊,辉夜大小姐。”

  从女仆小姐一进房间开始,这位四宫同学就是这个样子了,翻来覆去也不说究竟发生了什么。

  “会长他……”辉夜哽咽着,晶莹的泪水下一抹红光若隐若现:“他劈腿了啊!!!”

  原来如此,看来辉夜大小姐的世界确实要毁灭了

  早坂点点头,果断道:“哦,这样啊。让我猜猜是不是藤原同学?”

  “就是那个人形的家畜!”刹那之间,辉夜停止了哭泣,周身似是有黑气外泄,使得房间格外阴森。

  “居然趁我不注意和会长去那种地方干那种事,我绝对不会原谅她!”

  早坂:……

  事件的主体对象是不是变了?

  “恕我直,辉夜大小姐。劈腿的不是白银会长吗?”

  “那也一定是那个女人……不对,那个可恶的简直就像是地球的癌病一样的家伙勾引的会长!”

  ……

  事情是这样的——

  今天上午,在男生们以及某位可以不算做人类的家伙出去后,学生会来了位常客。

  “我男朋友劈腿了!”

  柏木渚轻车熟路地打开学生会的门,坐好,低头,流眼泪,一气呵成。

  一套操作下来看得伊井野不禁怀疑:好熟练的样子啊,完全没有半点拖泥带水,感觉比我还要熟悉这里……

  不知所措的小弥子忐忑地坐在沙发上,主客之间的身份仿佛颠倒了过来。

  所幸辉夜及时救场,稳定了情况,但她也对柏木这种老是把事情搞得很麻烦,喜欢折腾周围的人的性格发悸。

  这种人就是难办啊,也不知道除了自己外谁受得了……

  “你好像在犹豫的样子,是有什么难以抉择的事吗?”看到柏木时不时地掰弄手指,辉夜问道。

  “嗯……”柏木渚点点头,眼神变得空洞起来:“我在想到底要干掉哪个比较好。”

  辉夜伊井野:“哎?!”

  柏木渚理所应当地捋了捋头发,嘴角微微上扬:“人家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呢~总要有个人负责吧,你们说是不是呀~~”

  “……”

  “哎呀呀~也不多啦,也就轻轻几刀而已啦~捅哪里好呢?”说完又歪了歪头,一副被玩坏的表情:“就心脏好啦,这样就不会痛苦了呢~对了,再把脑袋也割下来吧,这样人家就能和翼永远在一起啦~~”

  柏木渚抱了抱胸口,幻想着自己和爱人一起躺在通往与世隔绝的游轮上。

  (mq:本人表示,未尝不可;只要你想,立刻安排。买一送一,多购多得!第二碑半价~)

  “好可怕……”伊井野恐惧地缩了缩身体,本来就偏小的身段此刻显得更是玲珑小巧。

  故意杀人……逃逸……禁锢他人……呃,死人肢体自由……分尸……

  “我看到他和别的女生有说有笑的,还一起去超市买东西!这绝对就是劈腿了!”

  伊井野震惊了,这个结论是不是太草率了?!

  “哎?!不是因为你看到他们接吻或者是去了酒店之类的吗?!”

  柏木渚摆了摆手,微笑道:“哎呀呀,怎么可能嘛~他要是真的这么做了……”

  “我早就杀了他了呀~~”

  辉夜:“原来如此,我理解了。”

  如果是会长的话,要是有女人敢不怀好意地靠近他,呵呵~

  等等,说起来,好像有那么个人来着?

  “然……然后呢?”伊井野紧张地问道,她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要扭转了。

  “然后呀?发生了什么呢~”柏木渚眨了眨眼睛,回忆着:“嗯,想起来了~”

  “前几天我们两个一起出去吃饭了,我趁他去厕所的时候看了下他的手机,又请了个侦探。”

  伊井野:非法访问……偷看隐私……恶意跟踪……无证调查……

  “这样是不对的!”

  柏木:“我是她的女朋友,没关系的。”

  辉夜:“是啊,况且是男方先劈腿的。”

  两人一唱一和,把伊井野杀得溃不成军。

  “再说,他们两个还去唱k了!”

  辉夜:???

  “伊井野同学,只是两个人一起去唱k的话不是劈腿吧?”

  “这是劈腿啊。”伊井野想都没想直接道。

  “???”

  “孤男寡女去卡拉ok店里很容易做一些下流的事的,这肯定是劈腿啊。”

  “没错,那个女生还给翼补习功课来着!呵呵,这是遇到了成绩比我好的女孩子就抛弃了旧爱吗~~”

  “???”

  ……

  时间回到现在。

  “所以说啊,那个女人!那个头戴蝴蝶结的恶毒女人!”辉夜握紧了小拳头,朝着柔软的床垫一顿猛捶。“居然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对会长进行私人启蒙!这不就等于是从内到外地染上了她的颜色了吗?!”

  辉夜猛地抬起头,直直地盯着早坂的眼睛,摆明一副如果是你你绝对也受不了的样子。

  “别看了,辉夜大小姐。”早坂双手叉腰,唇角微翘:“我是想象不到那种场景的。”

  “早坂你怎么这么自信啊喂!”

  “随你怎么想喽。”

  背后的手机屏幕——

  早坂:你会劈腿吗?

  铭:物理上会,感情上不会。

  早坂:奇怪的回答。

  没办法,谁叫她有一个长着一张有资格当海王的脸,但对异性完全没想法的男朋友呢。

  这么说也不对,应该是只对自己一个人有想法。

  虽然早坂之前也表现过吃醋的样子,当她内心却是完全不慌的,之所以那么做只是为了有理由去沾点便宜。

  “所以最后是怎么解决的?”

  辉夜被气得钻进被子里,一段时间后才传出蚊子嗡嗡一样的声音:“哼,那个男生送了柏木同学一条丑到爆的项链,两人就和解了。”

  “真是的,那么小题大做的女生也会有人喜欢。”

  早坂:你有资格说别人吗?

  “甚至当着我们的面抱在了一起,然后还……”

  “然后怎么了?”

  “然后……然后……”

  啪咔——角落传来心碎的声音。

  翌日。

  “就是那样子啊,那种躺尸的样子超好笑的啊!”

  校园小路,白银和石上并肩而行,有说有笑。

  “躺尸诶,听上去蛮有意思的。然后呢?”

  “然后啊——”

  啪叽——

  白银僵住了,脚底好像踩到什么东西了?不会是人吧?不是吧?不是……

  “啊啊啊啊啊——!!!”

  学生会办公室。

  “所以说你们踩到这个学妹了?”

  铭指了指对面双目无神的女生,看向白银和石上二人,眼神奇怪。

  “你们可能摊上大麻烦了。”铭表情凝重,他认出了这个人。

  “不是我,是白银会长。”

  这种小事,石上果断地就把白银给卖了,事不关己地摊了摊手。

  “石上,你……”

  仔细想想,确实是自己走路没看到前面有人,但这里也不是什么铁轨和公路,自杀也不会趴倒小径中间吧?

  “这位是源于四宫家的四条家大小姐,四条真妃。算是四宫学妹的亲戚。”铭有意暗示着什么。

  什么?!四宫的亲戚?!我踩了未来的小姨子或者是大姨子?!

  “你们不是一个班的吗?这都不认识?”

  白银冷汗直冒,觉得自己闯了大祸,他是和四条真妃一个班没错,但从来没有过交集。

  “行了,别吓他们了。”真妃摆了摆手,饶有兴致地看着前面的铭:“没想到云泉家的大少爷居然还有这样的恶趣味,还真是长见识了。”

  “我也没想到四条大小姐有一天会被人一脚踩在脸上,而且还是物理层面的。”

  “你!算了,这次就放过你。”真妃平复了下心情,不想和这个讨人厌的家伙说话。

  一旁的白银和石上有些看愣了,这就是大家族后辈之间的交流吗?这不完全是互损吗?

  但铭学长居然能压住这个四条真妃的气场,还真是了不起。

  “看在家里的面子上?”

  “看在帝那小子的面子上,他还挺喜欢你的,明明只见了一面。”

  “可能只是因为合作原因,又或者是你的错觉。”

  不得不说铭有些被吓到了,没想到四条家的少爷居然惦记上了自己,又是蝴蝶效应?不禁暗暗盘算着怎样动手能瞒住四条家的人。

  “不过要是真的,那我还真是担待不起,麻烦四条小姐回去后让你的弟弟打消这个危险的念头。”

  铭将一杯茶放在珍妃面前。

  “这是什么茶?”

  “阿帕茶,加了些特殊调料。”

  “?”

  “开个玩笑,普通的香草茶而已。你们两个也别傻站着了,四条小姐其实还挺好相处的。”

  “喂,别搞得我们两个很熟的样子!”

  “我觉得四条学妹还是先说一说怎么就突发奇想去搞行为艺术比较好,毕竟如果精神出了问题最好还是第一时间去二院看一看医生。”

  “你这家伙怎么这么欠啊!”

  ……

  白银:“也就是说你故意推荐了老土款式的项链,结果他们两个反而和好如初了?”

  “……嗯。”

  石上:“接着又大庭广众地抱在了一起?”

  “……嗯。”

  铭:“然后就在走廊里亲了起来,伸了xx还拉了x?”

  “……”

  “我也看到了,他们两个看上去可远比一般情侣要火热。”

  有一句铭没说出来:挺有参考价值的。

  同为见证人的白银和石上:学长你怎么说出来了?!

  石上:“那个……请喝茶。”

  “平时你们三个人一起的时候,他们也喜欢偷偷地亲在一起,追求刺激。”没有理会他们的暗示,铭继续补刀:“可敏锐的你全都发现了。”

  “……”

  “呃……别太难过,请喝茶。”

  “有几次放学回家你甚至看到了他们去酒店了,在外面等了一晚上后发现两人又依偎着出来了,反而是你差点感冒。”

  “请喝……”石上此刻好想死。

  “喂!这个是谁跟你说的?!”真妃怒拍桌子,气场全开。

  “当然是四条少爷,上次合作后他加了我的联系方式,时不时就来骚扰我,对你这个姐姐可以说是完全管不住嘴。”m.biqupai.

  嘴上这么说,但铭很清楚,四条帝不傻,他之所以这么做,除了加深两家之间的关系,至少在自己身上;还有就是变相暗示自己帮把手吧。

  “那家伙!等他回来后我一定要好好收拾他!”真妃挥了挥拳头,

  看到终于恢复活力的四条真妃,石上解脱般地放下了添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茶壶。

  “我看四条学妹还是放弃为好,你应该也不想拆散他们才对,届时劈腿的男生也不值得你喜欢。”

  “你懂什么啊!他们两个迟早会分手的!”真妃嘴硬道,她一直在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可光是等待,会很痛苦的吧。就算等到了,他也不一定会选你啊。”

  被气氛感染的石上,脑海中浮现出那种场景,轻轻低喃。

  “我的身上可是有号称国家心脏的家族的血脉,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

  “但哪怕你们真的在一起了,那个女孩肯定也在他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吧。”石上默默低头,眼角有晶莹闪烁。

  过去的经历让他很轻松地带入了角色,简单来说就是入戏了。

  白银想说点什么,却被铭打断了。

  “你说什……”

  “你想啊,你们第一次去约会,他会想到自己和前女友来过。”

  “亲手做了饭菜,也会被拿来跟前任做的比较。”

  “就算是你们之间的初吻,也没有该有的笨拙。那个人甚至对酒店的位置都相当熟悉……”

  啪咔——啪咔——啪咔——伤过的心,就像玻璃碎片。

  ……

  嘀嗒——嘀嗒——

  “呜哇哇哇哇哇——!!!”

  “喂,石上,你的被害妄想症又严重了啊?!”

  “可所有的一切不都是因为四条前辈告白太晚了吗,导致自己喜欢的人的第一次都被别人拿走了……”

  咯噔——

  白银心脏漏了一拍。

  如果这些放在自己身上的话……

  肯定会疯的吧?到那时连活着都是一种痛苦了。

  三人该哭的哭,该抑郁的抑郁,该沉默的沉默,只剩下一个人优哉游哉地喝着茶,不时拿出手机回个消息。

  经验告诉铭,自己安慰人只会起反效果,还不如就这么看着,让他们自行恢复。

  不知过了多久,真妃擦干眼泪,起身准备离开,被铭拦住了。

  “我现在心如死水,你说什么也没用了。”

  “他们两个挺频繁的吧,万一哪次没做好措施,到时即使你追到了那个田……呃,那个男生,突然发现已经有三个月了,那不就有意思了?”

  “……”

  “所以还是尽早放弃为好。”

  “你滚啊!”

  ……

  今日的胜负:白银石上真妃的败北

  作者的话:好消息,老爸满血出院了;坏消息,作者开学了

  为了保障学业,随缘加更

  上一章评论区有人问我如何看待柏木神怀了3个月,我的评价是可喜可贺,孩子他爸出门记得看车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