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纪元:我师符华 第18章 长大了,好啊

小说:崩坏纪元:我师符华 作者:苏北以南 更新时间:2022-11-24 21:58: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林朝雨一口吞下瓶中的丹药

  片刻过后,一阵强大的生机从她的体内喷薄而出,花草树木被这股强大的生机所升华,就连林朝雨身下的温泉都变成了灵泉,拥有白嫩肌肤,延缓衰老和增强体质的能力

  而林朝雨,肌肤变得像婴儿般细腻稚嫩,并散发出阵阵清香,或许是看错了,总觉得朝雨的前胸和屁股好像,又变得圆润和胖胖的,看上去,柔软度和舒适度一定不错,躺在上面的话,一定可以做个好梦!

  司凤赶忙摇了摇头,不停念着静心咒,自己是大师兄,自己是大师兄,不能对师妹动心,不能对师妹动心,想想师傅………拉倒吧,还是继续念静心咒吧.biqupai.

  将内心的悸动强行压下后,司凤才慢慢睁开双眸,看着下方还在泡着身体的林朝雨

  噗嗤!

  两道殷红的血流从司凤的鼻子处涌出,司凤抹去鼻血,不去看下方的春景,而是转头看向其他方向,喃喃道

  “唉,女大中留啊,别怪师兄啊,朝雨,都怪这亵衣的质量太差了,崩开了,也让师兄吓了一跳不是,嗯,别说,白,大,还有俩粉色的山头”

  司凤从空间戒指中取出浴巾直接扔在林朝雨的身上,恰好此时林朝雨也吸收完成,看着身上的浴巾,正疑惑着呢,一条红色的亵衣飘在了自己面前,林朝雨面色一红,顿时明白了一切

  裹紧了浴巾,慢慢从温泉池中站起,看着面前背对着自己的司凤,林朝雨坏坏一笑,直接扔掉浴巾,零距离接触着司凤,并慢慢的上下摩擦,声音带着几分妩媚与诱惑

  “师兄,你刚才都看到了对吧?我可以的,现在,都可以的,我是属于师兄你一个人的!”

  司凤强行压制住即将昂头的巨龙,沉声说道

  “师妹,师兄去给你缝制亵衣了,你你你,你就先回去睡吧,师兄过会就给你送过来!”

  说罢,司凤便慌不择路的跑开了,就像一个纯情的小处男一样,林朝雨微微一笑,脸上尽是得胜归来的表情,但很快,林朝雨便下定了内心的决心!

  回到房间的司凤开始拿出上好的绸罗锦缎开始缝制女子的贴身之物,一旁的程凌霜好奇的看着,问道

  “师兄,你在给哪个心仪的女子缝制啊?”

  司凤抬头看了一眼盖着被子的程凌霜,哑然失笑道

  “你们还没嫁出去之前,师兄是不会娶任何人的,我还盼着吃你们的喜酒呢”

  听到这,程凌霜的心咯噔一下,敏锐察觉到了不对,随即问道

  “师兄,你是不是,要把我们赶出去?然后一个人独占太虚山?”

  好家伙,这话直接给司凤问呛住了,司凤咳嗽两声后,拿着半成品的亵衣来到程凌霜面前,抬手就给了程凌霜爱吃的板栗,说道

  “师兄不是想独占,师兄是怕你们忘了家在哪儿,才会一个人在太虚山等着你们”

  这话给程凌霜感动的啊,小眼泪唰唰的往下流,抱着司凤的手臂就喊着要跟大师兄永远在一起

  司凤揉了揉程凌霜的小脑袋,说道

  “只要你们别忘了大师兄,大师兄就很开心了,好了,你先睡吧,睡晚了,就会长不大的!”

  程凌霜乖巧的点点头,拉起小被几,倒头就睡

  临近午夜的时候,司凤才将手中的亵衣缝制完成,转念一想,都这个点了,林朝雨可能早就睡了

  还是明天送吧,司凤确定内心的想法后,便来到床上,默念一遍剑心决后,直接睡了过去

  第二天,司凤早早的起床,匆匆忙的赶制好了早餐后,便拿着亵衣敲响了林朝雨的房门,不巧的是,苏湄的门竟然开了,苏湄走出门外,看着司凤手中的亵衣,又看了看敲的门,顿时就不开心了,瘪了瘪嘴,哼了一声后就准备推门进去

  司凤也没办法,总不能拉着她说,再给你缝制一个新的吧

  没一会儿,林朝雨的房门便被打开,司凤将亵衣递给林朝雨,说道

  “我昨晚上缝制的,不知道合不合适,不合适的话告诉师兄,然后,穿好以后出来吃饭吧,师兄做了你爱吃的菜肉丸子”

  林朝雨乖巧的点点头,抱了下司凤后,便兴致冲冲的进屋换亵衣,换上师兄缝制的亵衣后,林朝雨觉得真合适,以前都太小了,感觉都有点挤了,师兄太善解人衣了!

  当林朝雨换好亵衣出来后,司凤却突然消失了,林朝雨并没有怀疑,只是认为是司凤去了厨房

  而她不知道的是,她亲爱的大师兄正在被魔女苏湄抵在墙上壁咚,脖子与脸上都是鲜红的唇印,司凤白了一眼后,轻松掰开捂在自己嘴上的手,说道

  “刚才你师姐在门口,我就不计较了,看来,过几天得带你下山历练一下明白情爱了,要不然,估计大师兄得被你吃了!”

  苏湄傻傻一笑,抱着司凤的脖子,在他的耳边吹了口热气,轻声说道

  “要不然,大师兄把我吃了也行!”

  司凤抬手猛的拍了下苏湄的屁股,苏湄吃痛妩媚的叫了声,呼吸略微急促的说道

  “原来,师兄喜欢这个吗?湄儿,可以继续的!”

  司凤忍不了了,直接将苏湄从身上扒下来放回床上,但,看苏湄可怜巴巴的眼神,司凤只能这么说

  “唉,好了好了,明天师兄也给你做一个,你要什么颜色和款式的?”

  苏湄右手食指放在自己下唇上,眼睛转了一圈后,走回自己的卧室,半分钟后,从里面拿出一个青涩刻着莲花的丝边亵衣,司凤仔细的一抹,不由得嘀咕着

  “嘶~唉?这玩意怎么还是热乎乎,还有阵阵香味……”

  司凤瞬间反应过来,抬头看向苏湄,苏湄嘿嘿一笑,一切尽在不中,司凤将亵衣收好后,便让苏湄一起去吃饭

  临走前,苏湄还说道

  “大师兄,可以不用还给我的,大师兄可以慢慢玩的!”

  司凤加快脚步离开了苏湄的房间,他怕,他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犯下弥天大祸

  厨房里,林朝雨四人早早的就在膳堂吃着早餐,司凤提前走了过来,坐在主位吃饭,没过一会,苏湄也走了进来,坐在司凤的旁边,这时,林朝雨嘲讽道

  “早上不起晚上不睡,你说这个二师姐是怎么当的?还不如你的师妹们”

  苏湄也是回击道

  “大师兄都还没说什么,你扯上劲了?你以为是我们的师尊吗?”

  紧接着,两人又吵了起来,但司凤几人却已经见怪不怪,而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就当是吃饭时的一副风景画……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1462年2月14日,这天,五岁的程凌霜与苏湄还有林朝雨,都在敲着司凤的房门,不为别的,就因为今天是七夕节……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