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改变,往往只需要一次小小的契机。

  如果截止到文化祭,四宫还没跟我告白的话……

  那就由我来告白!

  你认为的大学是什么?

  是看到明天是早八的课后,说要早睡结果还是照常熬夜的任性?是给了一周的期限最后还是留在上课前一晚才匆忙补作业时的稳健?还是上课在最后一排补觉开黑决定考试前自学成才的自信?

  你把大学当成什么了?!那里,是无数学生梦想的圣地,是为了真正走向社会而迈出的第一步!怎么可能是如此肤浅的地方!

  至少,你也得把60分万岁这项最重要的目标打在上面才算严谨好不好?

  老师,菜菜,捞捞(=?w?=)m

  高中的下一站,是自由!

  咳咳,有多少人记得高考前的那些海誓山盟?

  我们两个要考同一所学校;

  我们不一样!只要心在一起异地恋的距离就再不会是距离;

  害怕我被别的女生男生抢走?怎么会呢,我的心里只有你;

  没关系,等我,相信我!毕业后我就去找你;

  ……

  当年说的有多好听,刚开始也每天都有在联系,可渐渐的,两天一次,三天一次,一周一次,半个月一次……直到——

  我们分手吧。.biqupai.

  这就是异校恋!

  在大学,不再有制服的限制以及繁杂校规的束缚!正值青春妙龄的大好青年们可以尽情地装点自己,表现自己,展示他们的风采!

  毫无疑问,在才艺、性格、审美、家世等各方面都自认为根本没办法和未来那些四宫周围的花花草草相比的白银,完全无法保证四宫愿意等自己四年。

  他唯一的优势就是学习,而学习并不能成为左右胜负的关键要素。

  毕竟,高中只是一个小小的天地,这个年龄的学生都还不够成熟,容易被冲动的感情所左右。

  白银听说过不少原本在高中时非常恩爱的情侣在考上不同的大学后分手的故事。

  连告白都没有,甚至无法确定对方是否喜欢自己,白银内心忐忑不安。

  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了,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屈指可数了!

  白银御行翻阅着手上的日历,一遍又一遍地确认剩下的时间,在抛开所有的羞耻心后,他对着满墙的贴纸发表男子汉宣——

  为了能在离开前和四宫交往,我将发动一次nb的攻势!

  白银御行正在汲取勇气元素,进入彻底疯狂模式。

  于是乎,他拿出了手机。

  学长,在吗?

  ……

  “四宫学妹,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翌日,学生会办公室。

  在白银期盼的注视下,铭叫住了正要离开的辉夜。

  “哎?”辉夜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仍坐在沙发上看书的铭。

  “学长……是在叫我吗?”

  辉夜犹豫地问道,因为学长他现在就像是个没事人一样,仿佛刚才说话的不是他一样。

  “嗯。”

  铭点了点头:“我有事想要拜托你。”

  “学长遇到什么麻烦了吗?”辉夜疑惑。

  “这周末是北高举办的文化祭,听说他们准备的很好。”铭拿出了几张实地拍的照片递给辉夜。

  “嗯……看起来确实很不错,北高的学生也是花了不少心思呢。”

  辉夜接过来看了看,已经想象到届时的文化祭到底会有多热闹了。

  “白银之前想让我跟他一起去侦查一下,毕竟秀知院的文化祭在他们的后面,到时候如果被比下去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会长还真是爱操心啊。”辉夜看向白银,轻笑道。

  “谁让我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会长呢。”白银摆了摆手,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呵呵,会长总是很负责呢。但这种事也不用会长亲自去做的吧?文化祭的各位执行委员也会为此努力的。”

  辉夜的目光移向白银眼角那触目惊心的阴翳,心中一痛。

  最近这段时间会长实在是太辛苦了,虽然为了让学生们玩得更开心提出的为期两天的建议被通过了,但由于没有借鉴经验,很多事他都要亲自确认和监督,每天送过来的文件已经堆成了三座小山了。

  因此,辉夜更希望白银能减少一些工作量,去好好地休息。

  “不行!”

  一听辉夜这么说,白银一拍桌子,直接就站了起来。

  “哎?会……会长你怎么了?”辉夜被吓了一大跳。

  “没……没什么……”

  白银在站起来的那一瞬间就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昨天晚上他一直在重复一个噩梦,自己留学回来后四宫已经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噩梦。

  眼看成功了一半的计划要报废,精神敏感的他身体自动做出了反应。

  “我们这次是去实地考察并加以借鉴的,白银作为秀知院的代表,不去的话可能会没有诚意。”

  铭解释道,借机将话题重新转移到预定的计划:“但我周末有事要忙,所以希望四宫学妹能代替我陪白银去逛一逛。”

  说完,又强调了一下:“这次行动只有你们两个。”

  只有……我们两个?

  一对异性一起去参加文化祭,这不就是约会吗?!

  “我已经问过白银了,他表示没什么意见。四宫学妹你的回答呢?”

  “我去!”

  傻瓜才不去呢,这可是送上门来的机会!

  铭看了一眼已经激动得开始眼冒金星的辉夜,又看了看坐在办公桌前拿着笔在草纸上画起了鬼画符的白银,轻叹口气。

  明明就是一句话的事,搞得这么麻烦……

  ……

  周末,北高。

  “今天是女仆小姐的假期吗,怎么有空来这里了?”

  小吃摊前,铭点了一份糯米糕,递给旁边的早坂。

  “当然是跟着辉夜大小姐准备随时待命了。倒是铭少爷今天不是有事来不了吗?辉夜大小姐可是跟我讲了半天您的光辉形象呢~”

  早坂接过咬了一口,又伸到铭的嘴边,也不在意是不是自己吃过的。

  “不用我说小爱应该也猜到了,无非就是白银的曲线邀约计划。女仆小姐要不要陪自己的男朋友一起逛逛呢?”

  “你想得到美!上次面谈会的账还没找你算呢!”

  “那我自己走了。”铭转身就走。

  “等等!”

  “还有什么事吗?”

  “我……我忘带钱包了……”

  “那我请客赔罪好了。”

  “哼~算你识相。谁允许你牵我的手了!我还没原谅你呢!”

  “人太多了,走散的话我可就没办法给女仆小姐买单了。”

  “呵呵,是你自己路痴吧。”

  “老妈到底和你说了多少我的黑料……算了,小爱抓紧点,别松手哦。”

  “哼,不用你说。”

  ……

  待到第二天,铭一进学生会就看到了躺在沙发上怀疑人生的白银。

  “怎么,计划失败了?”

  “……本来是可以成功的。”

  “发生了什么?”

  “碰到了藤原书记……”

  “……”

  “懂了。”

  ……

  今日的胜负:白银的败北

  作者的话:今天是作者的生日,小小的摸个鱼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