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啊——!!!”

  “嘻嘻嘻嘻嘻~你叫啊~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哎呀呀~像你这么可爱的男孩子,生来就是要被我们吃掉的哦~来来来~再靠近一些~”

  “我约了索玛尼去开罗哒!!!”

  秀知院高中部,一间略显空荡的房间内,一对男女被紧紧地捆绑在椅子上,脸上带着遮挡光线的面罩。

  女生兴奋地满脸潮红,不断上扬的嘴角表示它的主人此刻正极度兴奋。

  而另一边的男生却脸色苍白,双腿和被束缚在椅子后的手臂不断颤抖,连带着身体也跟着摇晃起来,足以见得他此刻正经历着无与伦比的恐惧。

  两人全都带着特制的耳机,从他们截然不同的反应来看,很好奇里面播放着怎样精彩的内容。

  房间完全密闭,尖叫的回声在狭小的空间里不断回荡,完全压过了渲染气氛的场景音。

  “来嘛~一起玩呀~

  “不要!”

  “别这样嘛,要是满足不了我的话,人家可是要剪掉你的小耳朵了呢~”

  站在墙边的女生轻轻将男生左耳的耳机摘下一点,手上拿着一把闪烁着幽光的剪刀,正在不断地张合着。

  咔嚓咔嚓咔嚓——

  细密的脆响徘徊在耳边,声音越来越近,终于,一道冰凉的触感传入大脑,紧接着出现挤压的感觉。

  “啊啊啊啊啊——!!!”

  ……

  十分钟后,石上一瘸一拐地贴着墙边走出鬼屋,身后跟着依旧兴奋的子安燕。

  逛鬼屋的最高境界,沿着门进,扶着墙出。

  石上其实并不是那么怕鬼的人,但偏偏这间鬼屋采用的是3d环绕音效,被特意布置过的房间无时无刻不充斥诡异的音乐,耳机里的特殊录音更是让声音完美地呈现出立体感,就像是身临其境一般。

  如果玩家的听觉异常敏感的话,更会达到1 1远大于二的效果。

  而石上就是这样的人,更让他想抽自己一巴掌的是,这种设计是之前开会时他为了表现自己提出的方案。

  如今燕前辈没被吓到不说,反观是自己出了大丑,这几天好不容易积攒的好感说不定已经被他这一通操作给消耗殆尽了。

  石上现在的心情就像是一个攒了好久的水晶、拿打了两个月的工赚到的工资去抽想要的角色,结果全部沉船、保底吃满的大冤种一样,满腔都是说不尽的苦涩。

  啪叽——没了,全没了o(╥﹏╥)o

  正当石上一筹莫展之际,子安燕拍了拍他,指了指前面的摊位,弯下腰盯着他沮丧的面孔,微笑道:“我很喜欢这次鬼屋哦,优同学做得很好嘛~那里是我们班举办的,一起去逛逛吧~”

  “哎……啊。”经历巨大落差的石上下意识地发出几个音节,还没等他答应,就被子安燕拉着手腕向前走去。

  燕前辈真是个在意他人心情的女生啊,我好像又让她操心了。

  这种感觉真是难受,自己就像是一个只会拖后腿的累赘一样。

  不行,看看有没有什么能报答前辈的机会……

  石上这么想着,感受到右手传来的力道,也再次对自己喜欢的女孩的力气有了更多的了解。

  有点痛啊。

  但这也只是暂时的,察觉到石上恢复过来后,子安燕就松开了手,哼着歌在前面带路。

  这里主要是以娱乐设施为主的玩具区,跟在后面的石上也有些被吸引住了,作为一家玩具公司老董的次子,他对这些还是很感兴趣的。

  石上迈着脚步缓慢前进着,直到余光看到前方的光线发生变化,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只差两步的距离就要和燕前辈撞上了。

  想到这里,石上不禁有些懊恼,自己为什么要反应这么快,哪怕再晚一秒钟,他就能和燕前辈贴在一起了,现在他的内心可不允许他故意再靠上去。

  “怎么了,前辈?”

  “优同学,你看!好大的饼干呀!”

  “饼干?”

  石上顺着子安燕的目光看去,原来是一个装饰精美的大号心形饼干被挂在了黑板上,下面还摆了一个写着“奖品”字样的牌子。

  燕前辈喜欢那个吗?既然如此……

  两分钟后。

  “有人射中100分啦!!!”

  摊主的大喊吸引了周围学生的注意,他们都看向那个站在射击圈内的男生。

  石上揉了揉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手,这不是他擅长的电子游戏,本来就打算试一试的,可没想到居然真的成功了。

  什么嘛,我射的还蛮准的啊。

  “优同学你好厉害啊!”子安燕拍了拍手,给石上鼓掌。

  “只是运气好啦。”石上挠挠头发,对着摊主道:“你好,我要那个饼干。”

  “哦,好的!”

  石上抱着饼干,转身看向身旁的子安燕。

  嗯,看来今天运气也没那么糟,也算是喜忧参半吧。现在……

  “燕前辈,你能收下这个吗?”

  世界,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一切都变得沉寂下来。

  没有了喧闹,也没有了心跳,也不存在什么金色的吸血鬼还是什么魔性的砸瓦鲁多。

  只剩下男生与女孩之间那隔着一颗心形饼干的距离。

  ……

  滴滴滴——滴滴滴——

  cosplay咖啡厅的后厨小屋内,一道通讯请求的提示音响起。wap.

  “嗯……有人找我?”

  男生挣扎着撑起身体,右手向身边摸索,想要去寻找声音的来源。

  嘟——

  听上去是挂断的声音,紧接着是一声沉闷的响声,好像是手机被静音的震动。

  “没事,只是推销的广告而已,才过了十分钟,继续睡吧。”

  “十分钟就足够了。走吧,去逛文化祭。”

  “那你等一下。”

  “?”

  一杯香气四溢的红茶被送到面前:“喝完再出发吧。”

  “嗯。”

  没过多久。

  男生只觉得浑身无力,头脑发昏。

  “你又困了吗?”

  “女仆小姐你……在里面加了什么……?”

  “我不知道呢。”

  红茶助眠,仅此而已。

  ……

  “喂,石上!刚才你和子安前辈一起进去了对不对!”

  守在鬼屋门口的伊井野看到折返回来的石上,冲上去质问道。

  “你好烦啊!能不能让我静一静啊!”

  石上烦躁地抓了几下头发,脚步加快就要离开这里。

  “喂!我才说你两句你就说我烦!”

  “要不然……等等,我借一下你的手机。”

  “你想干什么?别想做什么恶心的事!”

  “那你帮我联系一下学长!”

  “铭学长?”

  “对!”

  石上优此刻非常急躁,就在刚才,他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什么不对的事还是说了什么错误的话。

  燕前辈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他很急!非常急!迫切地想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快一点!”

  “你急什么啊!”

  伊井野这次也没再闹腾,拿出手机就发起了通讯。

  嘟——接了。

  “喂,学长?石上他……”

  “我们现在正在忙,不要再来打扰了。”

  石上伊井野:???

  女生?他们?在忙?

  信息量好像有点大,大脑有点转不过来。

  再打回去,显示已经关机了。

  ……

  眼前逐渐出现了光亮,微弱的黄色灯光并没有带来不适感,倒是薄薄的眼皮还在挣扎着想要重新趴回去。

  脑后是一片柔软的触感,鼻尖环绕着熟悉的奶香,这种美妙的经历在最近的记忆中并不少见。

  瞳孔重新聚焦,视线变得清晰,一张美丽的俏脸映入眼帘,几缕金色的发丝不安分地跟着垂下,碧蓝的眼眸看向自己,像一只可爱的波斯猫。

  金色的蓝眸波斯猫,好像很少见来着,但他想不到其他的形容了。

  但,这次和以往的经历有所不同,两道阻碍遮挡了他的视线。

  “女仆小姐,是不是垫了?”

  可能是睡久了的缘故,声音带有些沙哑的元素。

  静——

  冰凉的小手爬上白净的脸颊,试探性地比了比,然后……

  “嘶——”

  听上去像是被狠狠地揪脸的声音呢。

  ……

  都说男生在睡着的时候是最俊美的,早坂作为过来人也算是深有体会。

  作为彼此的御用枕头,他们交往以来虽然从没干过什么过分亲密的事,也就偶尔吃个醋然后亲几下。

  但怎么说呢,如果那些传说中只要一起睡觉就能怀小宝宝的傻白甜说法是真的话,那早坂现在或许早就该考虑暂时休学的事了。

  (此睡觉非彼睡觉,只有瑟瑟的人才会想到其他地方,我们这里都是形形的人,大家都非常滴正经。)

  无论是看家世还是看颜值,又或者是学习和天赋,哪怕平时表现得再清冷,自己的男友在女生中多少也算是个香饽饽。

  早坂偶尔听到过班里的学生谈论过铭,还说过他是什么《秀知院高中部最难追的男生排行》的榜首。

  现在看来,不过如此,也就是个喜欢捉弄自己的讨厌鬼而已o( ̄ヘ ̄o#)

  她还记得当时那些女生谈论的内容——

  嘿嘿,如果你们追到了云泉学长,会对他做什么呀?

  没想过诶,听说隔壁班有人去送情书了,然后不出所料被退了回来。

  人要有梦想!要是我的话,到时就把学长喂成一只可爱的小猪!

  魔鬼吧,云泉学长那么帅,你也舍得?我就不一样了,我选择直接推倒!

  你才是最不正经的那一个吧!

  你什么意思啊,难道你不想吗?

  ……想。

  确实是个好主意!到时想怎么欺负他都可以了,敢反抗我就哭,谁让他这么难追,得好好地报复回来!

  你们都好变态啊!如果是我的话……

  她们很烦。

  当时早坂是这么想的,那时候的她也只是听说过这么个人,对他的了解给更多的是工作上的情报调查以及辉夜大小姐说的那些在学生会的见闻。

  看着她们向往的表情,早坂看向窗外,不禁也想象起如果自己未来和喜欢的男孩在一起的话,会做些什么。

  她是个现实的人,太过幻想式的选项在脑海中几乎都是一闪而过,如果真的有那一天的话……

  在他睡觉的时候一根根数他的眼睫毛。

  平平淡淡的浪漫,仅此而已。

  现在,当初设想的一切成为了现实。

  真正身临其境的早坂也真的喜欢上了静静地盯着男孩的睡颜,心很静,也很满足。

  当然嘴如果没有那么欠的话,就更好了。

  ……

  “我这次睡了多久?”

  房间内,坐起身的铭揉了揉发疼的脸颊,询问时间。

  “两个小时。”

  “居然已经这么晚了……”

  铭感觉到最近积攒的疲惫全都烟消云散,本来他只打算休息十分钟就陪女仆小姐去逛文化祭,可结果……

  被算计了。

  “对了,之前石上他们给你打电话来着。”

  “嗯?我记得是推销的广告……”

  “你记错了。”

  “是……”

  “你记错了。”

  “……”

  铭拿出手机开机,不再解释了。

  一个未接来电,一个挂断记录,一个通话记录。

  “喂,石上?”

  “学长,我总算联系到你了!”

  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对面激动地快要哭出来的心情。

  “什么?”

  “学长你没被那个女生吃掉吧!没有吧!没有吧!”

  “???”

  铭疑惑地看向一旁的女仆小姐,只见她微微吐舌,企图萌混过关。

  铭:……

  很可爱,那算了。

  “没有。”

  “那就好。学长,男孩子出门在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啊!”

  “……所以你找我有什么事?”

  “不是学长你说要帮我去追求燕前辈的吗?”

  “原来如此。”

  “那学长你……”

  “刚才忘了。”

  “……”

  “现在想起来了。你想问什么?”

  “呃……事情是这样……”

  听完石上的讲述后,铭后头看向早坂,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真的是半斤八两……早坂难以想象铭这家伙怎么教别人去追女孩子。

  虽然很想吐槽,但她还是在铭的耳边小声解释了一下。

  铭终于想起了这个被埋在记忆角落的情报。

  “那个饼干是心形的?”

  “哎?对啊。”

  “文化祭送心形物品就代表了自己的心意。”

  “???”

  “也就是告白。”

  “?!?!?!”

  ……

  今日的胜负:石上铭的败北

  作者的话:大的应该快来了……吧?

  错字问题我有时间会去读评论,然后改正的

  体育课羽毛球打了个爽,结果回来后就看到了这个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