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昨天的清醒术效果不太理想,还要加以改进才行,初步设想为增加使用力道。

  那样真的可能会死人的啊……

  嗯……受力位置也需要重新研究,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解决眼前的问题。

  呃……学长有什么打算吗?

  关于将他变成这样的原因,我倒是有些头绪,首先得找一个不会有其他人打扰的地方,结合环境因素的影响的话……

  学长……你在找什么?

  嗯,就是这里了。

  那是……呜哇——!

  ……

  那个……你好,早坂前辈。

  嗯。

  您……您要喝点什么吗?

  不用了。

  啊,这样啊……

  伊井野同学看起来很紧张。

  因为突然把您约出来很失礼,我是不是给前辈添麻烦了……

  没有哦,刚好今天铭也有些事,空闲时间还是有的。

  早坂前辈和学长的感情真的很好呢。

  谢谢,伊井野同学和石上的关系也不错啊。

  这就是你今天找我来的原因,不是吗?

  ……

  像是乌云密布的阴天里破晓的那一瞬,眼前深不见底的黑暗世界中,被不适的暗光所覆盖,这种感觉很像是每天熬夜过后的早起时,心中的那种空洞。

  这是怎么回事,世界末日了吗?那太好了,想想看自己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东西,如果是真的话那可真不错。

  停留在混沌中的精神开玩笑般的得出了心底的结论,直到周遭的寒冷真实地刺激了裸露在外的皮肤,他才意识到原来是自己还没睁开眼睛。

  不好,要迟到……等等,我应该已经到学校了,最后的记忆是……学生会的沙发上?

  挣扎着睁开眼,伴随着眼皮的抖动,一道明亮的细线划过了空无的世界,缓缓扩大。

  “啊啊,陌生的天花板……”

  涣散的瞳孔逐渐聚焦,模糊的视线终于清晰起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昏暗的屋顶。

  嘶——怎么感觉有点熟悉?这里是……

  “啊啊啊啊啊——!!!”

  那一瞬间,石上想起了被某位大小姐狠狠支配的恐惧,冲散了大脑中残存的迷茫,紧接着,四肢传来被束缚住的感觉,当初的恐怖回忆仿佛就在眼前。

  不……等等……唯独这个……唯独这个不可以……!!!

  “你乱叫什么?”

  一道男声从耳边响起,紧随其后的是一记不轻不重的手刀,打在了石上脑袋的正中央。

  石上惊恐地回头看去,一个苍白的骷髅鬼面随之贴在了他的脸上,冰冷的触感让他险些直接昏死过去。

  森然的凉意传遍全身,感觉就像是被困死在阴冷的冰窖中一样,身体僵硬的难以动弹。

  好不容易睁开的眼睛再次闭上了,看来他的主人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搞的绝望到连反抗的心都提不起来了。

  石上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等待着想象中的折磨的到来。

  一秒过去了,两秒过去了,三秒过去了……

  预想之中的痛苦没有到来,反而只有很轻的“沙沙”声,和一段淡漠的自自语——

  “阴影刺激法,效果显著,凭借混乱的思维结合环境因素,暂时排除不利情绪的影响,为后续咨询提供良性条件,必要时可采用较极端措施,可能的实用范例……”

  就算是再迟钝的人此时也会察觉到异常,石上猛然睁开眼睛,只见在他面前的是一张不大不小的桌子,在它的对面,铭学长和白银会长正坐在那里。

  学长手上拿着一支笔,正在一本手账上写着什么,他的脸旁还挂着刚才看到的那只骷髅的面具,而身旁的白银会长则是双手捂面贴在了桌子上。

  石上:……

  “会长,你在笑什么?”

  “咳咳,没有的事,谁笑了?”

  “那您能抬起头来吗?”

  “不行,眼里进沙子了。”

  “还能找个再蹩脚的理由吗?!”

  咔哒——明亮的白炽光照亮了整个房间,几乎要燃尽的蜡烛也被熄灭,这时石上才看清了绑在他身上的绳索。

  铭放下手里的开关,抬头看向对面的石上,开口道:“好了,现在可以开始了。”

  石上:……

  “我能先问几个问题吗?”

  “可以。”

  “这里是哪里?”

  “你之前补习的地点,是秀知院在战争年代遗留的一间防空场所,暗门藏在书架的后面。”

  “这是要干什么吗?”

  “帮你解决问题。”

  “我觉得自己现在感觉很好。”

  “这是刺激性治疗方案的结果,你之前跟死人一样倒在了学生会里。”

  “呃,那个面具是……”

  “让你在短时间内脱离负面情绪影响的小道具。”

  “那我身上的绳子是什么情况?”

  “防止你醒来后会做出什么过激行为,这个房间里有很多现成的工具,很方便。”

  “那现在能先给我松绑吗?”

  “不行。”

  “……”

  ……

  “就是这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人来人往的校园小径,两个女生坐在一张休息用的长椅上,在聊着些什么。

  “和我想的差不多呢。”

  听完伊井野的讲述,早坂平静地点了点头,拿起手中的奶茶喝了两口。

  甜甜的味道搭配有趣的故事,确实别有一番风味。

  “为什么不去找铭或者是白银会长?”

  对于这个问题,早坂有些好奇。

  “因为我觉得如果是这种事,找同样是女生的前辈来说更好一些。”

  伊井野低了低头,如果放在以前,这些问题她通常都会去询问大佛的意见,但可能是因为太熟悉了的缘故,怎么都说不出口。

  自从文化祭之后,她的心就变得异常敏感,一个连她自己都不相信的秘密被埋藏在心底,直到昨天,早坂的话将它毫无保留地暴露了出来。

  “前辈,我能问个问题吗?”

  “什么?”

  “您很喜欢铭学长,对不对?”

  “嗯。”

  “那,怎么才能知道,我是不是喜欢一个人呢……”

  握在手心的那串手链,被悄然握紧。

  看着伊井野紧张的样子,早坂只觉得莫名的熟悉,辉夜大小姐在说起白银会长的时候,往往就是这样。

  两个都很可爱啊。

  “这个问题如果真的要解释的话——”

  “在你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心里想的是谁……”

  “那你就是喜欢他了。”

  ……

  “所以你照顾了伊井野一个假期?”

  白银满脸的难以置信,刚才接收到的信息量着实有点大。

  “但现在结束了。”

  石上懊恼地趴在桌子上,看不清他的表情:“我觉得自己很奇怪,说不上来的奇怪。”

  “其实早在寒假过了一半时,伊井野的腿就完全恢复了。但就在第二天,我还是阴差阳错地到了她家的门口。”

  “我踌躇在门铃前,想要离开,但却做不到。”

  “等到了之前已经作废的约定时间,她还是走了出来,看到我之后给我开了门。”

  “恍惚间,我就又到了她的家里,和往常一样继续照顾她。”

  “第二天也是这样,第三天也是,还有第四天……”

  回忆的话语中,带着几分憧憬。

  “终于,这场荒诞的故事在昨天结束了,也不知道那家伙昨晚有没有按时睡觉……”石上自嘲的笑笑:“反正我是没有睡着,真的麻烦……”

  越是回想,悲观的情绪就越是充满全身,他想着就这么死一死的话,可能会更好受一点。

  可惜身上的束缚让他做不到这些,只能无力地倒在那里,像是条搁浅的鱼。

  “我该怎么做……”

  白银欲又止,他不是白痴,哪怕再震惊也才出了答案,同时他也清楚,石上自己也不是傻子。

  之所以会这样,与其说是不愿相信,更像是害怕去相信,害怕相信之后的悲剧。

  在白银抓耳挠腮之时,铭静静地坐在旁边,从故事的开始到现在,他一直都在当一个观众,因为石上需要有人去倾听他的痛苦。

  而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将石上最后的伪装,扯下来。

  “你喜欢伊井野。”

  “学长?!”

  “……”

  “不说话?”

  “……”

  “你可以摇头,如果你真的是那么想的话。”

  “……”

  “你在怕什么。”

  “喜欢……”

  一记重重的拳击打在了石上的胸口,把他掀飞了出去。

  “抱歉,我没听清。”

  (所以这跟你揍他有什么联系……)

  那道重伤的身影缓缓站起身,原本颓废的身姿变得挺拔。

  “我……”

  “喜欢伊井野。”

  ……

  “现在你找到答案了吗?”

  “我……”

  “喜欢石上。”

  ……

  今日的胜负:伊井野的胜利(人身安全保障)

  作者的话:感情表达不太到位,头疼……

  本人有史以来最难出的四星:三个公子(目前三命),一个刻晴才出了莱伊拉……上头了,攒的石头和上个月的稿费全都木大o(╥﹏╥)o新笔趣阁

  总之就是非常后悔,唯一值得欣慰的也就只有冬极没歪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