揩油笔 第405章 身份揭露

小说:揩油笔 作者:第一兵王于枫 更新时间:2021-03-19 23:2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影响还在持续,风波还在不断。

  新闻,报纸,互联网,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淹没了这座以经济为中心而著名的城市。

  谁也想不到,万海商会的李会长会为了两千万,连续做出那么多违背人道的事情!

  谁也想不到,经济战组的陆正华,那位经常在电视上代表正义做发的大人物,私下里,这般肮脏!

  谁也想不到……

  想不到!

  那名从山村中一路走出来,从军,入伍的于家养子,真实身份竟然是京都顶流家族,季家的孙太子!

  ……

  ……

  “砰!”

  一声重响,价值两百多万的青花瓷古董在豪华的别墅大堂里碎裂满地。

  位于京都西北部某处庄园内,一名穿着西装,眼露阴狠之色的青年,气喘吁吁地在大堂里发着疯,他面目狰狞,握紧拳头,这栋别墅里所有能被他用来摔碎发泄力气的古董,几乎都沦为了瓦片!

  满地……疮痍!

  一片……狼藉!

  “于枫!”

  “于枫!”

  “于枫!”

  他怒吼着,嘴里不停重复着这个名字。

  守在门口的两名保镖面面相觑,眼角不自觉地流露出恐惧的神色,这是他们跟随上官少爷以来,第一次见到向来沉着冷静的他这般愤怒!

  这位,可是上官家百年以来,唯一一名出过世的才!

  所谓出过世,意思是在不借助家族的帮助下,十岁前完成高中前的所有学业,二十岁从国外镀金归来,也就是,所谓真正的才!

  而此刻,因为一条报道,因为一条消息,一名他眼中宛如蝼蚁的少年身份解开,上官谦怒了!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手骨,咔咔作响,宛若碎石机里,被碾成石灰的石头发出的声音。

  他瞪直了眼睛,血丝宛如蜘蛛网般,布满整个眼球!

  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个于家村的子,竟然是季家的孙太子?

  开玩笑吗?

  这是老,在耍我吗?

  由于江城的事情闹大,更因为京都经济界,百年来最闪耀的新星季珠亲自查案,这份报纸所产生的影响,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震惊了所有人!

  而自己亲自培养起来的陆正华,也因季珠的手,完全覆灭!

  前途尽毁!

  更别谈是李会长!

  “少爷……”

  就在上官谦因这一份消息而愤怒的同时,一名白发苍苍,穿着中山装的老管家,走进别墅内,神情严肃,只是微微弯腰。

  “少爷!”

  “!”上官谦瞥了一眼老管家,并没有把他当作一回事,走到沙发边,倒了一杯红酒,翘起二郎腿,冷眼看着桌上的报纸,以及……由上官家情报组亲自调查所得到的密令。

  或许……

  也不是密令!

  眼下,在于枫对季珠喊了一声姑之后,他的身份,也就随之公布于众,整个京都的上流阶级,都因这个身份,而处于不同的震惊程度中。

  听到这语气中满是不爽的态度,老管家只是微微一笑:“老爷让我来向您传达一个消息!”

  “!”

  上官谦依旧没当作一回事。

  接着,便见老管家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文件,轻轻放在地面上,沉声道:“城的分公司马上就开了,老爷让您即刻启程,前往城的分部上任后堂经理!”

  刷!

  此话一出,顿时,上官谦满脸震惊!

  城的……分公司!

  当后堂经理?

  堂堂四大一流家族上官家的大少爷,去当后堂经理?

  这是要下方吗?

  上官谦面色一冷:“为什么?”

  老管家回答道:“江城的事情一传出来,家族内部就展开了会议讨论,旁系那群人都知道陆正华和万海商会的会长都是您的人,所以……”

  “所以,弃车保帅是吗?”

  上官谦自嘲一笑,有用的时候,少爷少爷地喊着,没用的时候,便下放!

  当然!

  “不止这个原因吧!”上官谦问道。

  老管家点点头:“是,那位季老太爷还在世,我们……惹不起,在得到江城市的消息,老爷就命我去调查了一下香城的事情,孟家的覆灭,也是因为他们招惹了那位叫做于枫的年轻人!”

  “包括这一次江城所发生的事情,老爷,当断则断,不受其乱,在那位年轻人的身份爆出之后,家族内部越来越多对您不满的声音!”

  “为了家族的和平,为了上官家不走轩辕家的老路,家族内的所有人都决定,给季家一个交代,给季珠一个交代,给那位年轻人,一个交代!”

  “呵……”

  不走老路?

  轩辕家?

  轩辕家那几个蠢货焉能和我相比?

  不就是季家吗!!!!!

  上官谦觉得不公,不舒服,可,他不敢有任何发作。

  “所以,我的下放,就是父亲要给季家的一个交代?”

  “是!”老管家没有否认:“两个时前,季家密碟司的人已经将我上官家的情报组摧毁了一半,上官家,再经受不起这样的损失了!”

  “还请少爷谅解!”

  “谅解?”

  上官谦放下酒杯,抬腿猛地一踢,踹翻桌子。

  下一刻,报纸,电脑,手机,都随着红酒的洒落,铺满在地!

  “全部替我做了决定,我不谅解?又能如何?”

  “这一次,我认,认自己瞎了眼,没有提前调查清楚他的身份,但请你告诉父亲,告诉家族的那帮人,我认,不代表我弱,下一次……”

  “不,绝没有下一次,那个于枫,我记着他!”

  “他完了!”

  ……

  ……

  正如上官谦得知消息一般。

  整个京都的上流社会,也都在同时一时间议论起这件事情。

  “诶诶诶,听没有?上次那个在圣体酒店打了轩辕家的年轻人,叫什么于枫来着,竟然真实身份是季家第三代的孙太子!”

  “谁没听啊,经济战组闹出来的笑话,家里人都了,我就知道,能有胆子抽轩辕家三少爷巴掌的家伙,能是什么简单的角色?什么炊事兵,什么乡野村夫,都是放屁!”

  “怪不得,怪不得,怪不得他一个人,能引起当晚多方大人物的调动,我就嘛,这个认不简单?”

  “诶,那当初季家老太爷之所以走进林家,让林家自行解散,是不是也是因为林家的人……惹了于枫?”

  “不定哦,我好像听过那个林家的少爷之前还和香城曾经的四大之一,孟家那子一起去过江城,好像还被人打断腿,用军用的直升飞机送回来,好像也是于枫!”

  “你这么一,我也想起来,前不久,孟家似乎也灭了啊!”

  “……”

  越议论,越震惊!

  在各方人士消息的交流下,他们发现,这位背景只能调查到炊事兵,乡野村夫两个身份年轻人,于枫!

  曾做了那么多事情!

  他……是季家唯一的孙太子!

  他叫于枫!

  ……

  ……

  而此刻,京都各界议论中的主角,正坐在高家别墅里,看着餐桌上,坐在主位上的姑!

  季珠……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