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比较忙,谁说要太监了?我还活着啊!)

  喂?听得到吗?救救我啊!早坂!

  辉夜同学,我有必要提醒你,现在我已经不是四宫家的女仆了。

  我不管!快来帮帮我啊!

  我没空。

  哎?你好无情啊,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是,但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比我还重要?!是什么?

  和铭约会。

  ……

  嘟嘟嘟——

  辉夜恶狠狠地盯着手机灰暗下去的屏幕,小脑袋因为生气的缘故竟稍显膨胀,像是一个熟透的番茄。

  “怎么了,四宫?”

  白银疑惑地看向辉夜,同时用余光紧张地观察着四周,像是在刻意躲避什么恐怖存在。

  “……没事。”

  尴尬地笑笑,察觉到自己失态的辉夜迅速将右手抚摸上左侧脸颊,开启强制冷静技能。

  “那就好,我们去那边吧,她暂时应该不会跑到那个方向。”

  说罢,白银犹豫再三,最终还是鼓起勇气牵上了辉夜的手,拉着她向前面的拐角处走去。

  “哎?!”

  辉夜被这突如其来的操作搞得心跳迅速加快,原本因生气变红的小脸如今更加的透彻。

  会长居然主动牵我的手了?!不对,我们已经开始交往了,牵手也是正常的吧?!

  嗯!就是这样!

  一想到这里,辉夜不禁抬头观察前面白银的表情,可惜由于角度问题被挡的严严实实的。

  但从那一直蔓延到耳朵根的红线来看,他现在一定也是非常的害羞!

  虽然没有看到脸有些遗憾,但注意到会长做出这样的反应让辉夜原本郁闷的心此刻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哼哼~会长已经主动和我牵手了!我们之前还亲亲了!就连这次约会都是会长主动提出来的!

  虽然不知道早坂是什么时候和铭学长走在一起的,但他们现在的状况绝对比不上自己!

  优势在我!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

  早坂平静地收起被挂断的手机,看上去就像是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样好吗?”

  铭看着女仆小姐完全不放在心上的样子,出声问道。

  “没事,她也该习惯没有我在身边的生活。”早坂摇了摇头,淡淡道:“不如说我现在一身轻松,从来没有这么自由的感觉。”

  说罢,仿佛卸下了长久以来的担子,伸了个大大懒腰,走上前挽住铭的胳膊,向前走去:“我们去前面看看吧。”

  “慢一点……小心!”

  铭被早坂拉着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但在即将经过的前方的一个转弯处,一道黑影正往外探出,眼看就要撞上。

  没有多想,铭的胳膊微微用力迅速将早坂拽到自己的怀里,险而又险的躲过了这次意外。

  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铭轻轻将女仆小姐扶好,弯下身子伸出手就往她的脸蛋上捏。

  “走这么急干什么,差点出事。”

  早坂没有反抗,任由他的手不停地作祟,只是吐了吐可爱的小舌头:“我只是有点太激动了,怎么,你紧张啦?”

  “嗯。”铭没有否认。

  即使刚才真的撞到一起也不会有什么大麻烦,但如果真的磕着碰着了,他可是会心疼的。

  “那……这样呢~”

  早坂抓住铭的手腕,将它们从自己这里分开,重获自由的小脸上带着几分醉人心脾的红晕,美丽的倒影在那双黑色的眼眸中渐渐扩大。

  娇嫩的红唇吻在了铭的嘴角,又调皮地露出点点舌尖在那里轻轻一点。

  “现在呢,还紧张吗?”

  这次换成女仆小姐捧起了铭少爷的脸颊了,甚至还恶作剧地向内侧揉去,作为刚才被调戏的小小报复。

  “哲理事龚工昌河。”

  铭无奈地摇摇头,说出的话虽然能听出是什么意思,但因为被控制住而变得不太清楚。

  “你不喜欢吗?”女仆小姐突然就变得委屈起来,眼角处隐隐泛出泪光。

  “……喜欢。”

  看着自家女朋友又瞬间收起的眼泪,出神入化的演技让铭不禁在心底叹了口气。

  戏好多,但……

  小爱真可爱。

  “呃,铭学长……?!”*2

  正当铭少爷感叹时,两道熟悉又满是震惊的声音在对面响起。

  石上松开推着轮椅的手,使劲地揉了揉眼睛,当他再次睁开时,眼前的幻觉却并没有消散。

  “伊井野,你……啊啊啊——!!!”

  拍了拍轮椅的推手,正要说些什么就被剧烈的疼痛给刺激的惨叫起来。

  “喂!你干嘛?!”

  石上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抓住了那只掐在自己大腿上的小手,要不是情况不允许他真想就这么把这个罪魁祸首原地拎起来。

  “验证一下我是不是在做梦。”

  轮椅上的女孩淡淡道,脸上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正是伊井野。

  “那你掐我有什么用啊?!”

  “我怕疼。”

  “你——”

  一口气堵在胸口险些没有上来,石上用力深呼吸了好几次才缓过来,走上前去将伊井野抛在后面。

  “那个……学长,真的好巧啊哈哈——”

  尴尬地笑了笑,伊井

  野是个女孩子还是个病号可能没什么,但他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一想到刚才看到的那些劲爆的画面,石上就觉得这次或许真的要死了,现在真的恨不得找只蓝胖子回到过去给那个好奇心作祟没有趁机离开的自己。

  “嗯。”

  铭的表情枯井无波,但反而看得石上更加汗流浃背,危机感直线上升。

  “哈哈……那个,学长,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啦……”

  “等等。”

  啪——铭搭上了石上的肩膀,正欲逃离案发现场的真男人瞬间定格在了原地。

  都说人类在死亡前脑海中都会像走马灯一样闪过这一生中难忘或者是重要的画面,石上现在就深以为然,无数模糊的影片一张一张地切换,在他认为最后会停在自己的家人或那款昨天刚到的游戏时,结果出来了——m.biqupai.

  早晨的阳光透过白色的纱窗帘照在他的脸上,所见的一切都被铺上一片温暖的光色,恍惚间似有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出现在自己的上方,没有半点瑕疵的俏脸缓缓靠近,棕色的发丝落在他的鼻尖带来几分痒意。

  就像是圣洁的天使要亲吻罪人的额头。

  见鬼,为什么在临死前会想到伊井野……

  石上不清楚,不等他过多思索,肩膀上传来的力道让精神马上清醒了过来。

  “我有这么可怕么。”

  铭无语地收回了伸出去的手,看了看后面还保持着震惊表情的伊井野,猜到了什么。

  “你们两个也是来约会的?”

  语气带着调侃的意味,让他们不知所措地慌乱起来。

  “不是!”*2

  两人摇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纷纷用力地摆着手,最后在伊井野威压的目光下,石上说出了缘由——

  上次被铭一拳打在脸上晕过去又被拉到医务室之后,因为石上失恋后的表现实在是太让人可怜了,所以伊井野就勉为其难地安慰了下他,破天荒地让他枕在了自己的腿上。虽然在那之后石上确实好了很多,但……

  他睡着了!没错,当时的石上由于身体和精神的双重影响没过多久就舒服得睡了过去,而担心吵醒他后会功亏一篑的伊井野也就任由他把自己当做了枕头,结果这一觉直接就睡到了下午,最终导致伊井野的双腿失去了知觉。

  幸运的是没有出什么大问题,但愧疚的石上也自此担任起了照顾伊井野的工作,今天他是带着伊井野来商场买一些生活必需品的。

  而两人刚到没多久,就出现了刚才的那一幕。

  “原来如此。”

  铭点了点头,若有若无地瞥了眼有些低沉的伊井野,像是有些失落。

  看到误会解决了,石上也稍微放松了下来,见学长没有想要杀人灭口的意思,就小心地指了指他身后的女孩,试探性地问道:“那学长呢,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是什么生死看淡的觉悟?

  “买床。”

  “呃,买……床?”石上有点懵。

  伊井野也有点疑惑:“学长家里要重新装恒吗?但我记得这家商场的家具都很贵来着……”

  铭指了指上方商场中心的烨华标志:“这是我家的产业,质量还可以。”

  石上伊井野:……

  这可是东京最大的商场,没有之一。共事的时间久了,几乎很少会想到对方的身份,很容易就忽略掉了。

  “哦,这样啊……”石上表示理解,尴尬地挠了挠头,差点忘了。

  “对了,忘记说了。”铭转身牵起了早坂的手,向目瞪口呆的两人介绍道:“这位是早坂爱,高中二年级学生,同时也是——”

  “我的女朋友。”

  早坂招了招手,还将他们牵在一起的手向前摆了摆:“石上同学,伊井野同学,你们好。”

  突如其来的爆炸信息,让石上和伊井野猝不及防。就算有所预料,但真正的确认依旧颠覆三观。

  不知廉耻!

  风纪委员伊井野弥子很想这么喊出来,可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好像也没资格这么说他们。

  “那学长买床难道是为了……”石上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还有一些新的睡衣、床垫以及被子,毕竟这些需要小爱自己挑才最好,否则每天都抱着我睡多少有些不太合适。”

  伊井野小脸通红:“你们……!你们……!”

  “嗯,我们昨天刚刚同居。”

  说到这里,铭的面瘫表情隐约有些不自然。

  小爱离开了四宫家后自然没有地方住,而一想到带她回去不知道会被月女士闹什么幺蛾子,于是铭少爷就干干脆脆地带着女朋友离家出走,在秀知院的附近用从烨老板那里转来的零花钱临时买了一间小公寓。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里买下来后居然就是装修好的,甚至连打扫都不用。

  到底是怎么绘世呢~

  等他们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就已经很晚了,洗完澡就回了各自的房间。

  本来一切都很正常,直到夜里——

  某位女仆小姐以认床为理由夜袭了我们的铭少爷,甚至就因为睡不着邀(诱)请(惑)对方一起做运动助眠……

  最终,铭少爷因反抗无效(怕痒)被无情摧残。(细节省略)

  这段时间里做的功课在致命的弱点下全部木大,可怜我们的铭少爷即使偷走了烨老板的全部学习资料并进行了资深研究,仍难逃被掌控的命运,警钟长鸣。

  考虑到健(家)康(庭)成(地)长(位)的必要性,第二天他就带女仆小姐来采购床上用品了。

  没办法,哪怕只是抱着,那也太考验他的技术了……

  ……

  今日的胜负:石上伊井野的败北

  作者的话:电脑要没电了,后面还有点内容,放在下一章

  最近更新有点不稳定,事太多了,考试周也快到了,实在抱歉o(╥﹏╥)o

  今天运动会去给同学加油,1500米,怎么说呢……

  完全就是一骑绝尘啊,感觉我跑的都没她快(ノへ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