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今晚小爱来我们家睡吧~”

  mq电视台,mq电视台。欢迎收看本期的mq新闻,我是为了催更的读者们放弃紧急布置的作业前来码字(划掉)进行新闻报道的主持人mq。

  我是主持人sm。

  呦,伙计,你为什么看起来闷闷不乐的?

  相信每个人如果有一个担心因为交不了稿而加班码字导致写不完作业,拉上自己垫背的朋友,都会和我一个表情o( ̄ヘ ̄o#)

  哎呀,这算什么话。再说你哪次作业不是抄的我的?我们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还是你主动把自己绑上来的︿( ̄︶ ̄)︿

  那这个莫名其妙的开始是怎么回事,还有为什么栏目的名字不用我的?

  当然是因为这是一次新的尝试啊,这样做如果搞砸了也不会有人怪到你头上的,毕竟我可是出头鸟。

  总感觉自己是被忽悠来打黑工的。

  咳嗯!那么话(字)不多说(水),现在让我们来看一下今天的新闻速报。

  近日,秀知院一年一度的文化祭在学生会的带领以及各个社团部门的共同努力下,如期举行。

  而我们的作者也在这几章里泄洪似的向读者们灌输信息量。其中包括但不限于——

  学生会内部掰手腕大赛,云泉铭毫无悬念取得冠军,但当事人表示下次有白银和辉夜的比赛不要再叫他了。

  可能是觉得他们两个在半决赛握了半小时的手太浪费时间了吧。

  伊井野在鬼屋的值班意外,在此我们严厉打击那些躲在换衣柜里追求刺激的虐狗小情侣。

  可怜的小弥子看到了这个年纪不该知道的画面。

  还有石上真男人的意外表白事件,我们在采访他时对方已经表现得歇斯底里,在日后的调查中我们了解到之后他被军师学长建议等待答案后冷静了下来。

  嗯,所幸没有酿成什么大错,比如自挂东南枝。

  石上优同学好像去准备绳子了。

  ……

  在学生会长白银御行的大力担保下,成功在与校领导的商讨中得到了两天活动假期的许可。

  学生会长的暖心行为令全体学生感动得三级烧伤,但背后的动机或许更容易让你想喝孟婆汤。

  说不定是因为在他后面有位惹不起的少爷在那里冷眼盯着他们。不过这种事真的是可以发生的吗?

  请各位读者们保持冷静,我知道你们正因学校无情压榨国庆假期乃至月初考试而激动不已,但这种理想行为一般只发生在夜晚的梦中以及二次元的高中生。

  没错,就算现实里真的存在也和大家毫无关系。就比如我,哪怕学校给了七天的假期现在不也还在这里苦逼的加班,至于剩下的时间除了去实验室就只有加班赶作业o(╥﹏╥)o

  需要我提醒你么,再这么水下去读者们要骂你了→_→

  呃……很抱歉我的有感而发给大家带来不便,但这也只是想要让内容变得有趣一些,毕竟在上一章的章评里一位读者才刚指出“最近几章作者摸鱼摸得有点狠啊”的问题。

  我知道你想说“我不是,我没有”,但这不是你因为这一章的前戏内容想不到怎么写所以才用这种形式补充的理由。

  好的,以上就是本次新闻速报的全部内容了。

  接下来请收看专题报道——

  隆重举办的文化祭如期而至,在这场精心准备的祭典里,凭借都市传说都是真的这一真理,各方势力均已准备就绪,誓要借这个机会袒露自己的心意。

  而在背后,暗地的监视,谜语的电话,即将开始的未知计划……这次的事件好像有一点大。

  “要不,今晚小爱来我们家睡吧~”

  事发突然,被吐槽毫无根据、看的一脸懵的邀请,将把这个故事带进不同的走向。

  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握的云泉少爷,深不知前方等待他的,究竟是怎样的深渊。

  欢迎收看本期的专题报道——

  *你干嘛?*

  (你真的不觉得没有配音有点尴尬吗?)

  (刻进dna里的屑是不会被轻易抹除的。)

  (……)

  云泉家。

  “他大姨妈。”

  “打扰了。”

  铭打开门牵着早坂的手走进玄关,在靠墙的鞋柜里翻找出一双新的女士拖鞋。

  早坂接过后脱下鞋试了试,在原地打转了两圈,意外道:“很合适。”

  铭俯下身打量了一下,满意地点了点头:“嗯,那就好。”

  “是你准备的吗?”

  “嗯。”铭没有否认,拉住早坂的手腕向屋内走去:“因为小爱迟早会来这里。”

  原来是早有预谋的吗?早坂感觉心中一暖。

  确实是早有预谋的,但也仅此而已了。

  铭带着女仆小姐走进客厅,表面上非常自然,但现在发生的事,按照他的预计至少是未来两个月后。

  而现在提前了这么长时间,这让铭感觉有些不真实。

  “喝点什么?”

  铭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早坂,轻声问道。

  “一杯咖啡就好。”

  “现在时间不算早了,喝咖啡的话晚上容易睡不着。”

  “没事的。”

  “那我去准备。”

  直到铭的背影消失在视线,早坂才收回目光,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打扫得很干净,但看不到佣人的身影,按照铭之前说的话,现在她们可能都回去了吧;

  没有过于精致或者说是奢华的装恒,这里布置得和一个普通人家没什么区别,所有的家具都摆放的井井有条,即使房间相对来说大了些,但却感受不到空旷;

  沙发的另一边,躺着一本像是看完后随意放在那里的文学杂志,早坂本能地想要拿起它将其放回书架,但又觉得这本书或许就应该在那里,因为这样才真实。

  这里充满了生活的气息,完全没有像四宫家那样压抑又紧张的感觉……

  “很温暖啊。”早坂喃喃道,这里原本应该是只会出现在自己梦里的场景。

  不,可能连做梦都不会想到这种事吧……

  “是啊,家的温暖。”

  早坂:!!!

  突如其来的声音触动了早坂敏感的神经,她瞬间回过头去寻找它的来源。

  一个身穿黑色制服的大叔正和善地盯着她,脸上的笑容温暖又不失礼貌。

  看到女孩略带警惕的表情,男人后退两步,微微鞠躬:“很抱歉吓到您了,早坂小姐。我是云泉家的管家,星野清。”

  “那个……你好,管家先生。”早坂也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连忙走上前扶住星野管家。

  “先生?”听到这个称呼,星野清自嘲的笑了笑,解释道:“我已经60多岁了,这个称呼可实在是担不起了啊。”

  “60多岁?!”

  早坂很吃惊,很少有这个岁数还在担任管家一职的,因为这个职业的收入都很可观,一般这个时候他们都已经退休享受晚年了。

  “是啊,我跟着老爷他们也差不多有20年了吧。”星野清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

  这是一位颇有资历的老前辈。早坂得出结论。

  “没想到我还能看到少爷带女朋友回家,一晃就这么多年过去了。”星野清揉了揉早坂的头发,像一位慈祥地长辈一样:“看早坂小姐的表情,少爷他好像没怎么在您的面前谈起我吧?”

  “不是,铭他不是故意的。”早坂急切道:“他只是不太擅长这方面而已,他……”

  “哈哈哈哈。”

  真是一个可爱的女孩,难怪少爷会那么在意。

  女仆小姐可爱的反应逗得星野清哈哈笑了出来,他也自然地喜欢上了这个算是自己孙媳妇的女孩,爽朗的笑声也驱散了早坂心中的窘迫。

  这位星野管家和早坂过去打过交道的那些人不一样,他还充满着对生活的感情,而不是一个只会遵从命令和规矩的工具。

  这么多年来,虽然谁都没有点破过,但他也成为了这个家不可或缺的一员。

  “好了,不开玩笑了。本来这个时间我也应该离开了,但夫人要我将这个交给早坂小姐。”

  “哎?给我的?这是……一封信?”

  与其说是一封信,不如说是一张只有一句话的纸。

  要加油哦~

  ……

  铭将泡好的咖啡放在早坂的面前,自己也端拿起一杯红茶,安静地喝了起来。

  第一次带女孩子回家,之前没有半点准备的他现在完全不知道该说些或者说是做些什么。

  是不是该带着小爱四处转转了?不行,现在还在品尝茶点,还要再等一会……

  参观完之后做什么?去书房?也不行,那里没有什么值得看的,甚至可能把老爸藏起来的学习资料翻出来,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就麻烦了…….biqupai.

  直接去准备晚餐?老爸老妈还没回来,还需要再听一听他们的想法……

  总之,现在最需要的是寻找话题。但……

  该说点什么?

  在铭尚在思考该怎么办时,早坂打破了沉默。

  “我刚才见到星野管家了。”

  “嗯?清叔?”铭愣了愣,随后反应了过来:“原来他还没回去吗?”

  “嗯,他和我聊了一会后就离开了。”

  “清叔说了些什么吗?”

  “也就是一些小事,比如他是看着你长大的之类的……”

  “嗯?”

  “也就是一些你小时候的趣事。”

  “……例如?”

  “少爷小时候还胖胖的,胖到什么程度呢,我一个不注意就从床上咕噜咕噜地滚下来这种……”

  “……”

  铭少爷觉得自己给女朋友建立的光辉形象正在崩塌。

  (这个家伙什么时候有这种形象了?)

  (自我感觉吧。)

  “还有什么放心地把你交给我……这件事……”

  “……”

  “我答应了。”

  “嗯。”

  短暂的休息后,铭提出带早坂在家里四处逛逛。

  两人经过月女士打理的惨不忍睹的花园,看过烨老板养死一半的可怜鱼塘,走过星野管家在后院开辟的一片葱葱郁郁的菜地。

  时间一点点流逝,会客室、健身房、小型浴池、卫生间、书房……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

  最后,铭牵着早坂走进自己的房间。

  “好……单调。”

  走进房门,早坂很快就扫视完了这个房间,没办法,这里实在是没什么亮点。

  一张上面没有任何摆设的床,一排没有多宽的衣柜,摆放了一台电脑以及几十本书的书桌。

  没了。

  早坂来到衣柜前来开柜门,看到里面清一色的黑白蓝灰套装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了。

  一件一件地翻出来,如果去掉上面那些可有可无的标记的话基本找不出他们有什么区别。

  最后,她在最里面看到了三套保管的整整齐齐的秋装。

  这是她当初陪铭去商场买的,可这家伙居然收起来了,看上去跟新的一样,虽然心里甜甜的,但还是恨铁不成钢。

  早坂没好气地坐在床上,然而这张床也并没有想象中的柔软,就连自己在四宫家佣人休息室里的都比它强。

  铭默默地看着女仆小姐在房间里走里走去,在这方面他也很有自知之明,任何辩解都改变不了他无趣的品味。

  “你!以后听我的!”

  最终,女仆小姐强势地提出要求,语气不容拒绝。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风格,但这家伙已经完全不属于那个赛道了。

  “嗯,除了床。”

  “成交!”

  早坂深深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吐出,真是任重而道远啊。

  但没关系,他们有的是时间,在未来有无数机会。

  滴滴滴——来电显示:老妈

  铭儿你们到家了吧?

  嗯。你们什么时候回来,该准备晚餐了。

  你问这个啊,其实我们这两天回不去了。

  总部这里突然有一个重要的项目,所以我和你爸爸现在已经回到横滨啦~所以今晚甚至明早我们都没办法东京呢~

  ……

  嘿嘿,现在家里只有你们两个人了哦~记住,千万千万不要做什么奇怪的事情,记住了吗~

  ……

  绝对不可以做哦~真的不可以哦~好啦,总而之不用管我们啦~拜拜~

  嘟嘟嘟——

  铭:……

  所以,她把小爱叫到家里,自己又跑得远远的,还打了个莫名其妙的电话,是想做什么……

  用力甩了甩头,将杂念全都驱逐出大脑,铭来到厨房开始准备晚餐。

  这下好了,少了两张嘴,只用做两人份就行了。

  可等他打开冰箱,里面的一幕让他定格在了原地。

  韭菜、大豆、蜂蜜、海藻、燕窝、虾、螃蟹、速冻红烧肉……

  和今天上午看到的完全是两幅光景。

  以此为,之后发生的事让铭觉得这是一场阴谋。

  餐盘上隐藏的心形图案、电视上播放的爱情电影、窗外盛开的告白烟火……

  “呼——别添乱了……”

  靠在浴池的边缘,铭用毛巾遮住双眼,驱赶身体与精神上的疲惫。

  本来应该是正常的留宿,至少他是这么想的。结果却演变成了掩饰自家老妈明显意图的战略对抗。

  她到底是有多着急啊……

  随着蒸腾升空的水汽,铭的思绪也渐渐涣散,不仅沉浸在这片安静的浴池。

  精神徘徊在虚与实之间,一只细腻的小手轻轻抚上他坚实的胸口。

  “这位少爷,要不要奴家来服侍您沐浴~”

  “不用了。”

  铭很庆幸他蒙上了眼睛,浴巾也安全地围在了腰间。

  “这里是男浴池。”

  “哎?原来浴室有两个的吗?”

  “……”

  还差一点,我就要真的相信你说的了。

  在早坂采取下一步行动前,铭果断起身离开了浴室。但他还没走两步,变故又发生了。

  咔——

  伴随一声轻响,世界归于黑暗。

  铭:……

  他这一世17年来都没遇到过停电,又偏偏发生在今晚。这是不是有点太刻意了?

  “可能是跳闸,我去检查电路。”

  凭借着微弱的光线,铭勉强判断出门口的位置。只要出去拿到手机或者手电筒,剩下的就好办了。

  “好黑啊……铭,我怕……”

  身后的浴池里,传来女仆小姐柔弱的求救声。

  “我一会就回来。”

  “我怕……”

  “……”

  早坂的声音软软糯糯的,渐渐地越来越小,惹人怜惜。

  “这已经是老到发烂的套路了,女仆小姐。”铭直接揭穿了她的谎,径直离开。

  理智告诉他,再待在这里的话,自己绝对会失控。

  噗通——

  黑暗中,铭感到周围的世界旋转了起来,紧接着,沉闷的水声充斥在耳边,温暖的池水完全淹没了身体。

  如果现在有灯光的话,我现在应该能看到上方翻腾的水花吧。

  不过,在那之前,肺中的氧气可能会最先被耗尽。

  溺水的男孩这么想着,现在他的头脑出乎意料的冷静。

  男孩闭上了眼睛,在他的身后,那个罪魁祸首解开了他腰间的束缚,轻轻翻了个身,捧住他的脸颊。

  “别闹。”

  “不要。”

  “……”

  ……

  今日的胜负:早坂的胜利

  作者的话:

  好的,欢迎回来,亲爱的观众朋友们。这一章终于要结束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谁要听你说这些,我要看后续。

  不好意思,那是付费内容。

  那你把作者叫出来。

  很遗憾,卑微的作者因为这一章没有写好,所以把最后的聊天内容交给我们了。

  现在是凌晨3点47分,距离他交作业的时间还有2个小时。你说他还写得完吗?

  你怎么不说他写完了后,你抄的完吗?

   ̄へ ̄

  要不要摆烂去睡觉?

  睡什么睡?看看你手头的作业和没肝的游戏吧!森林书后续做了吗?沙漠书开了吗?屎壳郎找完了吗?蒙德活动和剧情做完了吗?崩三的活动你碰了吗?今天周一你乐土凹了吗?周本打了吗?无期迷途的新剧情做了吗?体力清了吗……

  ……

  好的,以上就是本期新闻报道的全部内容了。

  感谢各位的收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