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家。

  “嘿嘿~嘿嘿嘿~四宫~告白~亲亲~嘿嘿~”

  在这个狭小的小型出租公寓的一个房间里,自从今天凌晨开始就不停地传出断断续续的傻笑声。

  那是一个金发男子,看上去非常年轻,但结合起眼角的阴翳却让他散发出不属于这个年龄的凌厉气质。这样的人,光是走在路上都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感觉,如果和他并不熟识的话,恐怕很难有不自量力的家伙去上前打招呼。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现在却发出了丝毫不符合平时人设的蠢笑,那嘴角眼看就要咧到天上去了,怎么压都压不住。

  靠在墙边倒立拉伸的白银圭看着自家在那里迷之犯病了一下午的血缘上的亲哥哥,眉头紧皱,额角浮现出一个小小的井字。

  臭老哥又在发什么神经?!动作偷偷摸摸的,好像还不想让别人发现的样子,你已经完全暴露了好不好,要不要这么迟钝?!

  已经整整一个上午了,实在忍受不了噪音折磨的小圭一个翻身平稳落地,捏起拳头大步流星地冲了上去,在那个男人还沉浸在美好幻想时,拉住他身下的椅子把手猛地往外一拽。

  “嘿嘿……啊——!!!”

  失重感来得快去得也快,伴随着屁股与坚硬的地板相撞而发生的紧密接触,白银只觉得自己像是被撅了一样,满满的都是酸爽。

  “你搞什么啊!”

  突然被莫名其妙地袭击,还遭了这么大的罪,不管放在谁身上首先感受到的就是愤怒,本来好好的心情,现在都被毁了。

  “喂!这个问题应该由我来问才对吧!”

  发泄了一下,心情好了一半。小圭象征胜利地拍了拍手,指着白银的鼻子反问:“你都发病一上午了,能不能消停点?!”

  “发病?”对这两个字,白银表示不理解。

  “你自己看!”

  小圭三下五除二拿出手机比划几下,把屏幕排在白银的脸上,然后又察觉到了什么迅速收了回来,跑到房间里抽出一张纸一遍又一遍地擦拭上面的痕迹。

  “咦~好恶心……”

  白银:……

  喂喂喂,明明是你自己干的吧?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我?

  怀着极其复杂的心情,白银扶着地面就要站起身去洗把脸,可他的腿刚一发力,一股酥酥麻麻的无力感瞬间传遍全身,身体再次倒了下去。

  什么情况?!

  白银仰起头去看墙上的老式挂钟,才发现现在已经临近中午了,也就是说他在那里坐了至少6个小时……

  “你自己看!”

  小圭这边终于处理好了自己的手机屏幕,把它伸到白银的面前,保持着安全距离,生怕等会还得去再擦一次。.biqupai.

  白银回过神来,目光转向正在播放着的录屏,虽然他们一家的手机都不是什么高级货,甚至可能连低级货都排不上号,但好在功能还是可以的,不谈极高的耐用性以及堪比功能机的使用寿命,至少……

  能用?

  然而面前的这幅画面,让白银开始怀疑自家老妹的手机是不是中毒了。

  这画面上的蠢货是谁啊?!靠在椅子上晃晃悠悠的,脸上挂着不忍直视的白痴笑容,嘴角上扬到都可以去隔壁片场去当龙王了,还有拿道已经干了的口水印,时不时撅起个嘴,看上去念念有词,也不知道在做什么白日梦……

  “这谁啊?!”

  “你啊!”

  “这不可能!”

  “你不认识自己的脸吗?!要不要我给你吧镜子拿来?”

  “……”

  确实,哪怕再不愿意承认,但做出那副只比藤原差一点的白痴样的脸,就是他自己。

  “……打得好。”

  这场兄妹的友好活动,最终以妹妹的完胜结局。

  待小圭收拾好东西出门采购特价食材后,坐在地上的白银不禁又发起了呆,眼前闪烁起重复了几十次的记忆。

  昨日重现——

  在冰冷的晚风中,独自站在公园门口的身影稍显落寞,进出的路人只是看着他一直呆在那里,有人往返留意,惊叹于他矗立在此的毅力。

  他很累。

  他的神经不断提醒他身体已经到达了崩溃的边缘,从当初约定好的时间开始,到收到那条临时延后的邮件,直到现在。

  他就一直站在那里。

  很累,真的很累,他很想坐下休息一会。这个念头已经是第53次出现在他的脑袋里了,他也挣扎了53次,哪怕身后不到几步的距离就有一道可以让他解放的台阶,但也只是狠狠地摇了摇头,将臂弯里的那个纸袋夹得更紧。

  万一她提前来了呢?作为一个男子汉,让一个女孩子等自己那该有多丢人?我得提前等在这里。

  万一她有事来晚了呢?看到自己狼狈地坐在那里要是被嘲笑了就麻烦了。不,她不是那样的人,那么……

  为了不让她因为自己等了太久觉得愧疚,那就必须摆出一副自己刚到的样子!

  于是,他就屹立在了那里,任凭冷风吹打在自己的身上,佁然不动。

  脚已经麻了,早饭没怎么吃就出来了,肚子好饿……嗯?太阳去哪了?这是天黑了?

  啊啊——好困……说起来,我是要干什么来着?好像是……

  等人?

  手好僵

  胳膊……动不了?怎么突然这么冷?

  意识逐渐涣散,那道如雕塑般挺拔的身影开始摇摇欲坠,这具身体已经接近极限。

  “会长。”

  一道急切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下一刻,浑身的寒冷被温暖的拥抱驱赶消失。

  “啊,四宫……”

  我想起来了,我等的是谁。

  “你来了,好巧,我也刚到没多久。”

  嗯,完美,就算是在这种状况下也没出错,不愧是我!接下来该做什么来着?对了,礼物!

  “四宫,这是我……”

  下意识地想要去拿准备好的纸袋,而早已僵硬的手指却不听使唤,动弹不得。

  “会长又勉强自己了。”

  身后的女孩将小脸埋进他的后背,轻声的埋怨带着些许哭腔,这让他心头一颤。

  两人就这么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不知过了多久,男孩的身体终于在女孩的温暖下恢复了知觉。

  他们牵着手,找到位置坐了下来,或许是因为刚刚分开的关系,冷风吹得女孩有些发抖。

  “四宫,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

  男孩将在臂弯里夹了一整天的纸袋拿了出来,如他所愿,他看到了女孩满怀期待的目光。

  包装被拆开,一条红色的毛巾露了出来,和女孩的瞳色一样。

  “这是我跟外婆学的,咳……手艺还很生,所以看上去有些奇怪,但……真的特别暖和!我试过!真的!我从小就一直围这些……”

  磕磕绊绊地解释着,在他看来,这件普通的礼物在豪门眼里可能完全不值一提吧,但这也是他千(向)思(铭)熟(请)虑(教)后得出的最好的结论了。

  “会长的手……”

  女孩抓紧了那条长长的围巾,包裹着自己的手,小心地覆上男孩极力掩饰的伤口。

  “小伤,是今天准备晚餐时不小心……”

  咕噜咕噜——

  肚子叫的震天响,显然不是吃过晚饭才能有的。

  谎不攻自破,男孩现在尴尬地差点用脚原地抠出三室一厅,早知道就说昨晚了。

  “会长,我们去那条商业街看看吧。”

  女孩并没有像预想中那样抓住机会进攻,反而看向对面的一条繁华的街道,在那里,有很多摊位,即使离得很远,也仍有淡淡的香气飘了过来。

  不等他反驳,一只有力的小手直接将男孩拉了起来,向前走去。

  “会长,这条围巾好长啊。”

  “呃……是啊,一不小心就织成这样了。”

  “那,会长……”

  “嗯?”

  “你冷吗?”

  “……”

  一条满溢着心意的围巾,如同跨越空间的桥梁,连接起两颗为彼此跳动的心。

  ……

  今日的胜负:白银的败北

  啊啊啊,不管想多少次都觉得脸红啊!虽然好开心,但我为什么就不能再男人一点啊!

  白银用力敲打着桌子,锤着锤着又觉得不够,所幸干脆在原地踱步、奔跑、打滚。

  (活像是某位被抢了辅助位决定穿上瑟瑟的皮肤企图挽留舰长的小岛爆爆鸦女士→_→)

  滴滴滴——

  放在桌上的电话响了,白银一个激灵就窜了起来,这是他专门为辉夜设置的来电铃声。

  会长,呜呜呜——

  哭、哭腔?!

  怎么了,四宫?!

  我承认自己很急,但你别跟我说先别急!

  有人欺负我……

  四宫这么可爱,居然会被人欺负?!怎么会有如此伤天害理之人!

  是谁?我去教训他!狠狠地揍他一顿!

  展现自己男友力的时候到了!想当年我也是校园一霸!(幼儿园)

  是,是铭学长……

  ……

  啊这……

  那个……可能是误会,等我去问清楚……

  会长~

  咳咳,对了四宫,你明天有时间吗?

  哎?应该是有的。

  那明天……

  去约会吧。

  (以上算是整活,虽然不太符合人设,但我觉得这俩人发生什么都不值得奇怪(ˉ▽ ̄~)~~)

  作者的话:本来后面还有点内容,不过赶作业,小摸一下

  话说,今天是不是该吃刀了w(?Д?)w

  今天老爸生日,在学校吃碗面庆祝一下,要不要买个小蛋糕呢(才不是因为自己想吃~( ̄▽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