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纪元:我师符华 第25章 回归

小说:崩坏纪元:我师符华 作者:苏北以南 更新时间:2022-11-24 21:58: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司凤看着木荧那充满着母性光辉的笑容,以及那从未有过的话

  “妈妈在,别担心!”

  就这么,滚滚天雷被木荧尽全力挡下,而魂魄司凤也回到了崩坏世界中,看着儿子的离开,木荧心中最后的一道光也随之熄灭了

  滴滴血泪落在了木荧鲜血淋漓的腿上,突然,木荧不停抹着泪流不止的血泪,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沙哑着声音说道

  “不能哭,不能哭,司凤最讨厌看见妈妈哭了,不能哭,不能哭,哪怕是司凤不理会妈妈了,妈妈也不可以哭”

  无论木荧如何擦拭,那血泪就仿佛决堤般……

  已经察觉不到任何希望的内心与毫无高光的双眸,木荧并没有察觉到的是,积压已久的负面情绪已经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木荧的负面情绪为:后悔,杀意,占有,欲望,超越伦理的爱!

  木荧静静的坐在原地一动不动,她不敢动,她害怕司凤回来后找不到家,找不到妈妈!

  强大的执念与愧疚,让木荧体内的负面情绪诞生了独立的个体

  这个单独个体会代替本体去保护并爱着司凤,但是新出现的个体并没有任何的实力,她会像一个真的平凡的母亲,去守护自己的儿子!

  崩坏第二纪元1475年,司凤再一次拒绝了,大师妹,二师妹,五师妹,与小师妹的示爱,并表示,自己对她们只是师兄对师妹的宠爱罢了

  因此,一种病态的情感在众师妹的心中爆发,我得不到,谁也别想触碰一下,他是我的!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1475年秋末入冬初期,赤鸢在外游历之时,发现了大量天命女武神在钦察草原距离,距离帝国边境已然不足十里之地,而跟随而来的司凤也是察觉到了事情的紧张感

  赤鸢抱着交和的态度来到女武神部队的面前,询问一番后,便退回了司凤的身边,拿出轩辕剑,说道

  “她们的目标是神州大地,绝对不能让她们过去!必要时,可以动用神蕴!”

  司凤点头答应,从戒指中抽出轩辕剑,静静的站在钦察草原的交界处

  女武神也并不像之前的对手,狂妄自大,觉得对方就两人就好欺负,而是认真的搜寻着司凤二人的数据,当看到那高到爆表的数值后,这些女武神才明白了此次任务的艰巨性

  临近午时,女武神部队传来了天命主教的进攻指令

  见此场景,司凤与赤鸢也是拔剑迎敌,此时的女武神部队装备并不算多精良,打一般的帝国还行

  轩辕剑在别人的手里就是一次性的武器

  看着女武神们井然有序的方阵,明显是欧洲某些帝国的进攻方阵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女子练武比男子要强大数倍,这就导致了一定女权成立,而在神州,却遭到了数次鲜血的镇压!

  原因很简单,一般女子身体崩坏能适应性是男子的三到四倍,就比如你是水杯,人家就是水桶

  杀!

  司凤卸下了所有的温柔,换上了面对外敌的冷漠

  而手中的轩辕剑也附上一层火红的光芒,轩辕剑也被成功激活了炎之权能

  司凤抬腿踢飞一名女武神,随意抓起地上的一具尸体,当成盾牌就冲进方队之中,按道理来说,古代战场你敢一个人冲进去,那么出来的就是个筛子,洒水都没问题

  看着周围持盾立剑的敌人,司凤也不含糊,直接将轩辕剑插入

  地面,将早已准备好的真气注入地面新笔趣阁

  盾牌即将碰撞到司凤的时候,地面突然被渲染出了另一种颜色,一种诡异的红色

  一同而来的还有司凤淡漠的话语

  “那是三途河之花的颜色,是指引尔等死亡的彼岸花”

  唉,好不容易中二一回,嘿嘿嘿

  话音一落,方队脚下的大地便被一道道炽热的火柱穿透,片刻过后,那片大地便跟着方队一同消散在了天地

  而这一幕,直接将女武神部队的士气砍了一大截,就连一旁的赤鸢都有些小小的惊讶,没想到这小子还有这招,而在赤鸢的脚下,是已经堆成山的尸体

  仅存的千名女武神看着两名杀神在人群中厮杀的场景,心智不坚者已经没有了进攻的勇气

  剑气撕裂着女武神脆弱的身躯,鲜血倾洒在翠绿的草地上,残破的肢体器官顺着下坡咕噜咕噜的落入水中,仅剩的鲜血被水流很快冲散

  求饶声并没有让司凤生出怜悯之心,反而加剧了这个恶魔的杀意,没过一会儿,司凤的堪称绝世的面容上,留下了一滴滴妖艳的鲜血,看起来是如此的妖异与诡异

  而这一幕,也传到了后方的指挥官眼中,她明白,神州有这两位仙人,她们是不可能前进半步的,最终,天命下令,让所有人撤退

  前线的女武神听到这一消息后,如同得到了神的话语一般,跑到前线疯狂的大喊着撤退,撤退!

  几乎是一瞬间,所有人就将身上的重武器与甲胄脱了下来,撒欢般撤离

  这一战,天命爬出女武神一千六百人,回来的时候就只剩下了不到五百人,而对方,仅仅是损失了一件衣服

  这一战被誉为天命之耻,神州赤鸢以及其大弟子两人就将天命大部分的有生力量拦截在外,这一事件在历史记载中被称为“钦察草原大捷”,留有画作《赤鸢仙人携徒破阵绘真图》

  赤鸢担心司凤身体出现意外,便让他提前回去,自己则是留下了清理尸体

  司凤点点头,起身慢慢离开了此地,而不经意的回头,却让赤鸢有些心痛不已,呼吸也有种窒息感,仿佛,那是最后一次见面一般……

  赤鸢摇了摇头,认为是自己想多了,并没有在意

  司凤在回去的路上突然遭遇一场冬雨,害怕将衣服淋湿,司凤随意找了个破庙住下

  睡梦中,司凤看到了一个黑发银瞳白衣袍的女子,在温柔的呼唤着自己的名字,并称呼自己为儿子,且承诺,会当好一个母亲

  司凤从梦中惊醒,发觉是梦后,便重重的松了口气,在面对那个女子后,司凤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异常的恐惧感

  这时,庙外的雨也停了,司凤起身御剑离开了此处,走之前,为了报此恩,司凤特地在此立下一剑,并写上,谁若能拔出此剑,便可以得我一承诺,此承诺,只要不违背人心,天和与规则,吾定会倾力做到!

  经过三天的路程,司凤回到了太虚山,回来后,师妹们没有像以前那样扑上来,而是远远的看着自己,好似生怕自己离开,又像,再看自己最后一眼一般

  夜晚,在吃饭的时候,林朝雨问道

  “大师兄,你说,这个世间有轮回吗?”

  司凤听后咧了咧嘴,对师妹们讲了一些轮回的故事

  林朝雨与苏湄听的十分入神,嘴角也不由的露出一抹微笑

  就寝的时候,苏湄将师妹们召集过来,经过一番详细的商讨与计划后,众人决定,在大年夜的时候动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