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残月像一块失去了光泽的鹅卵石,抛在天边,银白的曙光渐渐显出啡红,朝霞映在千家万户的窗棍之上。

  天边余下的月影不舍地渐渐褪去,仿佛是在昨晚见证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宛如一个贪恋的儿童。

  如往常一般,在误差不超过两分钟的时间段里,铭睁开了眼睛,朦胧的瞳孔重新聚焦,眼前的世界变得清晰起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白色天花板。

  他的睡眠状态在这几年来几乎固定不变,距离上次出现陌生感,还是某个差不多要从他的记忆里消失的未知存在蛮横地将自己带到这个世界的那天。

  那一次他从梦中醒来,围绕他的是一片朦胧的雾气,而不是用印有前几届学生留下的纸片人老婆海报的屋顶。

  恢复精神仅用了两秒,确认这次没有奇怪的家伙出现,自己也没有再次穿越到另一个世界后,铭像是松了口气,有些紧绷的身体重新放松下来。

  或许是因为他表现出的异样,靠在铭怀里的女孩不满地嘤咛了一声,秀丽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一条如白藕般玉洁的手臂从上方环住铭的身体,宛如一个树袋熊一样挂在了他的身上。

  精神松懈下来后,紧接着是身体肌肉传来的些许不适感。保持姿势不变,控制四肢收紧再放松,瞬间响起十几道清脆的骨骼交错的声音。

  昨晚的记忆如潮水般涌了出来。铭迅速消化完庞大的信息量,没办法,冲击性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他的大脑自动将他们率先抛在了后面。

  脑海中自动浮现出昨天的场景,从他被拉进浴池中开始,再到失去意识前结束。他是怎么回到卧室的这一问题的答案,早已被之后发生的事给扔进了记忆的垃圾桶。

  那是一场无法喻的体验,也是可以令世界上的几乎所有男人都热血喷张的画面,铭的身体渐渐开始发烫。

  怀中的女孩柔软的躯体与美妙的体香,不断试探着理智的底线,想要再次激起人类基因中的本能。

  不行,冷静,冷静……

  铭猛地咬住舌尖,借助剧烈的疼痛唤起被压抑的理性,靠着这短暂的清醒,他轻轻将挂在身上的女孩抱下来温柔地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这一过程险些再次击垮他刚刚建立起来的心理防线。

  解脱后的铭毫不犹豫地冲向浴室,将水温调到最低,任由冰凉的冷水喷洒在火热的身体上。

  现在显然不是考虑这么做的后果的时候,他需要最有效、最迅速的办法摆脱目前的状态。

  皮肤带来的感官冲击着混沌的大脑,某些生理上的反应也逐渐消退,铭第一次觉得身体太好可能也不是什么好事。

  抬手按向温度调节装置,水温以缓慢的速度开始回升,铭很清楚如果立刻调到热水的话那他今天就不用去学校了,更别说是文化祭。

  毕竟身体素质再好那也不是铁打的。

  铭的鼻翼微动,氤氲的水汽中弥漫着一股极其微小的香味,但他们家的洗浴设施并没有配备什么樱花之类的护肤物品。

  味道虽淡,但很熟悉。

  想起来了,是女仆小姐身上的味道。

  铭意识到事情变得麻烦了起来,他不得不面临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现在要不要继续洗?

  ……

  半小时后,铭终于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这段时间里他一直都在思索接下来该怎么面对小爱。

  前世的铭作为接受了高等教育的天才,新时代优秀自闭主义青年,此刻心中徘徊着一种名为罪恶感的东西,他现在只想去找柏木渚和田……她的男朋友询问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如此自然的。

  说到底,还是世界观与价值观之间的区别,毕竟铭按照前世接受的教育,这个年龄的学生连谈恋爱都是被大部分家长以及学校严令禁止的,规定甚至写在了教条上。

  更何况铭原本的计划至少要排到两年后,要想在短时间内接受事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是的,说到这里,我们也不装了,摊牌了,就在昨晚,我们的云泉铭同学成功脱离了两世处男的身份,在身体上正式迈入成年人的行列。

  让我们共同迎接凡人踏足神之领域的伟大时刻吧!

  (顺便说一句,过程和细节都是没有的(=?w?=)m)

  否决了无数想法的铭少见的有些心烦意乱,让他去想这种事还不如去解奥数大赛的模拟题或入侵四宫集团的主机程序。

  就好比一个理科天才在英语方面的成绩甚至不如一个普通人一样,这种问题从来不在铭所擅长的条目里面。

  最后,铭在排除掉所有可能方案后找到了被他忽略掉的关键因素——

  他是被推倒的一方,为什么要解释?

  一想到这里,铭只觉得困扰他的迷雾眨眼间就烟消云散,这可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仔细想想自己才是受害人,为什么要代入嫌疑人的身份去思考问题,更何况昨晚他明明……

  铭不自觉地看向书房的位置,好像暗暗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

  ……

  等铭终于离开了浴室,第一眼看到的是早已等候在门外的女仆小姐,她还穿着昨晚的睡衣,胸前只系好一半的扣子露出一片洁白的肌肤。

  铭下意识地紧了紧腰间的浴巾,不动声色地移开视线。

  但这点小动作自然不会瞒过一直观察着他的早坂,不如说铭的表现完全在她的预料之中。

  “早啊。”

  “嗯,早……”

  “刚洗完吗,要不要再一起洗一次?”

  “不用了,而且这里是男浴室。”

  浴室的门并不大,至少早坂完全挡住了离去的空间,铭想要快速脱身的打算被扼杀在摇篮。

  但得益于多年来的面瘫经验以及心理学经验,在表面上,铭保持着相当的镇定。

  只要继续保持正常,那就不会有什么问……新笔趣阁

  “哦,这样啊……”早坂慢慢贴了过来,指间在铭线条分明的小腹上划过:“其实,我更喜欢你昨晚桀骜不驯的样子呢~”

  早坂微张小口,轻咬铭发红的耳根,细细低语。

  “别……闹……”

  这位怕痒的云泉少爷昨晚被女仆小姐压制的死死的,恶补了众多相关书籍与资料的他唯独没有接触那方面的知识,对于这样这样、那样那样的事情的认知只停留在生物学上的基本介绍以及功能原理。

  虽然比起辉夜要好了不知道多少倍,但在理论经验与技巧方面几乎……不对,是完全就是一张白纸,哪怕是在如此开放的日本,铭也从没接触过那方面的内容。

  说白了,就是没看过学习资料,即使昨晚他无数次奋力反抗,试图夺得主动权,但仍被掌握了弱点的女仆小姐拿捏得死死的。

  “现在,你是我的了。”

  女孩的小脑袋向后微缩,粉嫩的小舌头找上了男孩嘴角泛出的血丝,轻柔舔舐。

  “不管你如何挣扎,都逃不出我的手心的~”

  “……嗯。”

  好吧,你赢了。

  现在,我就是你的奖品了。

  ……

  号外!号外!秀知院学园里出现了怪盗!高中部所有文化祭装饰用气球全部失踪!

  犯人甚至还规规矩矩地留下了替换用的气球以及破案线索!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闹得的沦丧!望早日将其抓获归案!

  乆乆乆乆乆!一定是桌游部干的!!!

  “哈哈哈哈哈!”

  秀知院校园报前,藤原几个转身换上了一套非常眼熟的侦探套装,颇有气势地将侦探帽戴到头上,眼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辉。

  “我是高中生侦探藤原千花,原是本作最大的女主角,但不幸被笨蛋作者遗忘数章导致戏份惨淡,虽然最近不尽人意,但智慧依旧绝顶!是不折不扣的名侦探!在无数次疑难杂案中,众人一筹莫展之际,唯一看透了真相的就是外表看似蠢萌但智慧却过于常人的名侦探藤原千花!”

  辉夜无语地看着手舞足蹈的藤原,吐槽道:“你为什么这么有干劲啊……气球不是你们桌游部的恶作剧吗?”

  “是个萝卜呀!才不是嘞!”藤原气鼓鼓地叉着腰。

  “为什么每次一出事你们就说是桌游部干的!一说桌游部就又说是我干的?!”

  一旁的柏木渚拿着报告表,被藤原拜托作为临时助手分析目前的情报:“推测犯罪时间实在凌晨至清晨之间,只要偷偷留在校舍里不管是谁都能做到避开警卫拿走气球。”

  “

  那监控录像呢?”

  “监控系统被提前黑掉换成准备好的录像视频了,看来对方靠本人的技术就是有同伙了。”

  藤原笃定道:“不可能!大盗都是孤傲的,他们才不会与别人为伍!”

  “哎?这样吗?”

  “那罪犯准备好的备用气球有问题吗?”

  “没有呢,质量可以说是比我们之前的那一批还要好。显然是特别定制的,而且这个数量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凑齐,除非对方有渠道……”

  依靠这些线索,犯罪嫌疑人的选择范围已经急剧缩小了,但我们的大侦探好像已经忘记了分析线索的意义何在。

  “这是对我藤原·福尔摩斯·传奇侦探·千花的挑战!我去下一个地点了!我一定能抓到他!”

  藤原风风火火地离开了,看样子是完全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辉夜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对这场意外事件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不自觉地看向隔壁的屋内那个认真做气球造型的人影。

  “会长?”不知不觉的,辉夜走到了白银的面前。

  “呦,四宫。”

  白银放下手里的气球,看了眼手腕上的表——这是他老爹前几天送给他的,希望能给自己的儿子带来好运。

  “会长是在这里帮忙吗?”辉夜犹豫着要不要拜托白银给她做个心形气球。

  “我差不多要换班了。”白银收拾好桌面,慢慢站起身。

  辉夜有些失落:“嗯……”

  “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们一起去逛文化祭吧,刚好我也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嗯……”

  辉夜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等白银真正朝着她招手才反应过来。

  “啊嘞嘞嘞嘞——?!?!?!”

  这是在邀请她去约会吧?!

  ……

  就差一点,这场文化祭就完美了。

  四宫辉夜这么想着。

  被会长主动邀请在学生们的目光下并肩逛文化祭、没有任何人打扰他们参加各种活动、偶尔发生的亲密行为也没有什么意外事件打断他们……

  这一切都很完美,今天运气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除了……

  四宫,这是斯坦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会跳一级去海外的大学留学。

  最后的文化祭吗?而且说完了之后就自作主张地离开了,直到现在都不见人影,真是有够自我的。

  夜晚,篝火旁。四宫辉夜弯弓拉箭,满怀心事地将箭矢精准射入火堆中。

  在师生们的呼喊中,最后的狂欢开始了,但四宫辉夜的文化祭好像要就此结束了。

  “还没有结束哦,辉夜大小姐。”

  迷茫的辉夜愣住了,回头看到无故请假了一天的早坂正站在自己身后。

  “早坂?你怎么来了……不对,昨晚和今天白天你去哪了?”

  “嗯……秘密。”早坂歪了歪头,直接糊弄了过去。

  “还没有结束哦,辉夜大小姐。”

  “什么意思?”

  “白银会长他在等你。”

  “会长?等我?他在哪?”

  “谁知道呢?”早坂摊了摊手。

  辉夜气得跺跺小脚:“喂!别闹了!”

  “辉夜大小姐自己能找到的吧?仔细想想,这两天发生的一切。”

  “这两天……”

  耳边传来藤原最新找到的线索的呐喊,今早莫名其妙出现的怪盗,奇怪的谜语,会长这两天的反常……

  他们,渐渐串联了起来。

  “我想……”辉夜抬起了头:“我知道会长在哪了。”

  什么嘛,好好的搞成这样,会长真是个任性的家伙啊……

  “嗯,祝大小姐一切顺利。”

  “哼哼~那是当然~不用你操心~”辉夜的小鼻子翘了起来,脸上满是自信。

  “看你这样我反而开始担心了。”

  “你什么意思啊!等等,你的腰怎么了?”

  “抽筋了。”

  ……

  与此同时,校门外的巡逻路线。

  “伊井野。”

  黑暗中,拿着手电筒四处巡视的小弥子疑惑地转过身,这个时间谁会来找自己?

  借助手电的光亮才看清对方的面貌,本以为是大佛,没想到是石上。

  “石上?你不去找燕前辈,来这里做什么?”

  “燕前辈现在还在考虑我的告白,我现在去找她不太合适。”

  “那你来找我做什么?”

  “嗯,首先是这个……”石上拿出了一个平板,上面正播放着围绕篝火一起转圈的学生,都洋溢着快乐的笑容。

  “篝火晚会大家都玩得很开心,作为最大的功臣,我想你应该看看。”

  屏幕上火红的光芒映入小弥子的眼中,照亮了她周围的黑暗。

  “大家都笑得好开心,我……”小弥子握紧了手中的平板,小脸上也绽放出笑容:“我好高兴……”

  “嗯,就是说啊。”看着伊井野发自内心的微笑,石上也笑了出来。

  有那么一种人,是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幸福之上的。他们,是真的纯洁与无暇。

  “哦,还有这个……”石上摸了摸口袋,拿出了一个心形的小型饰品。

  “哎?这个……”小弥子心跳加速,现在是奉心祭没错吧?

  “这是我在弓道部附近捡到的,现在交给风纪委员处理了。”

  “哦,好……”

  突然,视频中的画面发生了变化,无数心形的气球自篝火旁升起,顷刻间就布满了整片天空。

  “哇,看上去很壮观啊。”

  “……”

  “嗯?伊井野?”

  “嗯……很壮观。”

  虽然石上解释了原因,但——

  心跳,为什么还是慢不下来……

  ……

  铭,他们亲了诶。

  嗯,有种孩子长大了的欣慰感。

  确实,完全无法反驳。

  如果不算之前仓库里的那场意外的话,白银的第一次也是被喜欢的女孩强吻啊……

  哼!你想说什么?

  咳咳,没什么。

  白银会长的告白还挺浪漫的。

  那和我比呢?

  怎么,吃醋了?

  有一点。

  行吧,也就比你差一点。

  嗯。

  ……

  大人,有点难办。

  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继续跟踪,机会迟早会来的。

  是。

  ……

  今日的胜负:藤原的败北(目前还在寻找偷气球的盗贼)

  作者的话:关于上一章评论里大家问的问题,现在一目了然了

  什么,你问细节?不好意思,没有(* ̄︶ ̄)

  现在是凌晨4点53分,必须得在假期结束前调整好作息,不然上课铁定完蛋o(╥﹏╥)o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