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纪元:我师符华 第12章 魔女的情愫

小说:崩坏纪元:我师符华 作者:苏北以南 更新时间:2022-11-24 21:58: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司凤就地打坐,开始镇压心中的悸动,看来自己的修行还是太弱了,区区人类的死亡竟然可以影响自己的修行,真是悲哀

  司凤运转一遍静心咒后,那种悸动感才慢慢减弱

  而这时的林朝雨也已经将苏湄母亲的尸体埋葬好,并加了一道防御以及保护措施

  苏湄看着母亲的墓碑,内心中有万千悲伤,但却无人可以倾诉

  这时,司凤来到了苏湄的身边,将她抱在怀里,柔声道

  “想哭就哭吧,不丢人,憋在心里,只会委屈着自己,我既是你的师兄,也是你的倾听者!”

  苏湄在司凤的怀里感受到了温暖与安心,或许,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可以让自己依靠的!

  等苏湄发泄完心中的情绪后,司凤才带着苏湄离开了北荒

  有了上次的前车之鉴,司凤这次将苏湄放在了前面,以防再把她冻着,并为她披上了衣服以做保暖

  苏湄:大师兄一如既往的温柔和柔和,我的事,大师兄基本上不会拒绝的,除了,我对他表白或者示爱的时候,大师兄才会拒绝,唉,师尊把大师兄管的太严格了,大师兄应该是属于师妹的!

  很快,三人再次回到了太虚山,司凤拍了拍林朝雨的肩膀,说道

  “剩下的交给你了,我去安排一下苏湄的修炼与武功”

  林朝雨拱了拱手,说道

  “是,朝雨知道了,大师兄!”

  司凤点点头,转身走进了拂云观内,开始书写关于苏湄的以后走的方向

  林朝雨则是带着苏湄来到木屋,让她在剩余的六个房间里挑一个,苏湄挑的是林朝雨旁边的房间,随后,林朝雨说道

  “明日开始,大师兄会对你进行一年的训练,当然了,你要是不喜欢的话,二师姐也可以带你的哦,如何?”

  苏湄深深的看了一眼林朝雨,随后想都不想直接拒绝了,毕竟,她可以明显察觉到这个林朝雨跟大师兄不同,她是带着目的来了,大师兄是十分纯粹的

  林朝雨接着说道

  “哦,对了,等会大师兄会过来问你想吃什么,你就照你喜欢的说就行,我家大师兄很随和的,基本上天下菜系他会三分之二都不会为过!”

  苏湄挑了挑眉,喃喃道

  “你家大师兄?不应该是我们的大师兄吗?”

  林朝雨哈哈一笑,摆了摆手,神秘的说道

  “以后,你就会懂了!有些事,对你来说还太小!”

  苏湄可不是傻子,她第一眼就发现了二师姐看向大师兄的眼神时,有情愫的悸动

  不过,大师兄好像并没有察觉到,一句话概括,我家大师兄情商是个坑!

  很快,司凤便来到她的房间,开始询问苏湄喜欢吃什么,苏湄则是十分直接的说道

  “大师兄,我好养活,二师姐吃什么我吃什么!”

  司凤点点头,起身离开了房间,开始了每一天的营养餐

  等苏湄来到饭堂的时候,便闻到了惊人唾液大量分泌的香气,苏湄看着满桌子的美食,感觉自己不是来学武的,反而像是在享受,对此,司凤是这么解释的

  武者所需要的营养是正常人好几倍,所以,这些食物可以说是十分正常的量,第一天吃不完很正常,明天就习惯了

  夜晚,司凤带着两人来到了新挖的温泉,随后便转身离去,做好明天的准备

  第二天,苏湄早早的起床穿好衣服,来到太虚山顶的练剑场,而司凤早早的就在那里等候,看见苏湄来了后,二话不说直接演示了一套剑法

  纵身一跃,长剑舞动,如惊鸿般夺目,身影与长剑所到之处,皆落下片片雪花,这套剑法完美的将柔与美融合在了一起,唯独缺少的就是剑的锋利!

  一套剑法展示下来,整个练剑场便堆积了一层厚厚的雪,司凤说道

  “我观你体内与常人真气不同,因此,我先教你柔情剑,过段时间等你学会了,我再教你刚猛剑!让你刚柔并济,走好自己的路!”

  苏湄点点头,紧接着,司凤将卷轴扔给了苏湄,

  随即站在练武场的边缘,下方就是万丈深渊,道

  “不懂就问我,练剑吧”

  苏湄拱了拱手,照着卷轴便开始一招一式的练了起来

  司凤则是在一旁看着手中的小儿书,名为,我和师尊有个约会…

  没过一会儿,苏湄的声音便响起,道

  “那个,大师兄,我这第二式有一点不理解”

  司凤收起手中的书,轻轻一跃便来到苏湄面前,说道

  “给我舞一遍…”

  第二式——踏雪飞霜——落无痕

  司凤看出了不对,苏湄在借雪纵身的时候,右小腿有明显的反应迟钝与缩起,司凤及时叫停了苏湄

  随后走到苏湄面前,问道

  “你的右小腿是不是受过很严重的伤?”

  苏湄点点头,慢慢拉起贴身劲装,露出一寸白皙的小腿,而在小腿的右侧,出现了一道狰狞的伤疤,看上去像是野兽撕咬过一样!wap.

  司凤眉头紧蹙,声音故带这些不悦说道

  “为什么不早说,这种伤对你以后的战斗都是致命的,万一被人看出了破绽,那你的命运可想而知”

  苏湄低下头,两只手的食指开始轻轻碰撞,声音带着些许歉意的说道

  “对不起大师兄,我不该隐瞒的”

  司凤抓着苏湄的小腿看了看,喃喃道

  “伤口不太深,但包扎的手法极差,草药和治愈的东西也是差到了极致,唉,苏湄啊,师兄问你件事”

  苏湄羞红着脸说道

  “嗯,师兄你说”

  “你怕疼吗?”

  苏湄:???

  “哈?什么意思?”

  司凤结印剑指,并展露自己的剑意,说道

  “师兄准备把你结痂长歪的肉给割下来重新长,你觉得呢?放心,师兄手法很好的,保证你的小腿会变得美美的,你意下如何?”

  苏湄看着带着一脸笑意的司凤,不知道为什么,背后突然一阵发凉,但奈何小腿在司凤的手中,自己也只能同意了

  见苏湄同意,司凤横抱起苏湄,起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拿出药酒与药膏,对着床上的苏湄说道

  “师妹,师兄开始了,疼的时候叫出来,师兄会很小心的!”

  苏湄嗯了一声后,司凤便开始了手术

  锋利的剑气慢慢将苏湄小腿上的坏死的肉块一一剜下,苏湄疼的小脸发白,下嘴唇被咬的都快出血了

  而这时的林朝雨正在四处找着司凤,四处找过了,就剩下拂云观的二楼没找了,林朝雨嘿嘿一笑,便蹑手蹑脚的走了上去,还没靠近司凤的房间,就听见一阵糟糕的声音

  “师兄!!!”

  “抱歉,师兄下手重了,你再忍一忍,还有一点”

  “嗯!”

  林朝雨顿时瞪大着双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房间里……师兄竟然…

  不不不,苏湄才不到十岁,不可能的

  就在林朝雨自我安慰的时候,房间里的司凤已经开始了修复

  右手慢慢泛起荧光,在苏湄的小腿上开始修复,新鲜血肉也随之开始了复苏,那种感觉,酥酥的,麻麻的,就像是一些电流通过你的身躯一样

  想这个我就来气,该死的电饭锅漏电,给我电的直接坐地上打哆嗦

  这时,林朝雨又听见那糟糕的声音

  “师…师兄…你你…慢一点”

  “这样啊,好吧,师兄慢点”

  此时的林朝雨已经崩塌了三观,就等司凤出来给她一个完美的解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