揩油笔 第487章 废狗怎么还不来

小说:揩油笔 作者:第一兵王于枫 更新时间:2021-03-19 23:2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空乌云密布,在林家大院里前来观战的宾客都快要坐满的时候,不断有雷霆咆哮声,在云层中徘徊来去。

  人群的议论声依旧没有停止,一波接一波地,谈论着这个时候怎么还不见双方人影。

  距离比赛开始的时间还剩下十分钟。

  按照武界的规矩来,倘若在比赛开始前,对手还没到场进行战斗,那将自动判负。

  而这一规矩立出来,对于一些贪生怕死不敢应战的人来说表面上看是一件好事,实际上,这一规矩还有后面那半句,自动判负者,将由武界国派中的执法者,废除失败者全身修为。

  在很早很早以前就提过,华下武界分四派:

  国派,江湖传承,家族传承,龙门!

  龙门排至最后一位,国派第一,如今龙门已灭,那么整个武界就是以国派为首,在国派设置的规矩下,形成江湖传承与家族传承两派并立的情况。

  而国派,类似于武者联盟的性质,负责守护武界,维护和平,由华下官……方几位封圣的人物进行掌控。

  眼下,距离比赛时间开始,如果双方都不曾来人的话,这又该怎么评断胜负?

  现场,接着阵阵响起疑惑声。

  “怎么还不来人啊?”

  “就是!看这天色都快下雨了,再不来,我们就走了啊。”首发..@@@m..

  “唉,真没意思,该不会穆家那位天之骄子和于枫两个人私下里和解了吧!”

  “怎么可能?”

  “……”

  人群中,几名坐在角落里,目光却死死盯着擂台的青年,不约而同地眯起眼睛。

  而就在所有人都在为双方没人感到震惊与疑惑的时候。

  大门口,突然传来一道呼喊声。

  “来了来了,穆家天才到!”

  “来了。”

  “来了。”

  随着一名身穿穆家奴服的青年大步流星,傲慢无比地出现在众人眼前。

  一瞬间。

  齐刷刷的。

  几乎是所有人观众都从座位上站起来,探头探脑地朝大门口探眼望去。

  一道道目光充满好奇。

  毕竟十五年前,穆家南拳十八连胜所产生的神话,让那一辈的年轻人都极为崇拜。

  只见,在一群身着黑色西装的保镖护送下,一名绑起长发,身席白色练功衫的男人,搂着两名女子慢悠悠地走进林家大门。

  他眼神淡然,隐约间还自带着一种不屑,仿佛打从骨子里,就没把今天的比武当作一回事情,似乎在他看来。

  胜利的结局,是必然。

  他不可能输!

  而被搂着的两名美女浑然没有一种被老男人搂住感到恶心的模样,眉角间泛起的桃红色像是雨后初晴天里,横立于天地间的彩虹,等待雨水的继续浇灌。

  “来了,是真的来了。”

  “穆家十五年前那位天之骄子来了。”

  “哈哈,这下那个叫于枫的要输喽,等国派的人一盼复,刑罚者亲自上门去废他修为,即便是有季家给他在背后撑腰,也没用喽。”

  “……”

  一看到穆少寒,全场的欢呼声顿时升高了好几个分贝。

  南拳穆家,毕竟是本土的老古武家族。

  不少人打从心底里,还是支持穆家,看好穆家的。

  走进大门里,穆少寒对这群观众的欢呼声视若无睹,那不屑的笑容带着一点轻蔑,仿佛在听一堆蚊子嗡嗡嗡。

  “吵得人心烦啊。”

  穆少寒掏了掏耳朵。

  怀中一名美女连忙在他耳边吹气道:“那奴家来给寒少吹一吹,吹着吹着,就不吵了,嘿嘿。”

  “好,来吹吹。”穆少寒满是享受地凑过去。

  听到这让人恶心的话,穆德握紧拳头。

  修为被废。

  武心崩溃。

  自己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女人。

  现在连新买来暖床的丫头,也被自己的亲叔叔给抢去?

  屈辱!

  奇耻大辱。

  他恨得牙齿直痒痒,却连半点声都不肯吭。

  享受着美女在耳边的吹气,穆少寒冷眼瞄了一下整个比武场,冷声道:“怎么不见那个叫于枫的来?”

  穆峰笑了笑,转头瞪着穆德:“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上去吼两嗓子?”

  “是,父亲。”

  穆德拱手回应后,迈开大步朝比武台上走去。

  紧接着,林家连忙来了一名小厮领着穆家等人来到比武台入口的休息处。

  而就在他们安顿好之后,人群的目光跟着穆德的步伐,全部落在诺大且威严的比武台上。

  “诶,这是那个穆家被于枫废掉的天才穆德吗?”

  “好像是他,他上来干嘛?都成了一个普通人,该不会还想自己上台跟于枫算账吧!”

  “谁知道呢?这于枫到现在也没个影子,估计是要讲些话刺激他一下吧!”

  “……”

  角落某处,几名身着便服,气势却严肃冷峻,双拳大拇指皆留着深厚的老茧印子的保镖以上下左右四个方位,坐在一名青年中间。

  青年身旁,负责管理上官家在天城集团产业的秘书看了一眼比武台,俯身在青年耳边问道:“少爷,你说这于枫,是不是俱战,不敢来了?”

  青年正是上官谦,不过为了隐藏自己来看这场生死战的踪迹,他特意戴了一顶鸭舌帽。

  压低帽檐,靠着一边的墙壁,余光瞥向门口。

  “他要是不来?那我倒是高看了这家伙,他不会不来的。”

  “一个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带人进入屠龙会所,废了穆家天才修为的家伙,被人这么挑衅,怎么会不来?凭借我对他在香城宁城以及江城所作的事情产生的了解,他会来的。”

  “而且,他必须来!”

  “本少爷还等着亲眼看他被穆少寒亲手拧断脖子,血洒八尺的下场呢?哼。”

  说话间,上官谦的语气充满杀意,那根深蒂固在内心深处想要于枫死无葬身之地的期待,渐渐魔化成执念。

  另一边,同样隐藏在人群中的龙家大少龙辉,则是和张家大少张寒坐在更高的位置上,俯视着比武台。

  “这于枫,怎么还不来?”

  “老子还等着看他怎么死的呢!”龙辉眯起眼睛,眼眶之中布满血丝,这一天,他等了太久太久。

  张寒发出一声冷笑:“谁知道呢!估计是怕了吧,不过就算是他不来,等十分钟一到,他也将被国派的执法者废掉一身修为,到时候一个普通人,只有脱离了季家的保护,还不是龙少您想怎么玩弄,就怎么玩弄的蝼蚁?”

  龙辉赞同地点点头:“有理!”

  “……”

  终于,穆德走上比武台,站在最中间的位置,他目光扫视全场。

  他微微抬手,全场的议论声,戛然而止,毕竟是穆家的人,代表穆家走上台,同时也是在代表穆少寒。

  接着——

  在场面恢复寂静之后,穆德看向大门口。

  深吸一口气,高声嘲讽道:“于枫废狗,这都快要开始比武了,怎么还没到啊?”

  “不是说来屠我穆家诛狗吗?现在还不来,难道是怕了?”

  “我二叔说了,他可是想扭断你的脖子,等了整整三天啊!”

  “废狗?”

  ……

  ……read3;