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纪元:我师符华 第2章 1880年

小说:崩坏纪元:我师符华 作者:苏北以南 更新时间:2022-11-24 21:58: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1511年,年过六十的奥托已经寻到了青春永驻的办法,并将其引用到了人体之上,很快,奥托就将自己容貌锁定在了青年期

  一年后,奥托便来到了八重村,祈求着卡莲与他一起离开

  但,此时的卡莲已经步入了老年时期,此时的她已经无欲无求,只想跟着爱人度过余生,奥托寻求无果后,便怀着极度的悲伤离开

  而分身司凤的孩子此时已经有了一个喜欢的女孩,并且已经将她带回来给司凤与八重樱观看

  夜里,屋外静悄悄的,年老的八重樱将臻首靠在依旧年轻的司凤身上

  “我早就应该明白,你就是太虚山上的仙人,我这辈子真是赚大发了,可以与仙人结亲,成为他的结发妻子!”

  分身司凤也是笑着说道

  “我也很开心,能与你结为夫妻,能娶了你这么个贤惠的妻子”

  时间再度流逝,八重樱已经白发苍苍,但脸上的皱纹却显露不多,原因就是因为崩坏改造了她的身体

  而另一边的卡莲与八重凛已经是半只脚步入了棺材,随时都会先走一步,此时的奥托一心沉醉在虚空万藏的知识中,丝毫不知接下来将会有一场噩耗等待着他biqupai.c0m

  十年后,卡莲与八重凛手挽着手,提前离开了这美丽的世界,噩耗传到奥托耳畔时,当即大病了三天三夜,随后,在卡莲的葬礼期间,奥托更是以卡莲之兄的身份最后看了一眼卡莲

  也就是在这时,奥托终于明白了人类之身的脆弱,因此,奥托回去后就将目标定在了人体学与基因学上,不过在那之前,奥托还是将希望寄托在了那位活了很久的太虚山仙人身上

  因此,在八重凛与卡莲下葬后不久,奥托就预备了一场偷尸体的计划

  这一预备就是两年,而这时的八重樱也已经是风中残烛,本体得知后,心里也是不免的有了些波动,但所有的话都化为了一句

  “凡尘之事已与我无关,你,随意吧,别忘了回来”

  此时的司凤已经是露出了杀心,分身有了自己的感情,那还叫分身吗?

  而在第三年,也就是奥托偷走卡莲尸体的这一年,八重樱最终还是倒在了司凤的怀中

  临死前,八重樱向苍穹许了最后一个愿,愿以余生残魂寄予此刀,未来的路,纵使自己不在了,也有这把刀可以陪着他继续走下去!

  点点灵光凝聚在樱吹雪上,本就是被称为灵刀的樱吹雪,得到了八重樱的灵魂后,成功进化为一把拥有独自意识的刀,灵刀·绯玉丸!

  将八重樱的尸体埋葬后,分身司凤便拿着刀去见本体

  司凤所经过之处,村子里热闹的吆喝声就会消失,并露出原本的样子,堆积一层厚厚的灰尘,干枯的水井,枯死的樱花树,破财的村社……

  这里,其实早就荒废了,只不过是因为司凤的缘故,才让这番美景继续延续下去

  当分身司凤走到村口的时候,本体司凤已经等候多时了

  见此情景,分身苦涩一笑,说道

  “你是来杀我的吗?”

  司凤缓缓转过身,声音淡漠道

  “你有了自己的心,你已经不是我的分身了,而是,另一个真正的我!因此,我不能留你!”

  分身听后,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说道

  “就不劳烦你动手指了,我本来就没想活着,我的爱人都离开了,自己一个人在世界上也没什么意思,刀给你,好好对待它!”

  司凤接过灵刀后,分身爽朗一笑,直接引爆了体内的所有崩坏能,刹那间,整个八重村便消失在了司凤的眼中,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而看完一切的司凤,也是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人世间有太多的悲欢离合了,他不至于如此多愁善感

  而此时的奥托,正背着一口白色的棺材一步步走向太虚山,登临山顶后,并未找到仙人踪迹,反而找到了仙人的六位徒弟,那六位徒弟个个都是国色天香之级,宛如娇艳的花朵般,各有千秋!

  当得知奥托是来此地寻找起死回生之法时,众人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

  最后,精明的苏湄以一张固尸丹的丹方骗取了奥托青春不老的方法

  得到固尸丹的奥托迫不及待的喂给了棺中的卡莲,看着再次焕发生机,重新变为那个少女时期的卡莲,奥托兴奋的说不出话

  为了可以让卡莲复活,奥托再一次进行了卡莲最讨厌的计划,人体实验!

  这一次,奥托将会拼尽所有,只为了让那个怪盗少女再次出现!

  两百年后,1725年,此时的司凤已经游历完了大半的欧洲,正坐在彼得一世曾经坐过的皇位上吃着极为难吃黑面包与各种熏肉,旁边坐着阿谀奉承卷发头,身上散发出阵阵的恶臭,司凤不禁皱了皱鼻子

  很快,在五年的时间里,司凤不知踩了多少的尸体,终于是走完了整个欧洲

  1820年,正在南美游历的司凤突然接到了木荧的传话,内容是

  “我可不可以见见你,儿子!”

  司凤本来想拒绝,但看了看周围陌生的场景与陌生的人后,便回了个好,随即张开双翼,飞向了苍穹之上,直达星辰海岸

  寻着过往的记忆,司凤终于回到了木荧的领地

  看着熟悉的房屋,司凤最终鼓起勇气敲响了那道熟悉的房门

  几秒钟后,房门缓缓打开,木荧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司凤,自己欢迎不是,不欢迎也不是

  最后,想来想去,木荧就准备直接给司凤跪一个,还好司凤发现的快,要不然又要挨批了

  司凤连连摆手,说道

  “今天咱们就是谈心,母子谈心,好吗?妈”

  这给木荧激动的,听儿子喊妈妈第一次这么兴奋

  两人坐在客厅里,相互看了一眼后,司凤继续接着上次的话题问道

  “妈,你其实是想把我永远囚禁在你身边的,对吧?”

  木荧先是惊讶的看了司凤一眼,随后直接点头承认

  司凤继续问道

  “妈,你后不后悔,将我带在你的身边抚养长大,如果你拒绝了,你就不会遇到我,我也就不会成为你的心魔与最大的软肋!”

  木荧听后连连摆手不停说着否决的话

  “妈妈从不后悔,因为妈妈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认定了一件事,你必须是我的儿子,我一定要将你抚养长大,然后永远的待在我的身边,慢慢经历时间,我也曾疯狂过,让你受伤甚至经历了一次死亡,我后悔过,也疯魔过,更自我封闭过,我后悔过很多的事,但我从以前到现在唯一不后悔的事,就是,让你喊我一声妈妈!”

  听到这,司凤心中的怨气与之前的不平已经消失了大半,这一刻,他重新拾起了对木荧的信任

  司凤慢慢站起身,走进了厨房,不一会儿,木荧便听司凤说道

  “今天,就尝尝我的手艺吧,母亲!”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