揩油笔 第116章 江儒

小说:揩油笔 作者:第一兵王于枫 更新时间:2021-03-19 23:2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爷爷?”

  “老太爷?”

  于枫面色震惊。

  躲在门口的墙壁后,听到爷爷口中老太爷这三个字,杨黎如倒吸一口凉气,她曾经偶尔从父亲的口中得知,爷爷去京城,是在侍奉某位老太爷,而正是那位老太爷的随口一句话,给了爷爷天大的资源,在宁城光宗耀祖,创立杨家!

  一个不需要依靠东六域而屹立宁城市几十年不倒的杨家。

  一个能在其他家族恨不能跪……添东六域孟家,得到进入东六域家族行列的时候,于一旁冷笑的杨家!

  一个,令宁城的一流家族,甚至是东六域一流家族都不敢招惹的杨家。

  “大叔的爷爷……难道是那位老太爷……”杨黎如开始迷茫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她的身份和于枫之前岂不是……天壤之别。

  “大叔……”

  也就在杨振华挂断电话之后,他与韩千便不再对话了。

  接下来,是一场权贵势力间的争斗!

  而在几分钟后,宁城审查组办公室内,拥有着超然地位的林木接到孟家家主电话。

  若是用古代的官称来比喻,那么林木就相当于主管刑部的侍郎。

  “林副总,韩氏集团的如莓酒店被举报一事,我觉得事有蹊跷,还望你秉公处理。”

  接到孟岩的电话,林木当场就吓坏了,东六域唯一的顶流家族族长,居然亲自给他打电话过问韩家的事情。

  能坐到这个位置,什么意思他也听得出来。

  这是进入东六域家族的特权!

  以权谋私!

  想到孟家的实力涉及到东六域各界经济,他连忙陪着笑脸说道:“您放心,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妥善处理,我这就去找韩家主,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

  “谢谢了,林副总,哦对了,杨家有多处不法产业,像这种挂着羊皮卖狗肉的集团,我想林副总也不会坐视不管吧!”说罢,孟岩话锋一转,开始以自己的地位向林木施压。

  “这……”

  没有确凿证据,怎么管?

  林木听明白了,这位东六域各家族之首的孟家家主,是要对杨家出手了。

  杨家的地位他十分了解,是这东六域里少数独立的二流家族。

  外界传他杨家资源广阔,他也不见得厉害到哪里,想了想,林木点点头说道:“好的,这件事情我会让人立马去处理。”

  说完,通话结束,林木起身连忙让司机带自己前往局子,并且打电话让那几个负责处理韩氏集团的工作人员停止调查,回家休息。

  与此同时,接到同样电话的,除了林木之外,亦有离王立所在的局子最近的局子负责人周延,稽查组侍郎的刘牧一同前往局子。

  这两个人虽不是什么名动宁城的大佬,但手中都握着绝对的权势,将来前途也不可限量,更要紧的是,他们的背后都站着东六域两大一流家族的影子,而他们到来,也都是因为韩千的一个电话。

  二十分钟后,十几辆公车远远行驶而来,在四周竖起警戒线,阻断住两公里内的所有人员来往,避免消息外露。

  林木,刘牧,周延——到了!

  他们同时走下车,看到互相时,都明显愣了一下,而后露出转瞬即逝的会意笑容。

  “今天这件事情,杨家老太爷,闹大了啊!”

  “是啊,打断韩家二少爷一条腿,公然动用手中私权压迫拳武协会向韩家二少爷进行处罚,栽赃诬陷,杨家,今天将会自己的冲动付出惨痛的代价!”

  “除此之外,那个叫于枫的你们来的路上知道了吧!一个小小陪练,竟然能引起如此之大的影响,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走吧!我们进去,是该主持公道的时候了!”

  三人的议论停止,统一了一下目的之后,朝里面走去。

  而跟在他们身后的,则是有一批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霎那间,场面气氛沉重起来,气势一边倒。

  于枫皱起眉头。

  杨振华眼神冰冷,只见三人一进来,就径直来到韩千面前,林木率先弯下腰,道:“实在不好意思韩先生,经过我的调查,那些举报纯素子虚乌有,我已经让人停止调查了,明天一早就会发布通告,给您一个合理的解释。”

  韩千微微一笑是,伸出手相握:“太谢谢了。”

  说罢,他眼神傲慢起来,朝着杨振华看去,仿佛是在炫耀。

  东六域,名不虚传!

  杨振华暗道:仅仅是一个电话,这位他所熟知的审查组林木就屁颠屁颠赶来。

  且,不仅仅是他,就连密叠司近日呈给老太爷的未来三年精英人才表里的周延与刘牧,也来了。

  下一秒,就见周延神情严肃地走到杨振华身前五米处,扫了一眼百来号杨家护卫,义正辞道:“杨老太爷,你这是要——造反吗?”

  “私自带护卫冲闯重地,你眼里还有法吗?”

  两句话,直接在杨振华身上定下两条形同叛逆的罪名。

  听到这话,于枫瞬间凝生出怒意,他指着韩家的一群护卫,质问道:“那他们呢?罔顾王法,教唆私人护卫行暴,你难道不管管?”

  “你是说他们?”周延目光一转,落在于枫身上,眼神有些不屑:“你说他们行暴,有证据吗?我得到的消息怎么是,你拘捕私逃,韩家家主派人相助,结果多数人被你殴打昏迷,你难道不是——罪加一等?”

  干一行,吃一行,混一行!

  这栽赃事实也在一字一句间。

  “你……你放屁!”

  于枫反驳道。

  “是吗?”

  随即,稽查组刘牧从怀中拿出一份临时写好的文件走来,大手一甩,扔在于枫面前:“这是拳武协会副会……长刚刚写好的公布文件,说你违反拳武规定,以陪练身份上台挑战,私自殴打韩流至残,于枫,铁证具在,你想抵赖吗?”

  刷!

  这才多久?

  连拳武协会都搞定了?

  杨振华有些意外,他瞪着韩千:“东六域,果然不同凡响!”

  韩千沉声道:“老东西,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教出这杂种,我们的帐,可以等到日后慢慢算!”

  杨振华摇摇头:“这我可不答应!”

  “还愣着干嘛?来人,还不把这个于枫给我拷起来!”周延怒喝一声,一名工作人员立即拿出银手铐。

  但!

  就在这时。

  门外,几十辆顶配吉普车犹如战神般,冲过进阶线,以雷霆之外来到局外,停下,三百名密叠司护卫齐齐下车,包围四周,而在最前面的一辆车上,一位不怒自威,气势威然的老太爷,雄风呼然地走下来。

  与此同时,一辆宁城牌号九九九的红旗商务车,来到局子前。

  车上一名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身着西装,胸前挂着“市牌”,快步从车上走下,朝里面走去。

  一进门,看到周延叫人拿铐子,中年男人大变脸色,威严怒喝:“住手,周延,你脑袋被门挤了吗?”

  林木,刘牧,周延,三人齐刷刷回头,当场——容颜失色!手机端sm..

  “江总!”

  宁城最高权力拥有者,统御吏,户,刑,礼四法的那位!

  江儒——到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