揩油笔 第54章 天亦凉

小说:揩油笔 作者:第一兵王于枫 更新时间:2021-03-19 23:2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冷……冷沉……”

  一股恐惧的情绪油然而起。

  于山皱起眉头,他想要向后退,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不允许。

  他想要大声喊,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已经没有足够的力气发出声音。

  “呦,看起来你的气色不错啊,于山,这双腿断的舒服吗?哈哈哈哈……”冷沉张狂大笑道。

  他早就用钱买通了外面的护士,还让监控室的保安把这附近的摄像头全部关掉。

  他大步走来,搬来一把凳子,坐在于山身前,继而抬起脚,轰然落下!

  “咔嚓!”

  “啊……”

  那一声惨叫,那般虚弱而无力。

  可听起来,却满是痛苦。

  “你……你……”于山颤颤微微举起另外一只手,指着他的脑袋。

  “你是要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吧?”冷沉皮笑肉不笑:“唉,我回答你,其实我也没办法啊,本来我想慢慢追雨霜,想让她死心塌地地离开你,跟我在一起,所以准备了慢性毒药啊,一点一点毒死你女儿!”

  “你女儿死了,雨霜就会觉得你没用,到时候我就有机会了,这就是我的计划,但我没想到中间横插进来一个你弟弟,谁叫他在龙翔拳馆发现毒是我下的呢?我只能先动手了,要不然死的就是我了。”

  “至于你,本来是能活着滚蛋的,但现在,我只能用你的死来污蔑你弟弟了,我真的没办法,于山,你要原谅我……”

  “你……你……”

  于山瞪大眼睛。

  原来于枫第一次到家时,若若之所以昏倒,是因为那毒……

  毒是冷沉下的!

  他又是雨霜忠实的追求者,于山仿佛明白了什么。

  这家伙竟然想通过毒死女儿,好拆散他们一家人,跟雨霜在一起。

  “你个王八蛋……王八蛋!”

  于山再怎么没用,他也爱自己的女儿。

  他拼尽全身的力气想要起来,撩起杯子往冷沉的脑袋上杂,可双腿的残废,让他完全丧失了站起来的能力。

  “你……”

  他气得瞳孔血红。

  “怎么,想打我?”

  冷沉微眯起眼睛,抬手,落下!首发..m..

  “啪!”

  一个巴掌。

  响亮而清脆。

  于山倒在地上,脸上火辣辣的疼,耳边随即听到冷沉不屑道:“一个身份低贱的杂种,就该明白自己的身份。”

  “别以为当了上门女婿,嫁进高家你就是上流社会的一份子,瘌蛤蟆吃了天鹅肉还是瘌蛤蟆,不会长出翅膀,于山,你跟本少爷比,那就是天壤之别!”

  “我好比那潜龙出渊的神龙,你不过是井底深处的一只癞蛤蟆,你只能仰望我,包括你那个弟弟……”

  “对了!”

  想起于枫,冷沉面孔阴冷下来:“你那个弟弟三番五次羞辱我,先是把我丢进河里,又害我招惹了王宁,前天还当着我兄弟的面把我丢进海里,这笔仇,我记着呢!”

  “你是他大哥,姑且先从你身上收点利息。”

  说着,冷沉起身一把抓住于山的衣领子,把他提到病床边。

  于山还在挣扎,可双腿残废的他,不管怎么挣扎,都像是出了水的鱼,除了呼吸什么也做不了。

  他用力抓紧冷沉的手臂,指甲在他的皮肤上留下血红的抓痕。

  “你……你要干什么……”

  “姓冷的,你要是敢乱来,我就算变成鬼,也跟你……”

  “啪!”

  又是一个巴掌。

  冷沉一把掐住于山的脖子,手腕用力。

  窒息感顿时犹如山潮般涌来。

  于山被迫张开嘴巴呼吸,而在他一张开准备时,冷沉猛地把瓶口大口,对着他的嘴就灌下去。

  “咕噜咕噜……”

  瓶中的绿色液体,不断涌入于山的肚子里。

  嘴角两侧还不时溢出来。

  他瞪大双眼,眼珠子几乎都快掉出来。

  “你……姓冷的……”

  冷沉面目狰狞,整个人都无比疯狂:“喝吧!喝吧!全都喝完你也该死了,放心吧!我会让你弟弟下去陪你的,今日之后,你弟弟必死,你不用担心自己死得痛苦,这药的分量我可加了好几倍啊,比你女儿的多多了,放心,喝完就死了啊……”

  冷沉不停灌!

  于山不停挣扎,但那微弱的挣扎真的像极了一只青蛙面对一群想要抓龙虾的小屁孩。

  无力还手!

  终于……

  瓶子里的液体慢慢见底!

  于山挣扎的动作悄然停止。

  他的双眼渐渐变得无神,整个人都像是失了神一般,瘫软在病床。

  呼吸……停止了。

  双眼……缓缓闭上。

  那视线里的光明中,于山看到一个十岁的孩子,手里拿着板砖带自己去高年级一班打架的画面。

  他嘴角……翘起一道笑容。

  “小弟……小弟……”

  “小弟,他们这么多人,我们会不会被打死?”

  “怕什么?你弟我一人一板砖拍死他们,欺负我哥,胆肥了啊,难道不知道老子于枫的厉害?”

  “小弟……”

  “别说了,欺负我哥就是不行,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动我哥一根汗毛,我也要**他!”

  “……”

  哥不能陪你了。

  哥好累,好想睡。

  哥……再见了……小弟!

  黑暗席卷而来,生命的气息从房间里消失。

  冷沉长舒一口气:“草,终于搞完了!”他甩了甩手,把瓶子收起来,转身离开病房,来到走廊,拿出电话。

  “王爷,我这边事都弄好了,您确定看到于枫那混蛋往高家的方向走了?要是假的话,我这栽赃诬陷的计策可就不行了啊!”

  另一端,传来王宁的冷笑声:“放心吧!我的人,不会错,而且我不仅找到了于枫那狗日的行踪,我还找到杨黎如,半个小时后,他会掉入我的陷阱,到时候于山的死,就死无对证,小子,你没有骗我,你很好!”

  冷沉像个孙子似的,笑说道:“瞧您说的,王爷,我们可是一条战线上的兄弟啊。”

  “行了!我开始行动了,你安心参加董家的宴会去,制造不在场证据,在于枫踏进医院,走进于山病房的那一刻起,他的未来注定只有——死路一条!”

  说完,电话挂断。

  暴风雨下的阴谋,翻涌而来。

  而他们也并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代国之利刃,狼王的怒火!

  更是京都顶级豪门——季家!

  作者题外话:大情节,来了!

  于山不是武大郎,却要比武大郎善良。

  于枫不是武二郎,却要比武二郎凶狠。

  且看着风雨间,狼王之怒!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