揩油笔 第437章 这就是你找的男人

小说:揩油笔 作者:第一兵王于枫 更新时间:2021-03-19 23:2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子不教,父之过!

  这些年没有管教好杨真,苦于没有时间,没有精力,没有机会,但作为父亲,杨振华认,认自己的错,所以,现在有机会,他要管,就算来不及,也要管!

  此时不管,日后酿成大错,怎么办?

  作为杨家的家主,他必须深刻地考虑到每一个人。

  而家规,是杨家老祖宗自创立杨家以来所融合的规矩,有利于家族内部每一个人的规矩。

  无规矩,不成方圆!

  国有规,才能兴!

  家有规,才能旺!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血红色的手掌印没有丝毫消退,覆盖在杨真的脸庞上。

  随着那一句家规念出,一旁的欧恩双眼瞪大,整个人的脸色都难看起来,这句话意味着,杨真,已经触犯了杨家家规!

  仗罚百下,什么概念?

  一个月趴在医院动弹不得的意思!

  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只听杨老爷子,再怒声道:“家规第五十八条,背!”

  第二条家规,继续背。

  杨真眼神一凛,一股委屈且嫉妒的情绪,充斥着心房全部,五根手指,仿佛都要刺进血肉里。

  她双眼通红,迟迟不肯背。

  “啪!”

  又是一个巴掌。

  抽的是她的犹豫。

  “背啊!”杨振华声音洪亮,这一声吼,远远要比方才更加愤怒。

  看到这一幕,这两个巴掌,于枫没有插手,也没有任何表情,清官难断家务事,他只是杨黎如的男朋友,不该管的,他不能管,也不想管。

  所有的惩罚,皆是自作自受,没有什么命运捉弄。

  又一个巴掌,杨真披头散发,另一半边脸,红得可怕,轻微地有些浮肿起来。

  她啜泣,声音低微,眼神里,写满不甘二字:“凡杨家嫡系长辈,不得无理暴力抽打晚辈,拳,打,脚,踢,四者若犯其一,仗罚百下,不得饶恕!”

  晚辈!

  在杨家,杨真的身份乃是二代中最年轻的那位大小姐,虽说相比于杨黎如来说,大不了几岁,但辈分,却远远高于她。

  而今夜。

  于枫乃是受杨家家主杨振华认可之人。

  他是杨黎如的男朋友。

  是杨家认可的未来孙女婿。

  他是,杨家晚辈!

  可身为长辈的杨真,却做了这些。

  按家规,当罚!

  一字一句,说完这些话,杨真眼角深处的愤怒,更加浓郁。

  她拳头攥得不停发抖。

  “怎么?”杨振华冷声道:“不服气?”

  “不服!”

  杨真如实回应,心里的嫉妒与不甘,全部夹带在语气中。

  她自嘲一笑,继而说道:“爸,您不就是因为这小子是黎如看上的小男友,爱屋及乌,偏爱这小子?为了您的孙女,您连您的女儿都不管,连本应该第一个问的是非,都不曾出口,现在问我服不服,您觉得……”

  “我会服吗?”

  她反问道。

  嘴角随着这句话扬起一抹弧线,总有一股戏虐讽刺的味道在。

  “哼!”对此,杨振华并不觉得自己做错。

  “你觉得自己有理?”

  于枫是什么人,他心里非常清楚。

  平白无故将一个人打成这样,不可能,他也不相信!

  “怎么没有理?难道被打的有错,打人的就没错是吗?”

  是!

  被打的有错,打人的无错,这不对!

  但,一件事情的真相,远远藏在更深处,表面,或许是真的,也或许,是假象。

  杨振华轻哼一声,眼里浓浓的失望,令那眸光更为尖锐,他缓缓开口,问道:“那昨日庄园门口,你二人羞辱人家小枫,还率先动手打人之事,你觉得,自己没错吗?”

  “我……”

  此问一出,杨真顿时语塞,徘徊在嘴边欲要倾泄而出的话,戛然而止。

  她愣住了!

  瞳孔张大。

  一时间,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

  看着她这副惊诧的表情,杨振华又问:“怎么,说不出话来了?”

  “你以为我的耳朵是聋子的耳朵吗?你以为我不会去调取监控看事情的过程吗?明明是你二人口出狂动手在先,你当你父亲我是瞎子吗?”

  “同样的招数,使用一回,还不够吗?”

  “啊!”

  最后一声吼,每个人都被这股怒火滔天的威势压得心头喘不过气。

  李方面目惊恐。

  现在的他,这才反应过来于枫的身份。

  深知上流家族家规的他听出来,眼前那名正站在外卖员身旁,身体笔直,皮肤黝黑,双眼如剑的男人,是杨家的……人!

  可……他想不明白。

  于枫,怎么会是杨家的人?

  再看杨真,此刻,像是揭开面具,露出那面具下肮脏摸样的小丑,情不自禁地……低下头!

  “说啊。”

  杨振华怒道。

  “……”杨真那颗骄傲的脑袋,垂得更低。

  杨振华:“怎么不说话了?啊?刚刚不是觉得自己没错吗?”

  “我送你出国是让你学更多东西,不是让你去另一片地方,把老祖宗的规矩忘得一干二净,时隔六年,再回宁城,连犯两条家规,杨真,你真让我失望!”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身为黎如的小姑,不但不以身作则,还知法犯法,你——可知罪!”

  “说话!”

  “我……”

  “啪!”

  又是一巴掌。

  数不清第几个。

  声音,却是要比刚才那几下,还要重,还要钻心,还要……痛!

  “说话,回答!”

  两个词,简单,干脆,却蕴藏着属于杨振华的威严。

  做父亲,他失败!

  但作为杨家家主,他,绝不容许自己的女儿,有任何不合规的地方!

  又一声吼,恍若崩碎河坝的洪水,彻底冲垮杨真那近乎崩溃内心。

  她结结巴巴,不自觉地开口。

  “知……知……”

  但,下一秒,身旁,凡勃声传来!

  “知什么知!”就在杨真被这一句句话不断冲击着内心时,欧恩猛地开口。

  “你个老东西,一些陈年旧礼拿出来讲规矩,你知不知道本少爷是谁?你真以为杨家在宁城,就真的只手遮天吗?”

  “帮就帮,不帮就滚蛋,用不着你个老不死的来管我们,滚!”

  鲜血下,欧恩面目狰狞,整张脸看上去宛如罗刹般恐怖,说着,还要动手。

  可还不等他伸手去推杨振华。

  只见,杨振华,抬腿一脚,雷厉风行,霸道不减地狠狠踹在欧恩身上。

  “砰!”

  直接,踹翻在地,继而,居高临下,踩着他的脑袋,转头,盯着自己的女儿。

  杨真。

  伸手指着欧恩的脑袋,对着她,教训道:“这就是——你给我杨家找的好女婿?”

  “目无尊长,不知礼数,口出狂,做人,不如狗,做事,不如猪,做丈夫,不如癞蛤蟆,小真,小真,小真……”一遍遍的,喊着,她的名字,气上心头。

  “杨真!你可真是——好样的!”

  “这就是你想带回来做杨家女婿的——家伙!”

  “啊?”

  “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听听,瞧瞧!”

  “你的脸,不红吗?”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