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短章证明作者还活着(*^▽^*))

  你相信shopping吗?

  我很敬佩第一个陪女人购物的人,说不定是个勇士呢。

  学长,等我真正成熟之后,我一定会跟紧你的步伐的,人终究是要成长的。

  最后再说一句——

  脚步要开始加速了,来吧。

  卫生巾。

  加量小雨伞。

  洗发水。

  护发素。

  加量小雨伞。

  休闲运动装。

  舒适居家鞋。

  香皂。

  加量小雨伞。

  加量小雨伞。

  加量小雨伞。

  话已至此——

  这都是些什么啊?!?!

  你们不是来买床的吗?!?!

  石上有气无力地推着轮椅,在伊井野的指挥下往返于各个产品的柜台之间,而他的状态也从最开始的游刃有余变成了现在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连带着前进的路线也歪歪扭扭的,远远地看过去,不知道真相的路人可能都会把他当作什么人形的奇行种。

  作为一个几乎从不锻炼身体的标准摆烂人,石上的身体素质比起男性平均值还要稍微低一些,不管是力气还是耐力都比较逊色。

  “石上,去那边!”

  坐在轮椅上的伊井野神采奕奕的发布最新指令,完全没有一点病弱人士该有的样子,甚至相比平时还要有活力。

  “我不干了!”

  看了眼伊井野指着的方向,石上两眼一黑,观察了一下四周也没有供休息的位置,也不再顾忌场合和形象,干脆地就放下手里的东西,坐在了地上,在他看来反正自己也没有什么需要维持的人设。

  不如说,这样才符合旁人对自己的认知……哦,学生会的大家以及伊井野除外。

  “喂!给我起来啦!”

  回头看到石上居然撂挑子不干了,伊井野操纵轮椅调转了一下方向,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的石上,表情非常的不满。

  “才走两步路就走不动了,你行不行啊?”

  听到这满是嫌弃意味的话,石上差点就要跳起来了。

  “我不行?!那个地方我们刚才已经去过三次了好不好?!你就不能直接看好吗?!”

  “列举更多的选项不断比较,从中挑出最好的才是最优解!石上你这个死宅男懂什么啊!”

  “不要把游戏男和死宅男混到一起啊喂!还有不要侮辱宅男啊!”

  “明明才两个小时而已!”

  “两个小时?两个小时!你知道我这两个小时怎么过的吗?!你知道吗?!”

  “那为什么同样是陪女生购物,偏偏只有你这么差劲!就知道抱怨!”

  “做着苦力还要”

  “……”

  “我像个驴子一样在这里跑过来跑过去的,还要带着你一起,你又不用动,动动手和嘴就行了,这不明摆着坐着说话不腰疼吗,简直是资本家看了都流泪!”

  “……”

  “你……嗯?”

  等了一会,轮椅上的伊井野好像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继续回怼自己,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石上抬起了头,循着她的视线往另一个方向看去。

  那里……是学长和早坂同学在的地方?

  “铭,试试这个。”

  早坂从衣架上取下一件印有蓝天白云的外套,拿在手上抖了抖上面的灰尘后,将衣服撑开和面前的男孩比了比。

  铭低头看了一眼手上各拎着的挤得密密麻麻的包装袋,不禁陷入了思考。

  这里面除了有给女仆小姐新买的几套睡衣,毛巾以及洗漱用品之外,最多的就是平时穿的衣服。

  就在刚才,实在拿不过来的他给商场的负责人打了个电话,派来了两个送货到家的属下才解决了问题。虽然发生了一点点小插曲……

  铭现在还清楚地记得那个带着墨镜的肌肉大哥在接过几个小盒子后,露出的意味深长的懂王眼神。

  不仅拍了拍他的肩膀,在背后悄悄地给他竖了个大拇指,还比了一串口型。

  如果没猜错的话,那意思就是——

  少爷,我懂~我都懂~都是过来人,年轻人嘛,安全措施还是要做的,但还是要注意节制啊~

  考虑到多少也算是自己家的员工,铭好不容易才控制住一拳砸上去的冲动。

  “小爱,会不会有些太多了?”

  斟酌许久,铭还是说了出来,因为他的女朋友看上去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不会。你衣柜里的那一排衣服我打算过几天捐出去,没问题吧?”

  “……没有。”

  “真是的,明明是几乎一样的衣服,你居然一口气买了十几件……也不知道你这十几年怎么过的,妈妈没带你买过新衣服吗?”新笔趣阁

  “小时候带着我和阳一起买过,之后就一直自己买。”

  “服了你了,那你以后的衣食住行都听我的。”

  “嗯,都听你的。”

  铭翻了翻刚买的几套衣服,不禁疑惑:“这几件,好像没什么区别,是不是重复了?”

  女仆小姐翻了个可爱的白眼:“你再看看。”

  “嗯……除了颜色和标志,几

  乎都一样。”

  “笨蛋,这是情侣款,当然会相似了。”

  早坂抬手敲了敲傻瓜男友的木头脑袋,从他的手中接过两摞包装袋放到边上,捡起刚才挑好的外套凑上前。

  搭起男孩的胳膊伸进衣袖,待他的手从袖口露出后拾起另外一边重复刚刚的步骤,完成后轻轻地将衣领扶正,捋一捋胸前的褶皱,做完这一切后,俯身从下而上依次将扣子一个一个地系好。

  “我可以自己穿的……”

  铭也数不清他是第几次说这句话了,女孩的每次靠近都伴随着独属于她的香气,让人呆滞在原地,生不起反抗的冲动。

  “我知道。”

  早坂推着铭往镜子的方向走去,悄悄把小脸躲在她的后颈处,想要遮掩绯红的小脸。

  “挺合适的,喜欢吗?”

  虽然女孩极力掩饰自己的不平静,但手上的温度和镜子里红透的耳根,还是暴露了她。

  男孩嘴角微微的上扬,平淡的脸上也露出了淡淡的微笑,没有拆穿,而是反握住了女孩的手。

  “嗯,喜欢。”

  ……

  将这些看在眼里的石上,用余光小心地瞥向一旁的伊井野,只见她的眼中满是羡慕的光彩。

  原来她也有可爱的一面啊……

  石上这么想着,低头又看到了伊井野一动不动的腿,一股愧疚感传遍全身。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话,她现在应该就能自己去享受这段美好的假期了吧。

  “走吧。”

  石上站起身,推着轮椅迈步朝着刚才伊井野指的方向前进。

  “石上,你……”

  “没事,我会照顾到你完全康复为止的。”

  “……”

  “呦西,到了,你想要什么,我去帮你拿。”

  石上将轮椅找了个安全的位置固定好,准备去帮伊井野拿要看的东西。

  “那……之后呢?”

  小弥子低着头,看不到她现在是怎样的表情,仿佛没听到刚才石上的话。

  “什么?”

  “没什么……你看,学长他们还在那,这就是约会吗?”

  “嗯?原来你是在意这个,等你好了之后,就能自己来狠狠地买买买了。”

  “……”

  她在意的才不是这个。

  这位同学,你的腿没什么大碍,最多两天,就可以下地,三天后,正常走路应该没什么问题。

  真的……只有三天吗?

  嗯,是的,不用担心。刚才送你来的那个男生看上去很着急的样子,有这么关心你的男朋友真让人羡慕啊。

  那个,他其实……

  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

  看到伊井野不说话了,石上有些着急,他又哪里惹到这个小祖宗了?

  “你怎么了?”

  埋着头的伊井野咬了咬牙:“没事,我们再去那边看看吧。”

  “不用看这里的了?”

  “嗯,不用了。”

  “那我要推了,有哪里不舒服直接和我说。”

  “啰嗦。”

  “啊是是是。”

  说谎的都是坏孩子。

  伊井野过去都是这么认为的。

  可如果能继续现在这样的生活的话……

  轮椅颠阿颠,小弥子睁开眼

  她说刚刚做了梦,梦见石上挥挥手

  对着她说再见

  当个坏孩子,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

  一直以来,束缚女孩的枷锁,在某个瞬间,悄然崩裂。

  ……

  今日的胜负:伊井野的败北

  小剧场——

  学长,那两个人好像是会长和四宫前辈?!

  好像是真的诶!不对,他们两个看上去好亲密的样子?!

  *嘘——这件事自己知道就好。*

  学长居然早就发现了吗?!

  不愧是学长。

  但他们好像在躲着什么?

  *你看那边。*

  那边……?藤原前辈?!我们也快走吧!

  嗯!

  伊井野这次居然没反驳?终于看清楚那个女人的真面目了吗?我好欣慰。

  我……我还尊敬着藤原前辈!

  呵呵,还是早点认清现实吧。

  ……

  作者的话:最近忙过头了,之后是考试周要复习,写起来也没什么感觉,还望读者们见谅

  有读者评论说配角写的太多了,不知道怎么写日常了,后一点我承认,但我也是磕cp的,自然要写他们

  今天还有物理实验的考试,希望能过o(╥﹏╥)o,还有就是……

  8000字!我去他喵的!比去年的5000字还离谱!(╯‵□′)╯︵┻━┻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