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纪元:我师符华 第8章 异变突起

小说:崩坏纪元:我师符华 作者:苏北以南 更新时间:2022-11-24 21:58: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就在两人商讨结束后,司凤也走了出来,一旁的终焉看着重新换了个造型的司凤,也是眼前一亮

  为了配合司凤,终焉也同样换上了一身现代装,与司凤是情侣款,粉白粉白的

  终焉十分自然的挽住司凤的手臂,而一旁的神墨颜也不示弱的搂住司凤

  来到上天之城的商城区后,就能看见不少的两男一女,或者一男两女,甚至更多的场面

  就在三人准备买买买的时候,司凤突然拉住了两人,问了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那就是

  “问你们两个事,你们带钱了吗?我事先声明,我没有一点钞票外加天城币”

  听到这,两人也是互相看了一眼,象征性的掏了掏口袋,然后伸出空无一物的手掌,说道

  “抱歉,我们俩是想要什么说一句就行,毕竟,都是宅女,实在不行,咱们就去搞钱呗”

  “去哪儿搞钱?抢劫啊?”

  神墨颜白了司凤一眼,说道

  “你当城里的守卫军瞎吗?十步就是一个岗位,尤其是在元英节的时候,那更是缩减到了五步一个”

  司凤撇了撇嘴,说道

  “不知道是哪个天才弄得!”

  “那当然是你妈…不不,你姐我了!”

  神墨颜有些骄傲的说道,丝毫没有听懂司凤话语的嘲讽意思

  没办法,三人只好来到上天之城的命脉之地,落金堂,上面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当铺,而在下面,是整座城的经济来源,是生产钞票与天城币的地方

  平常人靠近一步就会被格杀勿论,除非拥有五位大人之一的令牌或者是代令牌才可以进入

  天启,终焉,虚数之树,量子之海,神明

  天城币的正面是神明与树海的醒目标志,背面是司凤的侧脸与终焉的侧脸,代表着地位的差别

  来到落金堂后,司凤让终焉与神墨颜等候,自己一个人进去,原因是

  当初神明在创建的时候,给自己,树和海以及终焉天启等人,都设置了一个可以提取的数字,超过这个数字,就等下个月

  如果你当月没有消费的,那么余额就会叠加

  神明,树,海是两千多万

  终焉与天启是一千多万

  司凤走进落金堂后,径直走向堂中左前方的一名跑堂的,那跑堂的腰上挂着一枚令牌,与其他人不同的是,别人的都是一个金字,背后刻着仆

  唯独此人,令牌的背后刻着掌字,这就是落金堂的掌柜的,绰号叫鼠眉,因其眯眼的时候跟个老鼠一样,并且那个眉毛就跟老鼠胡一样,所以被外人称呼为鼠眉,平常的时候他就是以跑腿的出现,但从来不接凡俗之物

  低于二等,不接

  手无天字号令牌者,不接

  对三神二仆口无遮拦者,不接

  司凤来到鼠眉面前,咳嗽一声后,伸出五根手指,在鼠眉眯着的眼神中,缓缓收起三根手指,然后再缓缓摊开,在手掌中写下一字

  鼠眉顿时瞪大眼,赶忙躬身颤抖着声问道

  “敢问您可是司五爷?令牌可带了?”

  司凤左手一翻,一枚正面刻着司字反面刻着虚数之树的令牌出现在手中,鼠眉大惊失色,当即躬身喊了声

  “司五爷,怪鼠眉眼拙,未曾见过您老,不知您这次,可要落几个子?”

  司凤思索再三后,将令牌递给鼠眉,伸出五指,鼠眉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拿起托盘接过令牌,随后一路小跑

  来到典当堂的后门,打开后就能看到一条仅能一人通过的小路

  鼠眉

  走了有千阶楼梯后,才看到一扇大门,大门上有五个印记,模样各不相同,而鼠眉手中的,正好就是中间的印记

  鼠眉将令牌镶入后,属于司凤的金库库门缓缓打开,当看到那一座座小山一样的天城市与钞票后,鼠眉不禁感叹

  “司五爷这是多久没花了,这次一下就要提一半,这是要买星域吗?算了算了,司五爷说啥就是啥!”

  鼠眉大手一挥,只见金库中的钞票与钱币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上天之城,纵横八千万公里

  令牌的司字下方也亮起了一行数字……

  鼠眉将令牌恭敬的还给司凤后,低声说道

  “司五爷,您要买星域的话,给我说一声,我帮您物色物色”

  司凤点点头,转身离开了落金堂,而屋外的神墨颜与终焉已经无聊到蹲在地上看着三眼蟾蜍捉苍蝇吃

  “走了,我们去购物!”

  司凤扬了扬手中的令牌说道

  听到呼唤的两人,起身跟在司凤身后,神墨颜直接纵身一跃,跳到司凤的后背上

  司凤顿时察觉到两团压力在朝自己袭来,紧接着就是耳朵被轻轻咬了一口,只听神墨颜用着撒娇般的语气说道

  “坏司凤,害我蹲了这么久,罚你背我到商城街!”

  司凤点点头,只得拖起神墨颜的柔软,开始朝着人多的地方前进

  一旁的终焉则是默默的叹了口气,眼中露出了说不尽的羡慕

  三人行走了半个时辰才看到商城街的标志性建筑,在这过程中,司凤的两只耳朵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咬痕,原因就是因为神墨颜想要品尝一下司凤的味道biqupai.c0m

  司凤气不过,叫来终焉,在神墨颜的面,直接咬了一口终焉的双唇,才勉强消气

  搞得终焉面红耳赤,情意萌动

  于是,三人就搞成了一副诡异的场景,只要神墨颜咬他的耳朵,司凤就会咬终焉,但,后背的双手逐渐不老实

  到商场的时候,终焉招呼也不打就径直跑进了厕所,她是怎么了?

  这时,后背上的神墨颜用着极其微弱的声音让司凤把她放下来

  司凤乖乖照做,神墨颜有些不自然的红着脸,紧接着三步并一步的跑进了wc

  对此,司凤疑惑不解,自自语道

  “这是哪门子神,也会有生理需求?律者都没有,难道是吃的不同?”

  十分钟后,两人一同走出了厕所……

  彼此看了一眼后,不约而同的红了脸,显然明白了一切

  坐在门口的司凤正兴致勃勃的看着对面老头捏糖人呢

  突然一股巨力便撕扯着自己的耳朵,直接将司凤从地上提溜起来,跟扯小狗崽子一样

  司凤当时就喊着

  “疼疼疼疼,松手,松手,松手”

  就在司凤觉得耳朵即将失去知觉的时候,那种撕扯感顿时停止了

  司凤委屈的转头看去,发现是神墨颜后,便并不觉得奇怪了

  神墨颜也意识到自己下手可能有点重了,但看到司凤那委屈巴巴的样子,神墨颜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再用力,让他像一只软弱无力的小猫一样,安安静静趴在自己怀里,时不时撒个娇,然后蹂躏一把

  这种想法被神墨颜狠狠的镇压在心底,回过神后,才伸手揉了揉那通红的耳朵,娇呵道

  “下次看你还……算了算了,下次别用那么大劲,走吧,我们去逛街”

  说罢,神墨颜再次挽着司凤,司凤拉着终焉,三人一路无声进入热闹的集市中……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