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纪元:我师符华 第24章 神临

小说:崩坏纪元:我师符华 作者:苏北以南 更新时间:2022-11-24 21:58: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终焉再次起身,以重伤之躯面对只恢复了一成实力的木荧!

  毫无疑问,这是碾压局,纵使神明消失了很多的力量,但她依然是神!不可亵渎的神!

  上山的人,如何敌得过,下山的神!

  很快,终焉便再次被虚数之树打趴下,这次,终焉已经陷入了一种失神的状态,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司凤,恐怕终焉已经跪了

  现在的终焉能站起来,已经可以说明一切了,她足以让木荧重视,承认她是一名可敬的对手,并且,会将她视为平等地位的对手,也就是说,接下来战斗的,是神明终焉!

  “接下来,我不会留情,如果你能撑住,一切好说!”

  天落神陨!

  宛如死亡般的威压弥漫在封印之地,在黄金城堡中的闭眼调息的神明,猛的睁开了双眸,眼睛惊讶的看着封印之地的肆意弥漫的神源,空间微微晃动,眨眼间,神明消失在了原位

  此时的终焉全凭着不服输的劲儿和执念撑着,终焉将怀里的魂瓶保护好,沙哑着声音说道

  “阿弟,下辈子,姐姐还是会这样保护你,姐姐从来都不会后悔为你而做的任何一件事!”

  这时,可以毁灭一个星域的普通攻击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就在终焉准备闭着眼等死的时候

  一道金色的流光突然出现,并以绝对的实力撕裂了这一次的攻击!

  金光散去后,木荧面色瞬间变了下,随即低沉的问道

  “神墨颜,你要阻止我吗?”

  神墨颜手握天罚之剑,背对着木荧,说道

  “木荧,你先休息个几百年吧,我们的儿子,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记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慢慢的恢复,而不是刺激!你别去找他了,他根本不认识你!”

  木荧的眸子明显露出了自责,随即转身离开了封印之地,回到了虚数之树的领域,看着偌大的房间里的黑暗,木荧的眼中满是悲伤与后悔,蜷缩在床边,一遍又一遍翻看着曾经的相册,右手抚摸着相册中的司凤,木荧不停说着对不起,豆大的泪珠中竟带着点点猩红!

  木荧紧紧抱着相册,就像曾经抱着司凤一样!

  血泪顺着她洁白的面容滑落,看起来是如此的恐怖与可怜……

  而这时的终焉,也从昏迷中苏醒,看了一眼身旁的神明,又看了看怀里魂瓶,最终松了一口气,不停说道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阿弟还有救,还有得救!”

  终焉谨慎的打开魂瓶,一缕蓝色的魂魄顺着瓶口飞出,慢慢飘向了屋外,离开前,魂魄司凤说道

  “再见,姐姐大人,等我回来找你!”

  离开的魂魄并没有选择回到崩坏世界,而是来到了虚数之树这里,魂魄慢慢凝聚,化为了司凤的模样

  司凤穿过大门,再次来到了那一间熟悉而又让自己感到害怕的房间

  看着蜷缩在角落的木荧,最终,内心的恐惧都化为了心疼,所有的愤怒与不甘都化为了无奈的叹息

  司凤身着白色衬衫,淡色牛仔裤,慢慢走到木荧面前,看着木荧抱着的相册,司凤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相册抽出放在桌子上biqupai.

  紧接着抱起地上的木荧,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司凤的记忆再次回到了那个时候,眼中露出了些许恐惧之色

  将木荧放回床上,替她盖好被子,叹息道

  “母亲啊,再见了,或许,这是最后一面了!”

  司凤站起身匆匆离开,但开门的时候,发现……大门锁住了!好像也穿不过去

  而本来躺在床上的木荧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

  此时的她已经激动说不出话,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司凤

  司凤则是十分淡定的问道

  “这一次,想怎么折磨我?”

  司凤的眼中已经无所畏惧了,死了就死了呗,反正就是一个魂魄

  听到司凤冷漠的话,木荧心痛的说不一句话,千万种后悔的话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看着司凤眼中的决绝,木荧就明白自己已经让儿子失望透顶了,难受,心痛,嘴里都在弥漫着苦味,木荧慢慢弯曲膝盖,声音带着无尽的悔意与愧疚

  “妈对不起你,妈给你跪下道歉了!”

  木荧跪下的一瞬间,司凤喉咙一甜,身躯突然一软,靠在门上,身体仿佛一瞬间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

  木荧颤抖的身体,语无伦次道歉的话,让司凤本来毫无颤抖的心更加难受,自己还要回归本体,无奈,司凤尽力咽下口中的猩红,虚弱的开口道

  “起来吧,别作践自己了,我不怪你,你杀了我一次,我把身体还给你!从今以后,我们两不相欠,好吗?算我求你了!”

  听到司凤这决然夹杂着祈求的话,木荧彻底失去了所有的希望,凄惨的笑声中夹杂着无奈与后悔!

  刺目的鲜血从木荧的七窍中流出,失控的崩坏能将房间的所有的一切撕毁着,唯独,那本相册没有收到一丁点的伤害

  司凤强忍着灵魂撕裂般的痛苦,每走一步都是对身体的灵魂的伤害

  触碰到房门的时候,司凤已经是风中的残烛,随时都会熄灭,让母亲下跪与道歉,已经让天地不容

  纵使十分痛苦,司凤毅然不顾,现在的他只想回到本体那里,让他再次恢复往日的光辉!视天下皆为蝼蚁的天启!

  而这时的木荧,眼中已经失去了一切光芒,整个人就像一具没有任何知觉的行尸走肉,慢悠悠的朝着司凤走去

  地板上尖锐残渣划破了木荧白嫩的小脚

  鲜血瞬间弥漫开,木荧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仿佛,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痛觉,就在刚才,她已经将世界上最痛苦的事经历了一次,这点痛……算什么

  鲜红的脚印就像刺目的标记一般,默默的出现在木荧的身后

  司凤来到崩坏世界泡,眼中流露出一抹释然,喃喃道

  “我很快,就会…再次触碰到你了…华!”

  就在司凤即将彻底消散的时候,内心的不安还是让他回头看了一眼木荧,而这回眸一瞥,也是让司凤再次动容

  眼中失去高光的木荧浑身上下充满了死亡的气息,雪白的长裙也被鲜血渲染,完美的玉足与白皙的小腿,已经被尖刺划的支离破碎,但这一切对她来说,就像是一根小刺一样,翠绿色的长发眨眼间变为雪白而在她身后的虚数之树,也逐渐枯萎萎靡

  紧接着,天空突然发出阵阵悲鸣之声,听者悲极落泪,伤极痛心

  上天之城的神明看向了虚数之树的天空,不可置信的说道

  “苍天悲鸣!万物泣!司凤这是做了什么?”

  紧接着,悲鸣声中流露出阵阵雷电的光芒,而目标,正是即将回到崩坏世界的司凤!

  而这时,木荧突然大手一挥,在司凤的周围,一根根粗壮的虚数之木将其团团包围,而在回归的最后一刻,司凤读懂了木荧的唇语

  “妈…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谁教教本作者怎么写刀文,我反思过了,纯正甜文满足不了你们这些读者,我就寻思着,刀甜想加!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