揩油笔 第426章 不知出处的三名敌人

小说:揩油笔 作者:第一兵王于枫 更新时间:2021-03-19 23:2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您们!

  是红姐很少,且只对这三位屠龙会所创始人唯一的称呼。

  因为,在他眼里,这三人就是一体的!

  上官谦的背后,是象征着京都四大朝野之一的上官门庭,门下人才济济,遍布国都。

  龙辉的身后,则是站着,类似于龙箭的兵……部组织,规模之大,虽不如龙箭,却也是国都境内,闻风丧胆的一支队伍,而龙家的绝大多数人,也都是这支队伍里的主要核心人员。

  至于张寒。

  不论是背景还是手段,都不如前两位,但他的父亲,乃是江城三大巨头之一,手握重权,且年龄还没超过四十五,这个年纪,这种成就,未来的前途很有可能挤进京都的朝野,前途无量。

  且,张寒的外公,乃是林家老家主,一位在上个世纪有着卓越功勋,受人尊敬的老人家,他的表舅,亦是天城二流家族中名列前茅的林家家主。

  再加上近日马上就会举行林家千金林允南与龙辉大少龙辉的订婚,到那时,张寒的身份,将更具含金量!

  而这三者居然走到了一起,试问,整个国都,谁能与之争锋!

  所以,想到接下来有可能出现的信息,红姐选择出门,驱散周围一切有可能来自敌人的眼线!

  避免消息走露,对任何一个人,造成打击!

  “砰!”

  随着包厢的大门被关上。

  上官谦指着另一边空着的沙发。

  “坐下吧!”

  “恩。”

  张寒点点头,走到沙发边,坐下。

  龙辉坐直身体,主动将玻璃酒杯放到张寒面前,拿出一瓶红酒,边倒,边说道:“你小子来晚了,先自罚三杯!”

  “三杯?”

  张寒愣了一下,他是开车来的。

  不过很快,他就忘却了这条规矩,三杯又如何,即使是一整瓶,他喝下去,喝醉了,又怎么样?

  在自己的地盘上,谁敢拦?

  “好!”

  想着,张寒拿起酒杯,就当他准备一口饮尽时。

  上官谦冷声开口:“行了,三杯下去,等会还怎么开车,你是老二,自己喜欢喝就自己喝,别让人有影响,这个节骨眼上,你们两个当中任何一个出问题,都不行!”

  这个节骨眼!

  张寒放下酒杯,还是没有喝下去:“谦少教训的是!”

  龙辉撇了撇嘴:“切!”

  “不就是被下放了吗?大哥,至于吗?你可是京都唯一一个出过世的天才,总有一天,你都会接触到京都的核心位置,这段时间你大不了就当作来这旅游的呗,何必这么小心翼翼,又不会有人一直盯着你!”

  “呵呵……”

  上官谦微眯起眼睛:“如果我跟你讲,我现在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盯着呢?”

  “什么?”

  此话一出,龙辉顿时脸色一紧。

  他放下酒杯,神色沉重地看了一眼窗外。

  “大哥,您这话的意思是……”

  “今天喊你们来,正好也是为了这件事情,如果不是无缘无故,我又怎么会被下放至天城!”

  “是啊,我也正奇怪呢!谦少,到底是为什么?”这正好也是昨晚那通电话打完之后,张寒想要迫切得知的答案。

  随后,只见上官谦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放在桌面上。

  照片上的青年,皮肤黝黑,双眸却锐利,宛如一把匕首,叼在站在月光下,那匹仰望天空,脚下踩着无数具尸体的孤狼!

  “这是……”

  “京都季家第三代唯一的孙太子——于枫!”

  “什么?”

  一句话!

  一个身份!推荐阅读sm..s..

  两人吓得立马从沙发上坐起来。

  站直身体,目光震惊!

  季家……

  京都季家!

  国都内,站在山巅之上的,那一族!

  那一位,坐镇季家,从上个世纪那场英雄之战中,活到现在的老人家亲手打下来的季家!

  可……可是之前从未听说过,季家第三代有过什么孙太子啊!

  不都是什么,千金小姐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忽然!

  紧紧盯着照片上的于枫看,张寒眉头一挑,倒吸一口凉气!

  “怎……怎么会是他?”

  脑海中,昨天在高铁上将他一把从座位上丢出来的青年面貌,顿时与照片,重合在一起!

  “你见过他?”

  上官谦表情怔住!

  “昨天在高铁上,有过交际,他把我从座位上丢出来,我还奇怪,哪来的家伙有这种单子,没想到他竟然是……”

  后面的话,没有再说。

  此刻的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你原来一直瞧不起的普通人,比如一个送外卖的,突然在第二天有人告诉你,这个送外卖的父亲,是首富,他的叔叔是军……方大佬,他的爷爷一句话,就能让半座江山颤抖!

  这种震惊……

  慢慢衍生为了……后怕!

  一股刺骨的凉意,涌入张寒的心头。

  这是他平生第一次,开始有这种感觉!

  听到这话,上官谦冷笑了一下:“高铁?”

  “看来,真是他了!”

  “这么确定?”龙辉表情疑惑。

  “当然!”

  上官谦顿了顿:“明是一句话就能动用私人飞机的太子爷,却要装作一个山村的农夫,为了区区两千万,不惜让自己陷入危险,从而在最后的关键时候,用自己的身份,强势打我一巴掌!”

  “这种像极了扮猪吃虎,满足内心虚荣感的做派,除了他,还能有谁?”

  自从于枫身份揭穿那一刻起,他在上官谦心中的形象,越来越像一个屌丝!

  他瞧不起!

  他恨!

  恨得咬牙切齿!

  却什么也做不了。

  张寒,拳头握紧。

  “谦少……”

  没等张寒继续说,上官谦又开口说道:“还记得小孟吗?”

  “孟龙?”

  龙辉立刻询问道。

  曾经的四大才子之一,上官谦太子党中重要的一员!

  “恩!”

  “他怎么了?”龙辉察觉到一股不妙的气息。

  “小孟入狱了,香城孟家没了!”

  “什么?”

  这一次,换做龙辉大惊,香城孟家的实力他是知道的,与龙家在天城的地位,毫无差别。

  这就……没了?

  “谁干的?”

  上官谦指着照片:“也是他!”

  “……”张寒,龙辉!

  “先是小孟,再是我安排在江城的万海商会和陆正华,现在,又轮到了我!”

  一句话,两人都感受到上官谦心中的怒意。

  龙辉也不是好惹的主,酒精上头,头脑一热,怒道:“老大,你说吧!想怎么办?”

  “怎么办?”

  上官谦:“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

  “季家唯一的孙太子又怎么样?还不是一个只会靠着家族耀武扬威的废物!”

  “动我兄弟,断我双臂,现在,还让我成为家族道歉的工具,凭什么?”

  “今日喊你们来,只是想跟你们说一句,我和于枫,这仇——结下了!”

  “你们是跟着我,还是就此分道扬镳,给一句痛快话!”

  龙辉当即拍了拍胸口:“这特么还用想,当然是干啊,季家又怎么样,等季家那老不死的东西下黄泉,就凭季家那几个玩意儿,能掀起多大骇浪?”

  “就是!”张寒也毫不犹豫地跟着说道:“这辈子,我还从没被人像丢垃圾一样丢过,这仇,我过不去!”

  “谦少,您说吧!怎么做?”

  “对!”龙辉附和一声!

  上官谦,眼神阴险,冷笑一声道:“怎么做?”

  “等着吧!”

  “他会自己——送上门来!”

  ……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