揩油笔 第55章 地亦凉

小说:揩油笔 作者:第一兵王于枫 更新时间:2021-03-19 23:2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暴雨在高家的别墅门口形成绝对的阻挡之势,屋内,高雨霜呆呆地坐在窗前。

  今天她没有去集团。

  事实上,在医院里于山说出离婚那两个字过后,她就没去过集团上班了。

  想起以前大学的时候,她和于山之间的恋爱经历。

  一起吃饭,一起上课,晚上一起去公园散步,最后互相拥抱一下,回到自己的宿舍。

  那样的生活……真的很美好。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们之间的感情……多了一层薄膜。

  是身份!

  在于山来到高家之后,他才知道,自己的身份是江城大家族的千金小姐,还是嫡系唯一的继承人,想要和自己结婚,就必须做高家的上门女婿。

  她本以为于山会放弃,毕竟上门女婿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可她意外的是,于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之后,她们顺利的结婚,生子,于山对她一如既往的好,在高家任劳任怨,被人背地里羞辱也不吭声,每天像个保姆一样,照顾她。

  而她,也渐渐不把于山放在眼里,随意的羞辱,随意的指责,将他的尊严践踏在脚底下……

  这几天呆在家里之后,高雨霜才知道,这些年自己真的——做的很过分。

  但心高气傲的她还是认为自己没有错,你是高家的上门女婿,既然嫁进来,就应该做好心理准备。

  你要继续对我好,继续爱我,这有什么错?

  为什么要……离婚?

  为什么?

  想着……

  眼泪刷刷的从高雨霜的眼角滑落下来,她望着窗外的暴雨:“都怪你那个弟弟,他没来之前,你明明什么都不敢说,只会对我好!”

  “可自从他来之后,你不仅酗酒,你还对我乱发脾气,你甚至为了那个刚出狱的人渣,连双腿都不要了,你连商量都不跟我商量!”

  “于山,你现在还要跟我离婚……都怪你弟弟,都怪你弟弟,是他毁了我们的婚姻……”

  她对着空气咆咆哮着,发泄着!

  突然,她心猛地一缩!

  “嘶……”

  好疼!

  那滋味,犹如心头上一块肉被割去了。

  “于山……”她失魂落魄地从位置上站起来,换好衣服想要去医院查看,但一走到门口,老管家连忙走来。

  “小姐,今天是董家老太爷的生日宴会,时间快到了,您要出发吗?”

  “董家……”高雨霜面色一紧。

  董家老太爷这次的生日宴会意义极为重大,不仅华家冷家会去,几乎所有大家族都会派重要人物前去贺寿,并且结交董生那位将来的太子,倘若她晚去一步……

  左右思量,高雨霜还是选择以高家的利益为主。

  “你去开车吧!我等会就来。”高雨霜说道。

  “是,小姐。”老管家点点头,带上一把伞就走出别墅,去车库开车。

  反正于山双腿断了,在医院。

  也不会跑到哪去。

  等宴会结束之后再去看他吧!

  高雨霜想着,回到卧室又换上一件礼服,刚到楼下,门口传来敲门声。

  她打开门,一道令她无比讨厌的身影出现在面前。

  “嫂子!”

  “是你!”

  于枫来了。

  高雨霜神情顿时变得无比难看:“你来干什么?”

  于枫表情担忧:“嫂子,大哥呢?我来找大哥,这几天我一直给他发消息,他都不回我,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嫂子,能告诉我大哥在哪吗?”

  “你大哥?”

  高雨霜眯起眼睛,你还有脸问你大哥?

  他为了你,双腿都被人打断了。

  你这个人渣,还敢来问他的消息。

  你良心不痛吗?

  “我不知道!”

  高雨霜冷冰冰地回答道。

  “不知道?”

  于枫懵了:“怎么可能?嫂子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吗?大哥是不是和你吵架了?嫂子你快告诉我,我真的很担心大哥,我昨晚做了一个噩梦,我梦见大哥被人……”推荐阅读sm..s..

  于枫还没说完,就被无情打断了。

  “梦见什么梦见?就你这种货色能梦见什么?给我让开,我要去参加一个重要的宴会,别耽误我的时间。”

  高雨霜抬脚就要走,没得到消息,于枫又哪里会让步

  他这下确定,大哥一定是出事了。

  他拦身挡在门前。

  “让开,你耳朵聋了吗?”高雨霜怒吼道。

  “嫂子,告诉我,大哥——在哪?”他语气坚定。

  “啪!”

  回应于枫的,是一记干脆的耳光。

  二楼,若若悄悄走下来,躲在沙发后面看着。

  “给我让开!”高雨霜再次吼道。

  于枫脚步丝毫不挪,抬起头:“嫂子,大哥——在哪?”

  “啪!”

  又是一个耳光。

  “啪!”

  两个耳光……

  高雨霜胸口上下起伏,气得脖子涨红:“于枫,你不要太过分?你以为你自己算个什么东西,也有资格来质问我?你以为把一千万要回来,我就会对你和颜悦色吗?那是你该承担的责任!”

  “至于你大哥,我不知道,现在给我让开,立刻马上!”

  在医院被于山气糊涂的高雨霜,也没给于枫好脸色看。

  打从心底里,她就认为于枫的出现是导致她与于山婚姻破裂的罪魁祸首。

  她恨不能让这家伙从眼前消失,从此不再出现。

  “嫂子……”

  “滚!”

  最后,一声如雷声咆哮般的“滚”,令于枫心晃动了。

  他低下头。

  手臂颤抖。

  他让开身。

  “我不想再看到你,如果我回来之前还发现你在这里,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说完,高雨霜拿起伞,踩着高跟鞋快步离开。

  留下于枫独自在门口。

  暴雨随着冷风打在他的外套上。

  他整个人都被淋惨了,犹如落汤鸡似的。

  而在几分钟之后,高雨霜也坐上老管家的车,消失在雨幕里。

  “叔叔……”

  身后,传来稚嫩的童音。

  于枫转过身,低头看去,扬起善意的笑容:“是若若啊。”

  “叔叔……若若知道……爸爸在哪?”高羽若嘟囔着小嘴,扯着裙角说道。

  “在哪?他在哪?”于枫面色一变,赶紧问道。

  高羽若的表情当即悲伤起来,她抹着眼角:“妈妈一个人坐在窗边的时候,说爸爸在医院,还被人打断双腿,要跟妈妈离婚,叔叔,若若还小,若若想要爸爸,若若不想妈妈和爸爸离婚,叔叔……”

  “医院!”

  “被人打断双腿!”

  “离婚?”

  于枫来不及多想,把若若抱起送进别墅内后,关上门就往医院的方向冲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